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武逆焚天 > 第四千五百五十五章 恢复基础

第四千五百五十五章 恢复基础


凤雀凤离此刻的内心之中,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眼前这青年人已经虚弱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想要去击杀虫子。

‘这是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才会让他这般疯狂,不过想想也是,这帮虫子刚刚差一点就要把他给杀掉,这仇怨可是当真不小。只不过你刚刚杀这些虫子,还是依靠我的羽毛来攻击,也算不得是什么亲手报仇吧。’

想到这里,凤雀带着几分笑意和安慰口吻,用精神传音道:“你就安心的休息,报仇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吧。我会用最残忍的方式将他们一个个都给击杀掉,绝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在传音的同时,凤雀一只翅膀展开轻轻拍打两下,便直接朝着最后一批未曾逃走的虫子冲了过去。它那动作看起来,倒是和人类潇洒摆手时有着几分相像。

只不过趴在地上,基本上只能够不断喘着粗气,连爬起来暂时都做不到的左风,脸上肌肉却是一阵抽搐。

“哪个要去报仇了,我是要杀虫子,亲手杀虫子啊!”

左风想要大声喊出来,可是最后发出声音的时候,却好像一架破风箱,在使用的时候发出那种四处漏风的怪声。再加上根本就无力呐喊,所以那声音即便连左风自己听起来都有些模糊,更何况是已经冲出去的凤离了。

一场屠戮虫子的大戏再次上演,只不过这一次左风连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半分了。他希望凤离留下一些虫子给自己,毕竟亲手杀死虫子,在这片空间当中,会获得相应的好处。

然而凤离根本就没有听清自己的想法,就兴冲冲去杀虫子了,左风现在看的越多,也只会越感到郁闷。

其实凤离正在杀戮虫子的地方,距离左风也并不算太远,那是因为凤离终究还是担心左风的安危,不敢离开的太远。

而这样一来,凤离杀戮虫子们的声音,他也就听的更加真切起来。本来围杀自己的虫子被杀戮的声音,在左风的耳中应该好似天籁一般,可如今这声音听起来,却会让左风内心一阵烦躁。

听觉太过敏感的左风,很清楚自己就算是堵上耳朵,也依旧能够清楚听到那番杀戮时的声音。

所以他选择了自行封闭视听,以精神意志让注意力只放在自己的身上。结果这样一来左风才发现,自己如今的身体竟然处于非常糟糕的状态。

肉体力量被完全耗尽,灵气也几乎寻找不到,就连念海当中的精神力,也只有非常可怜的那么一点点。

之前因为虫子围杀,左风只能不管本身的消耗,玩了命的与对方周旋。到后来凤离出现以后,左风心中想着的是,能够杀掉几只受伤后极为虚弱的虫子,这使得他忽略了自身的情况。

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注意到,自己身体内的状况到底有多么的糟糕,而且这种糟糕的身体状态,未来会发展成为怎样的结果。

若是换做其他人,只会对自己身体内的糟糕情况感到郁闷,可是左风的内心之中却是感到恐惧的。

有的时候对武者来说,当消耗十分严重以后,慢慢恢复过来之后,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壮一点,甚至还有一丝丝微弱的提升。

可凡事终究讲一个度,一旦打破了这个度,那么所带来的后果也将截然不同。比如像左风如今这般,已经消耗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那么若是以正常的方式慢慢恢复,身体不仅会有不少的损伤,而且还会留下一些暗伤和隐患。

多亏当年在玄武帝国,跟着药家人学习炼药的同时,在医道方面也有学习,所以左风只会是静下心来内视一番,便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

到了这一刻,左风甚至已经不必在封闭自身的视听,对于凤雀凤离击杀虫子的事情,他便已经再不去关心了。

好在念海和念力的情况尚且还可以,左风才能够在这个时候,更加仔细观察到身体内的详细情况。

他一边观察着身体内的详细情况,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治疗方法和步骤。当初在药家学习到的种种知识,与这些年来自己研究和尝试后得到的经验,在脑海当中不断闪过,不久之后他就已经有了计划。

虽然暂时要爬起来还有些困难,不过左风也不是连稍微动一动都做不到。他缓缓伸出手,只是稍微用力,那手臂都会抖个不停,手掌更是连用力握紧都很困难,就像普通人刚刚睡醒后,手上没有什么劲力一般。

不过就算是这样,要从背后那包裹当中,取出一点点的药散来还是能够做到。之前后背受到攻击的时候,左风若不是保护这包裹,可是连伤都不会伤到,可是他为了保护包裹,最后只能扭动身体,用自己后背来硬生生的承受了一击。

