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教][柯南]正义的伙伴就要一起玩耍 >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事态看上去已经平息。

阿笠博士站在原地,慢慢等待自己的小心脏平复下来。

山村警部刚才突然清醒,柯南只能先跑去糊弄他。至于纲吉,则再一次被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包围。

“蓝波还好吗?”阿笠博士想了想,也走到纲吉这边开口担忧地询问。也许几个孩子视线被阻无法看清,但他凭借成人的身高看得真真切切,川本手里拿的是一把电击器,电弧在空中碰撞出触目惊心的光。

蓝波抢在纲吉前开口道:“啊哈哈哈哈哈蓝波大人什么事都没有!”声音听上去倒是精神十足生龙活虎。他早就迫不及待从纲吉怀里跳下来,向众人展示自己强壮的体魄。

“就算身体没有感觉,等下也要去医院好好检查。”灰原认真打量蓝波的脸色,对纲吉嘱托。“如果电流对心肌造成影响,会产生很严重的后遗症。”

她并不知晓蓝波特殊的电击皮肤体质,于是先入为主认为是犯人的电击器威力不大或是中途出了什么故障。这倒省下了纲吉找借口解释的时间,纲吉弯腰揽住蓝波的肩膀,制止住他想和元太跑远打闹的动作,并认真向灰原道谢。

灰原神色淡淡,不置可否。

“阿纲。”蓝波扯了扯纲吉的袖子,在纲吉蹲下后顺势跳到他的背上,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我困啦。”

蓝波连着两晚都没睡饱,刚刚经历突发状况,骤然放松精神,困意就涌了上来。

“既然这样,就去我的车子里休息一下吧。”博士主动邀请。“出了这样的事,我们也只能快点离开这里了,等回去后马上带蓝波去医院。”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纲吉友善回应,伸手接过博士的车钥匙。

博士盯着他们走远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突然生出些感慨:“如果我这会儿年轻个十来岁,是不是也能这么陪着你们玩啊。”

“博士今年明明只有五十出头而已。”灰原毫不留情。“这完全没到生理机能严重下滑的年纪,博士只是疏于锻炼罢了。”

“还是不要太勉强我了吧!”博士皱着一张脸,无奈叹气。“好啦,我们在这里等等柯南,然后就要一起回去收拾帐篷啦。”

“好……”元太步美光彦三人无精打采地回应。

灰原懒得开口,她环顾四周,试图从人群中找寻一个身影。

蓝波趴在纲吉背上,把头蹭在他的右肩。

“对不起,蓝波。”他听见纲吉郑重其事地向他道歉。“要是我早点拦住那个人就好了。”

电击皮肤只是可以保护蓝波的脏器和神经而已,电流经过时该有的不适感完全不会少,更何况如今尚且年幼的蓝波,体质远没有来自未来的大人蓝波那样完美。

到底还是难受的。

“哼嗯……”蓝波微垂着眼,兴致缺缺。“蓝波大人不开心了,要吃妈妈做的炸虾、肉排、盖饭……”

“妈妈现在在国外唉,我做一点布丁补偿你可以吗?”

“哈哈哈哈哈蠢纲被我骗到了!你要说话算话!”蓝波突然激动地闹腾起来。

纲吉顿时嘴角抽搐,最终还是纵容地笑了笑。

“不过,”纲吉把蓝波向上托了托,接着说道:“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要拉着大家一起跑知道吗?能跑多远跑多远,傻傻地站在原地是不行的。”

蓝波反应及时,在推开光彦后还是有时间自己逃开的,只要他当时多退两步,就能避开川本袭来的手。

但他一步也没动,像吓傻了一样直挺挺站在那里。

“蠢纲就是蠢纲。”蓝波在纲吉的抗议声中拉扯着纲吉的头发,因为他让头发戳到自己的脖子了。

你不要在这种时候学里包恩的语气好吗?超奇怪的啊!纲吉崩溃腹诽。

不对,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学!求求了!

“因为光彦像个老树根一样走不动了嘛。”蓝波哼哼着小声嘀咕。“要是那个妖怪大叔觉得光彦太好欺负,一直盯着他下手,蓝波大人不就白白把他推开了嘛。”

“蓝波大人要向一平证明,蓝波才不是没有用的胆小鬼!”

纲吉脚步微不可查地一顿。

他突然想起了那时的事。

三年前,七位彩虹之子的诅咒集体解除。由于通过正常途径解除诅咒称得上是前所未有,大家虽然表面不显,心里却都有些惴惴不安,所以在尤尼的建议下,众人决定暂时聚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方便观察各自身体变化,出了状况也好及时处理。

那段时间,除了向来不合群的威尔帝依旧神出鬼没外,就连最神秘的玛蒙也从瓦利亚搬到了沢田家,还顺便附带一个名叫贝尔菲戈尔的大号赠品,和狱寺隼人每逢见面必约架。

为了不让二人将一对一演变成彭格列十代对瓦利亚,在自己家造成第二次指环争夺战,沢田纲吉只能在里包恩的要求下含泪拼死阻止,终于在一段时间后成功与他们达成不准动手的约定。

