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教][柯南]正义的伙伴就要一起玩耍 >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阿笠博士在目的地把车停稳,其他人迫不及待从座位里钻出来。

“纲哥,这是你的车吗?好酷哦!”光彦跑得最快。

“好像假面骑士!”这是第一个钻出车子但路上慢了一步的元太。

“唔,你们好啊。”纲吉站起来拍拍裤子,似乎是因为腿有些麻,还原地蹦了两下,耳侧蓬松的头发在空气中起伏。

“咦,蓝波在哪里?”最后一个从车里出来的步美打量了一圈都没看到小伙伴,疑惑地询问。

“哈哈哈哈!我在上面哦!”蓝波倒挂着从树上探出身子,双手握住小牛角装在头上。“变身!牛超人!”

“太狡猾了!”元太大喊,几个人顺势玩起变身游戏。蓝波从树上跳下来,爬上纲吉的摩托车,假装自己正在路上飞驰。光彦他们也想上去玩,但还是很懂事地用眼神乞求纲吉的同意。

纲吉估量着没什么危险,索性在大家热切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哦!”众人欢呼。

灰原靠在车门边旁观一群孩子玩闹,对站在她左手边的柯南说:“为什么你身边都是这种讨小孩子喜欢的人?”她都有点嫉妒了。

“哈?”柯南在检查自己的手机,确认过虽然没有网络信号,但电话还是可以正常拨出去后,没来由地松了口气,心不在焉随口回答:“你现在也是个小孩子。”

灰原眨眨眼,没再说什么。

博士已经清点过一遍行李,他呼唤着大家前来帮忙。侦探团们都跑去帮博士干活,蓝波想了想,跑到纲吉身边看他搭帐篷。他们的帐篷是借用博士家的,毕竟不论是纲吉还是蓝波,平时都用不到这种东西。

纲吉从蓝波后脑勺摸下一片树叶。

自己的帐篷很快组建完毕,纲吉便去博士那边搭把手。蓝波跟着光彦他们去捡柴,营地里就剩纲吉、博士和柯南三个人。

“呼……”终于忙完的博士锤了锤自己的老腰,长舒一口气。“有个大人帮忙真是轻松不少呢,谢谢你啦纲吉。”博士是真的喜欢这个懂事乖巧的年轻人,昨天还在礼貌称呼姓氏,现在就开始亲切地喊名字了。

即使可以帮忙,但某些方面碍于如今身高还是不得不麻烦博士的柯南,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没什么啦。”纲吉有些害羞地挠挠头。“是我要谢谢你们愿意带蓝波玩才是。”蓝波昨晚甚至激动得没怎么睡觉,他上次见到蓝波这么开心,还是在几个月前的新年聚会上。

三个人又没头没尾聊了几句,柯南便看到灰原领着大家走回来了。大家把捡来的枯枝堆在角落,然后去附近河边洗手。蓝波向纲吉跑过来,他把一根比自己身高还长的树枝拖在身后,尾端在地上划出一道痕迹。

“阿纲你看!蓝波大人学会捡柴火了哦。”小牛骄傲地抬头求表扬。

“嗯嗯,蓝波超厉害的。”纲吉弯腰掸掸蓝波衣服上的灰尘。“去洗手吧,我带了饼干来。”

现在正值中午,他们计划中的午饭是从家里带来的三明治。众人围坐在营地内解决掉各自的食物,就看到纲吉从背包里掏出一个书本大小的铁盒,里面装着用分装袋包裹好的曲奇饼,隔着包装都能闻到浓郁的甜香。

坐在纲吉身边的蓝波第一时间伸出手捞了一包。

纲吉把铁盒放在人群中间。“是我自己做的,不介意的话都来尝尝吧。”

“好可爱!是小动物!”步美眼睛亮起来。

元太大声道谢,随便挑了一包打开。光彦看了一圈,最后拿了一片小猫造型的。柯南和灰原也都各自伸手捏起一片。步美的目光在刺猬和小鸟身上来回游移,最后抬起头小心翼翼地询问纲吉:“我可以拿两个吗?”

