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三国:国士无双 > 第二十章:曲辕犁

第二十章:曲辕犁


  当天晚上,秦峰在柳府一干主要人员的陪同下,在柳家吃完了嫣嫣母亲的生日宴席。

  席间,嫣嫣母亲柳赵氏,被柳正坤请到夫人位置坐定,接受所有人的恭贺。

  秦峰淡然地看着这一切,笑笑没说话。

  这柳正坤确实是个聪明人,等再考察一段时间时候,可以考虑收为己用。

  一大帮人高高兴兴地吃完饭后,秦峰便起身告辞。

  柳家人一起将秦峰送出府外之后,一直到看不到秦峰的身影才敢转身回府。

  “大哥,这次的天赐良机咱们柳家一定要把握住,以后再没有这种好机会了。”

  柳正坤的弟弟柳正清悄悄对其耳语道。

  “二弟放心,哥哥心里明白的。”

  柳正坤满面春风,点了点头。

  现如今,柳家几代人的崛起梦想,就在眼前了,怎不叫他兴奋难耐。

  传言现在的县令大人刘备,是当今汉帝的皇叔,这种身份,想必将来前途小不了。

  而作为刘备的首席军师,秦峰的将来自然可期。

  席间,秦峰虽然没有明言。

  但柳正坤知道,自己的一双女儿,他已经是默认收为妾室,就只能定下日子走一个过场。

  将来,他女儿一旦成为了妾室,虽然不如正妻一般人前显贵。

  但他柳正坤,秦峰的老丈人这一层身份还是谁也抹不掉的。

  最关键是,秦峰现在没有正室夫人,一旦他女儿能提前产下麒麟儿来,说不定摇身一变就成为正室大妇了。

  一想到这些,柳正坤便忍不禁心中一阵阵火热。

  终于,柳家在他的手上,即将要步入豪门世家之列。

  “父亲,求你饶过母亲吧。”

  正当柳正坤遐想柳家美好将来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传来。

  柳正坤定神一看,发现正是自己的大女人柳芳芳,她的旁边,还跪着自己的长子柳麟。

  当即,柳正坤面色一沉,轻哼一声步入了大厅。

  “父亲……”

  “父亲……”

  柳正坤的一双儿女跪地前行着悲呼。

  “你们无需多言,不是为父心狠,而是你们母亲太跋扈惯了,自作孽不可活。”

  柳正坤坐定后,对一双儿女冷冷道。

  随即,柳正坤眉头微皱,继续道:“念在你俩都是我的儿女,你俩从此以后搬出大院吧,乡里还有一栋老宅,我让陈伯收拾出来给你们住。”

  然后,柳正坤不顾俩儿女的苦苦哀求,命人将他们赶了出去。

  “呼……”

  处理完这件事后,柳正坤长呼出一口气,眉间隐见丝丝痛苦之色。

  “大哥,那大嫂你准备如何处理?”

  柳正清在一旁询问道。

  “唉,二弟,她与我终究是夫妻一场,要不我安排人秘密送走行不?”

  柳正坤犹豫不定说道。

  “大哥,你这样想也不是不行,但如果有一天事情败露了,那后果不是我柳家能承受的。”

  柳正清抿了抿嘴唇,提醒道。

  “二弟,那你的意思……”

  柳正坤面色一凝,颤声道。

  柳正清没说话,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啊……”

  柳正坤惊呼出声,一副震惊神色看着自己的弟弟。

  柳正清郑重地点了点头。

  见此,柳正坤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挥了挥手,便步履蹒跚地朝后堂走去。

  柳正清随后直接走出了大厅,出门便朝后院走去。

  他身后,没多久,陈伯便带着两名护院庄丁跟了上去。

  …………

  第二天清晨,不等第一批曲辕犁全部赶造出来,刘备就要求简雍先抬一副成品送到田间试验。

  刘备清晨的知道,曲辕犁对于自己,对于现在的难江县,影响力是超前的。

  秦峰预测的半年后谋取汉中,行不行就看到时候自己的实力了。

  而兵源与粮草是否丰足,就是自己的实力体现。

  “玄德公啊,真没必要这么急,我现在起来还不行吗。”

  被刘备从床上拉起来的秦峰,还打着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一旁正伺候秦峰更衣的嫣嫣两女,见自己先生的囧样,双双忍不住捂嘴轻笑。

  昨天的回家一行,两女的心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人嘛,谁不想被人尊重,被人高高捧着。

  两女回想起出门时父亲的殷殷嘱咐,以及柳家人看自己两人的羡慕眼光,那一刻,她们感觉自己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儿。

  这一切的改变,都来自眼前这个男人。

  是他,改变了她们的人生。

  为了这个男人,他姐妹俩就算是现在赴死也心甘情愿。

  刘备也不顾秦峰的一脸不乐意,笑道:“怎么不急啊,我一想到那万亩良田即将全部开垦出来,我是一刻都等不了。”

  “再说了,没有你在场,我们也不懂那东西怎么操作,这要是出了点意外,岂不是白忙活了。”

  秦峰翻了翻白眼,道:“行行,怕你了行不,咱们马上就走。”

  出了县衙后,刘备便立即命人牵来了马匹,然后一行几十人朝城外奔去。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一块半坡荒地的面前。

  简雍以及几名干吏以及在田间做好了准备。

  黄牛三头,曲辕犁一副,直辕犁一副。

  周遭除了等候的简雍等人,还有一些围观看热闹的附近百姓。

  在刘备的示意下,几名兵卒行动了起来。

  一边是一人一牛的曲辕犁,一边是三人两牛的直辕犁。

  “哟,真的一人一牛就可以推动这副犁啊!”

  “啧啧,这东西挺神奇的,不过看样子这犁太轻巧了。只怕吃土太浅,说定还得再反复翻几遍才行。”

  “你懂什么,没听那几位军爷说吗,这可是刘皇叔身边的那年青军师设计出来的,怎可能要翻几遍。”

  围观的百姓们,并没有意识到眼前这场实验,将来会决定他们今后的生活质量,多是作为一个好事者在评头论足。

  入难江之后,秦峰便命人有意无意地,将刘备是当今汉帝皇叔的身份给宣扬了出来。

  起始刘备还有点脸皮薄,不同意,毕竟现在的当今汉帝,从没对外公开说过。

  但是,在秦峰刻意的坚持下,最后刘备还是任他去了。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后,

  一只目不转睛看着田间的刘备,招手喊道:“够了,停下来吧!”

  这时候,明眼人已经看出两者之间在效率上的差距。

  曲辕犁这边,这是已经犁出一分多地,而直辕犁这边,则连半分地都没犁到。

  在刘备的示意下,简雍慌不迭跑到了荒地里面,用手测量了一下曲辕犁吃土的深度。

  旋即,简雍抬头狂喜喊道:“天呐,主公,一尺,足足一尺深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