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十五章 吃播少女斯凯勒

第十五章 吃播少女斯凯勒


  祗园原有的房间,也是现在斯凯勒所居住的房间,洗完澡的两人都坐在床上,少女在擦拭着自己的佩刀和刃匣,不怎么敢回头。

  祗园见状,干脆也拿起了自己的佩刀金毗罗,下床,走到少女身边,拿走一块鹿皮,坐下,也开始擦拭着自己的佩刀,同时说道:

  “我的佩刀名叫金毗罗,大快刀二十一工之一。”

  “金毗罗...鳄鱼吗?我认识一个人,也老是说自己是鳄鱼。”

  少女突然有些怀念起那个从东海,一直保护着她,知道几天前才分别的女人。

  祗园没有在意少女说的是什么,看向斯凯勒,说道:“你的佩刀,有名字吗?”

  斯凯勒看了看自己腿上放置的三柄刀,还有一个刃匣,指了指一长一短黑白双刃,又指了指刃匣,说道:“这把长的叫黑曜,因为它是黑的。

  这柄短的叫白牙,因为它是白的,这个刃匣叫金刚,因为它很结实。”

  说着,少女指向了今天祗园刚刚送给她的那柄刀,不知怎么介绍,祗园微笑,说道:“这柄就不用在意了,一个剑豪一生会用过许多刀,有一些值得悼念,因为那是伙伴。

  而有一些刀,只不过是过客,不需要在意的,如果你喜欢姐姐送你的这把刀的话,那就在它无力再陪伴你走的剑道之路时,好好埋葬它就行。”

  少女点头,祗园则是看着那一黑一白两把刀,说道:“这两把刀很不凡,是名刀吗?”

  “还不是。”

  斯凯勒回答很简短,祗园脸上笑容却绽放开来,说道:“是因为有你,所以它们会变成名刀吗?真是了不起的想法啊。”

  斯凯勒再点头,仔细的擦拭着黑耀、白牙与金刚,沉默了一会儿,祗园又问道:“你的梦想是什么?或者说,你有过什么梦想吗?”

  这言语莫名让少女有些怀念,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会成为大剑豪!”

  “女性大剑豪嘛?其实这也是我的梦想。”

  祗园温柔的看着斯凯勒,志同道合的感觉,让她觉得眼前这个少女分外的合拍,但是斯凯勒却摇了摇头,说道:

  “不是成为女性大剑豪,就只是大剑豪,世界第一大剑豪。”

  祗园有些沉默,随后说道:“你的梦想比我还要遥远,虽然很不服气,但是有时候男人的确更有优势,修习剑道的天赋,天生就比我们要高。”

  “如果只是比较天赋的话,那我们为什么要成长呢?”

  少女将黑曜与白牙装回剑匣,又将祗园所送的长刀归鞘,放到一旁,随后一脸自信的说着,祗园看着这个需要站着,才能与坐在床上的自己平视的少女...

  突然之间,她觉得少女有些高大,祗园也将金毗罗归鞘,说道:“你说得对,如果只论天赋的话,那么努力就没有意义的,你给姐姐上了一课。”

  其实少女的话,可以说是偷换概念,毕竟能成为大剑豪,靠的从来就不是单纯的天赋,而是高人一等的天赋,加上比他人更为努力的态度。

  不过祗园没有在意,这个少女能这么想,总比那些失败后,将一切归咎于天赋的失败者更好,何况...这个少女,或许天赋比自己还高。

  而斯凯勒,在放出豪言之后,就钻入了被窝,开始期待着和祗园这个大姐姐同睡一张床时,可能发生的一些值得“嘿嘿嘿~”的事情。

  但是,祗园还没将自己的金毗罗放回刚刚的地方,少女就失去了意识,呼呼大睡起来,祗园看着这个膝盖时不时会抽搐一下的睡梦中的少女,眼底尽是温柔。

  斯凯勒再次醒来时,发现祗园已经不在,有些懊悔昨晚睡得太早,但是如今也只能追悔莫及,起床,洗漱下楼,发现餐桌上和昨天一样,都准备好了早餐。

  今天似乎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吃完早餐之后,她便开始了一天的修行。

  到了海贼世界之后,她发现自己有些爱上了训练的感觉,就如同,她以前从其他娱乐方式一样获得身心的愉悦和满足感一样。

  而如今,她能从修行之中,找到同样的感觉,不,不能说是同样,应该说是更为强烈的满足感和愉悦感,那种知道自己在前进的感觉,吸引着斯凯勒不停训练。

  中午,鹤并没有回来,毕竟昨天只是特例,平时情况下,作为海军中将,以及本部参谋的鹤,还是很忙碌的,但她还是让一个女海军过来投食。

  或许是见识过昨晚少女的饭量,鹤让女兵打了十好几人的分量,这些午饭的重量,哪怕是训练有素的女兵,一路走来,都有些吃力。

  而在看到鹤院子内,只有一个少女之时,女兵更加的疑惑,如果只是眼前这个孩子的话,那么以本部食堂提供的分量,半份就足够了吧?

  但是在将食物交给少女之后,歇脚的片刻,女兵就有些走不动道了,每一口,这个少女都在挑战着自己口腔的容量。

  而每一次的吞咽,都是在考验自己食道与胃的强度,女兵本应该早点回去执勤的,但是不知不觉之中,她生生看着这个少女,将十几人份的午餐,全都吃了下去。

  女兵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看少女吃饭,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她,驻足观看下去,甚至,在少女将纸餐盒打包的时候,她鬼使神差的问道:

  “你吃饱了吗?够不够?”

  少女嘴唇扬起,虽然墨镜遮盖了大半张脸,但是依旧能看出她很愉悦,少女轻快的说道:“够了,等一下还要训练,不能吃太饱。”

  女兵有些怀疑人生,她带来的食物,可是有这个少女一半的体重那么重啊,她一路拎过来,手指都被勒疼了,对少女而言,居然只是适量???

  女兵有些迷茫,哪怕回到了自己执勤的岗位上,都有一些怀疑自己的认知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而后续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这个女兵在送餐,毕竟执勤是有周期的,而她也确信,这个少女的确是异于常人,而并非她的认知出错。

  第五天的时候,鹤让她不用送餐,说是那个名为斯凯勒的少女,有些事情要办,一整天下来,女兵都有些失魂落魄。

  因为,看那个少女吃饭...有点上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