“啊,当然没问题。”纲吉笑笑回答。

已经手握一包饼干的博士下意识也前倾了身子,被眼神犀利的灰原喝止:“不可以哦,博士。”

纲吉看着双肩低垂有些丧气的博士,又看向眼神冷凝不容置疑的灰原,想了想,对博士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博士好像更失落了,他扯开手里这包饼干的封口,十分珍惜地小口咀嚼。

唔,味道确实不错。他的心情又好了那么一点。

“那个……”

柯南敏锐转头望去。上前搭话的是一个年龄在二十四五左右的年轻职场女性,来自隔壁另一群刚到不久的露营四人组合。她脸色有些苍白,可能是身体弱,也并不像喜爱户外运动的那类人群。个性有些内向,因为她刚才开口前至少向这边打量了三次,脸上挂着一副有事相求的尴尬表情。与一起前来的另外三名同伴关系不说冷淡,但至少不够亲密,因为那三人完全在忙自己的事情,看都没看这边一眼。

柯南的大脑习惯性运作,一个照面就把陌生人分析得七七八八。

“大姐姐有什么事吗?”步美最先开口。“我们说不定可以帮忙哦。”

“啊,谢谢。”女人对着步美有些放松地笑了笑。但她视线环顾一圈,还是选择面对纲吉继续说:“说来真是不好意思……我能有幸品尝几块您的饼干吗?啊其实是因为这样的,我们的午饭出了点差错,于是大家决定一起饿一顿,但是我的胃有些毛病所以可能受不住……啊真的是十分抱歉我不该冒昧打扰您的对不起我——”

她的语气越来越急促,声音却越来越小,整个人紧张到额角冒汗,右手一刻不停地在掐左手拇指,上面已经布满了指甲印痕。

“没关系啦。”纲吉打断她的话。他已经站了起来,把原本放在地上的饼干盒抱在手上向前递出去。“给,拿多少都可以哦。”

“谢谢。”女人悄悄平复呼吸,伸出手从上而下拿了两块,然后她的手迟疑了一会儿,又缓慢而郑重地拿走第三块。

“谢谢。”她再次说。三块饼干不是被她握在掌心,而是被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分装袋的一个小角拎着。她的手指那么用力,仿佛在握一柄锋利的刀。

纲吉微微晃神。

“喂,你这人跑去别人的地盘干什么啊,我们的帐篷一个人很难搭起来的!”女人那群在隔壁的同伴朝这边大喊,说话的也是一个女人,声音听起来十分暴躁。

同伴中另外两个男人朝这边看了一眼,见女人没有回话便直接走过来。其中一人用眼神询问女人是否有什么麻烦,女人局促地笑了笑表示无碍,于是他习惯性推推眼镜,沉默不语。另一个则满脸不耐冲女人吼了一句:“明明知道会惹雅子不高兴,为什么还要中途跑掉啊!”

没等女人回答,他又转头朝自己营地的方向用更大的声音吼道:“雅子你也是!自己搞不定就喊我们帮忙啊,为什么一定要找她!”

营地里被叫做雅子的女人同样吼回来:“我就是看不惯有人不劳而获不行吗!”

一时间气氛尴尬起来。步美好像有些被几个陌生人的嗓门吓到,躲在灰原身后握紧她的胳膊,灰原安抚地拍拍步美的手背。博士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似乎是想不明白这几个看上去水火不容的人为什么要选择一起出来露营。

“听说你们没有吃午饭……要来点饼干吗?”最后还是纲吉强忍尴尬,抬起手中的盒子问。

戴眼镜的男人依旧沉默,倒是先前暴躁的那位想了想,伸手拿了一包说:“谢啦。”

最先来的女人嘴唇嗫嚅,似乎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她突然注意到有人一直盯着她看,她下意识回避目光,又强迫自己回头注视这个一直盯着自己的人。

一直盯着她的柯南扬起一个友善又无辜的笑。

两个男人看这边没什么事,索性回到自己营地。女人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她向还捧着饼干盒的纲吉浅浅鞠躬,转身离去。

“等等——”纲吉突然开口。

女人回头,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

啊啊救命啊自己为什么要突然叫住她!纲吉久违地有些语塞,超直感在他的心头叫嚣着提醒他要说点什么。可他说什么呢?说“如果觉得饼干好吃请给个五星好评”还是说“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闭嘴啊!怎么想都不对吧!

