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三国:国士无双 > 第五十三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第五十三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说到家人时候,苏固的惨白凄然的脸上,难得浮起了一抹欣慰笑容。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再英雄了得的人,在将死之际,也会对家人表现出极大的爱怜与不舍吧。
  刘备闻言,顿时眼眶微红道:“仲成兄,万万不可如此,日后照顾嫂嫂跟侄儿的事情,备可以答应你。但你将太守之位让我,请恕备不能受。”
  虽然刘备心心念念想拿下汉中。
  但是,当苏固主动说出此言后,刘备激动的同时,还是有些心不落忍。
  见刘备如此,苏固脸色一暗,长叹道:“玄德啊,你莫非要我苏固死不瞑目吗?”
  “玄德公,请答应太守的遗愿吧,否则的话,这汉中就要落入到刘焉老贼的手中了。且太守的家人也要遭受刘焉的虐杀。”
  赵嵩在一旁抹着眼泪说道。
  “他刘焉敢如此,祸不及家人,难道这点君侯之礼他不懂吗?”
  刘备勃然大怒,大声咆哮道。
  一旁的秦峰见此,忍不禁撇了撇嘴。。
  这刘备也不知在演戏,还是真情流露。
  如果是演戏的话,那这演技真的比Y和伟同志强太多了。
  “玄德,你真的不答应接下汉中吗?”
  苏固紧盯着刘备眼睛问道。
  “仲成兄,非不愿接,实不能也。”
  刘备想起秦峰对他的建议,坚决的摇了摇头。
  苏固不是笨人,并且,他这时候的脑子正处于极度的活跃状态。
  “玄德,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想放弃南郑城去往别去?”
  “啊……”
  刘备顿时一惊,目光不由向秦峰看去。
  秦峰苦笑着点了点头。
  人家苏固都把话敞开说了,你要是还藏着掖着,便未免有点不地道了。
  见秦峰同意,刘备对苏固苦笑点头:“仲成兄,明人不说暗话,备准备连夜撤出南郑,赶往上庸。
  看能不能以上庸为基础,等兵力积蓄到足够实力后,再返回南郑驱逐张鲁二贼。”
  “唉……”
  苏固闻言凄然一叹,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玄德的苦衷我能理解。既然这样,那就请玄德将封儿一人带走吧。
  其他三百余苏家族人,就跟老夫一起,跟南郑共存亡。”
  苏固所说的封儿,乃苏固老来得的一子,名苏封,今年刚满十岁。
  “仲成兄,此事备可以答应,备一定会将苏封侄儿养育成人。”
  刘备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好,先谢谢玄德了。”
  苏固欣慰点头。
  虽然刘备没答应同时带走三百余苏家族人,但苏固并不怪他。
  因为此去上庸县五百里,山路崎岖难行,真带上这些人的话,那也是很大累赘,搞不好还会牵累到刘备撤退。
  交代完了诸事后,苏固仿佛也浑身没了力气。
  他颤巍着指了指壁橱地方,对赵嵩说道:“伯高,还是把东西拿来吧。”
  “遵命!”
  赵嵩拱手起身,然后去到壁橱的暗格里面,拿出一个木盒子。
  然后,他将这盒子转手交给刘备。
  “这是何物?”
  刘备倏然一愣,疑惑道。
  “玄德公,你打开看看便知。”
  赵嵩苦笑说道。
  疑惑中,刘备缓缓打开手中的木盒。
  秦峰也颇为好奇,忍不禁悄悄朝刘备凑近了一些。
  最先映入秦峰眼帘的是几本书册,第一本书册上赫然写着:‘汉中郡户籍册’。
  见此物后,刘备手微微一抖,然后继续拿下一本。
  这一本上竟然写着:‘汉中郡田契卷宗’。
  “呼……”
  刘备深呼出一口气后,深深看了苏固一眼,才缓缓拿起两本书册。
  书册的下面,又出现了两样东西,一块红绸布包裹着一块方形物什,以及一黄布轴卷。
  看到这,刘备要还不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那他就白混了。
  无它,这正是朝廷下发的汉中郡太守印绶。
  “仲成兄,你这是何意?”
