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教][柯南]正义的伙伴就要一起玩耍 >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呦,工藤。”

服部平次没等对面开口,电话刚一接通就迫不及待大声打招呼,似乎完全没考虑过如果电话那头是其他人在接听,会给朋友造成什么困扰。

“猜猜看我发现了什么?”

柯南张了张嘴,又泄气地停下,选择放弃让服部学会“谨言慎行”。

反正就算是兰不小心听到了电话他们也能圆过去所以干脆就不要在意这种小事了——柯南有点自暴自弃。

“你在调查那个人吗?”柯南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细碎座椅滚轮声、键盘的敲击声、以及钢笔尖和纸张接触的摩擦声……做出了推断。

“没错!”服部似乎有点激动,敲键盘的频率都比之前快上几分。“我绕到警视厅的后台调出那个人父母的档案,不过看上去——”

“等等等等!”柯南顿时感到一阵窒息。“这是违法的吧!没必要采用这种方法吧!就算是找你父亲的手下帮忙也比你在自己家里胡来要好吧!”

“放心啦,这种事我很有经验的。”服部不以为然。

你哪来的经验?柯南瞠目结舌。

“好啦。”服部收集到了足够的资料,他终于停下手指,在椅子上坐着伸了个懒腰。

他把头后仰靠在电脑椅的椅背上,高举着一沓笔记翻看,右耳内的蓝牙耳机在向另一个人敬业地传达他的话语。

“那个人国中之前一直生活在并盛町,不论是学校还是生活都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唯一值得一提的一点在于国中三年级时课业成绩提升至少四倍——但也是从吊车尾到刚好及格那种程度而已。反正又不是什么困难的知识,正常人突然发奋图强做到这种程度也很好理解对吧。”

“家庭背景看上去也很简单,一家人都没有不良行为记录。父母毕业于同一所学校,母亲在毕业后就结婚成为了家庭主妇,父亲在欧洲某个公司工作,从持股信息来推断,似乎这个公司也算半个家族企业。”

“至于高中这两年来的出国经历,只能查到他每次飞机落地都在西西里岛。至于他在当地做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所以说——”服部直起身子把资料扔到桌面,然后用右手调整了一下耳机的位置。“比起他是你一直追查的那个组织的成员,我更倾向于另一种可能。”

“什么?”

“他是电影里那种西西里教父吧!”

“喂喂……”柯南无语叹气。

“哈哈哈哈哈,开个玩笑嘛。”服部笑得开怀。“认真的,工藤,这是你第几次在别人面前露出马脚了?”

自己这个可以与工藤齐名的关西侦探暂且不论,与他朝夕相处又无比熟悉的毛利小姐也放到一边,可是其他人也能轻轻松松得知这一严肃的秘密,着实有些不讲道理。

虽然这么说颇有诅咒之嫌,但服部某些时候真心觉得,自己这个好友能安安稳稳活到现在,绝对算得上一个奇迹。

“这次真不是我的原因!”奇迹柯南隐隐有些抓狂,他纠结又愤慨地踢了踢墙根。“鬼知道那个家伙当时怎么想的,居然连‘江户川柯南是工藤新一儿子’这种蠢话都说得出——喂你别笑了!”

“抱歉抱歉。”服部努力扯下飞扬的嘴角,他清清嗓子继续说:“如果你真的对他十分在意,让你认识的fbi他们去调查一下那个人在国外的具体行程不就好了。”

“那个啊……”柯南幽幽叹了口气。

“且不说他们会不会给我一个普通日本公民这么大的权限。”柯南其实心里清楚,现在表面看起来自己与fbi们站在对抗组织的统一战线,可实际上双方也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就像是自己当初需要防备赤井秀一在工藤新一家进行细致调查一样——虽然他很怀疑自己的防备根本毫无用处。

“如果沢田纲吉就是一个普通人的话,让fbi与他过多接触,对他也十分不利吧。”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服部推开窗户,眺望着家中日式庭院的春景。他脸上浮于表面的笑意隐去,眼底是深沉的了然。

“其实你根本没有怀疑他与那个组织有关吧,工藤。”服部淡淡道:“你对他如此在意,是因为其他原因。”

“啧,你看出来了啊。”柯南揉着额角。

“那当然,不要小瞧我服部平次啊。”服部语气隐隐自豪,然后他又接着嘀咕:“况且你也没想瞒我吧。”

“不过那个沢田纲吉到底干了什么,能让你这么在意?”

柯南苦着脸。

“他和兰接触的时候,让我很不安。”

“其实不止是兰。”意识到这句话颇有歧义,柯南匆忙补充:“事实上,只要他在我身边出现,我都会有种不安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前两年二人偶尔见面时还不甚明显,但这一次,不知是因为相处时间增多还是因为自己的处境发生了变化,怪异感愈演愈烈。

“不安?”服部语气戏谑,表情也变得奇奇怪怪。“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柯南翻了个白眼。

“举个例子。”柯南花费一点时间想了想,接着对服部说:“如果你看到和叶在与一个人交流,你会什么反应?”