也多亏了左风现在这具身体刚刚经历了改造,否则若是刚刚降临此地时的身体条件,就遭受了这后背一击,必将会伤及到肺。

用伤势保全下来的包裹当中,有着左风炼制的药散,虽然现在的选择余地不多,但是好在处于之前那种危急当中,左风炼制药散也主要是针对恢复,或者具有一定恢复效果的药散。

挑选的药散被握在掌中,左风稍微犹豫之后,便将其吞入腹中。下一刻那种焚烧的感觉,便在口鼻之间弥散开,并且还迅速顺着食管向下蔓延,一直走行到小腹当中后,这才朝着身体各处扩散而去。

强忍着身体之中传递过来的灼热感,左风知道这不过是开始,而灼热的感觉对于他来说倒也没有太过痛苦。

可也就不到半息的时间,那种灼热的气息开始变化,温度开始不断下降,到最后直接化作了一种冰冷的感受。

左风整个人就像是从滚烫的温泉中捞出来,然后直接丢入到满是冰块的河水当中,那寒冷仿佛有无数的钢针,在刺向左风的身体各处。同时从灼热变为冰寒,在这种转变之中,左风的身体内也产生一种奇痒难耐的痛苦感受。

只是左风对于这些变化,丝毫都没有感到意外,除了痛苦比自己估计的要重一些,其他倒是都差不多。

伴随着身体内的温度快速下降,左风却是感觉到,自己的肌肉不再如之前那般松弛,血肉、脏器和血管,也开始慢慢有了一丝活力。

除了药物的刺激之外,这种由热到寒的变化,也激发了身体本身的恢复能力。而这还仅仅只是第一步,左风忍耐着身体当中的剧痛,睁开眼睛朝着四周望去。

他自己就躺在虫子尸体上,周围更是有着无数的虫子尸体,他的目光很快就锁定了一只虫子尸体,主要是对方的前脚。

左风伸出手然后用手指捏住,那虫子前脚上的刺,然后狠狠的用力扭动。可连续尝试了几次后,左风也只能够无奈叹了口气选择放弃。

他想要将虫子前脚上的刺掰下来,可是一方面因为力量恢复的太少,另外一方面这虫子就算死去,尸体仍旧十分坚韧,表面上的刺也很难就这样掰下来。

收回目光的同时,左风倒是并未放弃,视线已经快速扫向那些破碎的虫子尸体。既然无法从完整的尸体上掰下自己需要的刺,那就从不完整的尸体上寻找。

就这样左风不断寻找着,最后好不容易在身下,几只虫尸堆叠产生的空隙里,看到自己想要寻找的目标。要知道不管什么种类的虫子,脚上的刺大部分都带有倒钩,而左风想要寻找的是没有钩的刺。

左风勉强伸处手,却发现还有一段距离,于是他只能勉强挪动身体,朝着那空隙当中钻去。

那些虫子虽然死去,可是它们那甲壳的边缘就像是刀子,死后摆出不同形态的脚上,那些带钩的刺,也依旧坚硬无比。

左风身体现在活动能力本来就差,这样挪动身体向空隙钻去,身体上不可避免有多了许多的伤痕。

只不过这些对于左风来说,都不算什么了,毕竟这些是绝对比不上,自己身体由灼热变得冰寒后,所带来的那份痛苦。

好不容易摸到了自己的目标,那是断掉的一小截虫脚,左风将那脚拿在手中,试图将自己需要的刺掰下来,结果自然是失败了。

这样左风就只能够拿着那虫脚,然后朝着自己身体上的几处穴道刺下去。前面几次只是刺伤,根本没有刺中穴道。

经过几次尝试,左风这才适应了用这虫脚上的刺,准确刺中自己的穴道。而随着刺穴的进行,身体内那种痛楚也开始逐渐下降,与此同时左风也能够感受到,药力正在不断扩散。

最初服用药散,只能够带来一点点的效果,而肌肉、脏器和血管等等的恢复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身体内部要通畅,血管和经脉要能够正常的运转起来,这才是恢复的根本。

感受着那种麻痒的痛苦感觉,以及刺骨的冰寒之感在逐渐减轻,血管和经脉的逐渐恢复,肉体也渐渐恢复了力量,近乎要干涸的纳海当中,也在此时开始产生新的灵气。

左风知道自己差不多已经解决了身体中的危机,至少自己具备了彻底恢复的条件和基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