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六十三章 海军小tips:可以打败,但不要打压同僚

第六十三章 海军小tips:可以打败,但不要打压同僚


  道伯曼沉默无言,只是拍了拍这个从进入海军本部学院之后,就处处跟自己竞争的好战友,有那么一瞬间,鬼蜘蛛想要靠在道伯曼的肩膀上。

  好在旁边又有刚刚完成考核的新兵坐下,这才惊醒了鬼蜘蛛,他猛然坐直,如同一根钉子扎在这椅子上,脸上却龇牙咧嘴,身上是真的疼。

  斯凯勒默默看着这俩上演战友情不出声,感叹着这就是一起扛过枪的兄弟!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晋级组的人坐在了座位上,只是,斯凯勒略显尴尬,因为她的身边,以及她的身后,似乎都是萨卡斯基方阵的人。

  好家伙,这要是上演萨卡斯基方阵内斗的话,那不管输还是赢,萨卡斯基的方阵都能得分啊。

  一个完整的晋级和淘汰的组次,只需要四个萨卡斯基方阵的人,他们就能拿到七分,首先是两两对打,赢得各得两分,这就四分了。

  随后是淘汰组,被淘汰的两个人,再打一场比赛,赢的人又能拿一分,这就已经五分了,然后两个晋级的人,再进行对打,赢的人又能拿两分,七分!

  要是再多一组,二轮的淘汰赛又能打起来,这样又能进账!

  这个考核的规则,只要两个方阵存在一定的实力差距,那么...这个分数就将越拉越大,单凭斯凯勒一个人,完全不可能拉回来。

  想到这里,斯凯勒眼睛越睁越大,看着隔着许多个擂台,位于另一边的败者组的位置,那些懒散的模样,好像都神似波鲁萨利诺。

  明明波鲁萨利诺没有去方阵里添乱啊,怎么带出来的兵,一个个都染上了他的毛病?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终于,第一轮考核完全结束,晋级名单也迅速排列出来。

  一千四百零七人...这就是波鲁萨利诺方阵晋级的人数,连三分之一都没有,斯凯勒直接捂住了脸。

  她只能安慰自己,淘汰组的人里面,大多数都是自己方阵的人,说不好能拿不少个一分...但是,那管屁用啊!

  看到成绩出来之后,斯凯勒已经逐渐绝望,这个方阵没有救了...

  第二轮的比赛名单,也是迅速抽取,很快,斯凯勒又来到了一个擂台上,不过和刚开始比起来,似乎没什么精神。

  她对面的海军新兵叫卡斯,各自不算高,只比斯凯勒高一个头,但是看起来并没有比斯凯勒重多少,他选择的武器是一把尺许长的短刃。

  斯凯勒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大概明白,这个人大概率是走技巧流的。

  “嘿!斯凯勒,该消极的人应该是我吧?”

  打完招呼,卡斯见斯凯勒低着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他笑着喊了一声。

  见斯凯勒只是稍微抬了一下头,又放下,卡斯知道斯凯勒压根没真正听到他说的话,看向裁判投来的目光,卡斯摇了摇头,示意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斯凯勒,我也是注定失败的,还是你看到方阵输定了,也打算送我一场胜利?”

  “不是...我只是...唉~”

  斯凯勒强打精神,看着卡斯,说道:“抱歉,这么做太不尊重你了。”

  见斯凯勒终于站直了身子,卡斯拔出短刃,说道:“早点毕业,希望明年你能成为校级军官,因为我挺想在你手下当兵的。”

  卡斯说完,也不再多等,看向裁判,点了点头,裁判看向了斯凯勒,斯凯勒深呼吸了一下,也点了点头。

  “第二轮了,多的我也不多说了,开始!”

  裁判说完,已经将手中的印章,放在了斯凯勒的成绩单上,斯凯勒或许没看到,但是裁判看到了,卡斯走上台的时候,脚步显然有些不对劲。

  要么是昨天实战考核受伤了,要么是刚刚第一轮的时候受伤了,胜率微乎其微,如果不是斯凯勒的状态也不太好,裁判都有心直接盖章然后再观看比赛了。

  而他的指令下达之后,卡斯并没有主动攻击,裁判猜得对,他的腿拉伤了,昨天本就已经到极限,在第一轮的时候,直接爆发了。

  虽然侥幸在第一轮获胜,但是卡斯已经知道自己没办法在进一步了。

  斯凯勒则是在犹豫用那一把刀,不是轻视卡斯,而是...

  “薄暮利刃!”

  裹挟着各种妖艳颜色交织而成的粉色斩击挥出,卡斯举起短剑,连身体都还没来得及蓄力,就已经飞出了擂台。

  “咳咳~”

  背部落地的卡斯,咳嗽起来,上半身还时不时抽搐着,这一计斩击,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甚至远处观战的萨卡斯基和波鲁萨利诺都被吸引。

  萨卡斯基皱起眉头,脚下用力,迅速来到擂台边,波鲁萨利诺则是用小锉刀继续将自己的指甲磨圆润一些。

  萨卡斯基看着倒地,短剑碎成好几块的卡斯,又看向了斯凯勒,不过他并没有先声夺人,因为卡斯身上都是硬性挫伤,等一下就好了。

  不过他倒也好奇,为什么斯凯勒会突然挥斩斩击,斯凯勒走到擂台边,说是擂台,其实就是几个木桩子和绳索围起来的而已。

  此时身上已经被卡斯撞断,斯凯勒也没有等裁判公布结果,直接走出了擂台范围,冲卡斯伸出手,说道:

  “你很不错。”

  卡斯有些懵逼,他甚至还想不明白,为什么斯凯勒对付自己居然用了斩击,而且,为什么那斩击会这么的...软绵无力?

  但是看到斯凯勒靠近萨卡斯基那边的眉毛挑了挑,他也反应了过来,伸手抓住了斯凯勒的手臂,斯凯勒也抓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拉起来。

  站起来的卡斯,一脸歉意的对萨卡斯基行礼,说道:“抱歉!萨卡斯基中将,我失败了!”

  萨卡斯基双眼在斯凯勒和卡斯的身上来回挪动,随后点了点头,说道:“下一次不要失败就可以了!明年可不许这么早倒下!”

  “是!萨卡斯基中将!”

  卡斯再度行礼,萨卡斯基见卡斯没事,也就转身,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一转头,原本站得笔直的卡斯,腰板直接变软,怀抱着自己,龇牙咧嘴。

  但像是想起来什么,还是转头面向斯凯勒,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斯凯勒摆了摆手,接过裁判递来的成绩单,再一次回到晋级组的座位,还是第一个坐下。

  似乎是心血来潮,斯凯勒看向了远处波鲁萨利诺所在的位置,此时波鲁萨利诺刚刚好修整完自己的指甲,正在欣赏着。

  “完美的弧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