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四十二章 三刀流的最后一柄长剑

第四十二章 三刀流的最后一柄长剑


  “赌一把吧,看看小斯凯勒能在海勒那个老家伙手上坚持多久?”

  转眼,已是初夏,还是那一处老海军聊发少年狂的训练场,但是却没有多少老海军在训练,视线都看向了训练场中央,那个少女海军,和拿着拐杖眼睛都睁不开的老兵。

  一个年纪差不多的老海军,拿出了一卷羊皮,摊开后上面分割出了很多版块,每个板块上都写着时间,有五分钟、十分钟,角落甚至有一小块地方写着胜利。

  闻言,周围的老兵都拿出了各自的抵押物,什么香烟、雪茄、朗姆酒、军功章,就是没有见到贝利,一个长相威严的老海军看了看,说道:

  “海勒那个老小子,当年可还是劳资的兵,他几斤几两,劳资比他的接生医生还清楚!二十分钟!压一个一等功的军功章!”

  一伸手一拍,就将那枚金框红底的军功章,拍在了写着二十分钟的板块,有了第一个带头,其他人也是纷纷下注。

  最后,只剩下两个人没有下注,那就是泽法和蹲在地上哈着气,擦着遮阳镜的波鲁萨利诺,泽法看了这些老前辈,说道:“我不赌!”

  “嘿~无趣!”

  “泽法,上次我可听你打赌说小斯凯勒是海军的未来,这会儿怎么又不赌了?”

  这些老海军起着哄,他们退役之前的功勋与军衔,或许都不如泽法,但是奈何资历深,而且退役了,敢说敢骂,泽法还只能红着脸接受着“指导”。

  见泽法宁愿被他们嘲讽,也不愿意下注,这些老海军,也都将视线放在了波鲁萨利诺身上,波鲁萨利诺看着周围老前辈的眼光,夸张的说道:

  “哟~嚯~真的是好可怕呢,一个个老前辈~像是要把我吃了一样~我压一副眼镜。”

  说着,波鲁萨利诺将自己手中刚刚擦拭干净的遮阳镜,放在了“胜利”的那一栏,一瞬间,这些老**全都喧哗了起来。

  “小猴子!我看你是想找个借口换眼镜吧?”

  “这眼镜看着不错,老夫要了,等一会儿别更老夫抢!”

  听着这些老前辈不看好的声音,波鲁萨利诺只是猥琐的笑着,他前两天再一次“破例”,带着还是海军学院新兵的斯凯勒出去剿匪了。

  如今的斯凯勒,实力如何,没有人比他这个长官更加的熟悉了,对付一个明年就达成长命百岁成就的前上校,也不是不可能。

  何况,输了也就是一副遮阳镜而已,想着自己下个月能发到手的奖赏,波鲁萨利诺一点儿都不心疼,就是习惯了遮阳镜,总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而场地中央,斯凯勒也十分熟悉这一套流程,每一次切磋,都需要先等等,等这些老前辈全部下注完成才能开始。

  看到那边下注已经结束,斯凯勒从眼前老兵行礼道:“海勒上校,得罪了!”

  “来吧,小娃娃,我孙女的岁数都能当你妈了,你跟我客气什么!”

  海勒虽然衰老得眼皮都抬不起来,但显然是一个脾气极为暴躁的人,要不是眼前是个可以当她重孙女的少女,什么污言秽语都能说出来。

  “疾风斩!”

  斯凯勒瞬间冲刺,熟练配合着剃,一闪身就来到了海勒面前,手中长剑连斩三次,凌厉的剑势,以颇有几分致命的意境。

  “铛铛铛~”

  不见海勒有何闪避姿势,只是手腕一摆,拐杖调转方向,原本藤木之色的拐杖,变得漆黑,直接抵挡了少女的攻击。

  一计试探过后,两人终于展开了比拼,海勒原地不动,一根拐杖缠绕着武装色霸气,和斯凯勒手中剑不断的对碰。

  斯凯勒手中长剑虽然没有缠绕武装色霸气,但也同样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包裹着,不至于让手中品质平平的长剑被直接击碎。

  “小斯凯勒还是心疼老人家啊,只用了一把剑。”

  一个旁观的老海军捋着胡须感叹着,随着这几个月的相处,他们对斯凯勒的了解也逐渐加深,这个一直强调自己是三刀流的少女,最强的却是用两把剑。

  至于那柄黑色的长剑...从未出鞘,顶多利用刃匣的摆动,带动黑色长剑进行攻击或者格挡,而因此不少人都打趣斯凯勒想要用三刀流,必须再长高一些。

  因为以少女如今身高臂展,还真的没有办法随意的将黑曜出鞘或者归鞘。

  但手持两把剑的少女,还是有一些看头的,对战中的斯凯勒,也明显感觉得到,如果只是用这把训练长剑的话,完全打不过眼前的老海军。

  “仓~”

  白牙出鞘,海勒听着声音,耷拉的眼皮收紧了一点点,眼睛露出了一丝丝缝隙,像是稍微集中了一下精神。

  “双重斩!”

  斯凯勒双刀交叉挥出,海勒也是终于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运用着剃技巧的步伐,看似只迈出一步,但是却出现在了十数米开完。

  这还是故意缩短的距离,毕竟再远...那群老东西就该说海勒逃跑了。

  “封喉丝!”

  见海勒拉开距离,斯凯勒一边逼近的同时,左腕上的鬼缚丝迅速激射而出,朝着海勒飞去,刹那之间缠住了海勒。

  海勒杂乱的眉头颤动了一下,因为今天的鬼缚丝,有些陌生。

  原本被大家判定为“见闻色缠绕”的鬼缚丝,今天居然有了实体的感觉,海勒还没想明白,一阵阵力道,从纠缠在自己身上的鬼缚丝上传来。

  自己竟被鬼缚丝拽动,离开了地面,在空中盘旋之后,被带动着朝着地面砸去。

  “武装色-硬化!”

  武装色霸气迅速包裹海勒身体,砸在地面上之时,扬起了不少尘土,见状,围观的老**们纷纷发出了嘲笑的声音。

  他们也不懂这见闻色一般的鬼缚丝为何突然有了实体的效果,但是嘲笑老友,比想明白这个重要多了!

  泽法倒是露出了好奇,看着毫无波动的波鲁萨利诺,心中隐隐明白了什么。

  而接下来,令这些老海军沸腾的一幕出现了,三刀流少女斯凯勒,终于用手搭上了第三把长剑的剑柄。

  其余两柄长剑归鞘,斯凯勒的手,攀附在了黑色长剑黑曜之上,她迅速调整呼吸,寻找着出剑的感觉。

  “薄暮利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