  刘备沉吟了一会后,对苏固哭笑不得说道。
  他真的没想到,自己已经拒绝了苏固的请求,且都要弃南郑城撤走了,苏固竟然还要将汉中印绶相让。
  “玄德啊,你且收下吧,希望你以后重新执掌汉中时,能好好善待这一方百姓。”
  苏固颓然苦笑,挥挥手示意刘备可以走了。
  “不,仲成兄,此物备不能收,如果仲成兄非要备收下,备愿意与南郑城百姓共存亡。”
  刘备声音哽咽着。
  此刻的刘备,似乎被苏固的厚礼感动得一塌糊涂,连带着脑子也烧糊了,居然犯倔了起来,要与苏固一起死守南郑。
  秦峰愕然,刘备这幕戏,貌似没按照剧本走啊。
  霎时,秦峰满头的黑线,抚额无语望苍天。
  不,望漆黑的屋顶。
  秦峰觉得,刘备真的没救了,前路一片乌漆嘛黑。
  刘备啊刘备,你能省点心不?
  “玄德糊涂,你若死了,这汉中将来该如何。”
  苏固似乎也跟秦峰一样,被刘备的倔脾气给气到了。
  两眼翻了翻,差点气得一口没顺上来,倒毙当场。
  “不,既然仲成兄以汉中印绶相让,备就不能离开这汉中治所南郑城,任何人无需再劝。”
  刘备梗着脖子,犟脾气彻底发了,十分固执的说道。
  苏固愕然……
  赵嵩愕然……
  这尼玛送东西还送出鬼来了。
  你刘备拳拳之心,想陪老子一起死倒是也行,可老子的儿子又该托付给谁呢?
  苏固真想现在就一头撞死。
  当然,想一头撞死的还有秦峰。
  面对着刘备这头犟牛。
  秦峰急得抓耳挠腮团团转。
  继续劝吧,刘备已经把话说死了,谁劝也不行。
  不劝吧,难不成真要大家绑着一起玩完。
  看着刘备固执得像茅坑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秦峰真想上去狠狠煽刘备一巴掌。
  醒醒吧,刘备,你丫不要太过份了。
  大不了,老子单飞。
  忽然,苏固刚才的一句话,如闪电一般在秦峰脑海中划过。
  “三百余苏家族人,就跟老夫一起,跟南郑共存亡吧。”
  “咦,似乎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秦峰稍一沉吟后,马上想起了以后诸葛亮‘火烧新野’的那一战。
  他觉得,似乎可以提前抄袭一波诸葛亮。
  “玄德公……”
  “文轩无需再劝。”
  秦峰刚一张嘴,就被刘备当即打断。
  呃……
  这还不叫人说话了是吧?
  秦峰狠狠鄙视了一下刘备:“现在我有一计,可以解南郑之围,不过有一个先决条件。
  玄德公想听,我就说,不想听的话,那就当我多嘴了。”
  秦峰冷冰冰的语气,像冰碴子一般对刘备砸过去。
  “什么妙计,文轩快快说来。”
  刘备瞬间来了精神,就要去抓秦峰的手。
  秦峰后退半步,赶紧回缩了一下,才没让刘备牵手成功。
  旋即,他目光转而看向苏固、赵嵩,脸色一肃道:“苏太守,峰这个计策可保苏家三百族人无恙。但是,却唯独需要牺牲苏太守一人。”
  苏固闻言先是一愣。
  旋即,他神色如回光返照般一震:“老夫本就命不久矣,只要能救苏家族人,老夫死而无憾。”
  “可以!”
  秦峰点点头,继续道:“今夜时间还来得及,速速命所有人开始收集干柴草。
  然后,在不容易被人看出蹊跷的位置,尽可能的将柴草放置满整个南郑城。
  尤其是街道两旁的屋舍里面,以及太守府周边,更是要尽可能多放。
  再收集足够多的桐油、油脂之类,在天亮前的一个时辰,分别倒进部分柴草里面。”
  说到这,秦峰眸中浮起一抹森寒,冷声道:“待天亮后敌人来攻城,苏太守可命人将西门打开,再派出可信之人当做使者,告知张鲁因玄德公已于昨夜撤走。
  故太守自知不敌,愿献城投降,以求张鲁放过太守性命。
  在取得张鲁初步的信任后,使者再告知张鲁,苏太守要在太守府中,正式将太守印绶递交给他。
  我料定,张鲁为保证自己的安全,必然会率领足够多的兵卒入城,好接受苏太守的印绶。
  同时,张修肯定不放心张鲁一人进城,因为他担心张鲁会独吞南郑城内的财物。
  所以,他必然也会率兵入城。
  等到张鲁、张修大部军队入城后,苏太守便可命人点燃太守府的柴草为信号。
  待太守府火起,那些提前埋伏在暗处放火之人,便应立即点燃城内柴火,进而引燃整座南郑城。
  到那个时候,整座南郑城大火焚城之下,定叫张鲁、张修等葬身于火海之中。
  则汉中之围立解!”
