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教][柯南]正义的伙伴就要一起玩耍 > 第24章 第24章

第24章 第24章


幻境不仅隔绝了肉眼所视,还屏蔽了外界的车马喧嚣,那些流淌在脚边的黑雾发出咕叽咕叽的粘腻声音,像是沼泽在吞咽树上垂藤。

一时之间,浮萍拐相互对撞的金属锵锵声,成了幻境之中最悦耳的节奏。

这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环境,按理来说大家应该想办法尽快出去,但是……

“云——”雀学长需不需要帮助啊这里看上去状况很糟糕啊!

“闭嘴,沢田纲吉。”云雀目不斜视。“别妨碍我的战斗。”

……

于是现在水箱边上并排蹲着三个人了。

“沢田哥哥有没有按我说的通知警察呢?”

所幸恶心的黑雾尚且没有与柯南和快斗亲密接触,在他们周围保持着礼貌的社交距离,快斗好整以暇看着柯南卖萌套话。

“唔……”纲吉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

“只有沢田哥哥出现在这里,却没有其他人,那就证明中森警官他们暂时还不知道吧。”

“嗯……”

“你刚才的表情比起惊恐,倒更像是无奈或者纠结呢。你应该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了对吧。”

“啊……”

“那边的人你也认识对吧,你们是什么关系?”

“是我的学长啦。”总算有一个可以正面回答的问题了,纲吉脱口而出。

……怎么又是你的学长?你们学校以盛产怪人为特色吗!

柯南张张嘴,又换了个话题重新开始。“你对幻术了解多少?你知道什么办法能让我们脱困吗?”

“寻常的幻术就是依靠欺骗人的感官和大脑而作用,虽然理论上来说,只要不去相信就无法造成伤害,但是实际上想要做到完全无视还是很困难的,所以大部分情况下还是需要打败幻术师本人才行。”

“不过……难道那个幻术师是冲你来的吗?”纲吉有些诧异,他本以为是柯南和基德受到了无妄之灾,没想到云雀才是那个被牵累的人。“居然会对一个小孩子痛下杀手,太过分了吧!”

快斗被“小孩子”这个说法戳中笑点,他清清嗓子按下笑意。“不,他的目标是我。”

“欸?难不成你偷过他的东西吗?”

柯南也看向基德,用眼神表达同样的疑问。

“我是怪盗,可不是那种没品位的小偷。”快斗忍不住抱怨。“而且我每次都有把东西还回去啊。”

“那个幻术师是某个犯罪组织派出的杀手,因为我与那个组织有些陈年旧怨,不得不做出了结。”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轻描淡写,但眼神里好似有烈火在烧。

只是柯南和纲吉都没能看清他的眼睛。

“这听起来倒像是什么俗套的孤胆英雄情节。”柯南保持着身为小说家儿子的思维敏感度,冷静吐槽:“为了对抗邪恶,自己隐匿身份游走在黑与白的边缘,写成小说也许能斩获不少粉丝。”

柯南说完这句哽了一下,他意识到基德的粉丝……好像确实很多。

“那某个侦探就是爆米花电影主角。”快斗不甘示弱。“男女主角之间的误会与影响重大的大危机,简直是这种电影的经典搭配。”

“彼此彼此。”

“承让承让。”

……

纲吉其实没怎么听懂这些话,但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后知后觉地感慨道:

“你们两个,关系真好啊。”

蜘蛛从未遇见过如此恐怖的敌人。

恐怖——没错,这就是他给云雀的形容词。身为一个幻术师,汲取目标内心的恐惧,让对方陷入噩梦之中,本应是他最拿手的事情。可自己布下的幻术非但没能诱导出云雀的恐惧,反而成为对方的游乐场。

他觉得自己才是那个身处噩梦的人。

逃吧,还是逃吧,反正老板的任务是辨别春日樱是否是潘多拉,黑羽快斗那个毛头小子可以留到以后再教训。

我是在老板那里挣钱的,可不是要给他卖命的。

逃吧……该怎么逃?

要用那个吗?

蜘蛛咬咬牙,把手伸进鼓鼓囊囊的口袋,从里面挑拣出一枚指环。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使用火炎,在机缘巧合下得到这枚雾属性c级指环后,他曾经偷偷试验过几次,每一次的结果都让他欣喜万分。

他在心中幻想过很多次,有了这枚指环后,他就有资本加入更好的组织,为更有远见的老板效力,而不是只在默默无闻的组织里当一个只会听令的杀手,还要忍受老板总想追寻那个什么虚无缥缈的“宝石传说”。

但他没有预想到,第一次在正式战斗中使用这枚指环,只是为了逃命。

真狼狈啊……

火炎燃起,更深更重的浓雾在地上席卷,掩盖住了什么东西落地的清脆声音。

幻术师都是些永远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的狡猾家伙,云雀对此毫不意外,但他在最后一刻感受到了火炎的波动,这就非常耐人寻味了。

他没有继续追击,而是站在原地,看向水箱那边。

“云雀学长!你没事吧!”

