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教][柯南]正义的伙伴就要一起玩耍 >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我走进帐篷后,首先发现靠近门口的睡袋是空的。”灰原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站在他们的营地内交代口供。因为隔壁那一行成年人的营地内发现了尸体,需要保留现场,所以问话的警部连同三名嫌疑人现在都在阿笠博士等人的营地里。

现在在场的人,包括警方、皆身为死者同事及露营同伴的三名嫌疑人、首先发现尸体的灰原和步美、报案人柯南、刚刚被吵醒一脸状况外的元太、并不十分清楚事态但有些担忧依旧在树林里放飞自我的蓝波光彦二人的沢田纲吉、以及一个看上去颇有大将风度的阿笠博士。

纲吉戳戳博士的胳膊,探过头贴着他的耳朵悄声询问:“您看上去好轻松的样子,不会担心吗?”

“没关系,我们已经很熟练了。”博士安抚道。

熟练什么?什么熟练?纲吉完全没有被安抚的感觉,他露出一副像是在被狱寺辅导课业的茫然表情。

“绕过空睡袋,帐篷里侧有一个背对我们,躺在睡袋里只露出头部的女人。”灰原似乎是听见身后二人对话,略觉无语的撇了撇眼。“步美拍了拍她的肩膀部位,她没有醒,但是我闻到了血腥味儿,于是我用了一点力气给她翻了个身,然后就发现了小——”

“小谷雅子。”问话的警部替她补充。

“——对,那个叫小谷雅子的女人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所以我拦下可能破坏现场的人,然后等江户川报了警。”至于拦下了可能破坏现场的大人却没拦住柯南,让柯南在警察到来前在案发现场三进三出这种小事,就不需要全部说清楚了。

“嗯……”警部低头看着笔记,缓缓说道:“据法医推断死亡时间在凌晨一点至三点间,死者手脚都缩在睡袋里,腹部被捅了好几刀而死者却没有试图挣扎,身体其余部位全无外伤,甚至睡袋都是完好无损的,睡袋之外也没有一丝血迹,这完全就是……”他表情失措脸色铁青。“凶手一定是山中的妖怪!”

纲吉又戳戳博士。“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妖怪吗!”现在他的表情变成被狱寺和山本同时辅导时的惊恐了。

一定是凶手在动刀前用了某种方法把死者弄晕过去,而且想到自己在案发现场的睡袋内侧发现的细长血痕,凶手使用的可疑保持睡袋完好还不会让自己身上沾满血迹的手段,自己已经差不多知晓了。所以一直站在灰原身边偷偷观察三名嫌疑人的柯南忍不住开口:“绝对不可能是妖怪吧。”

“话说,为什么又是你啊,山村警部。”

“当然是因为这片树林属于长野和群马的交界啊。”山村操弯下腰近距离观察柯南,把柯南逼退小半步。“我也要问,为什么又是你啊,江户川柯南。你们真的不需要去庙里拜一拜吗?”

应该……不需要吧?柯南有点心虚。

“呐呐,山村警部,还是先询问嫌疑人吧。”柯南讨好地笑笑,试图转移话题。

“说得也是,那么,首先从最可疑的那个人开始吧。”山村轻咳几声清清嗓。“为什么本应最早发现同伴出事的同住一个帐篷的你,没有通知大家呢?森真由小姐。”

报警电话刚刚挂断,本应睡在雅子身边的森真由就一脸心事重重地从林中走出来。她看着帐篷面前的人群一脸茫然,被告知雅子出事后,当即腿一软跪坐在地上,双手抱胸身体颤抖,一副被吓坏的表情。

“我不知道。”真由好像依旧没缓过神来,她双唇颤抖,声音几乎低不可闻。“我昨晚从营地走出去,在河的上游岸边坐了一整晚,直到刚刚才回来。”

