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小兵活下去 > 第92章 封赏到手

第92章 封赏到手


傍晚,太师府后宅。

任四姑娘和任惜回府拜见太师夫人。

“你们姐妹俩出去了一整天,秦王府可还好玩?”

任四姑娘嘻嘻过来抱住老太太的胳膊,“祖母,大热天的外头能有什么好玩的。只是秦王府发生了一些妙事。”

“哦?”太师夫人有些意外,“妙事?说来听听!”

姐妹俩便详细地说了说。

太师夫人听见,一时沉默不语。要不是那双睿智的眼睛一直望着前方,任惜还以为她睡着了。

“祖母,原来宁……任宁这么历害。承恩伯府的三公子看起来英武不凡剑术高超,然而根本挡不住他一招。连皇上都赞不绝口呢。”

太师夫人回过神,呵呵地摸了摸嫡孙女的长发。

“不奇怪。云垂未立之时,我们任氏先祖也是太祖皇帝麾下的一员猛将。只是随着战争的发展,太祖陛下发现我等先祖的智慧更出众,这才转到了文。”

“孙女倒是第一次听说。”两位姑娘面面相觑。

太师夫人笑。

“因为转到了文,我们任氏没能封爵。但太祖是位好皇帝,并没忘了我们先祖立下的汗马功劳。”

“大门口影壁上的‘永为帝师’,四个字比起什么公侯伯来也不差。至少他们的后代如果不争气还会降爵。我们任氏只要不谋反或叛逆就永享尊荣。”

“原来题字是这么来的。”两位姑娘恍然大悟。

“祖母,那宁……任宁的事,”任惜壮着胆子开口,“他打晕了承恩伯的三子,晴贵妃又送了他一套宅子,还当面拒绝了王女们。不会有事吧。”

太师夫人笑着摇头:“这些都是男人们的事。天塌下来自有你们祖父和父亲顶着。任宁既然选择了离开,那他会自己处理好这些问题。你们两个小姑娘不用理会,去玩吧。”

两人不敢多呆,行礼后离开。

城南

任宁刚吃过晚饭,正在院子里给追风刷身子。

大热天的,黑马也出了一身汗。不刷干净不舒服。

盈盼也是爱马之人,拿着些马爱吃的零食正喂着追风和自己的的小红马。

两人边干活边聊着秦王府里发生的事,不时嘻嘻哈哈的笑声响起。平平淡淡却也温馨自如。

吉祥不在旁边伺候,她则守在门口。

既留给两主子独处的空间,也生怕邻居闯进来,看着任宁这个外男后对她家姑娘指指点点。

趴趴趴。

不多时,忽促的脚步声响起。

“姑娘,公子。”吉祥提着裙子,快步走到两人身边,“外面来了几位女官,说是替宫里的晴贵妃给公子送房契的。”

“这么快!”任宁吃了一惊,随后笑着望向盈盼:“看,我们的家有着落了。”

两人连忙把女官们迎了进来。

领头的女官倒有几分晴贵妃的气质。

她只是瞧了盈盼几眼,把地契什么的交到任宁手里,又风风火火地离开,连口水都不喝一口。

“快看看我们新家在哪?”盈盼好奇。

任宁点头,打开房契看了看地址。

兴宁坊,玄武大街,永安胡同。

“好地方呀。”两人啧啧感叹。

只要靠近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条大街的宅子,无一不是高门贵户。正常情况下,以任宁现在的身份就是有钱也买不到。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骑着马穿过大半座星纪城,到了永安胡同。

房子很好找,因为长长的胡同就只有三座宅子。

确切说只有两座宅子,其中一座隔了一小半出来,形成了第三座宅子。

路过邻居时任宁抬头看了一眼牌匾。

忠勇伯府。

正是萧纲的家,这到巧了。

另外一座更加雄伟,上题:镇国公府。

任宁默默地收回目光。

镇国公姓霍,正是晴贵妃的娘家,也是岩陲要塞守塞大将的家。

盈盼反应很快,她有些忐忑。

“任宁,这宅子明显是忠勇伯府从国公府降下来后,按照规制隔出来的。我们真的可以住进去吗?”

“不用担心。”任宁哈哈晃了晃手里的房契。

“宅子很大,但也没到大到伯府级别的规制。违制的地方早被晴贵妃拆除了,现在就是座普通的宅子。我们有房契,大可以放心住。”

三人高高兴兴进了自己家,四处转了转。

任宁还好,两位草原姑娘看得目瞠口呆。

特别是吉祥,一路惊叹个停。

“姑娘,这真是座宅子不是座小城?这也太大了。幸好骑了马,要不然从前院到后宅还真有些累人。”

盈盼没理会自己的傻丫鬟,兴致勃勃地规划起住处来。

砰砰砰!

任宁听到前院的敲门声,便迎了上去。

不等他开小门,一队内侍已经带着几个箱子和长长一排役仆鱼贯而入。

“各位是?”任宁问。

前面的大太监快走几步:“任宁任公子是吧?是大好事!准备接圣上口喻吧。”

或许是知道任宁正准备搬家,手里没什么准备,内侍甚至还细心带来了香案。

任宁恍然。

回帝都这么些天,皇帝的奖赏终于到了。

“大热天的,辛苦各位跑一趟。钱不多,拿去买茶喝吧。”先塞给太监们一些碎银,他才整顿形容垂手肃立准备听旨。

大太监满意地点头。

这次的赏赐对象太年轻,他都以为要空手而归。但此时一看,到底是出自礼仪传家的太师府,任宁没让他们白跑一趟。

收了银子,大太监拂尘一甩,尖着嗓子,以皇帝的名义吱哩呱啦开夸任宁一通。

特别提及他在要塞里的发明创造,偏远部族的招抚还有对民众的解惑启智以及安抚民心。

任宁暗暗扬了扬眉。

什么叫解惑启智安抚民心,直接说帮皇帝扛下了写罪己昭的压力就行。

好一阵子过去,大太监才絮絮叨叨把任宁的功劳夸完,最后提高嗓音。

“故此,封任宁为七品勇毅都尉。赏白银千两、绸缎百匹、良田十顷、奴仆五十。以示鼓励。”

这么长的一串话,亏这大太监说得顺溜,中间居然不用换气。只是他好不容易说完,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呼~

任宁也替他松了口气,躬身长揖:“谢陛下。”

半晌过去大太监终于恢复正常,笑道:“恭喜恭喜,任公子现在该叫任都尉了。相信以都尉的能力以及陛下心中的地位,只要有机会,芝麻开花步步高升指日可待。”

七品武官而已,他跟在皇帝身边见多了一品二品大员,不值一提。但这小小的七品武官在皇上心中不一样。

大太监不敢怠慢。

“任宁承公公吉言了。”任宁又大方封了些银子,接过各种赏赐,才把一行内待送出了门。

御书房

气氛压抑。

皇帝一拍龙案上的军情奏报,“岂有此理,真当我云垂怕了你们这些跳蚤不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