“怎样的人?”服部下意识追问,但是不等柯南回答,他就顿悟了什么。

“对,就是这样。”柯南倚靠在楼梯通道的墙面,抬起头盯着事务所的大门。“一个总是捉摸不透的家伙。”

“哦?”服部突然来了兴致。“快展开讲讲,难道是像怪盗基德那种神秘对手吗?”

“完全不同。怪盗基德的神秘感只在于他的手法别致而已,但行为逻辑很好总结吧,预告函、装模作样的出场方式、想办法逃跑后悄悄归还赃物、绝对不会杀人……”柯南沉吟一番。

“但沢田纲吉给我的感觉……”

“服部我问你,如果一个人拥有可以比肩莫里亚蒂的犯罪能力,而且他的心中毫无对法律和公义的敬畏之心,但是他却像一个良好市民一样生活在人群之中——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他身边还有一个福尔摩斯?”

“如果这个福尔摩斯也不存在呢?”

服部咋舌。“真的会有这种人吗?”

“所以说,他是一个捉摸不透的家伙。”柯南又叹了口气。

“他做过什么被你抓住把柄的事情吗?”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确实,只有直觉而已。”柯南苦恼地抓抓头发。“所有的推断都是基于我的直觉而非确凿的实际证据,这对侦探来说真是挫败。”

“居然这么说。”服部勾起嘴角,脸上满是自信张扬的跃跃欲试。“我也开始对这个人好奇起来了。”

“草壁学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纲吉接通电话,语气中充满惊讶。

他实在没料到草壁哲矢学长会在这种时候突然来电。这位当年的并盛中学风纪副委员长,在毕业后依旧追随在云雀恭弥身后,继续履行自己的副手职责。

但不管是云雀还是草壁,都不是会经常主动联络他的人。

“沢田先生。”草壁哲矢语气恭敬。

当年委员长从并中教学楼天台突然消失,他战战兢兢地命令众人寻找几天无果后,脑子里就突然多出一些“十年后”的记忆。

他一边震惊于原来学校里竟然藏龙卧虎有这么多能人异士,连自己都在“未来”参与了那些寻常人难以想象的大事件。可另一边他又觉得这一切发生得理所应当,毕竟能入委员长之眼的人必定拥有独到之处。

这几年里他也替委员长“包办”了不少属于彭格列的事务,对沢田纲吉的印象和态度也早不是当年对待学校里那个小透明一样的“废柴纲”时的样子。

“您最近有接触过值得注意的大阪人吗?”

“好像没有?”纲吉不确定地回复。“发生什么了?”

“有人用来自大阪地区的ip地址,调查了沢田先生当年在并盛中学内的学生档案。”

与彭格列相关之人在并盛的所有资料都有被严格保护并监视动向,其中并盛中学的相关资料更是保护的重中之重。只不过与其严防死守此地无银,不如略施遮掩顺其自然。大家的档案只是隐去了明显的异常之处,大部分日常还是一览无余的状态。

也因此,尽管沢田纲吉的资料被调阅的第一时间,草壁就收到了隐藏在风纪公司名下的情报机构发出的警报,那份没有任何疑点的资料还是确实地被“成功偷看”了。

纲吉紧张起来。

十七岁的他,已经能透过这层表象推测出背后的含义,也许意味着即将到来的危险,也许意味着隐藏于暗处的试探,但无论怎样都是不能置之不理的东西。

“只有我的资料被看了吗?”纲吉想了想,追问道:“狱寺和山本,还有大家的呢?”

“对方似乎目标明确,直冲沢田先生来的。”草壁再三确认后回答。

纲吉在脑中回顾自己最近的动向,发现确实没有与大阪人相关的印象。他无措地抿了抿嘴,然后故作轻松地说:“那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对方也许是出于好奇,可能是我最近见过的什么人吧。如果对方的目的不是彭格列,之后也没有更进一步举动的话,这件事就不用让里包恩他们知道了。”

“我明白了。”草壁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暗自决定将并盛地区以及沢田纲吉的保护等级再加强一个度。“请您务必时刻注意安全。”

“抱歉,让草壁学长担心了。”纲吉语气纠结。“说起来,云雀学长最近还好吗?”

就像当年云雀作为并盛中学的传说一样,没人知道他在学校里一共待了几年。纲吉也不知道云雀在从并中“毕业”后,是如何不去读高中而是创立了风纪公司,并且让风纪公司在草壁的操作下,短短两三年就有了朝“财团”发展的趋势。

果然,云雀学长就是神吧!

但是云雀学长离开并中后,行迹愈发不可捉摸起来,一年到底也见不到几次面。纲吉甚至怀念起在并中三天两头被浮萍拐“亲切问候”的时光。

等等,还是算了吧。纲吉打个哆嗦,把这个诡异的恐怖念头抛在脑后。

“当然,恭先生一切都好。”草壁思考起最近风纪公司的活动安排。

“也许最近可以和沢田先生见上一面也说不定。”

啊……

纲吉突然不知该是喜是悲。

说起来……和云雀学长见面后,绝对会被拉去进行以切磋为名的魔鬼训练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