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九州剑仙 > 第三十六章 散修冲击

第三十六章 散修冲击


如此只能慢慢攒功绩点。用珍贵的时间

  吴胜跟着刘东来到他的防区。不同于吴胜那边,刘东这已经接近开采区。

  之前考虑到吴胜修为低,便让他防守上面,那边安全性是提高了,可根本没有赚取功绩点的机会 。

  岩壁上一道道剑痕划过。深约数厘米的剑痕可以看到刘东有多努力。

  “在这等吧,很快会有收获。”刘东说道。

  随后他盘膝坐下,做个蕴剑术的姿势,恢复剑元力。吴胜也跟着盘膝做好。

  心神沉浸于剑元力之中。杂色剑种运转,一个循环、两个循环,一百个循环。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远处传来叮叮当当的打斗声。刘东、吴胜同时睁开眼睛。

  刘东说道:“王枭那边有收获了,我们过去看看,没准还能捡漏。”

  吴胜明白他的意思,立即朝王枭那边的矿道过去。刘东的速度则更快,几秒的时间便跃过吴胜。

  稍倾,吴胜看到岩壁上面,被挖出了一个黑色大洞,那些散修便是从这里偷袭过来。

  矿道里王枭于四名练气六层的散修交上手,他们一人是三系灵根,其余三人是四系灵根。

  火法、土法、金法、木法,剑道在岩壁轰炸。王枭一个人打四个,丝毫不落下风。在看到刘东和吴胜冲过来后,着急喊道。

  “你们不许来抢人头。”

  那名三系灵根的散修喊道:“木沉,你怎么带的路,这里离矿脉还远呢。”

  那名叫木沉的散修略有些尴尬,他一面张开一面厚厚的土盾困住王枭,一面说道:“意外,是个意外。”

  “三火,别埋怨了,拼吧,杀死这三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我们再去找一条路。”那名三系灵根的修士叫三火。

  三火对身后两名修士喊道:“陈虚、刘升,一起上,杀死他们,咱们再去逍遥。”

  陈旭阴险一笑:“剑修又怎样,这些年我们杀死的剑修还少么?”说完操控木系法术向王枭缠绕而去。木法配合土盾一时间勉强挡住了飞剑的攻势。

  刘升眼前一亮,手里拿出一件金色闪闪的小钟,微微一震,震出数道金光,直系王枭。

  “我早就看这些小子不顺眼,灭了他们。”

  见王枭危险, 刘东的飞剑瞬间出鞘,吴胜也不落后。

  “几个日落西山的老鬼,在这里逞什么威风。”刘东一声大喝,用飞剑逼退刘升。

  吴胜则用逐星剑不断骚扰几人。

  三火见势不妙,一个眼神传递给几人,之后迅速后撤。他一拍储物袋,摸出数张灵符。

  灵符揭开,火光炸裂。三火兴奋的说道:“死吧。”

  吴胜一眼认出那是雷火符。是雷火道宗的产品。

  “小心,快退。”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矿壁坍塌,一下将三人埋住。

  “受死。”四名散修一声大喝。齐齐施展法术。

  一柄中品飞剑破土而出,吴胜微闭着眼睛御敌。他的眼角痛苦的流出眼泪,那几张雷火灵符不好受。

  “是中品飞剑。”三火看到不凡的飞剑贪婪的说了一声。

  陈虚说道:“这些肥羊就是有钱,这把飞剑归我了。”

  四系法术打到吴胜近前。飞剑挡住金光、火焰,吴胜则用肉体抗住土光的袭击。

  吐出一口血液,他感觉浑身正在土石化。

  木沉喊道:“小子让你知道我土法的厉害。化石之术。”

  木沉盈盈一指,土灵力朝吴胜身上聚集。咔咔,土层从身上显现,吴胜感觉头晕目眩,正待操控飞剑阻止,却惊恐的发现,他手脚已被石化,动弹不得。几个呼吸过去,土石将他包裹住。

  远远的看去,吴胜像一座雕像。

  三火放声大笑:“木沉干的好。让我来杀了他。”他手上的青火珠法器幻化出一柄火刀,劈向吴胜。

  刘东、王枭这时破土而出,一剑将火刀劈散。

  王枭看了一眼石化的吴胜说道:“吴胜一时半会死不了,只要他及时消耗掉土灵力,便能破开石层。我们先杀了他们。”

  两把飞剑合围四名散修。一剑、两剑,十剑刺下去,四名散修开始受伤。

  6点的灵力对上最为犀利的剑修,下场可想而知。

  “死吧。”王枭大喊一声,飞剑先取受伤最严重的陈虚人头。之后三火、木沉、刘华相继被杀。

  四名散修被杀。刘东狠狠的嘲笑:“总有一些人,被力量冲昏头脑,竟敢来挑战我们,你说他们该有多傻。”

