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三国:国士无双 > 第三十八章:匹夫,你再说一句小儿试试?

第三十八章:匹夫,你再说一句小儿试试?


  秦峰的一言不发。
  在苏固的眼里看来,却是一种平庸、没什么本事的体现。
  苏固心想,你秦文轩不是号称是刘备的军师么?
  那关于兵谋方面的事,你不应该要积极参与进来吗?
  一整晚像个泥菩萨一样闭口不言,你真的脸不红吗?
  苏固轻蔑的眼神,时不时瞅一眼秦峰。
  他真的想不明白,这秦峰有什么过人之处,居然会被刘备如此的看重。
  其实,苏固心里面还有着一丝丝淡淡的酸意。
  那就是秦峰既然是上庸人氏,而却被刘备发现并重用。
  那说明什么,岂不是说他苏固有眼无珠,不识大才吗?
  还是说秦峰压根就看不上他这个一郡太守,父母官。
  各种纷杂的想法浮上心头,让苏固看秦峰怎么看,怎么不爽。
  “文轩小老弟,听玄德说你甚是擅长兵谋?”
  按捺不住心中酸意的苏固,用略带戏虞的口吻问道。
  苏固的一口一个小老弟,这话里面的轻视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刘备拿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眉头不由轻皱。
  他真的有点难以理解,为什么这苏固,似乎总是对秦峰有一股莫名的敌意。
  难道说,他俩人之前就有仇隙不成。
  一念至此,刘备看向苏固的目光,便不由冷了几分。
  蒯越听到苏固的问话,顿时眼睛一亮,一抹异样的笑容逐渐在他嘴角浮起。
  这刘备似乎跟苏固的关系,也还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啊。
  要不然的话,这苏固为何会刁难刘备的军师。
  秦峰淡淡一笑,道:“呵呵,苏太守说笑了,擅长不敢当,只能说勉强略通一二。”
  “哈哈,略通一二想必也是很厉害了。”
  苏固笑了笑,继续道:“苏某想问问文轩小老弟,现如今张鲁大军来势汹汹大军压境,不知有何良策,能击败张鲁否?”
  苏固的这个问题,虽然问得比较宽泛。
  但秦峰身为军师,如果依旧是一言不发的话,就势必会被大厅中众人看不起。
  而如果仓促说错的话,那就会被苏固等人抓住痛脚,借以继续嘲讽。
  所以说,秦峰现在不说也不是,说也不是。
  一时间,所有人都目光看向秦峰,看他如何应对。
  就连刘备都一脸希翼之色的看着秦峰,他也很期待秦峰能说出什么好计谋出来。
  秦峰斜眼瞅了苏固一眼,嘴角微微冷笑。
  明知道老子刚来,对所有事情还一无所知,你居然现在就问退敌良策,你苏固究竟是何居心?
  难不成是想看老子笑话吗?
  他微一沉吟后,心中灵机一动,淡淡道:“兵圣云:守城之道,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苏太守以为然否。”
  秦峰引用了一句孙子兵法中的名言,以此来敷衍苏固。
  这段话的大概意思就是:守城之道,不要侥幸指望敌人不来侵犯,而要依靠自己,应付敌人侵犯的充分准备;
  秦峰暗讽苏固,因为他一直不相信刘焉敢对付他,而从来不做任何加强兵马实力的准备。
  现在好了,张鲁的兵马打上门了。
  自己又只能四处求别人援助,而不知道自己组织更强大的力量的去抵抗。
  “你……你胡说八道。”
  苏固听了后,当即气得不轻。
  “哦,苏太守可是认为兵圣他老人家胡说八道么?”
  秦峰假装着很是惊讶,追问道。
  “你……”
  苏固为之气结,当即哑口无言。
  给苏固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去非议兵圣孙子。
  否则的话,他会被天下的士子们给喷死。
  “秦文轩,你是不是有点过份了,苏太守身为一郡太守,身份显赫,且德高望重,你有什么资格去批驳他。”
  蒯越岂能放过这种挑拨离间的好机会,故意给苏固抱不平。
  他已经想好了,只有先把刘备跟苏固的关系调拨坏了,他才有机会再次跟苏固合作。
  “你又算老几,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批驳我?”
  秦峰目光冷然地看向蒯越,不答反问道。
  “吾蒯越,二十二岁成为荆州谋主之一,至今已十载有余,你说我有没有资格。”
  蒯越傲然起身,大喝道。
  “哼……谋主,就你也配!”
  秦峰身子依然稳坐,微微抬头,目光直视着蒯越轻蔑道。
  “你……你狂妄小儿,吾要跟你比斗。”
  在荆州一向被尊崇惯了蒯越,何曾受过这种轻视,当即就有点失态了。
  “砰……”
  秦峰一把将酒杯砸在案几上,怒目而视道:“匹夫,你再说一句小儿试试?”
  秦峰看向蒯越的眼神中,透射出丝丝森寒杀气,让大厅中的温度似乎瞬间都冷了几分。
  “我……”
  顿时,蒯越仿若觉得自己被猛兽给盯上了一般,到嘴的反驳话,愣是被吓得憋了回去。
  一时间,蒯越的脸色瞬间气得铁青,手悄悄摸向了腰间佩剑。
  “匹夫尔敢。”
  一直盯着蒯越看的张飞,马上咔嚓一下直接拔出了佩剑。
  “匹夫尔敢。”
  蒯越身边的武将张允,也赶紧拔出佩剑跟张飞怒目而视。
  打不打得赢先不说,气势先不能输了。
  大厅中,眼看就要上演全武行了。
  “异度先生,文轩先生,都是来汉中做客的,切勿为了小事动怒。”
  身为主人的苏固,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看戏,只好站出来打圆场。
  苏固说着,连忙对刘备使了使眼色,示意刘备劝一下。
  “翼德退下。”
  刘备知道这时候肯定不能爆发冲突,只好对张飞低喝了一声。
  “哼!”
  张飞冷哼一声,缓缓收起佩剑。
  但他并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而是如同亲卫一样,站到了秦峰的身后。
  ………………
  PS:求评论,求月票,求收藏!
  小作者拜谢,拜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