  “嘶……”
  “嘶……”
  秦峰话声刚落下,房间中顿时响起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
  刘备、苏固、赵嵩,皆用惊骇、震惊、崇拜的目光看向秦峰。
  用一座城的代价,烈火焚尽张鲁、张修两万余大军,以之换取此战的胜利。
  此计,乃妙计也,且也狠辣到了极致。
  而想出这条妙计、狠计的秦峰。
  在刘备三人看来,当堪称为旷古绝今的当世大才!
  其智若妖,其心似虎。
  一时间,房间中陷入到死一般的沉寂。
  苏固目露希翼神色的同时,脸上再无任何遗憾残留。
  能用他这将死之身,换取张鲁、张修二贼同归于尽,苏固觉得千值万值了。
  刘备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心中暗道:不愧我的好军师,此计甚妙啊。
  如果真的按照秦峰所说,并且最终成功的话,那岂不是汉中现在就唾手可得。
  不过,即便他心中甚是欢喜激动,他还是不敢太过表露出来。
  “文轩,那我们这边该如何提前作准备?”
  刘备转移了一下话题问道。
  “简单!”
  秦峰淡淡一笑,道:“今夜玄德公就可以带上苏太守的家眷族人,连夜率领部队离开南郑城。
  然后将苏太守的家眷族人,先安置在附近一隐秘地方,等天亮前再悄悄返回,埋伏于城外附近。
  只要城中大火一起,玄德公就可以率兵冲出来,堵住城门剿灭那些逃出来的张鲁、张修兵卒。
  并且,还可以将子龙、元化三位将军全部调集过来,利用骑兵的优势围杀城外剩余未进城的敌兵。
  如此,张鲁、张修二贼的两万多大军,当一战歼灭之。
  就算不能完全歼灭,估计此二贼的兵力,也所剩无几了。”
  “好,实在是太好了。”
  苏固听完后击掌赞叹,兴奋道:“文轩的计谋环环相扣,堪称完美无缺。
  老夫决定了,就舍了这条残命,配合文轩完成此绝杀之计。”
  “嗯,文轩这个计划真的很好,我竟然找不出来一点纰漏之处。”
  刘备欣慰点头,对秦峰大加赞赏道。
  “我觉得有个环节不妥。”
  忽然,赵嵩冷不丁冒出了一句话。
  “哪个……”
  “哪里不妥?”
  “伯高有何不妥?”
  秦峰、刘备、苏固不约而同一起问道。
  “哈哈……”
  赵嵩苦笑了笑,道:“如果按照文轩先生的计划,需要有一位值得信任的人,去充当使者跟张鲁交涉。
  且此人还必须甘愿随太守一起赴死,不知太守想过没有这个人选问题?”
  苏固目光一凝,冷然道:“伯高,你究竟想说什么?”
  “太守啊!”
  赵嵩缓缓起身,背负双手站到了窗户旁边。
  他目光看着远处,淡淡道:“我想说的是,此人选非我莫属,因为我跟张鲁有过几次交道。
  我深知张鲁的脾性,有九成的把握能将张鲁骗到城里面来。”
  “伯高休要再说,你妻儿尚小,万万不可陪老夫一起葬身在这南郑城中。”
  苏固双手强撑起身体,言辞坚决拒绝道。
  赵嵩倏然转身,目光平静的看着苏固:“太守,借用玄德公方才的话,我意已决,任何人无需再劝。
  且,若仲成公此去,嵩绝不愿独活!”
  “唉,伯高啊,你这是何苦呢?”
  苏固凄然一叹,掩面哽咽了起来。
  刘备心有不忍,目光再次看向秦峰。
  秦峰苦笑摇头。
  赵嵩说的没错,这件事真的只有他才最合适。
  “唉,伯高,你且安去,汝妻儿吾养之。”
  刘备轻拍了拍赵嵩肩膀,旋即转身离开。
  “多谢玄德公高义。”
  赵嵩惨然一笑,对着刘备的背影拱手一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