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三国: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三章:苏固守不住了

第四十三章:苏固守不住了


  吃了中午饭后,张鲁再次整军发动进攻。
  不过,他仍然是派出了五千人的规模攻城。
  并且,他再三嘱咐麾下带队的裨将门,不要一味强攻。
  先以远程武器消耗敌人有生力量为主。
  然后,有机会的话才架设云梯攻城。
  这样一来,基本上看着架势很吓人,实则是降低了很大的攻城战烈度。
  为了能更好的执行自己的攻击计划,张鲁还把自己的弟弟张卫、张愧派了出去。
  命他俩二人亲自带队,一负责率队攻城,一负责指挥弓弩手给攻城的士兵施以掩护。
  “咚咚咚……”
  低沉的战鼓声响起。
  “杀……杀……杀……”
  三通鼓声过后,五千余千的巴蜀兵,再次如潮水般向南郑城西门发起冲锋。
  “敌人又来了,传我命令,击鼓迎战。”
  刘备一脸的冷峻神色,大喝一声。
  他估计,上午敌人可能只是试探性攻击,下午可能就要玩真的了。
  为此,刚才他还特意将预备好滚石檑木,全部命人搬到了城墙上,方便士兵随手可取。
  “咚咚咚……”
  刘备麾下的鼓手,再次挥动鼓槌敲击在了鼓面上,爆发出一阵阵急促的密集鼓声。
  这种密集的鼓声,在向所有守城的士兵传递着一种信号:战事烈度要升级了,大家奋死拼杀吧。
  果不其然,在密集鼓声响起刹那,城墙上的所有士兵瞬间像打了鸡血一般,开始疯狂行动起来。
  各种之前不用的武器被纷纷推到了城垛下面,比如强弩,比如钩索,油锅等。
  秦峰脸色冷峻的望着城下正进攻的敌人,眉头微微皱起。
  这次张鲁军的进攻,看似好像要比上次的进攻力度加大了许多。
  因为所有的弓弩手方阵,都往前多移动了数百步,距离城墙已经只剩五百步不到了。
  在这位置设立弓弩方阵,那就是要更大保证射击精度跟强度了。
  但再看前面的攻城军队,秦峰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负责架设云梯攻城的士兵,很明显跑动的速度要慢了许多。
  一般都是等到己方的箭雨射出去,压制了城墙上的箭矢后,他们才会往前冲几十步。
  一旦己方的箭矢射完,这些攻城的士兵又会慢腾腾移动,甚至说根本就没怎么动。
  尼玛,照这个速度,你们什么时候能冲到城下。
  “玄德公,我感觉张鲁的这次攻击不对。”
  秦峰轻皱着眉头对刘备说道。
  “文轩,你也看出来了。”
  刘备微微点头:“这张鲁不知道玩的什么鬼把戏,居然采取了拖延攻城的战术,难不成主攻方向改了?”
  “哈哈,还真有这个可能,玄德公你听……”
  秦峰侧耳听着苏固方向传来的喊打喊杀声音,点头说道。
  随即,秦峰淡淡一笑:“管他呢,任他千般诡计,咱们只要守好城墙就好了。真要是能拖上十天半个月,一旦张鲁的粮草短缺,那就是我们反攻的最佳时机。”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就是不知道苏固那边能不能坚持住。”
  刘备脸上浮起一抹忧色说道。
  “谁是刘备将军?”
  忽然,一名苏固的士兵急匆匆跑了过来。
  看这士兵脸上满脸血污的样子,秦峰脸上浮起一抹古怪之色。
  难不成真的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吗?
  “我是刘备,有何事?”
  刘备目光紧盯着这名士兵,沉声道。
  “禀报刘将军,奉太守令,请你率军一千,前去北门支援。”
  苏固士兵上气不接下去说道。
  很显然,苏固的命令很急,这名士兵估计是一路不停歇跑过来的。
  “去北门支援,怎么可能,你们那边不也有八千余将士镇守吗,这才坚持了多久,一个时辰还不到吧。”
  刘备一脸的难看神色,喝问道。
  “刘……刘将军,在下不知,只知道北门上面已经有敌人杀上城墙了。”
  士兵有点不敢看刘备的脸色,低头颤声说道。
  “你说什么,战事这就蔓延到城墙了?”
  刘备的脸色瞬间阴沉如水,难以置信说道。
  军情紧急,刘备也不等士兵去解释。
  就算解释,估计这士兵之口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当即,刘备大喊道:“翼德,速速点齐一千将士,我要带走。”
  “诺!”
  张飞亦是一脸的不高兴,但还是拱手领命而去。
  不一会,张飞便召集起了一千的预备军队,汇聚到了一起。
  刘备沉吟了片刻,抬头对秦峰道:“伯远,这边我准备让翼德先指挥着,有他在,守城应该没什么太大问题。
  要不你也跟我一起去看看怎么回事,也好及时出谋划策。”
  刘备想着,肯定是苏固那边遇到突发情况了,要不然的话,不可能这么快就坚守不住。
  “嗯,一起去看看也行。”
  秦峰点点头,随即对张飞嘱咐道:“翼德,我跟玄德公去北门了,这边你好生看着。
  只要敌人不加大进攻力度,你就不要莽撞进攻,按照现在的战术执行即可。”
  “诺,末将保证完成任务。”
  张飞嗡声应道。
  …………
  北门这边,刘备、秦峰两人,率领军队花了盏茶时间才登上了城墙。
  因为北门的城墙跟西门的城墙并不互通,他们是从城下绕过来的。
  映入秦峰眼帘的,是一大片乱糟糟的景象。
  到处都是穿戴各异的伤兵,或躺或卧、东倒西歪的惨嚎着。
  把城墙上的运输通道,塞站得满满当当,连走路都费劲。
  城垛上,还有很多死状各异的尸体,在趴伏躺倒着来不及清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