然后二人的见面保留节目就从动手变成了动嘴争吵——当然这都是题外话了。

奈奈妈妈对这群身体成长速度明显异于常人的小婴儿们接受良好,或者说她神经大条到根本没意识到奇怪之处。她热情地招待着众多不请自来的客人,导致纲吉每天放学回家都以为自己来到了什么奇怪的托儿所。

那段时间虽然吵吵闹闹,但却莫名很开心。

就这样过去了小半年,六名曾经的小婴儿确认自己的身体并无异样,并且在用正常人类四倍左右的速度生长着。他们一边对夺回成人姿态满怀期待,一边又在担忧这种诡异的成长速度是否会伴随终生,让他们提前衰老。

所幸尤尼否认了这一点,因为她透过双眼看见了美好的未来,大家的,还有自己的。

半年之后,大家卸下心中忧虑,选择向众人道别后回归各自的生活,最先离去的是迫不及待投身赚钱计划的玛蒙,其次便是迫不及待投身拉尔的可乐尼洛。

终于等到风也决定离开的那天,他找来徒弟一平,询问她今后的归处。

一平依旧羞红着脸,她在沢田家的院子里抬头,听着二楼房间里的喧闹,这是纲吉在和蓝波一起打游戏的声音,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她也是这些喧闹声音中的一员。

风本以为一平会同之前的许多次一样选择留在这里。

但一平摇了摇头,礼貌地回答:“一平要继续跟着您修行。”

风没有询问一平理由,他对自己这个懂事到令人心疼的小弟子向来给予十足的信任与尊重。

里包恩当然了解这些小心思,他对还在状况之外的纲吉解释:“看来一平已经明白了。”

明白什么?纲吉依旧困惑。

“在未来时,蓝波和一平还可以一起玩耍。但是回来之后这段日子,蓝波也和你们一起经历了许多一平没有办法参与的事情。”

纲吉暗自失落,他想起和炎真之间的误会,想起蓝波在大山拉吉手里受的伤,又陷入了“不该把蓝波牵扯到危险之中”的自责里。

“别胡思乱想。”里包恩用列恩化作的小锤敲敲纲吉的后脑勺。“这是蓝波的使命,你阻止不了,一平当然也明白她阻止不了。但就像你为了保护同伴努力变强一样,一平也怀着同样的想法啊。”

“这种想要守护的心意有多么固执,又有多么强大,你是再明白不过的吧。”

“……我本以为一平会按部就班读书学习的。”他们都见过那个通过十年火箭筒穿越而来的少女,梳着麻花辫提着外卖盒,是最寻常不过的模样。

在茫茫人海中毫不显眼,但依旧鲜明幸福。

“谁知道呢。”里包恩似乎意有所指。“未来总是拥有无限可能的。”

……你不觉得这套说辞和之前“无法阻止的使命”在逻辑上并不能兼容吗?纲吉悄悄吐槽。

但令纲吉震惊的是,面对做出离开决定的一平,蓝波的反应居然平静到诡异。

“哦……我知道了。”蓝波挠挠头发。

那段时间正是纲吉决定开始没收他身上危险武器的时候,所以蓝波总觉得头发空落落不自在,经常挠来挠去。

“那我还能去找你玩吗?”

一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不是一个轻易许下承诺的人,因为违背誓言会让她觉得难受。这点不像蓝波,上一秒说过的话,下一秒他就能忘得一干二净。

风看着两个孩子,在心底无奈地叹了口气。

“当然可以。”他伸手按上蓝波的肩膀。“我和一平随时欢迎你。”

对风而言这种动作已经是很亲近的表现了,里包恩心下了然。

“当然,你们也是。”他又看向纲吉和里包恩,脸上露出温润的笑。

几天后一平跟着风悄悄离开,没有盛大的欢送会也没有依依不舍的告别,师徒二人在这方面确实很相像,来去无踪,不可捉摸。

蓝波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他把玩耍的时间匀给奈奈妈妈、纲吉和风太,偶尔会通过手机和相隔一小时时差的一平聊天。等到又过几个月进入并盛小学,他似乎要把无限的精力都投入到在学校内招揽“小弟”这一项事业中。

纲吉本以为蓝波真的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

“……等到下次见到一平,蓝波大人一定要把今天的事都讲给她听!”纲吉的思路被蓝波的碎碎念拉扯回来。“蓝波才没有一直需要保护……蓝波也可以保护……别人……”

所以原来蓝波居然一直这么在意么?纲吉哑然失笑。

蓝波自己说累了,趴在纲吉肩膀上昏昏欲睡。纲吉背着蓝波稳稳迈步,有暖风吹来,从二人挤在一处的发丝之间穿过。

没关系的,蓝波已经很棒了。

纲吉在心里默默地说。

因为我见到的那个未来的你,已经成长为一个很优秀的大人了。

所以在这之前,蓝波再任性一点也没关系,再胡闹一点也没关系。

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慢慢长大,就很好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