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日月双悬 > 第0001章 提塘署

第0001章 提塘署


和所有平平常常的日子一样,这一天,曹颉吃完早饭,就扔下饭碗,要上值应卯了。

曹颉一副家里的甩手掌柜一样,一吃碗一推,胡子一抹,惹得浑家丁梅在后面一边跳脚一边痛骂:“杀千刀的,忙成这样,还顾不顾一点这个家?”

曹颉笑笑,一边走,一边回头说道:“娘子,别气别急,我年底拿到额外的奖励,让你去买好布好鞋面去。你就是要想穿旗袍出去显摆,也随你,你要是把自己打扮成旗女那样漂亮,我曹颉更开心呵!”

“美的你!休想!我才不扎那种扫把头,不穿那种高底鞋哩!你是嫌我老了丑了?杀千刀的。有本事,你去人家旗人那里,娶一个旗女来家里,我愿意做小,你有这本事,我就信服你!”

曹颉不听浑家唠叨,拿脚就跑。

丁梅冲着他背影翻了个白眼,一边嘀咕道:“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是个什么猴崽样儿,打人家旗人家的女子的主意……”

丁梅嘴上是这样讲,心里是喜滋滋的,不管哪一年,曹颉到了年底,总能多拿些银两回来。真的是署里奖励的。跟曹颉同在一个号室的王栋,没少在丁梅跟前表示过羡慕与嫉妒:“欺人不是?同在一个号室里,曹颉就有这么多奖励,我王栋就差了许多。这狗日的日头,就不往我身上照啊!”

曹颉住在京城的东南片区一个叫做铁扇子的胡同里,到崇文门附近的提塘署,还得走好几里地。曹颉当下买不起马,也乘不起轿,只能靠自己的两条腿了。这要是耽搁了时辰,错过了点卯,就得扣俸钱了。

也好的,天天靠这两条腿,曹颉现在能算是个走得快的人了。上次署里做了一次比试,所有的塘兵全拉到了丰台大营,在跑马场上比试了一番,曹颉拔了个头筹。

曹颉是个塘兵。塘兵,也叫塘拨,其实说到底,就是相当于后世所说的邮递员。但这是份铁饭碗,相当于后来的国营单位,在当时,那就是替衙门当差。当然,你如果说他是个快递小哥,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像曹颉所在的元字号塘署里,有些塘拨有时候也会替私人接一些单子,替人家跑跑腿,赚点小外快。

曹颉接私活算是少的。毕竟,他在甲号室里是个头儿。虽然这个头儿只管了一个人,就是王栋,但大小是个头儿。是个头儿,就更得讲规矩些,少接些外面的活儿为好。你是个吃皇粮的,不可随便与造次。但曹颉知道,其他塘兵,都会或多或少接点私活。谁还没有个三亲六眷?提塘兵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接点私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像王栋,平常接得比较多。王栋接到私活时,总会跟曹颉求情,号室里的事,麻烦颉哥多做点,我王栋心里有数。曹颉什么也不说,挥挥手,让王栋只管去忙,上面有什么问责了,他曹颉顶着扛着。

在曹颉有限的认知里,他觉得提塘可能只有京师才有,但塘兵可能京师以外也会有。只不过外面可能就不叫塘兵了,只叫做差拨。听说,提塘署只有京师才有,京师九个门,每两个门之间有一到两个提塘,全京师也就十六家提塘,分别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玄字号提塘,犯了皇爷爷康熙大帝的名讳,于是便改成了元字号。

曹颉就是在正阳门和崇文门之间的元字号提塘署里当差。

提塘署坐北朝南,占着广衢门大街这里一处庞大的四合院。

元字号塘署的大门上方,写着的是“大清国京师元字提塘署”。这十个字,说是康熙的御笔,其实知根知底的人明白,并不是皇上亲笔题款,是从皇上各种题款当中拓出来的,然后,集成这十个字的。皇爷爷怎么可能跑过来替你一个小小的提塘署题名留墨?被窝里吃屁,想好事儿哩!

但这样一来,元字号提塘署便显得显眼不少,而且,就像一个颇有些身份与地位的人一样,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派,虽然,在京师里,一个区区的提塘署,既不是管理京师安全的,也不是巡抚、知府衙门什么的,级别上也低得很,六品或六品以下,只有天字号听说是六品以上,但也没有让人感到什么威压。然而,气派在那里,架子在那里。塘署的人仍然牛得很,就拿天字号提塘署来说,五品的官员也不在天字号人的眼里,四品大官来了,头才会抬一下。

实在,这京城里,大官儿小官儿是太多太多了,提塘署的人,哪一天不见着几十个四品以上的大员呢?宰相家人七品官,这个七品官,哪一天不是跟一品二品的大官打交道来着?

