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教][柯南]正义的伙伴就要一起玩耍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哎——那个沢田又回来了?”

女生的大嗓门像落入湖水的石子,骤然打破周日午后的慵懒气氛。毛利侦探社楼下的波洛咖啡厅里,三三两两几桌客人一齐扭头望过来,这等场面足矣把任何一个社恐原地逼疯。

“冷静一点啦园子。”侦探的女儿毛利兰,一边尴尬地摆弄双手向其他顾客表示歉意,一边压低了声音向对面坐着的闺蜜铃木园子解释道:“前天空手道社的社团活动结束后,有看到沢田同学从老师的办公室走出来,应该是回来参加这学期的考试吧。”

“他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帅?有没有长高?发型呢发型有没有变化?小兰你有没有拍下照片?”一谈到帅哥,园子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小兰有些词穷,果然即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某些时候也会感觉招架不住。

“偷拍是不道德的行为哦,况且如果是那个沢田的话,只要等到明天上课你就可以在班级里见到他了吧。”一道有些闷闷的声音从四人桌的另一侧桌角传来。

“说得也是哦。”园子点了点头,接着斜眼向说这话的人的方向觑去。“话说,明明是我和小兰的约会,你这小鬼为什么也在这里啊!”

被叫做小鬼的江户川柯南捏着愈发熟练的卖萌嗓音,说道:“因为毛利叔叔也出门了,我自己在楼上待着很无聊嘛!”

“无聊就去找你的小伙伴玩啊小鬼头!”

“那个……柯南君也认识我们班的沢田同学吗?”小兰低头看向身边的柯南,明明只是随口一问,却把他吓出一身冷汗。

“啊!其实是因为……新一哥哥有跟我讲过嘛!是个从高一入学后就一直神出鬼没的人,新一哥哥对他很好奇呢!”

“这样啊。”小兰点点头,手指点着下巴思考。“说起来,沢田同学确实很神秘呢,感觉像是电视剧里那种豪门贵公子,在家里上着家庭教师准备的课程,所以才会总是不出现在学校。”

“听新一哥哥说,那个沢田同学平均每个月只会在学校里上三四天课呢,啊,要是我也能像他一样不用上课该多好……”柯南还沉浸在刚才的惊吓之中,努力装出幼稚的样子。

“好了好了,不喜欢上课的小孩子你该走了。”园子十分嫌弃地冲柯南摆摆手。她隔着桌子揽住小兰的肩膀,两个人扭着腰站成一个看上去就知道一定很不舒服的姿势。“接下来我要和小兰去些大人才能去的地方了。”

“嘁。”柯南放下手里的果汁,从座位上跳了下来,小声嘀咕:“不就是要去看电影嘛,还说什么大人才能去,我——”

不……柯南突然想起刚才园子点单时,从钱包里露出的电影票,上面电影的名字好像是最近大火的一部战争片,由于血腥场景比较多,被标记为r15+的分级。

以柯南现在这幅小学生的样子,还真看不了。

“我……我去阿笠博士家了。”柯南像是受了打击似的迅速转移话题,他捞起倚靠在座椅边上的滑板跑出咖啡厅,还差点被趴在门口的大尉绊了一跤。

“哈,小鬼就是小鬼,明明幼稚得要死还总想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园子拍拍小兰肩膀,对还在目送柯南离开的她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啦,他自己能行的。”

“嗯。”小兰回过头来,对园子笑了笑。“走吧,电影快要开场了呢。”

沢田纲吉,十七岁,帝丹高中二年b班生,里世界最强mafia彭格列的九代首领唯一指定继承人,即将在三个月之后迎来他完全不期待的继承仪式。

守护同伴的觉悟早就有了,“成为彭格列十代首领”也在一次次战斗中变成宿命般的认知。可真等到这一天即将到来之时,他还是无可避免地生出些逃避的想法。

结果,可能是因为早些年总是挣扎在生死边缘,没机会任性一把,沢田纲吉的叛逆期终于在十七岁这年姗姗来迟。一周之前他在彭格列意大利总部为他准备的房间里,与里包恩大吵一架。

不,与其说是吵架,还不如说是沢田纲吉的单方面输出。三年前解除彩虹之子诅咒,如今外表已经恢复为十二三岁少年样子的里包恩,只是用他那双辨不清思绪的漆黑双眼看着抓狂的自家蠢学生,嘴角勾起那副“一切尽在掌握”样子的微笑。

