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四十七章 斩击与磨刀石

第四十七章 斩击与磨刀石


  发自心灵的斩击!

  或者称之为剑豪的斩击,每一个剑豪的斩击,都是不同的,不仅仅在于气势与剑势之中包含的意志,甚至连外在的表现,都不会相同。

  因此,只有挥斩出这个世界没有出现过的斩击,才是发自心灵的斩击,也才能称之为剑豪的斩击,剑豪不是学习出来的,而是在自己开辟的剑道中走出来的。

  每一个剑豪,都有着令人记忆深刻的斩击,比如从白胡子海贼团建立伊始,就跟随在白胡子身边的花剑比斯塔。

  他的斩击,就会幻化出无数的花瓣,令人炫目,这也是其称号花剑的由来。

  而有的剑豪,挥出斩击如风、如鬼气过境、如烈焰爆裂,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剑豪,也没有能挥出相同斩击的剑豪。

  斯凯勒此时挥击而出的斩击,则是有着她专属印记的斩击,玫红、幽蓝、罗兰紫糅合成粉色一般的气场,在若隐若现的银丝的串联之中,形成的一道斩击。

  明明充满了媚幻色彩,却又给人堂堂正正的感觉,如果非要形容,那就是如同军中之花一般,艳丽、致命、根正苗红!

  斯凯勒还沉浸在这种感觉之中,波鲁萨利诺脸上已经堆垒了猥琐的笑容,一旁的泽法,也是微微张开了嘴。

  呼吸之间,热气将他的镜片染上一层薄雾,但他却没有在意,随后,是狂喜。

  他直接蹦了起来,想要高声呐喊,但是却又生怕惊扰了少女,只是无声的咬牙,挥臂,庆祝着,波鲁萨利诺偏了偏头,让自己不会被误伤。

  斯凯勒的沉浸时间很短,因为【孤勇之志】居然被点亮了,她用一种截然相反的心情与意志,和传承之中的剑意达成了共鸣。

  只要她想,她就能瞬间进入方才的那一种状态,感知之中的一切,都尽在掌握的感觉,缓缓将长刀归鞘。

  斯凯勒看向了装模作样鼓着掌的波鲁萨利诺,突然有些膨胀,双手搭上黑曜,一瞬间,魔力通过鬼缚珠,四溢开来。

  “波鲁萨利诺中将,我想试试我斩击的极限。”

  听到少女的话,波鲁萨利诺鼓掌的手停了下来,左手放下,右手摆了一个ok的姿势,仍旧蹲坐在地上,没有丝毫认真的感觉。

  “薄暮利刃!”

  黑曜出鞘,一瞬间,气势与剑势凝聚,各种妖艳色彩气场混合一处,变成了在清水之中稀释过的血液的颜色,斩击朝着波鲁萨利诺的方向,飞了过去。

  波鲁萨利诺摆着ok的右手,只是变了一个姿势,单掌前推,看不见的武装色霸气形成了一面无形的盾,瞬间与斯凯勒的斩击相加。

  “呼~”

  斩击停滞在空中,但是一股气浪,将地面的砂石朝着外面推去,斩击与霸气交加,让波鲁萨利诺与泽法身上的正义披风猎猎作响。

  一旁的泽法,方才忧郁已经一扫而空,嘴角高高咧起,他知道波鲁萨利诺故意控制了霸气的范围,让他暴露于斩击的波及范围之内。

  但是泽法不在乎,甚至他连武装色霸气都没有动用,用身体感受着少女斩击的意蕴。

  从斯凯勒的斩击之中,泽法甚至感受到了自己的心情,那种拼命想要维持住一切的感觉,这种他以及丧失的心气...

  泽法胸膛逐渐鼓荡起来,他已经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逼迫自己遗忘这种曾经令他伤心的感觉,但是此刻...他却只有兴奋。

  是啊,一个海军会对自己践行的正义失望或者感到疲惫,但是后继者,却又会充满希望,并为此拼搏,斯凯勒就是他泽法的后继者啊!

  不知不觉间,泽法眼镜镜片上刚刚消弭的雾气,又重新笼罩上来,不过这一次,不是因为口鼻。

  斩击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刚刚明白何为自己的斩击的斯凯勒,还远远不是波鲁萨利诺的对手,甚至波鲁萨利诺都不需要用多少体力,就能轻易阻挡。

  斯凯勒将黑曜归鞘,认清了自我,但是喜悦却没有消失,毕竟败给波鲁萨利诺又不丢人,或者说,这片大海之上,能和波鲁萨利诺真正较量的人,也只有两手之数。

  毕竟波鲁萨利诺和萨卡斯基,已经是大将候补,也就是说,他们其实已经具备了大将的战力,而这片大海之上,海军大将,就是最高战力阶层。

  想要真正和波鲁萨利诺一战,那就必须也攀爬到那个地步,如今的斯凯勒,只不过还是站在起点的人,而波鲁萨利诺却是站在了终点。

  泽法拢了拢自己被吹袭得有些杂乱的紫发,对波鲁萨利诺说道:“去给斯凯勒一个展示的机会,老夫想要看一看她的极限。”

  波鲁萨利诺夸张的挑了挑眉,说道:“泽法老师哟~我可不是磨刀石~”

  说着话,波鲁萨利诺掏出了一个电话虫,很快,电话虫变成了一个没有眉毛的人脸,波鲁萨利诺对着电话虫说道:

  “多拉格,你应该是今天返航吧?”

  “是,怎么了?”

  电话虫对面,多拉格看着已经能看到轮廓的马林梵多,有些疑惑的问道,波鲁萨利诺只是猥琐的笑着,说道:

  “泽法老师让你来一趟,你的妹妹出了不得了的事了哟~”

  多拉格皱起了眉...皱眉肌,问道:“斯凯勒出事了?她不是一直都在马林梵多吗?”

  “电话上不好沟通,你来一趟吧,你肯定也会很吃惊的。”

  波鲁萨利诺尽量摆出严肃的脸,站立在自己战舰甲板上的多拉格开始踱步,随后说道:“还是泽法老师安排的训练场吗?我五分钟后到!你先照看着斯凯勒!”

  说完,还不等波鲁萨利诺答应,多拉格那边就将电话虫关闭,波鲁萨利诺侧头看了看摆着嫌弃表情的泽法的斯凯勒,再一次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多拉格这边,则是让军舰全速前行,这在靠岸的过程之中,是不太妥当的,毕竟军舰可不是什么小渔船,每一次加速减速都需要一定的缓冲。

  一个优秀的舵手,应该是在靠岸的一瞬间,让军舰刚刚好停下来,因此速度是越来越慢的,而此时距离马林梵多已经不远,此时加速并不明智。

  但是长官发言,下属的海军也只能照办,多拉格看着马林梵多,等到距离差不多,也通知减速靠岸。

  他自己却是一跃而起,踏着六式之中唯一能让人在空中短暂停留或移动的月步,朝着港口而去,落地的一瞬间,月步无缝切换成了剃。

  说五分钟,就五分钟,当波鲁萨利诺看着自己的怀表,刚刚好过去五分钟之时,多拉格出现在了训练场中,微微喘息着,看向波鲁萨利诺的眼神,充满了愤怒。

  他多拉格可不是傻子,一瞬间就明白又是这个损友在坑自己。

  波鲁萨利诺却也不恼,对着斯凯勒喊道:“斯凯勒酱~整个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