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教][柯南]正义的伙伴就要一起玩耍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嗯……就是这样。”纲吉双手合十,脸上带着尴尬又羞愧的表情,活脱脱一副自家孩子闯祸后前来认错的家长形象。“给您带来困扰真是十分抱歉!我会马上带蓝波离开的!”

“不,其实这不是挺好的嘛。”纲吉对面的阿笠博士看向电视机前正在与游戏卡带较劲的四个孩子,乐呵呵地说。

一个小时之前,自觉被“新手下”邀请去露营地游玩的蓝波,十分激动且顺从地被另外几个更激动的人拉着跑走了,速度快到纲吉都差点追不上。无奈的他只好做足了心理建设,想着等下一定要好好解释,向对方家长道歉才行。

但没想到,对方的家长心态平和波澜不惊,完全没把不请自来的一大一小当做麻烦。

原来这个世界上不只有妈妈如此神经大条啊。纲吉悄悄在心底吐槽,然后有些开心地勾起嘴角。

“不只是孩子们交到新朋友高兴,就连我也很希望有人能和我们一起出游呢。”博士摸摸自己的胡子说:“实不相瞒,要我这个一把年纪的老人家照顾这么多孩子,还是有些疲劳的啊。”

“我会帮忙的!”纲吉连忙笑着保证。“其实蓝波闹起来也很令人头痛,希望不要给您添麻烦才是。”

两人在游戏背景音中交流了第二日露营所需注意的各项事宜,期间还和孩子们一起品尝了借住在隔壁工藤新一家的冲矢昴先生送来的土豆咖喱。不过直到这时纲吉才知道原来工藤家就在隔壁,而且这位阿笠博士和工藤同学还是关系很好的忘年交。

“原来沢田先生是新一和小兰的同学啊。”博士感慨一句,接着语气有些调皮地发问:“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新一这个孩子的呢?”

众人围坐在桌边吃着咖喱,送来食物的冲矢昴也留了下来,坐在柯南身侧。灰原因为一早就回屋补觉,并提前说明不需要叫她吃晚饭,倒是没出现在餐桌上。剩下几个孩子早就狼吞虎咽地解决掉食物回到游戏之中。柯南的另一侧坐着博士,对面便是大概因为在陌生人家里蹭饭而略显拘谨的沢田纲吉。

“嗯,我因为一些家务事不常待在国内,所以大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纲吉暗中打量身边这个稍稍有些令他在意的男子一眼,接着又把目光转向博士回答问题。“去年倒是还见过几面,不过今年回国几次都很巧地没有见过他呢。”

“啊啊——因为新一最近也比较忙啦。”自知失言的博士被柯南从桌下踢了一脚,暗自庆幸此时房间内并没有需要对其隐瞒新一动向的外人。冲矢昴安静低头向嘴里送了一勺咖喱,仿佛什么也没听到。

“说起来,蓝波居然是意大利人吗?新一哥哥可没有跟我讲过沢田哥哥有一个意大利的弟弟呢。”柯南接过调节气氛的任务,捏着嗓子发问。不过他还是叫不出“纲哥”这种黏黏糊糊的称呼,虽然光彦他们都对这个叫法接受良好。

蓝波依旧在沉迷游戏,连眼神都没分给这边一个。

“大概因为他也不知道吧。”纲吉回想自己几次与工藤同学交流的内容,确认过后点了点头。“其实是长辈在意大利遇到的孩子,后来就送来日本,一直在我家里生活,所以虽然不是亲生弟弟,但也是很重要的家人了。”

这是来自迪诺的“师兄亲传谈话技巧”,完美弥补了纲吉在日常生活中学不会说谎的劣势,并且这项技能已经随着时间逐渐被他运用得炉火纯青。“家人”也可以指彭格列的守护者,“长辈”则指的是在帮他挑选守护者中也出了一份力的九代首领和父亲。只需要对既有事实稍作加工,就可以让无关人士完美脑补出另一个版本的错误答案。

果不其然,对面三个人现在已经认定蓝波是他家在意大利捡到后送来日本扶养的可怜孤儿了。

一时之间四人相顾无话,最先挑起这个话题的柯南也难得有些尴尬,于是他们不约而同转向聊一些最近的新闻和天气之类的话题,气氛倒是开始松懈下来。

又看着蓝波和小伙伴们打了一会儿游戏,眼看天色已晚,纲吉便扯着蓝波告辞。柯南对冲矢昴使了个眼色,两人默契地走上楼梯,寻了个房间开始交流。

“你今天来是干什么的?别告诉我你又只是做多了咖喱。”柯南小小翻了个白眼。

“只是看到有陌生人前来,还许久没有离开,有些好奇而已。”冲矢昴,也就是目前处于假死状态中的fbi探员赤井秀一推了推眼镜说。

柯南知道这人口中的“好奇”其实就是“怀疑”的意思。

“应该不重要。”柯南皱了皱眉,低头沉思。“虽然我确实不太喜欢这个家伙,觉得他行踪可疑又气质矛盾,完全是我最讨厌的那种看不穿的人,但说到底这也是人家自己的事而已。”毕竟身边已经有一个完全不像大小姐的大小姐铃木园子,再来一个完全不像小少爷的小少爷沢田纲吉也没什么特别奇怪的,对吧。

沢田纲吉对帝丹高中同学们的说辞,一直以来都是“家里长辈在国外有个小小的家族企业,虽然不知名但事务很多,身为小辈当然要帮衬家里”。大家都是生活在同样拥有大量家族企业的日本的青少年,身边又有一个经常摆出一副“我懂我懂”姿态的真铃木财团大小姐,对这个理由完全认可。

