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九章 住所

第九章 住所


  鹤中将将卡普和库赞赶了出去,关上门,笑眯眯的看着斯凯勒,少女有些不适应,不自觉的就挪开了视线,鹤看着斯凯勒,说道:“所以...格蕾是吧?”

  “斯凯勒。”

  鹤优雅的拢了拢耳边的头发,说道:“格蕾·斯凯勒?”

  斯凯勒脸上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但是倔强的说道:“斯凯勒·格蕾,我是反过来的。”

  虽然与“常理”不符,但是鹤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去给你安排房间,希望你不会觉得枕头太高,我有个妹妹,已经也在这里住,就喜欢高高的枕头。”

  鹤说着,领着斯凯勒朝着楼上走去,楼梯处,斯凯勒好奇地问道:“对了,什么人才能分配到独栋的房子?中将吗?”

  鹤没有回头,而是说道:“不用,本部校级就可以了,而且,大将的房子,和少校的房子,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也就是距离本部更近一些而已。”

  海军分配的住房,都是统一建筑的,而且考虑到马林梵多的大小,以及马林梵多建立之时,当时高层们提出不要刻意分化阶级的理念。

  因此,校级以上的军官,居住的房子都是大同小异,区别在于地段、或者是本人的位置偏好,至于校级以下的,包括海军学员,通通住在宿舍里。

  当然,要是成家,或者有了积蓄,也可以购买自己的房子,只要不影响训练与执行任务,海军本部也不会去管。

  而鹤所说的大将的房子,距离本部更近,这里的本部,指的是文职人员工作的地方,大将与元帅,甚至鹤、卡普这样老资历的中将,并没有规律性的任务安排。

  因此文职、教学等工作,成为了他们的主流,当然,当海军需要他们的时候,也都是一个个能披上披风,踏上军舰,征伐海贼的。

  就比如卡普,自己闲不住,就要求空元帅给他安排了许许多多的任务,这都是他们拥有的特权,当然,同为中将的库赞,资历不够,还是得巡航或者执行其他的有规律性、有周期的任务,打熬自己的资历。

  而少女在听到鹤说只要是本部校级军官,就能拥有自己的房子之后,挑了挑眉,毕竟海贼王看得多,都会觉得校级军官似乎不值钱、遍地跑。

  鹤似乎察觉到身后少女内心的躁动,开着玩笑说道:“如果你真成了海军,进入了海军学院,如果能以前五的成绩毕业,那么,你就直接是校级了。

  只是啊,每一届的海军学院,都会出一些天才,甚至出一些怪物。”

  说着,鹤侧头,打量了少女一下,没有其他意思,单纯的“鼓励”,毕竟少女怎么看,都是弱得不行的人,想以前五成绩毕业,简直天方夜谈。

  校级军官是什么概念呢?从库赞升职之后,担任卡普副手的博加特,从海军学员毕业三年,和卡普闯荡三年,至今也还是上尉。

  而这个上尉,甚至不需要认真,就能够吊打用尽全力的斯凯勒,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博加特比起其他的上尉可能都要强不少,但是依旧没有成为校级军官。

  海军本部的军衔,可是比分部要高三级的,也就是说,能成为本部校级军官的海军,在四海分部当个将领,都是有可能的。

  因此,鹤对于这个莫名自信的少女,也只能“鼓励”了。

  两人的对话其实很简短,说完话,也才上了楼梯,二楼只有两个房间,对面而建,旁边是盥洗室,鹤推开了其中一个门。

  房间内十分的干净整洁,而且摆放的东西很少,不像是房间,更像是宾馆,或许是太久没有人居住的缘故吧,鹤指着那张三米长的床,说道:

  “这里就是你暂时的房间了,在你报名成为海军学院的学员之前,都可以住在这里,放心吧,我不会跟你要房租的。”

  鹤说话间,看到少女有些为难的神色,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柔软的银发,让鹤有些羡慕,到了她这个年纪,头发都不免变得粗糙起来。

  少女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这个,房租的话,等我有了薪水会给您的,只是...我没有身份证明,会不会被海军拒绝?毕竟,我可能是海贼的卧底。”

  “哈哈~”鹤一脸的姨母笑,捏了捏少女墨镜下的脸颊,说道:“如果不是遇到卡普的话,你恐怕已经被海贼抓走了,那个海贼团会派你当卧底啊?”

  话语之间,没有任何一个贬低少女实力的词语,但是每一个字,都在否认着少女的“实力”,但鹤还是提出了解决少女没有身份证明的办法:

  “不过没有身份证明的确是个问题,但你是从四海过来的,补办一个就可以了,你之前是东海的?哪里人?”

  少女还是一脸的为难,摇了摇头,鹤皱起眉头,问道:“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额...我搭船到了罗格镇。”说着,少女还用手比划了一下船,她似乎很认真想要用自己的动作描述出船的大小,随后继续说道:

  “然后我就划着船想要来新世界,后来遇到了一艘海贼船,我就抢了过来。”

  “所以,你不知道自己以前生活在哪里吗?村子或者城镇的名字?”

  鹤走进房间,坐在床上对少女问道,她站起来,和斯凯勒的身高差距实在太大了,毕竟斯凯勒看起来就是那种还在发育中的少女,平视对话,能亲近一些。

  斯凯勒摇了摇头,鹤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在她想来,一个十四五岁的人,不知道自己生活的镇子或者村子在哪里,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么,原因就很简单了,就是这个女孩不愿意提起,鹤是个内心温柔的女人,回想到少女独自一人也好出海,甚至来到伟大航道,想要加入海军的经历。

  虽然只是片刻,她就想到了少女可能有一个很悲惨的童年,鹤再一次的打量起少女,很瘦,个子也很矮,明显是发育不良。

  而且一直以来,少女从未摘下自己的墨镜,哪怕现在是在室内,而且是夜晚,她都戴着那一副明显要大上两号的墨镜。

  ‘或许,那是某个信物吧。’

  鹤想着,又看向少女携带的一长一短的两柄剑,做工很精良,就连那个刃匣,也是豪华无比,与少女廉价的皮衣格格不入。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鹤就脑补出了一个在家乡受尽虐待,为了逃离噩梦,带上信物和家里传承的武器,独自一人出海的少女经历。

  而且,从这个少女来到伟大航道,却想着加入海军这一点来看,这个少女,还是充满光明的。

  鹤脸上绽放出了一种名为母性的光辉,拍了拍床,说道:“以后就住在这里吧,房租只是我开的一个玩笑,至于你的身份问题,我会帮你解决的。

  时间不早了,我去给你准备衣服牙刷这些,早点休息。”

  斯凯勒看着鹤突然出现的奶奶才有的慈祥表情,下意识点头,说道:“好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