柯南观察着她的衣着。她依旧穿着昨日见过的那件浅色长风衣,领口扣子扣到第一颗。两边袖口都有一圈浅浅的水痕,下摆折痕杂乱,鞋子的边缘还蹭上一些青苔印记。

“为什么?”山村继续问。

“就是……心情不好,睡不着。”她小声回答。

警方检查嫌疑人随身物品时发现,她的手包里装有一条有些老旧的、沾了几处油污的方形丝质手帕,钱包钥匙手机,装了几件简单化妆品的小化妆包,以及一本附带密码锁的日记本。

她拒绝在陌生人面前展示日记内容,只说之后如果有十足的必要,她也会配合调查的。负责检查的小警员想了想,同意了她的要求。

“也就是说,你完全有机会杀死小谷雅子,并若无其事地溜到河边再走回来咯!”山村警部自顾自推理起来。

“我没有!不是我!”真由突然情绪崩溃般失控大喊,倒是反把山村警部吓了一跳。

“这位大姐姐,你最后一次见到小谷女士是什么时候啊。”柯南插了一句。

或许是因为良好教养驱使她压抑在小朋友面前的脾气,也或许是因为柯南此时表情太过冷静纯良放松了她的压力,总之真由微微咳嗽几声,声音又压低下来。“昨天晚上十一点整,我回到帐篷里准备入睡。当时雅子姐已经睡下了。两个多小时后我实在睡不着,躺着又很难受,于是穿好衣服走出了帐篷。”

“欸?小谷女士没有被吵醒吗?”柯南追问。

“雅子姐她睡眠质量很好,我一直都很羡慕她。”真由突然想起什么紧张起来,她的语气又越来越快。“不过我摸黑走出帐篷的时候,踢到什么东西响了一声,雅子姐好像翻了个身还嘟囔了什么,距离太远,我没有听清。”

“这样啊……”柯南语气平稳,不知道是否听出什么。“那另外两位先——好痛!”他被山村敲了一下脑壳。

“小孩子不要在这里装模作样!”山村清清嗓子故作严肃,学着他最崇拜的毛利大侦探的动作和语气。“咳,那么另外两位先生呢。”

什么嘛。柯南斜眼觑他,十分无语。

秋叶峻没有说话,他已经沉默好一会儿了。他身旁的川本恭介推推眼镜,开始回答山村的问题。

“昨晚我和前辈一起喝酒聊天到十二点,就去休息了。一点半的时候我醒过来,走到河边抽了两支烟。等回到帐篷后前辈也醒过来,后来收到她发的消息让我们去找一下真由,可还没过几分钟,她又发消息告诉我们不用了。所以我们就一起回帐篷歇下……”

他又补充道:“如果是亲眼见到她才算的话,其实我从昨天中午后就没见过她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微闭双眼,眉头紧皱,似乎不愿回想亲眼见到小谷雅子尸体的悲惨景象。

“我知道了,一定就是你用药迷晕了死者,然后用再用刀杀了她!”山村又开始大声嚷嚷。警官在搜查物品时发现他身上有几片去掉包装的白色安眠药,被装在透明药盒里。

“真的不是我啊,警部先生。”川本语气带有一丝无奈和悲痛,好像在为自己被冤枉为杀害朋友的凶手而感到难过。“失眠是我的老毛病了,我夜里睡不踏实,总要起床三五遍,因此习惯随身带安眠药,在睡前吃半片。不过我昨天喝了酒,也没有吃药,你看,药盒里每个格子都是满的。”

“这样吗?”山村摸着后脑勺,似乎轻易接受了这个说法,事实上他对所有人的辩解都接受得容易,大概是知道他做出的推理连自己都不能说服的缘故。

“啊咧咧,完全看不出川本先生有烟瘾呢。”柯南指着桌上他的随身物品,恍若无心之举般说道。桌上除了钥匙手机门卡等常见物品和装着安眠药的药盒,还摆着一包烟、打火机、指南针、防水背包、一只笔状手电筒、甚至还有一把小巧的多功能瑞士军刀,装备得如同一名十分专业的探险人员。只不过那包烟只少了两根,也就是说,如果川本所言属实,那他自到达营地后,只在凌晨抽过一次烟。

巧合得可疑。柯南想。

“因为我正在试着戒烟,但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想抽两口的。”他这么解释着,拿起那包烟看了看,又随手扔在桌上,却把打火机和手机都揣进裤兜里。他右手拾起那支笔状的手电筒,在指尖像夹着香烟一样碾转摆弄,仿佛在通过外物转移自己吸烟的欲望。

至于那把小刀,虽然因为不符合尸体伤口尺寸而摆脱凶器嫌疑,但因为存在危险性,还是暂时被警员保管。

“先生你的手机要掉出来了哦。”旁边一个警员善意提醒。川本的休闲裤口袋较浅,金属制的打火机先落进去,导致随后进入的手机被顶出大半,在口袋边缘摇摇欲坠。川本低头看看,最终选择把打火机也转移到胸前口袋里。