“而且其实……”柯南有些尴尬地转过头。“虽然知道这样不对,但我确实没在帝丹的同学面前隐藏过工藤新一还活着的事实,如果班级里有那个组织的人,那我大概……”早就死了。

“是么。”冲矢昴不置可否。

在隔壁有陌生人上门的第一时间,他就掌握了那人的一部分资料。沢田纲吉,十七岁,现帝丹高中二年级学生,资料里最异乎常人的部分在于连续两年保持每月从东京机场直飞意大利西西里的交通记录。这种行踪难免会让他们这些特殊身份人群联想到一些情报人员,但真正的情报人员反而不会对自己的行程毫不遮掩。

这种摆明了自己有问题,但因为过于直接反而让对方怀疑是否真的有问题的“我预判你的预判”模式的博弈啊。冲矢昴感叹一声,有些明白为什么小侦探会讨厌这个沢田了。

不过他有一句话说得没错,沢田纲吉和那个组织大概率无甚关系。既然这样,即使他的信息再神秘,也与现在的自己关系不大。化名冲矢昴的赤井秀一这样想着,没再纠结下去。

长野县距离东京两百余公里,自然风景优美,人文底蕴深厚,无论是松本城还是轻井泽,都是人们休闲度假的好去处。

“所以……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到荒郊野外呢?”柯南坐在甲壳虫车的后座上,发出灵魂质问。

彼时博士的黄色小虫子正慢吞吞地爬行在山间小路上,元太步美和光彦分别占据三个车窗向外张望。灰原大概因为昨晚休息得不错,正低头有些开心地摆弄手机。柯南懒得观察她正在做什么,反正大抵不过是些时尚或者明星相关的页面。

“少玩一会儿吧,万一没电了怎么办?”也不过是十几秒,没人搭理的柯南还是“骚扰”起隔壁的灰原来。“我可不希望因为手机没电而再次发生些危险的事。”

“首先我要纠正你一点,危险的事并不是因为手机没电才发生的。”灰原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手机屏幕上。“其次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们这次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断网露营地,理论上连信号都不会有,所以手机将会毫无用处。”

“哈?”柯南惊了一下,他几乎要冲到前座扒住博士的肩膀。“喂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我不知道啊!”

“没事的啦。”博士匆忙握紧方向盘,所幸车子依旧行驶平稳。“这里可是拥有99分高级评价的网红露营区域,完全不会有任何问题。”

“倒是柯南你,就趁此机会好好放松一下吧。”博士透过后视镜与柯南对视一眼,无奈的包容与安抚尽在不言之中。

柯南抓着胸前的安全带,指尖在带子边缘揉了揉。

确实,自打得知身边可能会有朗姆这号危险人物出现后,他的部分神经就处于紧绷之中,一刻不得歇,每次手机铃声响起都会身子一颤,既渴望能传来一些好消息,又害怕会是什么新的噩耗。

甚至他对待身边人的态度也开始有些过于急躁起来。尤其是昨晚与fbi方面再次接触并互通情报,得知目前毫无进展,仿佛那个组织一夜之间随着朗姆的出动销声匿迹后,他那敏感的神经又开始在脑内颤动不休。

那是山雨欲来的压抑,是如蛇的引线在黑箱子内缓缓燃烧,一分一秒都让他窒息不堪。

柯南把安全带拉出一小截,放松着胸廓感受到的压力,深深吐了一口气。

“真奇怪啊。”灰原还是收起手机,掌心托着下巴,看向柯南说道:“为什么没有消息比有消息时还要紧张?”顾忌着身边还有不相关的孩子,她并没有说得很详细。

但柯南还是能听懂的。“那是当然的吧,看不见的敌人远比看得见的敌人更可怕啊。”而且根据fbi目前的情报来看,这次这个代号朗姆的家伙不仅自己身份成谜,甚至还在有意收敛所有组织成员的行动,像是改变了狩猎对象的狼群,再次隐没于黑夜之中。

他不怕与组织正面交锋,但他真的恐惧于组织就此远离他的世界,那么他将再无任何成功机会。

“真是的,又在说些我们听不懂的话了。”柯南身边的光彦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从窗外收回了视线,转而注意起他们这边。

“啊,我们在说电子游戏啦!”柯南干笑两声。

也不知道光彦有没有相信,但下一秒步美的声音响起来:“啊,是纲哥!”于是大家便都朝步美那个方向望去。

说来也巧,相识两年来,柯南还是第一次见到沢田纲吉有帝丹校服之外的打扮。今天他是骑着一辆摩托车来的,腿上穿一条军绿色的工装裤,脚踩马丁靴,上身搭一件简单的浅色卫衣,也许是早晨风冷,还在外面罩了一件黑色外套。此时他把摩托车停在小路边,而自己盘腿坐在几步之外一棵树下,抱着摩托头盔仰头望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是这种感觉。柯南咬牙切齿暗自愤恨。此情此景但凡换一个人在对面,柯南都会凭借对方的着装和动作毫不犹豫在心里给其打上狂妄自负的性格标签,可那个人偏偏是沢田纲吉!让他相信那个人会狂妄自大,还不如让他去相信伏特加会扶老奶奶过马路——不是任务目标的那种。

灰原也在打量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男生,几秒钟后,她突然从嘴里冒出一句:“他好像一只抱着松果的小松鼠哦。”

“喂喂……”听到这句评价的柯南在心底槽了一声。

原来你对他好感这么高的吗?明明只昨天交流过十几分钟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