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爵爷娇妻火辣辣姜笙司夜爵_ > 第2111章

第2111章


第2111章

等到吃饭的时候,周父热情款待她,似乎不想让长辈失望,何瑞涵也尽量的放开吃。

周季臻忽然夹了块肥肉,放到她碗里,微笑,“多吃点,瞧你瘦的,以后可不好生养。”

何瑞涵捏紧筷子,她最讨厌吃肥肉!

显然他是故意的。

周父表情耐人寻味的看着自己儿子。

何瑞涵将肥肉埋入饭里,跟米饭一同夹起硬生生塞进嘴里吃。

周季臻看着她,笑弯了眸,“好吃吗?”

何瑞涵强硬的忍着,“还不错。”

周父这时候启齿,“瑞涵,季臻不喜欢吃苦瓜。”

周季臻,“???”

何瑞涵立马夹起苦瓜片放他碗里,他不让自己好过,那她也不会让他好过,“多吃点苦瓜,降火。”

周季臻气笑了。

可对上周父阴沉且带着警告的面孔,他也硬生生将苦瓜片给咽下去,“您真是天底下最会拐的父亲了。”

周父笑了下,“看来你的那些小金库是不想要了?”

周季臻不说话了。

等吃完饭,周父让何瑞涵住下,睡周季臻房间,何瑞涵愣住,她还没说话呢,周季臻就抗议,“你让她睡我房间,那我…”

“你爱睡哪里都行。”周父面色不善,意有所指,“人家清白闺女总不能真被你这只猪给拱了。”

周季臻一噎。

难道他爹看出什么来了?

何瑞涵这时笑了起来,“伯父,谢谢您。”

周父也笑,“客气什么,放心,有我在这小子还不敢造次。”

周季臻无语。

佣人将何瑞涵带到周季臻的卧室,他的卧室很干净,简洁,房间是灰白色系的搭配,没有一丝突兀的色彩,看得很舒服。

何瑞涵把包放在台面上,看着柜架上的陈设,有陈列的各种杂志与书籍,还有奖杯,以及他的各种照片,就连床头的海报都是他的写真。

周季臻推门走进来,见她拿起相册,赶紧上前制止,“不准看!”

何瑞涵见他紧张的护着,眯眼,“难道这相册里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照片?”

“不关你事,我爸让你睡我房间,我可没让你乱碰!”

“那我还偏要碰了。”

何瑞涵伸手要夺相册,周季臻攥住她手腕,“你非要看我相册,你是不是暗恋我?”

何瑞涵,“......”

片刻,周季臻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她的手,赶紧撒开,随后将相册捂紧,“其他东西你随便碰。”

他转身要走,谁知周父不慌不忙走进来,“不就是相册吗,我那里多的是,来,瑞涵,伯父带你看。”

周季臻僵在原地,“爸!”

何瑞涵笑着跟随周父到书房,周父把收藏的相册都递到她面前,周季臻急忙出现在门口,“不——”

何瑞涵已经将相册翻开了。

看到照片的时候,她还愣了下,突然忍俊不禁。

难怪他不让看。

原来都是他小时候穿开裆裤的照片啊,关键头发还被剃光,哭得委屈极了。

周季臻整个人凌乱,他深吸一口气,都想当场去世。

这些“见不得人”的照片,他爹怎么能给别人看呢!

何瑞涵再也没忍住,笑出声。

周父也跟着笑,“这小子以前就这熊样,半点没遗传到我跟他母亲,丑不拉几的,是不是很搞笑?”

何瑞涵回头看了看周季臻,“小时候五官没长开,是挺丑的。”

“谁小时候不丑,你不丑啊?”

周季臻气得心肝疼。

不行,她看了他的照片,他回去得问何董要她照片才行,不能只光揪他的“把柄”!

晚上,何瑞涵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看到周季臻躺在床头看杂志,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

周季臻头也没抬,“凭什么把我房间让给你,反正我就是不让,你爱睡哪就睡哪。”

何瑞涵盯着他好一会儿,走过去掀起被子,也跟着上床。

周季臻愣住,惊讶地看着她,“你…你这是做什么?”

“你不是说我爱谁哪就睡哪吗,那我也睡床。”

他把杂志合拢,拽住被子,“你好意思吗?”

何瑞涵还就躺下了,“好意思。”

周季臻还以为只要他沾了床,这女人说什么都不会跟他睡在一起,这样正合他意。

可谁知道她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你…”

“晚安,我睡了。”

何瑞涵说完,翻身背对他。

似乎还真就睡了。

周季臻气得额角青筋暴跳,既然她不介意,那他还矫情什么,他也躺下,两人背对背,中间还隔着能容下一个人的空隙。



夜深,何瑞涵被热醒,她睁眼就看到有一条手臂横在自己身上,压得她差点喘不过气。

她扭头看了眼周季臻,这睡姿也是绝了。

何瑞涵欲要将他的手挪开,谁知道他就像抱着被子不放似的,整个人熊抱住她。

何瑞涵顿时不敢动。

她僵直躺着,呆滞的望着天花板。

他的呼吸拂过她颈侧,痒痒的,还有一丝异样。

“周…周季臻?”

何瑞涵小声的唤他,也抬手推了推,但是人没反应。

睡得很死。

这下好了,她睡不着了。

只能苦苦的撑到天亮。

等天明,房间的黑暗被光线冲散,周季臻睁眼,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张脸,下意识怔住。

抬头一瞧,他倒抽一口凉气。

趁着人还没醒,赶紧将手慢慢地挪开。

“你的睡姿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何瑞涵不知何时醒来,盯着他看。

周季臻一个翻身坐起,背对她扶额,“我…我那是习惯了一个人睡觉。”

何瑞涵也跟着起身,因为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手臂都是酸的,她看了眼周季臻,“我去洗漱了。”

周季臻等她进卫浴间,往后仰倒,面对这样的情形她都还能如此淡定,他都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然而,在卫浴间的何瑞涵双手撑在台面,看着镜子里的略显窘迫又慌张的自己,她觉得她应该藏得很好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