“那么,秋叶先生?”山村警部完全没听懂柯南的言下之意,只顾低头奋笔疾书。

秋叶峻依旧没有说话,他的眼神狠利又空洞。警员没有从他身上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那是因为这次出游他们四人所有的物资全都由他一手置办,其中就包括了那把经过痕迹对比和血液残留取证,被认定为谋杀小谷雅子所用凶器的餐刀。

“秋叶峻先生,作为凶器的餐刀是你从家里带来的,也是在你的后备箱里发现的,上面甚至只有你的指纹……难道你就是凶手吗?”事实证明虽然在柯南眼里这位警部十分不靠谱,但大多数普通人还是会因为他的身份退让三分,秋叶峻咬咬牙,恶狠狠地回答:“昨天晚上我没见过雅子。凶手也不是我。”

在场众人皱了皱眉。山村警部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如果不配合的话,对案件侦破并没有好处的吧。”博士收到柯南的眼色,在心底叹了口气,出面挑起大梁。“秋叶先生应该也希望早点抓到真凶才——”

“你懂什么!”秋叶咆哮着打断博士的话。“雅子就这么突然死了,凶手就在我们中间!我知道自己不是凶手,那还能是谁?是他吗,还是她?”他指着川本恭介和森真由,川本闭上双眼不去看他,而真由被他吓得后退一步。“要我说凶手为什么不能是你?为什么不能是他?”他先后又看向博士和纲吉。“对了,昨天你这个家伙不是还很可疑地去我们营地送过炖菜吗?为什么不能是你借机投毒然后杀死了雅子?”

“噫?”纲吉没想到自己还能受到这种指控,他被吓了一跳,双手在胸前左右摆动,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不是我,绝对不是我!”

万万没想到警部居然也思考起这种可能性。“确实如此,虽然是博士带来的朋友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嫌疑!也许你就是隐藏在人群中的变态杀人狂,依靠无辜的外表暗地里做些卑劣的勾当!”山村一边说着,一边被自己脑补的不可名状场景吓到,声线都开始颤抖。

“山村警部。”柯南深深叹了口气,与这个群马笨蛋合作真是一件超级痛苦的事。

柯南或者说工藤新一遇到的大多数警方都是业务水平在线的人,只是还无法跟上他的步调,所以他乐意关键时刻指点迷津,带着那些人一起跑。偶尔还能遇到像诸伏大和那样的聪明人,让他体验棋逢对手的爽快感。

但是山村操不是,他不但不会按照柯南的推理路线走下去,甚至还经常自己驾一辆车在思维荒野上横冲直撞,一不留神就会拐去莫名其妙的地方,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最开始不是告诉过你吗,昨天的炖菜有剩余纯粹是巧合,况且沢田哥哥也拿不到凶器吧,那把餐刀应该一直锁在秋叶先生的车子后备箱里。”柯南认真向山村解释道。他又转头认真看向秋叶先生,说:“其实秋叶先生应该最清楚不过,沢田哥哥昨天完全没有接触过小谷女士,如果炖菜里真有东西,那也应该是你们大家一起中招才是。”

秋叶峻指尖微颤,撇过头去,眼角隐隐泛红。

“原来是这样吗?哈哈哈沢田先生对不住对不住。”山村警部大大咧咧拍着纲吉的肩膀表示安慰,纲吉只能干笑,内心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山村和柯南继续去询问嫌疑人。

“不用太过在意。”灰原走到博士和纲吉中间,用冷淡但令人安心的声音对纲吉说:“山村警部是江户川的老熟人了,他怀疑过的凶手十有八九不是真凶,大家也都清楚这一点。”

“没错!”一直在旁听但几乎什么都听不懂,好不容易捕捉到自己可以插嘴的话题的元太和步美也悄声碎碎念起来。“博士和毛利叔叔好像也被他怀疑过!”

“就是!还不止一次吧!”

纲吉心情复杂。虽然感觉身为警方就应该不放过任何嫌疑人才好,可是每次都在怀疑这么多不相关人士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等等,为什么灰原会说柯南这个一年级小学生是一个警部的老熟人?

……果然有哪里不对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