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家教][柯南]正义的伙伴就要一起玩耍 > 第26章 第26章

第26章 第26章


“快点啊,和叶!再这么磨蹭下去就要错过演出了!”

服部平次拎着大包小包的纪念品,倚靠在女生公共洗手间墙外高喊,全然不顾旁人投来的惊悚目光。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墙内传来一道嗓门更大的女生声音。

门被推开。

远山和叶拎着一个纸袋走出来,她下半身还穿着一条及膝褶裙,上身搭了一件t恤衫,原本穿在身上的白色休闲衬衫被装在了纸袋里,隐约可见一片果汁污渍。

和叶纠结地扯着身上的衣服,出声询问平次:“这样穿会不会很奇怪?”

平次把和叶的手包递给她,顺手接过纸袋。“这种事情随便啦,不过这个海参是不是……”

“是小兰手机挂件的那个图案啦,我觉得既然是小兰喜欢的,那肯定没什么奇怪的意义吧,总比一些奇怪的单词和符号要好。”

既然衣着没有问题,和叶也就恢复了游玩的心情,她拉着服部奔跑在万向乐园里的道路上。

服部……服部在她身后暗自红着脸。

服部觉得自己最近的状态超级奇怪,看和叶吃饭的样子会突然发呆,看和叶学习的样子会突然发呆,看和叶奔跑的背影也会突然发起呆。

脑子晕晕乎乎,神游天外,想入非非。

这种状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服部回想。好像是……从清水寺回来之后吧。

对,在清水寺看到工藤那家伙告白之后。

告白……啊……

服部平次的脸又热了几分。

他眼神懵懂又炽热,和叶跑动时来回飞扬的马尾梢,像催眠师手里摇动的怀表,一举一动迷人心魂,服部听见自己的心跳在怦、怦、怦——

砰的一声。

“啊,你没事吧?抱歉呐,我刚才只顾盯着地图了。”

服部终于恢复正常,他面前伸着一只手,是刚才撞上他的人想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真是的平次,都这么大的人了,不要因为我拉着你就不看路嘛。”和叶走到他身后扶他起身。

伸出的手没有接到人,对面的男生顺势收回手臂挠挠后脑勺。“抱歉抱歉,好像是我的错更大些。”

“啊,没什么,我也没伤到。”服部这个当事人终于开口,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各种袋子,再次直起身后突然问:“不过你为什么要带一把刀进入万向乐园?”

欸?男生惊讶地睁大双眼。

服部把身侧的和叶拉到后面护住。他盯着背上背着长条包的男生,开始自己的推理:“你刚才伸手时,我注意到你右手的虎口和指腹都有厚茧,常年练习剑道的人手上就会留下这种痕迹。”

他把自己的右手掌心对向对方,示意上面有相同的指茧。

“你刚才收回手,看似是在碰头发。”服部继续说:“其实那个角度是很方便从背后抽刀的角度。”

“虽然你站立时双肩没有高度差,但观察你上衣的垂坠程度也能得知,你背后的东西重量一定不轻,是金属吧,而不是竹刀。”

“所以——你为什么要带一把刀进入万向乐园?”

“好厉害!”男生大为惊叹。“简直像漫画里的推理大师一样!”

嗯?怎么是这种反应?服部暗自皱眉。他本以为对方是什么可疑的危险分子,都做好了他突然暴起伤人的准备,没成想他态度坦坦荡荡,甚至语气有点……雀跃?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练过一点剑道啦。”男生耸耸肩,从身后解下长条背袋。

服部全神贯注,神色紧张。和叶握紧他的手臂。

“不过这个既不是竹刀也不是金属刀。”他握住柄部解开绳结,背袋缓缓垂落在地。

“只是一根球棒嘛。”

啊咧?

服部与和叶垮下紧绷的肩膀,茫然地眨着眼。

万向乐园,大阪市最豪华最好玩的游乐园,订票网站上的预售需要至少提前半个月,不论是亲子度假还是情侣约会都是一个好去处,甚至独身前来的游客也不少见,还能享受单人通道的速通快乐。

不过山本武并不是来玩这些游乐项目的。

刚才有一段奇妙的小插曲,他苦恼于手中的游乐园平面地图时,不小心撞上一对小情侣,感谢大阪遍地都是热情洒脱的不拘小节之人,他才没耽误更多时间。

虽然可能他见到的这两个人……过于热情了一点。

误会解除后,他顺便询问对方自己目的地的位置,那两人似乎是万向乐园的常客,十分熟练地帮他定位,还分享了一条更节约时间的小路。

于是现在,山本武就来到了万向乐园的旧鬼屋面前。

“真破败啊。”山本抬头打量一圈,微微感慨。

破败感是建筑故意营造的氛围,毕竟知名乐园里不可能真有特别拉垮的设备。但这处鬼屋是游乐园建立最初一批的老设施了,里面的道具也好员工也好,都是从前那一套过时的吓人模式。两年前园区在另一个方向重建了一处“裸眼惊悚屋”,于是现在很少有游客还会来体验这种毫无新意,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粘上污渍或者假血浆的旧鬼屋。

门口的接待员晒着太阳,无聊地打着哈欠,他抬眼扫了一眼山本,慢吞吞地说:“前一位客人还没有出来,你需要多等一会儿。”

“哦,其实我是来找人的。濑户直先生在吗?”