“……对不起啦,我只是有些心烦。”最后,发泄完情绪的纲吉还是弱弱道了歉。

“你在害怕什么?”里包恩用列恩变成的cz75碰了碰帽沿。感谢诅咒解除后列恩还能保留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有些离不开这个用起来十分顺手的小家伙。

“……你肯定知道。”纲吉不想回答这个黑心教师。他抓了抓稍长的头发,深吸一口气,对里包恩郑重其事地说:“我需要休息。”

想了想,他又低头补充:“我只是需要远离‘彭格列’一段时间……会回来的。”

“既然这样,干脆给你放三个月假好了。”

“哎?”惊喜来得太突然,本来只想跑一趟日本,和大哥他们一起给京子过个生日就回总部继续学习的纲吉愣住了。

“收起这副蠢样子。”里包恩干脆利落一脚踹向纲吉的后脑勺,在纲吉抱着脑袋的痛苦哼唧声中继续说:“三个月假期,在继承式之前,除了要按时去高中上课外,其他时间由你自由支配。”

“既然这样干脆把上学时间也翘掉好了啊。”也许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压抑纲吉吐槽魂的力量了。“虽然之前训练结束后去学校是有在休息的感觉,但是有了假期还要去学校就完全变成劳累了吧。”

“不行哦,身为普通日本高中生就要按时上课呢。”

“才不会有要继承mafia的普通高中生吧!”

纲吉从地上爬起来,扯过房间里的行李箱开始打包,动作间是完全没想掩饰的兴奋。在经历将近两年的意大利-东京往返生活后,他已经对收拾行李这项工作驾轻就熟了。

见状,里包恩压着帽沿,踢着手工定制小皮鞋走出房门,在关门的前一刻,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说道:

“对了,奈奈妈妈又和家光一起去旅游了哦,所以我已经找人办好了蓝波的借读手续,这三个月就让他在帝丹小学念书吧,记得要按时接小朋友放学哦。”

里包恩说完这话,随手关门离去。房间里的纲吉顿时从之前的兴奋状态中摆脱出来,嘴角抽搐。

“这绝对不算假期。”他就知道里包恩没这么好心。

槽要吐,生活也要继续。拎着行李独自从西西里返回日本的纲吉,先是冒着被云雀咬杀的风险回到并盛,和大哥小春黑川等人一起在山本家的竹寿司给京子过了一个热闹的生日,然后带上暂时失去妈妈家寄宿权的蓝波一起回到自己在米花长居的公寓房间,带蓝波熟悉新学校,去帝丹高中找自己的老师说明情况。一整套流程走下来,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圈。

于是等到周一,久违出现在帝丹高中的沢田纲吉,在周围同学好奇又亲切的问候声中,突然生出些“恍如隔世”的感慨。

“唉?沢田同学这次要留在学校了吗。”班上对纲吉很好奇的女生问。

“是啊,最近两三个月大概都没有其他事要做呢。”

“哈哈哈,沢田你这小子可真是个大忙人呢!”关系比较好的自来熟男生揽住纲吉的肩膀说。

“啊,家务事比较复杂,也是没办法的嘛。”

“来来来沢田同学,茄——子——”这是拉着小兰和纲吉一起,用手机拍下三人合照的园子。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要珍惜每一次与帅哥见面的机会,一定要留下纪念才行”。

两年来已经习惯园子这种行为,但依旧每次都会害羞的纲吉挠挠脸颊,突然想起来什么,开口问道:

“说起来这次还是没有见到工藤同学呢,他还在国外吗?”

纲吉之前回校几次都没见到工藤新一,询问过毛利兰后,被告知这个高中生侦探如今正在国外调查一个神秘的案子。

然后他就亲眼看到毛利兰的脸变得通红,园子戳戳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道:“那个家伙上周刚刚跟小兰确立关系哦,不过他来去匆匆的现在也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啊,真好啊,恭喜啦毛利同学。”纲吉冲毛利兰笑了笑。

一边的世良真纯听到关键词,也转过头来打量这个久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神秘学生。略长且蓬松的棕色头发,看上去有些西方血统,笑起来纯洁无害,并不像是心思深重之人,与周围同学关系都不错,听说又是从高一入学起就在这里读书的人,出现时间上也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

应该只是个巧合的路人吧。世良这么想着,没再注意下去。她不知道的是,那个被她评价为“路人”的纲吉,在她转过视线后,也曾不动声色打量她一眼。

是没见过的新转学生呢,纲吉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