“那个……”纲吉结巴了两声,最后还是生硬地说了一句:“胃不好的话,还是要认真吃饭才行吧……”不行啊!这个语气听起来简直就像在训斥蓝波!人家一定会生气的吧!

女人错愕一瞬,但意外地,嘴角居然勾了勾。

“谢谢。”她第三次这么说。

小谷雅子很生气。

把无需工作的大好周末浪费在无意义的露营活动之上并不是她的本意,但既然是秋叶峻那个男人提议的团建活动,工作室的大家基本都不会拒绝。

虽然那个男人暴躁又任性,但确实是个玩乐的高手,工作室几次团建活动都被他策划得称心如意。

——并不包括这次。

“为什么会出这种岔子!”小谷雅子很生气,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明明是你突然决定要露营的,却连食物都没有准备好,这是很严重的失误!”

她很喜欢说最后这句话,不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

“嘁,我错了行吧。”秋叶峻懊恼地抓抓头发,他翻找着后备箱中的露营用品,试探着提了个建议:“要不我们把为晚上准备的烧烤吃掉?”

“我不觉得晚上饿肚子是个好主意。”他们另一个同事川本恭介推推眼镜。

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个女人,名叫森真由,从众人发现忘带午饭后就没有说过话,只在一旁安静站着。

“那你们说怎么办!”秋叶峻一时兴起的好脾气消失了,语气又开始暴躁起来。

没人接话,大家都在沉默。

“吃吃吃就知道吃,一顿不吃也饿不死人!”小谷雅子走到后备箱前,一手把碍事的秋叶峻推开,从中取出一个旅行包。“先搭帐篷,真由过来和我一起。”

森真由安静地走上前去,和小谷雅子一起从包里掏帐篷的零件。

被推开的秋叶峻啧了一声,也拿出另一包帐篷,和川本恭介合力工作。

“那边好像还有一群孩子,可能会很吵。”川本恭介下巴朝左边略微一扬,压低声音说。

秋叶峻往他说的方向扫了一眼,不甚在意。“没事,帐篷隔音还不错,况且一群小屁孩能有我们睡得晚吗。”身为靠谱成年人,难得出来玩不就是要喝酒烧烤和熬夜吗?况且他特意找了这处以断网为卖点的特色露营地,休想有人用突然的工作当借口骚扰他们。

川本听罢,不再言语。

倒是另一边的小谷雅子依旧喋喋不休。“明明在路上说好了到地先吃午饭再扎帐篷,你却把最重要的午饭忘在了家里。早知如此就应该通知大家各自准备自己的食物,我们也不必饿着肚子干活,这是很严重的失误!况且原本计划中用来吃午饭的时间没有活动了,你有准备备用计划吗?你——”

“行了吧,雅子姐。”秋叶打断小谷的话,神情不耐。

小谷嘁了一声,没再说下去。这是他们二人之间的某种默契,每次秋叶这么称呼她,就意味着他被触到脾气爆炸的底线了。这是当年工作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以及另外一名老前辈时,二人养成的习惯。

“别生气,前辈。”也不知道川本在劝谁,反正他这人管谁都叫前辈——比他小又晚加入的森真由除外。

两个大男人手脚利索把帐篷扎好了,回头一看,小谷还在自己和一个软塌塌的帐篷较劲。

“唉?真由去哪里了?”川本十分诧异。

“谁知道!”小谷暴躁回答。她环顾一周,视线寻到了正在另一边和一群陌生人站在一起的森真由。

“喂,你这人跑去别人的地盘干什么啊,我们的帐篷一个人很难搭起来的!”

小谷雅子很生气,真的,十分生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