砰——啊,他摔倒了。

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摔跤呢?山本茫然地伸出手。“还好吧?”

“还好还好。”接待小哥噌得一下爬起来。“您就是意大利那边派来的人吗?濑户先生已经恭候多时了。”

“路上遇到点小麻烦,所以迟到了一会儿,对不住啦。”山本顺着接待小哥的指引向前走去,他们进入鬼屋正门,然后拐进一条工作人员的专用暗道。

“不不不您不用道歉。”小哥诚惶诚恐。“能代表总部的人一定地位很高吧,您真是年轻有为令人羡慕——噫在下没有冒犯的意思!在下只是嘴太笨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呃……”

“别紧张嘛,我又不会吃人。”山本拍拍他的肩膀。“除了在掌心画人字吞下去的时候,你也可以试试哦,会感觉压力咻咻地不见了。”

哦,这位大人物真随和啊!接待小哥眼底亮晶晶地闪着光。

他们走到一面空白的墙壁前,接待小哥将手掌按在其中一块墙砖上,隐藏其中的机器扫描过生物信息,墙壁后机关启动,暗门打开,一间电梯现于人前。

“电梯到达地下后,会有人在另一边迎接。”

山本在接待小哥的示意下走进电梯,小哥站在电梯外,超级激动地鞠了一个几乎碰到膝盖的躬。

”请容在下先行告退!”

倒也不必这样客气……山本有些苦恼地想。

此时在地面上的几千游客,估计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脚下五十米深的地方,居然隐藏着里世界最强mafia彭格列的活动基地。

彭格列日本情报部,一共包括各级人员近百人。它的第一负责人濑户直,已经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不过他精神矍铄完全不显老态,浑身肌肉遒劲有力,一头火红色的粗犷卷发在空气中张牙舞爪。

濑户直最早不叫濑户直,他是苏格兰人,有一个叫汤姆还是斯科特什么的大众名字,在战后残破的贫民窟里与死老鼠为伴。不过那些过往记忆已经随着年龄增长,变成了回忆长廊里的某颗寡淡的尘埃。他九岁时混在家乡港口的货船上偷渡出海,在西西里的码头被当时一位彭格列成员捡到,从此便成为了彭格列的家人。那段时间一直到青年时期,他使用的是另一个意大利名字,后来来到日本,他又为自己改名为濑户直。

但幼年的时光也并非全无痕迹留存。就比如,虽然已经在日本待了四十多年,濑户直说英语时还会不自觉带上浓厚的苏格兰口音。

再比如,他的脸上,从鼻根到右侧额角有一道蜿蜒狰狞的疤,那是五岁在贫民窟抢地盘时被年长少年手里的挂肉钩所伤,锋利的凶器几乎要把他的眉骨削成两半。

“这是英勇者的勋章!我当时从十五岁的男人手里抢走了半磅面包,十五岁!是我的三倍大!”此后每每谈论起这道伤疤,濑户直都神情飞扬。

但现在他神情可飞扬不起来,他沉默地坐在会客室里,对面是正在翻阅彭格列日本情报部成员名单的山本武。

他尚不清楚这位年轻的十世雨守大人是个什么路数,是工于心计还是有勇无谋?是心慈手软还是睚眦必报?

他在等待对方开口。

山本在某一页上停下翻动的手。

“哦,原来他叫松岛克己。”山本仔细阅读档案上的资料。“嗯……今年二十一岁,加入彭格列已有两年。欸?他居然已经有孩子了吗!完全看不出来已经是一个父亲了呢。”

濑户直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

“因为忽然想起刚才忘记询问他的名字了嘛,如果出去的时候还不能叫出对方也太失礼了。”山本同样不解。“嗯?难道给我名册不是为了方便让我找到那位小哥的资料吗?”

不,给你名册是因为每个总部前来的监督人员都要查看一遍我们的岗位安排,更何况这次派出十世雨守亲自出马就是因为我前段时间有些形迹可疑,最重要的是如果你想要知道门口接待的消息可以直接开口询问,我能告诉你的绝对比资料上更详细。

濑户直强行咽下口中的一串吐槽。

“不过……”山本合上手中的名册,轻轻放在面前茶几上。

“果然我还是不擅长处理情报方面的事,这份名册完全看不懂内涵呢,哈哈哈。”

如果看到这份名册的人是云雀,他有能力通过所有人岗位调动的时间节点和具体走向整理出一张宏观网络。如果看到名册的人是六道骸,他会在资料的字里行间注意到其他人视而不见的一切细小矛盾点。

可山本武没有这种天赋,他更擅长直来直去,擅长用最快的速度挥出球棒,击出一颗以力破敌的直线球。

“所以我就直接问了——你在做的事情,会威胁到阿纲的安全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