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六十六章 决赛...开始了!

第六十六章 决赛...开始了!


  “空元帅!请指示!”

  空一开口,所有的海军全部起立敬礼,就连萨卡斯基和波鲁萨利诺,也来到了空的身边,空点了点头,示意众人将手放下,说道:

  “老夫认为,剩下的三人,就无须抽签轮空了,刚刚战国提醒了我,我们海军,有时候不仅仅会与一个势力交战,很多情况下,混战也是很正常的。

  因此,这种一对一,虽然能让考生全心全意的发挥,但是...在实战中,敌人很少会给我们一对一的机会,因此,学会应对混战,也是海军的必修课。”

  空说完,萨卡斯基点了点头,虽然临场改变规则有些不公平,但是...一切解释权归海军所有,而海军的解释权,归元帅所有!

  空继续说道:“我看就剩下两个淘汰组的孩子了,还都是萨卡斯基方阵的,就不用比了,直接让萨卡斯基加一分,剩下的三人...无差别混战!

  第一个出局的,名列第三,第二个出局的,名列第二,最终停留在擂台上的,就是本届考核个人对战第一名!”

  此话一出,刚刚决出的两个淘汰组的人,露出了笑容,这种不伤害同僚身体与情谊,还能为同僚加分的事情,越多越好!

  但是鬼蜘蛛和道伯曼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原本有个淘汰组在,他们还能抽时间换个药歇歇脚,现在...但空元帅的话,他们也无法反驳。

  萨卡斯基立即安排工作,连接擂台,好让三人可以放开手脚的对打。

  斯凯勒倒是不在意,虽说鬼蜘蛛和道伯曼先打一场的话,她能够和状态更残的胜者比拼,但这是她轮空的情况下。

  如果轮空的人不是她呢?她就要跟其中一人先战斗一场,然后和休息后的另一人进行比试,两种赛制,其实差距不大。

  见斯凯勒整理着刃匣就上了台,鬼蜘蛛和道伯曼两个人,也不好再拖延,也是爬上了擂台,正在萨卡斯基由于由谁当裁判只是,空喊道:“都准备好了吗?”

  “报告空元帅!准备好了!”*3

  空元帅露出笑容,大声喊道:“开始!”

  “铛~”

  “铛~”

  仿佛是默契,鬼蜘蛛和道伯曼,竟是同时攻向斯凯勒,其实这不管阵营归属,只是三人之中,唯有斯凯勒状态最好,如果不联手击败斯凯勒...

  那么,本就伤残的鬼蜘蛛和道伯曼,在对战过程中,状态只会越来越下滑,然后被斯凯勒得利,因此,此时联手攻击斯凯勒,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他们没想到,斯凯勒居然可以一人直接抗下两人的攻击,而且用的显然还是弱项的体术,四拳对轰,斯凯勒竟半步没退。

  伤势,对于鬼蜘蛛和道伯曼的影响太大了,体内原本有十成力量,此时能发挥出来的,估计也就三成,除非无视伤势,强行攻击。

  这样,虽然能使用更多的力量,但是战后...身体也会更加的痛苦。

  而这才第一击,鬼蜘蛛和道伯曼显然没有用尽全力的意思,于是场面看起来...就是斯凯勒一个人双手同时挡住了两人的进攻。

  “有些...不讲武德了啊!”

  斯凯勒打趣般说道,三人同时收拳,分离,随后三人同时摆出了出剑的架势。

  三人都擅长用剑,但是...三人的画风都有些不同。

  道伯曼摆出左手拔刀的姿势,还算是一个正常的左撇子剑客,但是到了鬼蜘蛛这里,画面就开始有些诡异了。

  他双手交叉,分别拿住了两把长剑的柄,像是随时准备出鞘,但是他那略显稀疏和凌乱的半长发,却像是有自我意识,在不断撩拨着空气。

  不过也就是一个呼吸,鬼蜘蛛就回想起来,自己只剩下两把剑,秀发也变成了秃发,似乎短时间内,没办法再使用他的八刀流了。

  而斯凯勒则是左手反手握住白牙,右手正手握住了那柄红色的长刀,最后一把黑曜,却是没有动弹,下一瞬...

  “镪~”

  数道出鞘的鸣响同时响起,三个人五把刀拼在了一起,剑势、斩击、霸气相互交织,比起之前的任何一场比试,都要夺目。

  “名刀...大宫盛景!”

  三人又后撤分离,道伯曼还是一脸的憨厚淡定,鬼蜘蛛却是看着斯凯勒手中那把大宫盛景,白牙和黑曜他不认识,这把红色的名刀,他倒是看过。

  那是一个拍卖行寄给他的拍卖物清单里面的压轴拍卖品啊,虽然刀装有些不同,但是鬼蜘蛛还是认出来了,此时,鬼蜘蛛悔恨自己怎么就没有钱啊!

  “鬼缚丝!”

  缕缕丝线从鬼缚珠射出,朝着鬼蜘蛛和道伯曼而去,两人挥剑,但是却斩不断这鬼缚丝,被直接连接在一起。

  两人都没有真正和斯凯勒对战过,不知道这鬼缚丝的特性,就在两人以为这只是无形之物,不再理会,对斯凯勒发动攻击之时。

  “回旋勾斩!”

  鬼缚丝瞬间由虚转实,斯凯勒一拉一扯,道伯曼和鬼蜘蛛直接撞在了一起,随后更是被斯凯勒像扔链球一般砸在了地上。

  同时,斯凯勒手背上鬼缚珠再次闪动微光,多根丝线朝着天花板射出,牵引着斯凯勒也高高跃起,面对下方还未完全稳住身形的鬼蜘蛛和道伯曼,露出笑容。

  斯凯勒此时也升至最高,脚踩天花板,用力一蹬。

  “白牙落-牵丝戏-双重斩!”

  因为有足够的距离,斯凯勒在空中,还慢悠悠的想着自己这一套组合招式的名字,虽然她不会傻到战斗中喊名字,但是...有个名字总是好的。

  迅速下落的斯凯勒,大宫盛景与白牙同时挥舞,两道绚丽而耀眼的斩击出现。

  “砰!”

  刚刚站起的两人,硬生生的承受了斯凯勒的斩击,接连不断的攻击,让他们的伤口不断开裂,疼痛感一阵阵钻入他们的大脑。

  为了对抗斩击,两人不断凝聚的武装色霸气,也在不断抽取着他们本就剩余不多的体力,虽然表情开始扭曲,但还是挡下了斯凯勒的这一击。

  斯凯勒重新落地,轻轻喘息着,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她开始感到棘手了。

  观战的空,此时也是一脸满意的说道:“终于要进入有趣的环节了。”

  斯凯勒进入了状态,鬼蜘蛛和道伯曼两人,也显然暂时无视了体内的伤势,决定要好好打一场了。

  斯凯勒将白牙收起,双手持握大宫盛景,不断积蓄着剑势,双手之上,也是浮现武装色霸气,虽然无形无色,但是对展开了见闻色的这些人而言,都能看得清楚。

  战斗之中,与对手的默契是很难言的,三人没有任何的交流,都打算拼力量、霸气与斩击了,毕竟花里胡哨的只能增加伤口,唯有实力!才能分胜负!

  “平A!”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