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六十七章 那就是灰,既不黑也不白

第六十七章 那就是灰,既不黑也不白


  “烈火烧山!”

  看着被大宫盛景传导之后,呈现如火焰缭绕般形状的粉色斩击,斯凯勒忘记了自己刚刚发誓不会喊出招式名的誓言,开口就喊了出来。

  观战的将领之中,一个脸有些微胖,叼着雪茄,一脸笑眯眯的年轻少将表情一滞,默默的朝着身材高大的库赞身后躲了躲。

  他不动还好,这一动,不少人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库赞懒洋洋的说道:“斯凯勒在喊你呢,火烧山。”

  “......”

  “啊哈哈哈~”

  虽然知道库赞只是调侃,但是还是有不少人直接笑了出来,火烧山也只好陪着笑,似乎他只会这一个表情一般。

  他们的笑声并没有影响擂台中的三人,三人斩击不断,但是鬼蜘蛛和道伯曼的脸色却是越来越差,海军新兵制服上的血斑,逐渐扩散。

  斯凯勒并没有击中他们的身体,但是...他们的伤口却是在战斗中不断崩开了,虽然斯凯勒此时也十分吃力,但是...身上始终没有出现伤势。

  虽然力量能强忍着疼痛爆发出来,但是面对灵活的斯凯勒,他们却无法跟上斯凯勒的移动速度,就连转身都略显僵硬。

  面对的是两个伤残,但是斯凯勒却没有半分留情的意思,接连不断的斩击,让两人应接不暇,可不是每一个剑豪,都像斯凯勒那样,能保证每一剑都是斩击。

  两人只能交替的格挡,虽然这明显违背了混战的初衷,但是空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也想看看,这个少女能不能创造奇迹。

  倒是卡普和泽法的脸色逐渐严肃了起来,毕竟他们还算是熟悉斯凯勒,知道斯凯勒的体力上限,再这么下去的话,斯凯勒自己就得先倒下了。

  唯一脸色算是差的,就只有萨卡斯基了,虽然没有不尊重任何女性的意思,但是鬼蜘蛛和道伯曼两人违背混战原则,合攻斯凯勒的行为,还是让他十分不满。

  道伯曼和鬼蜘蛛两人哪里感应不到萨卡斯基那快吃人的眼神,但是现在没办法啊,现在已经不是他们两个打斯凯勒一个人了。

  而是...斯凯勒一个人,压着他们两个打啊,他们的内心都十分的窝火,明明斯凯勒不算强,但是...这该死的身体就是使不上力气!

  “铛~”

  或许是内心的悲愤,激发了两人的潜力,两人同时出剑,竟是同时挥出斩击,斯凯勒一个不慎,被撞飞了出去。

  眼看着斯凯勒就要飞出擂台,鬼蜘蛛和道伯曼,也正想松一口气,但是下一刻,拉扯感从他们身上传来,倒飞而出的斯凯勒,停止了后退。

  随后...难兄难弟露出凝重神色,看着被那诡异丝线牵引着,越来越快接近他们的斯凯勒,体内力量用不上的感觉,让两人极为的着急。

  “利刃旋风!”

  带着粉色气场的斩击,没有斩向强行做好准备的两人,而是突然调转方向,朝着地面砸去。

  “轰~”

  这里的地面,可没有昨天那明显特制的训练场的地面结实,一瞬间,地砖开裂垮塌,鬼蜘蛛和道伯曼身体严重失衡。

  “黑夜之花!”

  斯凯勒左手摸向白牙,出鞘,随后,双手挥动之间,一道道斩击生成。

  看着咬着牙,像是力竭之前最后爆发力量的斯凯勒,空皱起眉头,抬起左手,战国、卡普、泽法三人点头。

  “砰砰砰~”

  地面留下几个坑洞,三人出现在擂台的其他三个方向,波鲁萨利诺也是一脸苦恼的摇着头,萨卡斯基握紧双拳,丝毫没有去援救自己部下的打算。

  “真的是...好麻烦呢~”

  说话之间,波鲁萨利诺看着不为所动的同僚,脸上更加的苦恼,但是金光已经从他身上泛起,视觉完全无法捕捉,但是,光芒开始消散时,他的手上,却多出了两个懵逼的人。

  此时,空、卡普、战国、泽法也同时举起了双手,无形的武装色霸气覆盖,毫不费力的接下了这所有的斩击。

  “多谢。”

  萨卡斯基几乎是咬着牙说道,却不肯转身,因为此时波鲁萨利诺手中,正是鬼蜘蛛和道伯曼,两人此时,甚至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两人看着还站立在台上,但是显然已经有脱力迹象的斯凯勒,也反应了过来,他们...被击败了。

  “萨卡斯基,我想...结果不需要老夫多说了吧?”

  空收回双手,看着一脸怒容的萨卡斯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很出色,你带的兵也很出色,只是有另外一个人,更加的优秀,更加的出色,而且...”

  “更加努力!”

  萨卡斯基咬着牙,接上了空的话,作为方阵的长官,萨卡斯基每一次训话,都会那斯凯勒出来作为例子,因此...他比所有的新兵都更知道斯凯勒的努力。

  不仅仅是令泽法都满意的勤奋精神,还有...萨卡斯基不止一次看到过满身伤痕,踉踉跄跄回家的斯凯勒,第二天又能准时准点,抱着同样的热情出现在通往训练场的路上。

  萨卡斯基没有完整的看过斯凯勒的训练,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勤奋程度,仅仅也是让泽法说上一句不错,而没有像斯凯勒一样,得到泽法的大肆赞赏。

  而他手下的那些兵,勤奋的程度还不如自己,如何去与斯凯勒比较?

  事实也的确如此,如果是萨卡斯基当时的勤奋,如同拼了命一般,那么斯凯勒在泽法眼中,那就是已经拼上了性命。

  空间萨卡斯基居然接受了这个结果,也是有些欣慰,同时也有些好奇,比较以萨卡斯基的性格,他是不会认可这个结果的。

  因为鬼蜘蛛和道伯曼并没有真正败在斯凯勒的手上,而是被波鲁萨利诺转移走,萨卡斯基的为人,从来都是不到最后一刻,永不放弃的。

  但好在这是好事,空哈哈大笑着,看着台上的斯凯勒,说道:“这女孩,真是一匹黑马啊!”

  空知道少女在加入海军前,弱成什么样子,如今算起来,满打满算,也就一年的时间,居然就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或许她的获胜有很多其他的因素。

  但是...胜利了就是胜利了。

  听到空的感慨,身旁的鹤想起了斯凯勒说的话,摇了摇头,说道:“她不是黑马,她理应获得胜利。”

  空哑然,看着莫名认真起来的鹤,空摸了摸胡子,想着十个月前送到自己桌子上的海军新兵档案,说道:“那就是灰,既不黑也不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