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九州剑仙 > 第二十九章 你猜我能不能拍死你

第二十九章 你猜我能不能拍死你


血刀走到一名妇人面前,邪异的笑道:“你说我能不能一巴掌拍死你。”

  “不要杀我。“中年妇人淌下一行热泪,晕死过去。

  血刀暗骂一声废物,“胸大无脑,真是没用。”说完一掌拍去。

  血刀手掌上闪过一道隐晦的血光,妇人身上顿时没了生机。

  “好爽的感觉。”血刀一脸陶醉,血气可以加强他手套的威力。

  贪狼立刻说道:“你一巴掌拍死了一个。这下你可输定了。”

  “这个不算,从下一掌开始计算。”说完,他一掌拍下。妖异的手套似夺命的镰刀,一下便收走上百人的性命。

  期间包括许多的无辜之人。众人倒在血泊下。吴胜开始奋力召唤剑种。他要阻止这一切。

  等两人赌约完毕后,就会用他们的性命祭炼默契,与其坐着等死,不如临时前反扑一把。也算死得其所。

  用尽力气,剑种也未听从他的回应。

  这时那个傻小子,已经吓倒在地上。其余幸存下来的凡人停留在原地不敢逃跑,逃跑付出的代价更大。

  血刀看着自己的成果,满意的说了一声:“一巴掌拍死了138人,还可以。贪狼到你了。”

  贪狼走下祭坛,看凡人的眼神犹如看牛羊一般。冷漠无情,丝毫没有人的情感。

  动呀,剑种动呀。吴胜沟通体内的剑种,但任他用尽力气,手指刺出血来,剑种也毫无反应。杂色剑种恢复力量最慢。

  一束血光划光,鲜血四溅,又一条人命倒下。是那个傻小子。吴胜的心被狠狠的割了一刀。

  “血刀,你看我的表演吧。”说完贪狼取出魔刀。

  “你只有出一刀的机会,我倒要看你怎么赢我。”

  一众凡人抱在一起,在修仙者面前他们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

  剑种给我动呀。吴胜不断刺激,腹部微微鼓起,犹如一个圆鼓。

  强大的压力,剑种终于复苏,一丝剑元力吐出。终于好了。

  吴胜从储物袋掏出两样东西,立刻逃出祭坛。

  贪狼,魔刀霍霍,正欲一刀劈下,身后传来一股强烈的灵压。

  他惊恐的回头,御刀在前,血刀手上的血灵手套也是散发出极强的灵力波动。身后的那股灵压十分强大。

  前面走出一人,他背负灵剑,散发出筑基期的灵压。

  贪狼、血刀恐惧的说了一声:“余垣!”来的修士竟然是剑墟长老余垣。

  余垣在两百米之外停下,不在向前。

  “前辈,你身为筑基期修士,不会以大欺小吧。”

  雾气中的余垣冷哼一声:“对付你们魔修,还管什么以大欺小。”

  “你猜我一巴掌能不能拍死你们。”余垣盯着两人。

  筑基期的灵压紧紧的压迫过来,血刀、贪狼脸上流下汗水。

  地上的凡人看到余垣出来,欢呼起来。

  “终于有人来救我们了。”

  “杀死他们,何须一巴掌,仙长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他们。”众人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两个魔修挫骨扬灰。

  “是你们自尽,还是让我亲自出掌。”白雾中的余垣伸出手掌说道。

  两个魔修对视一眼,同时催动燃命秘术。显然他们认为余垣不可能放过他们。

  “老家伙,想取我的性命,没那么容易。”魔刀爆发浓重的血光,怨气冲天,多年积累的怨气今日一朝用上,离得近的凡人被怨气瞬间夺走性命。

  “魔刀,去。”贪狼将魔刀掷出,俨然打算用魔刀拖延一下时间。打完这一式,他立刻逃命,连魔刀都不准备收回。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白雾中的余垣显得紧张起来,尤其看到魔刀杀来之时,竟选择后撤。

  魔刀幽幽杀来,超过余垣后退的速度。他只得祭出飞剑御敌。

  一下碰撞,余垣身上多了一个透明窟窿。

  面具被撕碎,露出了那修士的本来面目,不是吴胜还能是谁。

  原本逃命的贪狼、血刀感到后面气息一弱,心头生疑,回头一看,怒机反笑。尤其是贪狼,刚刚他为了逃命,已经将魔刀的潜能榨尽。

  “好小子,我要你受尽折磨而死。”

  一旁的凡人被刺激到不行,心里承受能力差的,直接昏死过去。

  吴胜嘴角带着笑意说道:“我赌你杀不死我。”

  “还敢嘴硬。”血刀说完便要一巴掌拍死他。

  吴胜说道:“我要是你便先看看后边。”

  贪狼立刻朝后看去,上面天空一头火红色大鸟在盯着他们。

  “烈火金雕。”贪狼后怕的叫了一声。

  “狗屁的烈火金雕,别被他骗了,定又是他使得障眼法。”

