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教][柯南]正义的伙伴就要一起玩耍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意大利,彭格列总部。

这是一座由彭格列二世在接过首领权力后,下令修建的城堡。为了迎合二世激进扩张的统治思想,城堡设计格外恢宏华美,处处可以彰显里世界最强家族的底蕴。虽然之后几代首领在上位后,都或多或少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改造,但整体建筑风格依旧有着掩饰不去的锋芒。

城堡坐落于连绵山脉的最高点,丘陵环围的低矮平地内是受世代接受彭格列庇护的当地城镇。彭格列总部建在这里,像帝王在俯瞰脚下拥护自己的臣子,又像母亲在把弱小的孩童揽入怀抱,一起见证一个半世纪的风雨飘摇。

不过这一切与山本武还没有什么关系。

山本武拎着瓜的后颈皮,走在通向九代首领安排给十代家族成员的活动区域的走廊上,迎面撞见倚靠在墙上的里包恩。

“呦!”山本热情地打招呼。“在等我吗?”

里包恩帽檐之下的眼睛扫过蔫哒哒的瓜。

“在路上碰见一个前辈交给我的。”山本顺便解释。“大概是出去玩,迷路了又火炎不足,原地躺下睡着了。”

“前辈”是彭格列内一名技术员大叔,在技术室内温暖的电脑机箱上发现了睡着的瓜。叫醒是不敢叫醒的,抱也是不敢抱的,因为都会被瓜用爪子施以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只能小心翼翼供起来等待它自然醒这个样子。

今天能遇到十世雨守大人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好运气!技术员大叔看着瓜被“请”走,简直要热泪盈眶。

“嘁,在总部去过的地方要比它的主人还要多了。”里包恩似笑非笑,接着转移了话题。“你去见过塔尔波先生了?”

塔尔波是一名身份和年龄均成谜的雕金师,从一世起就在为彭格列效力,虽然为人低调但实力地位都不容小觑。

连里包恩都要尊称一声“先生”。

“去是去了……”山本用空余的那只手挠挠脸颊。“但是塔尔波爷爷不在,我只是和助手先生一起喝了一杯茶。”

塔尔波并不住在彭格列的城堡,他喜欢天南海北四处旅行,顺便收拢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但他在意大利短居时总会住在同一个地方,彭格列内部知道塔尔波活动规律的人少之又少,知道他这处定居点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山本武知道,他不但知道,他还能不打招呼就前去,属实占足了排面。

但其实也并不是大家想象中“山本武独得塔尔波青睐”这种原因……塔尔波对山本武的特殊优待,是因为他需要研究彭格列雨之指环或者说雨之齿轮。当年塔尔波在为十世家族进行指环升级时,因为时间仓促,山本武的雨之指环只能强行融合下雨犬和雨燕两枚动物指环,虽然山本使用起来依旧十分顺手,但塔尔波总觉得如果时间充裕,肯定还会有更完美的融合方案。

大抵这就是匠人的精益求精吧。山本无所谓地耸肩,也乐意听从塔尔波的要求,每次到意大利就去找他坐坐,他那里还挺好玩的,只可惜暂时不能带其他人过去。

听完这话,与九代首领商议后,纵容“十世雨守与彭格列古老雕金师关系匪浅”的观念在彭格列上下悄悄传播,甚至偶尔推波助澜的里包恩勾起嘴角,深藏功与名。

十世家族终究资历尚浅,还大半都来自日本的表世界,即使他们每个人都尽可能出色了,还是需要抓住一切可以抬高声望的机会。

所以,还有什么能比那个世代相传的,连家族内百岁老人都须敬仰几分的雕金师更方便抬身价呢?

“说正事吧。”里包恩踢着小皮鞋,和山本一起走在走廊上。“这次把你叫来意大利,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什么?”山本好奇。

“日本的情报部,三周前发生过一次大规模人事变动,但上周才有消息传回来。”

山本眼神骤然犀利。“一周前正是阿纲到达日本的时候。”

“没错。”里包恩冷哼一声。“他们没有料到阿纲会在这个时候回到日本,因此心虚地以为是我们发现了什么,这才匆忙把行动上报。”

“但是三周前的人事变动为什么要隐瞒总部?”山本又疑惑不解起来。情报部门的消息流通一直是即时的,而且每两个月都会经过一次总部审查,因此“三周”这个时间节点就显得异常诡异。“就算真要做什么事隐瞒不报,也拖不到阿纲的继承式吧。”

继承式是近几个月内彭格列唯一极度重要的大事件,“唯一”甚至是因为很多其他事情被押后处理,因此大家遇到麻烦的第一反应都是“有人想扰乱继承式”。

这种关头还能放任沢田纲吉在日本玩,里包恩也是十分任性了。

“还不清楚。”里包恩目光冷冽。已经拥有十二三岁身体的他,早褪去那副小孩子的圆滚滚眼睛,逐渐变回他原本锐利的五官。

但他的双眼习惯性掩盖于礼帽之下,叫人辨不清心思。

“所以这件事需要交给你处理,在不确定对方目标是否与阿纲有关的情况下,贸然行动可能会造成不好影响。”

