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三国:国士无双 > 第三十五章:刘备是什么意思

第三十五章:刘备是什么意思


  赵云只身来到府衙后,身为武将的他,没那么多弯弯绕。
  他直接告诉苏固,是刘备派他来驰援南郑的。
  并说明,刘备也已经率领大部队在后面,傍晚之前就能到。
  赵云说完后,苏固还一脸平淡的看着他,等他如同蒯越一样说出条件。
  可赵云直接拱手告辞了,说要去整顿军队,准备明天的大战。
  “子山,这……这刘备是什么意思?”
  苏固直接有点懵,对赵嵩疑惑问道。
  “太守,也许……也许刘备来了后才会提条件吧。”
  赵嵩亦是一头的雾水,猜测道。
  傍晚前酉时三刻,刘备、秦峰、张飞率领着五千余步骑,终于赶到了南郑县。
  因为有赵云告知在先,苏固这次亲自来到了城下迎接。
  他倒要看看,刘备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如果谈得不好的话,他准备连城都不让刘备进去。
  因为在荆州刘表跟刘备之间,他更看重刘表的实力。
  所以说,即便是要找帮手,他也要找一个实力更大的靠山。
  当刘备带着浩浩荡荡的五千余步骑出现在苏固眼前时,苏固神色一震,他被刘备的军队数量给惊呆了。
  原本他想着刘备最多也就是三千余兵马而已,不曾想居然有六七千之多。
  就这,苏固还不知道关羽带了两千余去阳平关。
  要不然他知道刘备有近万兵马,估计得震惊掉下巴。
  “玄德辛苦了……”
  苏固在赵嵩的搀扶下,快走几步,对刘备拱手一礼。
  “见过仲成兄(苏固表字)!”
  刘备连忙从马上下来,拱手对苏固还礼。
  两人虽素未谋面,但却是彼此有耳闻,且还有一些渊源。
  刘备的老师卢植,在九江郡担任太守时期,恰逢庐江郡蛮族叛乱,卢植奉命前往平乱。
  那时候苏固刚被举孝廉,经好友苏则介绍到卢植手下担任文书一职。
  平乱结束后,苏固因为表现不错,卢植又举荐他出任陈仓县丞。
  这才开启了苏固的仕途之路。
  之后苏固经过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爬升到汉中太守一职。
  两人从某个角度来讲,都算是卢植的门生故吏,也算有三分香火情存在。
  “玄德啊,不知卢大人近来可安好?”
  两人见完礼后,苏固直接问起了卢植近况。
  一来是真的出于关心卢植,二来是想提醒刘备,咱俩可是有三分香火情的,你可不能来趁火打劫。
  刘备倒没有听出苏固话里话外的意思,一旁的秦峰则是捂嘴笑了笑。
  他已经从赵云派来传讯的传令兵口中,得知荆州刘表也派了人来汉中。
  因此,秦峰从苏固不让赵云进城这一细节中。
  就知道刘表应该对苏固提出了很苛刻的条件。
  少年出名,名列八俊之一的刘表是好人么?
  肯定不是。
  刘表的城府以及手段能力,在目前的一众诸侯之中,要算是名列前茅的几人之一。
  要不是这家伙老了后被蔡夫人所迷惑,纵声酒色搞垮了身体,最终郁郁病死。
  那就没有了之后的刘备夺荆州,三国鼎立的事了。
  以孙权跟刘备两人那时候的实力,就算是绑在一起,也不一定是刘表的对手。
  所以说,秦峰判断刘表既然派人来了,那肯定就是在打汉中的主意。
  刘表可不像他的同宗刘焉,痴迷于在益州大山里面做山大王。
  刘表的野心,可是要一扫天下纷乱,效仿其祖先汉光武帝,实现汉室中兴。
  “仲成兄,说来惭愧,备也很长时间没得到老师的讯息了。”
  老实人刘备,面色一红尴尬道。
  “哦,是这样啊。”
  苏固点点头,也就不再去提及这个令刘备尴尬的话题。
  随后,苏固继续问着刘备的近况,问刘备为何会这时候出现在汉中。
  刘备按照秦峰的建议,直接表明了来意。
  刘备对苏固说,他越来越看不惯刘焉拥兵自立的野心。
  更看不惯刘焉为了扩大地盘,竟然不惜发动战争,对汉中开战的天怒人怨举动。
  所以,刘备说他是来帮助苏固抵抗刘焉的。
  苏固惊喜道:“玄德啊,你真的是来助我守城的,而不是来趁火……”
  情急之下,苏固差点就说出了趁火打劫四个字。
  “仲成兄,备真的是来助拳的。”
  刘备诚恳的点了点头。
  “这样啊……”
  这时候,苏固反而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这时,一旁的赵嵩对苏固使了使眼色。
  见状,苏固会意地点了点头。
  苏固看向刘备继续问道:“玄德啊,有个问题不知当不当问?”
  刘备淡淡一笑:“仲成兄但问无妨。”
  苏固略一沉吟,缓缓道:“玄德兄,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也就不说那些弯弯绕的客套话了。
  你这次前来助我抵挡张鲁、张修的大军,有什么条件,现在就直接说出来吧。”
  “哈哈……”
  刘备略显尴尬一笑,笑道:“仲成兄爽快人,这次备不惜犯险前来。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事成后,希望仲成兄能把武乡的两个井盐矿区村镇,交给备管辖。”
  武乡县的两个井盐矿区村镇,是汉中地区最大的井盐出产地。
  苏固有三分之一的收入,都来自于此。
  如果是平时,刘备就算是舌绽莲花,苏固也是不可能同意的。
  但现在整个汉中都朝不保夕。
  这区区两个井盐矿区村镇,对于苏固而言,也就没什么不能割舍了。
  于是,苏固脸上仅仅掠过一抹肉疼之色,便问道:“玄德兄,仅此而已吗?”
  刘备淡淡一笑:“仲成兄,仅此而已尔。”
  “唉,玄德兄仁义啊。”
  苏固面露古怪之色说道。
  ………………
  PS:新书期,求各位大佬们多多支持啊!
  求评论,求月票,求打赏!
  小作者拜谢,拜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