  血刀恼羞成怒杀向烈火金雕。

  他敢肯定,他一掌拍下去,烈火金雕肯定一命呜呼。

  咔嚓,一道惊雷从天穹劈下,血刀浑身焦黑,掉落下来。耀眼的白光刺的吴胜闭上眼睛

  烈火金雕嘴里吞吐风雷之力,又喷出一个白色雷球。

  魔修最具雷系功法,这一下被克制的死死的。贪狼扔下血刀转头就跑。

  血刀也想逃跑,却被烈火金雕盯上。雷球砸在他身上,瞬间将他炸成灰烬。

  唳,烈火金雕双翅振动,一击俯冲,双翼红色火焰流动,贪狼伸出双臂硬抗。却被翼刀将手臂整个切下。

  “啊。”贪狼一声凄惨嚎叫,接着被烈火金雕的烈焰焚烧干净。即将成年的烈火金雕实力不是吹的,对付两个魔修如砍瓜切菜般容易。可怜两个魔修连真实实力都未爆发,便被烈火金雕杀死。

  吴胜默默磕下一个多灵药,将血止住,他被练气八层的魔修打了一击,身体状况差到极致。

  “咳,雕兄,带我去骊渊坊市。”此时他的情况也唯有擅长治疗的医师能救他。

  烈火金雕看了他的伤口一眼,上面被歹毒的怨念纠缠,灵药的作用被削弱到极点。

  它抓起吴胜,向坊市飞去。至于部落里的凡人,魔修已死,他们自由了,只要走到众势力驻地那边,他们便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

  令吴胜想不到的事,他的事情被宣传出去,他也得到一个外号叫一巴掌道人。

  在空中吴胜才弄清,他严重偏离了方向 ,刚刚的凡人部落距离驻地足有六百里之遥。

  怨气缠上吴胜,黑线直朝他头颅蔓延而去。他的剑元力对怨气毫无作用。眼睁睁的看着它蔓延。

  几百里的距离,烈火金雕飞行了约有十五分钟。

  妖兽不能进入坊市,它将吴胜放到坊市附近烈火金雕便收回身形,又伪装成一只小灰雀。剩下的只能靠吴胜自己。

  吴胜道了一声:“辛苦。”立刻锁住全身气机,全力向骊渊坊市走去。他不敢再使用遁术,灵力一散他必死无疑。

  一步两步,又花费了十几分钟他进入坊市。

  找到一处灵药堂,吴胜吊着的那股气机终于可以放松下来。

  他正欲向前走,却被前面的修士硬生生推回来。

  “后边排队去,先来后到懂不懂。”此时这里已经人满为患,谁也不肯后退半步。

  吴胜想到,排队等下去,等轮到他的时候,怕他坟头上的野草都两米高了。

  怎么办,难不成要大开杀戒?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吴胜兄弟,你怎么在这。”蜀商沈三正好经过一眼认出吴胜。

  吴胜全身生机锁在体内,无法开口说话,只能解下衣衫,露出被怨气缠绕的胸膛。

  沈三眼中闪过一丝担心,说道:“好歹毒的怨气。”

  “去将我的玉泉丸拿来。”沈三对身后的侍从说道。

  侍从一路疾驰,很快把灵药取来,服下玉泉丸后,吴胜觉得舒服了一些,但是怨气还是如同寄生虫,锁在他身上。

  沈三眉头一皱,想不到连他的玉泉丸也不能驱逐怨气。

  “我今天正好要于一名灵医谈业务,我带你过去见他。”

  吴胜闻言大喜。这会怨气也蔓延到他的眼睛,他眼前的色彩变成黑色。

  有沈三带路,吴胜不用排队直接进入灵药堂内部。

  “吴胜兄弟,灵药堂里诊费很重,尤其是看到伤重的修士后,更是漫天要价,你要有心里准备。”

  吴胜听到沈三的话后,拍了下储物袋,示意完全不用担心。

  他正在担忧这个医师能不能驱逐怨气,至于那些身外之物他看的倒是很轻。

  “哈哈,以兄弟你赚灵石的速度,自是完全没必要担心。”

  “到了我们进去吧。”沈三在一扇禅木门前停下。

  屋内传来敲打木鱼之声,是一名佛修。佛门最善化解怨气,这次稳了。吴胜跳动的心安定下来。

  沈三走在前面。

  “大师,我来讨扰了。”

  随后转头看向吴胜说道:“修仙者也像凡人一样,畏惧生死呢?”

  他看到了吴胜紧张的神情以及急促的呼吸。

  吴胜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等我病好了,非让这个死胖子好看。”吴胜已经下决心要收拾他一下。

  “沈施主,你来了。不知贫僧所需的灵草如何了?”禅门里传来一个声音。

  房门打开,一个穿着黄色袈裟的和尚走出。他眉清目秀,身上一片祥和之气。

  看到吴胜后,双手一和说道:”施主,小僧灵智有礼了。”

  吴胜对这眼前的出家人生出好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