山本表示理解,他知道以狱寺那个对阿纲安全问题草木皆兵的性子,其实不太适合处理这种工作。

其实山本也不太适合,但是没办法,谁让十世家族的雾与云,一个放话绝不与黑手党同流合污整日行踪不定,一个秉持绝不与食草动物群聚天天特立独行。

也是十分心累。

“这次回日本后,你先去与日本情报分部的负责人见一面。”里包恩吩咐道。“我相信你能处理好。”

“没问题,交给我吧。”山本语气轻松地说。

“那就这样,ciao。”里包恩突然用上他的婴儿语气告别,强烈的反差感其实异常诡异,但山本无知无觉,笑着挥着手说:“下次见咯。”

走廊里安静下来。

山本走到一扇门前,抬手敲三声,然后伸手推门。

这个区域里是十世家族成员各自的临时休息室,他们近几年在总部活动时都住在这里。山本敲响的正是狱寺隼人的房间门,推开门的一瞬间,瓜就喵喵乱叫着从山本手里挣脱,一溜烟跑进狱寺的指环里。

狱寺正躺在长沙发上休息,脸上盖着一本书,不知道之前有没有睡着,反正现在肯定醒着。

以他的警觉性,只要有人走到距离大门三米内,他必定会醒过来。

山本打量一圈房间内的布置,最终目光锁定在天花板上,他沉默半晌,最终还是惊叹出声。

“哇哦。”他感慨道。“我还以为你要暗杀阿纲呢。”

“喂!这种话不要乱说啊你这个棒球笨蛋!”狱寺猛地坐起身,对着门口的山本咆哮。盖在脸上的书砸落在地,山本顺势扫了一眼书名。

嗯,《神秘动物学》,毫不意外。

“有什么关系嘛。”山本打着哈哈。“反正大家都不会当真的。”

至于山本为什么会这么说……是因为狱寺在天花板上钉了张纸,上书“十代目”三个大字,外加一个大大的叉,画叉的时候墨水还蘸多了,如果把墨水换成红色,将十分符合恐怖片导演最爱的鲜血淋漓惊悚效果。

狱寺从地上拾起书,小心翼翼整理一番,顺便开口询问道:“你出了任务?”

山本身上还穿着黑色西装,但他日常只会穿方便运动的休闲款式。

“是啊。”山本回道:“刚刚回收了一批匣兵器。”

匣兵器当初本身就是在白兰有意操纵下才“机缘巧合”诞生在这个世界的产物,它的出现过于仓促,这个世界还未演化出能够牵制它的力量。匣兵器对于这个世界就像是一场自然界的生物入侵,而生物入侵的后果都不怎么美妙。

但它已经出现了,那就不能消除,只能遏制。当初秘密结社联手研究匣兵器的三位科学家中,威尔帝和伊诺千堤早与彭格列达成协议,无法研发和出售储物匣以外的匣子。但是肯尼希那家伙太会藏了,他在未来能躲过密鲁菲奥雷,现在也可以躲过彭格列,现在世面上的匣兵器全都出自他的手笔。

狱寺皱眉。

他的五官天然带有混血儿的精致,没有表情时的眼神疏远又忧郁,让人联想到连绵不绝的山雨,但是当他皱起眉,脸上自然浮现一层凶恶,又如同可以掀起海浪的狂风。

“最近半年,流传到小家族里的匣兵器越来越多了。”狱寺嘁了一声。“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匣兵器很危险。

它的危险之处在于极易上手,只要学会点燃火炎,哪怕只有一小簇,也可以召唤出极具破坏力的武器。许多刚刚接触到火炎领域的小家族希望借着匣兵器增强战力,在家族之间的纷争中多啃一块肉,让自己一飞冲天。

但使用火炎战斗本身依靠的是对自己身体状态的把握,让一个刚点燃火炎未经训练的人使用匣兵器,这不是让刚会站起来的婴儿学习走路,这是让刚学会坐起来的婴儿去开航母。

“安心啦安心啦。”山本见狱寺陷入忧虑之中,开口宽慰。“不管什么事,阿纲和我们都能解决的,况且现在不是很和平么?”

“说了多少次不要直呼十……boss的名字好吗!”

山本睁大双眼。

其实这几年过去,大家早已经习惯了尊重接纳彼此的习惯,狱寺这么说也不是真要他改口,只是朋友间习惯性拌嘴而已。

让他吃惊的并不是这个。

而是狱寺把话到嘴边的“十代目”三个字咽下,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纸,然后换了一个称呼。

所以阿纲说狱寺在躲着他……就因为这个?因为阿纲不想听见他继续叫“十代目”,所以在自己练习着改口吗?

可是你这个练习是不是过于……硬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