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三国:国士无双 > 第三十四章:荆州蒯越!

第三十四章:荆州蒯越!


  半个月之前,张鲁刚进攻汉中的时候,赵嵩就建议苏固向其他诸侯求援。
  苏固自知凭借自身的实力难以抵抗张鲁,便接纳了赵嵩的意见。
  于是,苏固便修书两封。
  一封送给了西凉的马腾。
  一封送给了荆州牧刘表。
  这些年苏固没少跟马腾打交道,我买你的牲畜,你买我的粮食,双方互惠互利。
  苏固感觉跟马腾还有几分情面,便想着能让马腾看在多年通商的份上,关键时候拉兄弟一把。
  至于荆州刘表,汉中郡最东边的房陵县,距离荆州襄阳,相隔不过两百里,骑马半日便可到。
  刘表一直想拉拢苏固,想让苏固带领汉中投到荆州的怀抱之中。
  如此一来,刘表就借此将自己的势力范围,延伸至川蜀腹地,对益州刘焉形成一东一北的夹击之势。
  让刘焉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兵出白帝城,对荆州腹地带来威胁。
  对于老谋深算的刘表,苏固岂能不知他的勃勃野心。
  但奈何眼前的形势比人强,不求助刘表不行了,好赖先渡过眼前难关才能再言其它。
  相比如刘表,苏固更恨刘焉。
  终于,盼星星盼月亮,西凉的马腾没动静,刘表却终于来了。
  …………
  等苏固穿戴整齐来到府衙大厅时,赵嵩正在招待蒯越吃茶。
  见苏固前来,蒯越连忙起身拱手一礼:“越,见过苏太守。”
  “异度先生客气了,快请坐,有话坐下说。”
  苏固脸上强挤出一丝笑意,拱手回应道。
  “谢苏太守。”
  蒯越抖了一下衣袍再次落座,缓缓道:“苏太守,上月你的来信吾主公已经收到,现特派越前来解汉中之围。”
  “好,实在是太好了,还是刘州牧仁义啊。”
  苏固闻言大喜,旋即笑问道:“不知异度先生此来,带了多少兵马?”
  蒯越顿时傲然道:“越奉主公令,特带四千骑兵,三千步卒前来助苏太守一臂之力。”
  “七千兵马吗?”
  苏固听后,脸上原本希翼期待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
  在他看来,这区区七千兵马,对上张鲁、张修的四万多兵马,那是远远不够的。
  苏固的神色变化,蒯越一一看在眼里。
  只见他微微一笑,道:“苏太守可千万别小看了越这七千荆州将士,这些将士均是我荆州能以一当十的精锐悍卒,对付区区张鲁巴蜀山民组成之兵,必会一战将其击溃。”
  “哦,是吗?”
  苏固微微一愣,心中转而又是一喜。
  他在想,如果真如蒯越所说,他麾下的荆州兵均是能以一当十的悍卒,那倒也不是没可能将张鲁击败。
  一念至此,苏固的脸上再次堆满了笑容。
  苏固拱手道:“如此老夫就放心了,明日张贼若胆敢前来攻城,还希望异度先生鼎力相助,击败张鲁此僚。”
  “哈哈,好说好说。”
  蒯越笑了笑,旋即从衣袖中取出一封书信,道:“苏太守,这是我主公让我转交给你的一封书信,你先看看,看完后咱们再说助战的细节问题。”
  说完,蒯越起身走到苏固跟前,将书信恭敬的递了上去。
  “哦!”
  苏固神色一滞,诧异中从蒯越手中接过书信看了起来。
  书信中,刚开始的内容还好,都是一些客套之言。
  可当苏固看到后面的内容时候,瞬间脸色变得铁青。
  信中,刘表言明了帮助苏固退兵的条件。
  条件有二……
  其一:苏固携汉中郡投入刘表麾下,成为荆州一郡。
  从此荆州将担负汉中的防守职责,派兵驻守。
  其二:苏固将临近荆州的西城、上庸、房陵、钖县四座县城,割让给荆州管辖,从此脱离跟汉中的隶属。
  苏固还没看完,便一把将书信拍在了案几上怒吼:“刘景升这是想干什么,难不成想趁火打劫吗?”
  “苏太守,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
  蒯越慢条斯理的吃了一口茶后,幽幽道:“据越所知,西城、上庸等四座县郡的县丞,似乎也不怎么听苏太守的指挥。
  与其苏太守鞭长莫及难以管理,还不如送给我荆州。
  苏太守请放心,我荆州肯定会让他们服服帖帖的。”
  蒯越话里话外,似乎有一股嘲讽苏固的意味在其中。
  嘲讽苏固连自己的辖地都没能力管好。
  这让苏固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有心想发怒,但眼前的形势比人强,他又不敢当场撕破脸皮,失去了这支好不容易请来的援兵。
  而一旦失去了这支援兵,就要面临汉中被张鲁、张绣全部攻占的结局。
  究竟是舍弃四县,保全汉中全局呢?
  还是说一次性倒入刘表的怀抱,让其庇护呢?
  一时间,苏固有些踌躇不定起来。
  “先生请去驿馆休息吧,这事容老夫再考虑一下再说。”
  苏固微微抬手,对蒯越淡淡道。
  “哈哈,也行,越静候苏太守佳音。”
  蒯越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起身告辞。
  他临走出大厅时候,又幽幽说了一句:“越来的时候,得知张鲁大军已经从褒城出发了,希望苏太守尽快拿定主意。”
  “哼,老夫知道。”
  听着蒯越淡淡的威胁,苏固终于压抑不住心中愤怒。
  蒯越走后,赵嵩才面带愤怒的说道:“太守,这刘表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唉……”
  苏固颓然一叹,面容似乎瞬间苍老了许多,木然道:“子山啊,如今形势比人强,刘表就是看准了咱们不得不求助于他。
  所以才行此趁火打劫的恶行,亏老夫还曾经把他引为知己好友。”
  “那太守觉得当如何决断?”
  赵嵩脸上满是屈辱之色问道。
  “子山觉得应该如何取舍?”
  苏固缓缓抬起头,不答反问。
  “属下,属下不知。”
  赵嵩沉吟了一会后,痛苦的摇了摇头。
  无论选择哪一条,都要接受刘表所带来的屈辱,从此汉中都不将再有自主的权利。
  宁为鸡头,不做凤尾这个道理,赵嵩懂,苏固更懂。
  可不答应又当如何呢?
  “子山,你先回去歇息,此事容我再想想吧。”
  苏固颤巍巍地起身,步履蹒跚地一步步朝后厅走去。
  就在这时……
  “报……”
  门外的传令兵跑了进来。
  “禀太守,难江刘备的部将赵云,率领两千轻骑在城外求见。”
  传令兵汇报道。
  “你说什么,刘备的部将赵云,他来汉中做什么?”
  已经一只脚迈进后厅的苏固,倏然转身惊诧道。
  “这……属下不知。”
  传令兵茫然的摇了摇头。
  “太守,此时求见,应该是友非敌,属下觉得还是先见见再说。”
  赵嵩神色一喜,建议道。
  “嗯,子山说得对。”
  苏固微一沉吟后,道:“那就让他进来吧,但是兵马必须留在城外,只需赵云只身前来。”
  四面楚歌的苏固,已经有点杯弓蛇影了。
  他担心刘备已经跟张鲁连成一气了。
  毕竟刘备驻守难江县,是刘焉的赐予。
  所以,严格意义来说,刘备是刘焉的下属。
  而现在身为刘焉下属的刘备,竟然在这节骨眼上派兵来了,这又是打的什么注意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