元字号提塘有一项差事,是专门分拣江南各省来的奏事帖,抄录、分发、派送至南方诸省的朝廷谕示和邸报。曹颉与王栋是甲号室的,事情就多了些,除了专门接江西省的文报,元字号提塘来的其他事务,也都由甲字号处理。所以,只要一进元字号提塘署,你就会看到,甲字号室,比其他三个号室都要大一些,也更显眼些,只要你一进提塘署的大门,就会看到甲号室。

正房是一栋斗拱飞檐的大宅子。

正房便是署官陆永发和他的副官所在的地方——也是元字号提塘的署理处。元字号的人,一般把这里叫做正署。

两边还各个耳房,是档案库,所有文件最终都将在这里封存。

两边厢房,分别是甲、乙、丙、丁四个号室。

大院正中间还有一幢大房子,门上没有任何字号。塘署的人从来没有人进去过。可以进这间屋子的人,只有署官陆永发、副官李纯和他们手下的衙役。当然,甲字号室的人,差不多也是正署级的,也可以自由出入。其他十五处提塘署的署官,每天也都要往这里走动。

但所有要进这幢大房子的人,都需要一一登记清楚,对牌上的身份与内容,都需要全部登录在册。

提塘署的人都知道,这里其实是奏事处的分理处,在奏事处的分理处当值的,除了奏事处的人,还有通政使司、议政王大臣会议处的人。从这个屋子里出去的文报,将会直接送到皇帝手里,由皇帝进行朱批。其他文件,则由这个屋子里的人钩沉提要,成为塘报的内容。平常,人们看到的邸报上的内容、宫门抄上的内容,便都是由这个屋子里的人弄出来的。

这下,你就明白了,这间屋子,其实汇聚了十六处提塘署的所有信息,并且,由这间屋子进行最后的闻报事务的裁决处理。闻,天下知闻;报,只报不闻,上报给奏事处、通政使司、议政大臣会议处或皇帝御座之前。

本来,分拣奏事帖这样的事是大事,原来是由奏事处做的,奏事处分拣好了,便上报议政王大臣会议处或者南书房行走那里。议政王大臣会议外每天会下来宫门钞,这宫门钞也是提塘官署负责张贴到城门口,以晓谕臣民。康熙爷坐稳了江山,大清天下也越来越花团锦簇一般了,这样,原来奏事处做的事,就下放给提塘署了。江山是稳稳当当的,天下承平日久,西北无战事,西南无战事,西方无战事,东北更不会有战事。没有了战事,奏事帖里的大事就一下子少了,大事少了,就都只剩下小事了,这样,奏事处也就懒得去每一桩事都亲力亲为了。这样,提塘署的事,也就越来越多了。

好在当差的也多,每一个人都不摄他事,只当好自己的差就行了。而且,每一个号室里都有两个人,事情处理得就也就快些。

元字号提塘还有一桩事就是负责崇文门的宫门钞的揭贴与归档。正阳门轮不上他们管。那个正面朝着南面的大门,在中轴线上,只留着皇帝和皇帝的亲随们通过的,正阳门里的事,也就理所当然由天字号和地字号包揽了。关门落锁的事,也都归了天字号管了。天字号那里,还兼管着宣武门的事。

说起来,这元字号还是威风八面了。天字号之下,本是地字号吧?但是,内行人都知道,地字号的事务,大多数是协理天字号的下线流水工作的,也就是说,地字号其实是侍候天字号的。别看地字号排名第二,实际上,真正排二号位置的倒反而是元字号了。

如此说来,你也就明白了,这提塘官署,要做的事,其实还真不少。江南诸省,想想看吧,一个江南省,就会每天来好些折子与公文,各大知府,江苏巡抚,朝廷设在江南省的诸多机要机关,这些都是归天字号管的,浙江省啊、两湖两广啊,是地字号管。这元字号提塘署,就只管江西、西南和福建三省的事务。福建省的事务稍有点烦,毕竟兼管着台湾,丙号室与丁号室管着。这一来,元字号提塘署,便也就闲不到哪里去,成天忙得像个陀螺一样。

曹颉这个人,书读得还真不少,在私塾开蒙,后来,也参加过举人的应试。奈何祖坟上没有冒青烟,落第了。

但饶是如此,曹颉算得上是元字号提塘署的秀才了。拿起毛笔来,他能替人家写几句平安书信,甚至红白喜事方面的帖式也能弄起来。至于科考得中的贺庆帖子,这元字号的所有塘兵中,还真的只有曹颉能拿得上手,做的活儿也漂亮,主家与科考得中的人也都称道不已。也只有这样的私活儿,曹颉才会接一接。

塘署里的人都说,也难怪,人家曹颉,祖上不也是跟万岁爷身边的曹寅是同一个门族的吗?往上数三代,也是辽阳那里下来的。只不过,有人命好,做了皇上家的奴才,入了旗籍,就算是奴才,也是人上人;有的命运不好,落到了汉军旗里,虽然没有沦落为奴才,但是,比起旗人与满人来,相差何止于道里?再说了,塘署里的人又有谁不知道呢?曹颉这个门族,也只能说是跟人家那个势力熏天的曹家是五百年前是一家。真要是五百年前的一家人倒也好说,恐怕五百年前,两个曹家也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所以,只要同僚再说起那个曹家,曹颉早已不像过去那么尴尬了,甚至应都不应一声,只埋着头做自己的活儿。爱谁谁,天下姓曹的多了去了,哪里是沾上了姓曹,就成了一家人呢?人家曹丕还当皇帝呢?可是曹子建求自试,侄子都不答应。你才高八斗又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