愚蠢的问题。

“小卷。”云雀没理会沢田纲吉,他开口呼唤自己的匣动物。于是柯南和基德腕上的“手铐”又化作一道紫光,在云雀手心变出一只刺猬。

目击了一切的柯南语气恍惚:“这也是幻术吗?”

“不不不千万不要误会这只是一种魔术啦。”

“我倒觉得这像是魔法。”

纲吉和快斗的话同时响起,然后他们对视一眼。

“这个世界上还有魔法的吗!”纲吉大惊失色。

……为什么你这个明显已经知道非科学力量存在的人,要比我这个刚刚三观震碎的人表现得还要吃惊?

柯南心情微妙。

“所以,不是魔术,不是幻术,不是魔法,这究竟是什么?”谢天谢地总算不用再被铐在水管上了,柯南小心翼翼活动着手腕。这只是随口一问,因为他其实已经不怎么在意真相了,毕竟不论是幻术还是魔法,都是他无法理解的领域,既然不能理解,大概真相也没什么意义。

虽然在此之前他绝对不会相信,自己可以说出“真相没有意义”这种话。

“嗯……”纲吉面露难色。“如果我说这是高科技,你会信吗?”

当然不信。柯南面无表情。

“云雀~云雀~”云豆吃饱喝足,嘴边还挂着一点玉米渣渣,拖着溜圆的小肚子飞到云雀肩上,偷偷用翅膀掩住小嘴巴。

“不要用我的衣服擦嘴,云豆。”云雀低声说。

“云雀学长,刚才那个——”

“沢田纲吉。”云雀打断了他的问题。“你还要在那里群聚到什么时候。”

“噫?”纲吉下意识让开一米,在柯南茫然的表情中匆忙解释:“我不是,我只是——”

通向楼内的铁门突然被推开,纲吉的解释又被刺耳的吱呀声打断。

众人一起望过去。

“恭先生,沢田先生。”草壁哲矢站在门框处,语气沉重。“那位中森警部不知道突然想通了什么,正带领手下朝天台冲过来,我实在拦不住了。”

纲吉以手扶额。

云雀冷哼一声。

“下次见面一定咬杀你,小动物。”云雀转身走到天台边缘,让云豆又飞起来。小卷悄悄在众人视线之外增殖,云雀在柯南和快斗震惊的目光中,潇洒地一跃而下。

“这还真是……厉害。”沉默了十几秒后,柯南才干巴巴地说。

“嗯……学长他就是这样……特立独行。”纲吉艰难地解释。

“不过基德,你——基德他人呢?”

“刚刚在你发呆的时候,他就用滑翔翼飞走了。”

“你为什么没提醒我!”

“欸?因为他对我比划了一个嘘,所以就……”

“基德!基德你在哪里!我中森银三今天一定要把他抓住!基德——”

草壁哲矢拦截失败,中森带着一大群人从门里挤出来,他瞪着愤怒的双眼,和纲吉柯南面面厮觑。

小巷深处,白鸽在漆黑的夜色里盘旋。

对云雀来说,在到达某个目的地途中,走大路还是小道并没有区别。不过在并盛巡逻时,他经常会在各种小巷子里堵截那些嚣张跋扈的不良少年,是也因此,这个习惯可能如今也默默影响着他。

云豆在他肩膀上啾啾叫了两声,他停下脚步,转身回望。

穿一身白色礼服的身影从阴影中缓缓走出,伸出右手食指,接下飞落的白鸽。

“这位先生。”快斗行着属于怪盗基德的绅士礼仪率先开口。“我们能否谈一谈?”

云雀举起双拐。“我讨厌装模作样的人。”

“等等等等!”

快斗优秀的智商与情商让他火速分析清楚当前状况,他卸下一本正经的样子,在身前摆动双手表示抗拒。“我有事情拜托你!”

见云雀没有进一步出手的样子,快斗悄悄松了口气,吐露出后半句话:“能不能请你把捡到的东西交给我?”

“哦?”云雀眼角微张,似乎产生了一点兴趣。“那东西你处理不了。”

“但我需要它。”快斗表情坚决,甚至向前踏了一步。“我需要亲自处理。”

云雀恭弥注视着黑羽快斗,有月光从他前侧方照下来,把他脸上的单片镜映出刺目的反光,又在他身后铺张成一片暗影。

似乎有人轻笑了一声,也似乎什么都没有。

云雀转身离去,外套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弧线,另一道弧线来自某个小金属物,它越过两人之间数米的距离,轻巧地落进快斗的掌心。

快斗盯着手里刻有暗纹的徽章,沉默不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