  王枭轻笑道:“他们在最后一刻还以为能反杀我们,真是不自量力。”

  对了,吴胜怎么样了。两人回头去查看。

  此时吴胜一动不动,他身上的土石在裂开,但速度很慢。

  刘东说道:“让他自己冲开束缚,我们一昧帮他会害了他。”

  王枭点头应是:“让这小子吃点苦头对他有好处,我们也是一次次从险境中过来的。”

  过了一分钟后,土石炸开,吴胜脱困。他身躯虚晃一下,扶着岩壁大口吐息。

  “呸呸,这土腥味恶心死我了。”

  刘东王枭相视一眼,无奈直笑。

  “土法虽说攻击力不足,但困人能力受屈一指,修士一但被困住,便会被硬生生磨死,下次你要注意才是。”

  听到两人的提醒,吴胜回忆一下确实如此。

  王枭一指木沉说道:“这名土修就给你了,当你的功绩点吧。”

  吴胜也不含糊,上前将木沉的法器、储物袋解下。这两样东西作为功绩点的凭证。

  他打开储物袋望了一眼,发现里面空空如也。鄙夷的说了一声:“好穷。”

  刘东解释道:“这些散修都是穷鬼,走投无路才会来这边拼一下。

  吴胜将木沉的法器放进储物袋里。

  他心底闪过一丝担忧,费劲千辛万苦才杀死一名散修,这功绩点不好赚。

  王枭、刘东两人实力强,可以通过猎杀散修积攒功绩点可他不行。

  三人继续收拾一下矿道,继续狩猎。散修是疯狂的,穷到只剩衣服的散修更是疯狂。他们一波波冲击矿道。

  击杀第二波散修,又和第三波散修激斗。三人剑元力消耗甚巨,只得退到阵法里修整。

  刘东擦着手臂上的伤势,说道:“这两天散修冲击的次数变得好频繁,我怎么感觉他们一股脑全朝我们这来了。”

  王枭也疲惫的说道:“是有些诡异,这些散修不似以前那么好对付,全是穷凶极恶的大贼。”

  吴胜想起沈三告诫他的话说道:“恐怕日后的日子更难过。”

  三人正恢复期间,外面又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一处岩壁又被挖通。

  “这帮混蛋又来了。出去将他们吓退。”

  刘东、王枭抗着疲惫之身起来。三人走出外面,操控飞剑直接向矿壁刺去。

  几名散修听到声音立即后退。他们是为剑元石而来,并不想于这些剑修死磕。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不杀死他们,他们早晚会摸到矿脉那里,偷挖剑元石。”吴胜担忧的说道。

  刘东说道:“那也不怪我们,我们已经尽力。谁能24小时不休息跟他们死磕。”

  王枭说道:“别担心,除了我们,下面还有几十道防线。黄轩还有队长他们那一关不是好过的。”

  几人开始恢复体内的剑元力。

  恢复、厮杀,这种高强度厮杀下,吴胜发现他体内的剑元力壮大一丝。在这种地方想不进步都难。

  他的剑术也进步很快。脑海中产生无数想法。

  有想法就好,这些想法总有一条是对的。

  一天过去,又击杀一波散修,吴胜在王枭和刘东的帮助下已经赚了5点的功绩点。这个成绩至少不用垫底。

  他的飞剑之术很快又到了瓶颈。他将灵感消耗殆尽。想在进步,短期内是不可能了。

  一众散修冲击几波矿道后,也察觉到剑墟的这些剑修不好惹。理智的聚集在一起商议对策。他们是来抢剑元石,不是来送人头的。

  “这群混蛋,占据地利,老在背后捅刀子。”

  人群中,一个散修说道:“我们要摸清矿脉所在的真实位置。你们可有修士探查到矿脉的所在,分享一下。”

  无人回话。谁会将这赚取灵石的途径告诉其他人呢?

  “要不要试着收买他们。”话刚刚说完,几道鄙夷的目光便射了过来。

  “你丫的,穷的只剩裤子,拿什么去收买人家。就不能说点靠谱的办法。”

  “听说剑空、火络、无尘几人已经数次满载而归,我们要不要跟着他们,查出通往矿脉的途径。”

  “那你要小心了,不等剑墟的人出手,他们几个也会杀了你。”

  鬼面崖几名修士突然来到,他们站到散修面前。

  “听说你们要对付剑墟?我可以帮助你们。”

  一群散修说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为首的鬼面崖修士邪异的说道:“剑墟犯了众怒,我们打算教训他们一波,让你们加入是想让剑墟损失更大一点。”

  一群散修说道:“口说无凭,拿出诚意来。”

  “剑墟霸占剑元石灵脉,我鬼面崖早就看不下去了。我们会给你们找出准确的矿脉位置,如此够有诚意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