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住口啊!那根本不是最佳搭配! > 第五十五章 你为什么在我家?

第五十五章 你为什么在我家?


  异类创骑化作烟花消失在天际。

  这次诡异的时空交错事件,对战兔等人自然是结束了。

  “战兔!再见!有空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庄吾洋溢着笑容,站在时空魔神机下面,朝战兔他们挥手告别。

  “好!”战兔也是笑着,调侃道,“下次可要把那个大家伙借我研究一下,时空技术我可是眼馋的很呢!”

  “好……唔唔,月读你捂我嘴干什么?”

  月读满脸黑线,时空魔神机是可以随便借出去研究的吗?这家伙到底是不是逢魔时王?怎么感觉这么不靠谱呢?

  不过说起这个,月读眼神闪烁。

  先去,在2018年,盖茨抵挡不住异类创骑时,是时王毫不犹豫挺身而出,救了他们。

  还有他那句“要成为至仁至善的魔王”。

  这样的一个人真的在未来会成为十恶不赦的魔王吗?这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热血中二青年啊。

  【看来还有待观察……】月读暗道,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哦对了!”即将上时空魔神机的庄吾看着目送他们离开的战兔等人,眼中流露出一些奇怪的神色,赶紧跑下去。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龙我好奇道。

  “嗯,是有点。”庄吾连忙道,“我在来这里之前,见了在2018年的你们,未来的战兔让我待他,向战兔你问好。”

  “哦?是吗?未来的我还真是有意思。”战兔笑道,直接无视了一边大叫着“为什么我没给我问好!”的龙我。

  “还有就是……”庄吾看向了白辰,眼神中带着疑惑,“未来的战兔让我跟你说……”

  “说什么?”

  “早点回来,我们等你。这是战兔的原话。”

  “嗯?”白辰一愣,“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庄吾耸耸肩,道,“话我带到了,我先走了。”

  庄吾做了正式的告别,笑着挥挥手,上了时空魔神机。沃兹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战兔一眼,这货还惦记着创骑的力量呢。

  两架时空魔神机飞向空中,钻进一个六边形的通道,消失不见。

  看着他们离开,地面上的三人有些沉默。

  战兔看着再也毫无痕迹的天空,感慨道:“未来人……真像是一场梦啊。”

  旁边龙我也不闹腾了,奇怪道:“他最后那句话是………白辰,你要走?”战兔也是看向白辰。

  “有这样的打算,但我应该不会离开太久。”白辰也不回避,只是有些不明白,2018年自己还没回去吗?

  还是说因为自己要去的是2018年,所以在他没回到正常创骑时间线前,也就是2017年到2018年间他始终处于回去了和没回去的量子力学阶段………

  白辰有些头疼的甩了甩脑袋,怎么还扯上量子力学了。

  薛定谔的白辰,石锤了。

  “这样吗?你……记起什么了吗?”战兔也不意外,似乎早就有所预料。

  “之前你喊出那句魔王的时候,我就在想,你对庄吾的称呼怎么和那些未来人一样呢?那个奇怪的蓝衣少年出现的时候,所有人他只跟你进行了交流,你似乎也很了解那个人,对吧?”

  白辰沉默不语,现在这样回想起来,他确实有些冲突人设的感觉。

  “而且你对创骑表盘很熟悉的样子,清楚他的使用方法,所以才能把创骑的力量还给我。”

  “如果没有你,我想,我真的可能会被那个怪物取代吧?呵,如果创骑的力量落到了那么丑陋的怪物手里,那可真是……糟糕透了。”

  战兔打了个冷颤,有点无法想象,简直一身鸡皮疙瘩,幸好,有白辰在,这些都没有成真。

  “我想,未来的我,也是这样打算的,他和我一样信任你,才会让庄吾把创骑的力量带回到这里。”

  白辰满脸呆滞,是这样吗?我记得不是要把表盘给时王的吗?不过这样解释居然也解释得通?

  不过他也没多想,直接点头,“是有一些记忆碎片记了起来,正想出去看看,能不能再想起来一些别的东西。”

  开玩笑,理由都给你送到嘴边了,这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再不接,有点说不过去了。

  他也是没想到,当初十分草率地定下一个“失忆”的人设,现在居然真的有用。

  “安心去吧,”战兔欣慰地拍了拍白辰的肩膀,回头带着龙我直接离开,十分潇洒地挥挥手。

  “就跟未来的我说的一样,早点回来,我们等你。”

  战兔虽然自己的记忆还没一点头绪,但是看到和自己一样的白辰有了希望,也是由衷的开心。

  “还跟过来干嘛?别不是舍不得我们吧?”战兔回头见白辰没走,又跟了上来,笑问。

  “别臭美了!”白辰没好气道,“我还有东西在咖啡店里!这样把我赶走,居心何在?”

  “噗哈哈哈哈哈!”龙我很不给面子哈哈大笑。

  “啊,是吗?”战兔讪讪一笑,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对了,你离开了也别忘记实验,正好,我回去多拿几个限制瓶给你带上!”

  “滚啊!龙我你别拦我,今天我就要弄死他!”

  ………

   2018年,庄吾表示人麻了。

  “叔公,我回来了。”庄吾回到朝九晚五堂,看着熟悉的场景,一时间有些感慨。

  经历了那么多离奇的事,最后还是家的气息亲切。

  庄吾迫不及待地想见到熟悉的人,结果刚冲进店里………

  “叔公你………?”常磐庄吾打出问号。

  没看到叔公,不过确实看到两个“熟悉的人”。

  “你们怎么在我家?”庄吾看着餐厅里正在吃早饭的月读和盖茨,嘴角有些抽搐。

  “啊庄吾啊,你回来了?怎么?你跟月读盖茨认识?”叔公姗姗来迟,刚好看到这一幕,笑着向庄吾打招呼,开始解释:“店里不是有几间空房吗?我寻思着空着也是空着,就租出去了。和新朋友打个招呼吧。”

  “哦……你们好。”庄吾表情有些精彩。

  “你好,正式认识一下,我叫月读。”月读还是比较和善,不过桌子下的脚狠狠地踩了一脚旁边不想给时王好脸色的盖茨。

  “嘶!”盖茨表情哪叫一个销魂,只好象征性地道,“盖茨。”

  “呃……你们好。”

  餐桌上的气氛尴尬起来,毕竟大家对彼此又不是一无所知,前两天盖茨还在疯狂追杀他呢,现在让他们握手言和,真的,太不习惯了。

  叔公也是意识到了气氛的变化,看了眼时间,招呼道:“啊,时间都这么晚了,庄吾,你上去叫一下另一个租客下来吃早饭。”

  “哦好……”庄吾应道,心中奇怪,怎么还有租客。

  蹭蹭蹭地上楼,庄吾看到只有最里面的一间房间关着门,就上去敲了敲门:

  “你好!下来吃早饭了。”

  “啊………这么快吗?门没锁,进来吧。”一道慵懒但富有磁性的男声从里面传来,打着哈欠,像刚睡醒。

  “那打扰了。”庄吾推门而入,刚好对上一双睡眼惺忪的眼睛,整个人蚌住了,脱口而出:

  “你怎么在我家?”

  咦?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