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六十八章 毕业!

第六十八章 毕业!


  振刀,归鞘!

  斯凯勒极为满意今天大宫盛景的实战表现,这是除了白牙和黑曜之外,唯一一把经过苦战之后,仍然保持完好的刀,连刃都没有伤到。

  当然,这其中有斯凯勒用追踪术的气场包裹了剑身的缘故,但是大宫盛景本身的质量,也是值得称道的。

  鹤看到斯凯勒那有些得意的笑容,轻轻皱起了眉头,但是很快一连串的笑声打扰了她的思绪,让她的眉头越皱越紧。

  笑声的主人是卡普,此时卡普正双手叉腰,头都昂了起来,那小人得志般的表情,仿佛胜利者是他一样,那猖狂的笑声,让鹤的脑袋嗡嗡嗡的。

  泽法难得的也是一脸的笑容,空摆了摆手,让得意忘形的卡普淡定点,随后说道:“冠军已经角逐出来,至于亚军和季军...你们两个也别打了,考核是为了选拔,不是为了淘汰,今天,就到这里结束吧。”

  “是!空元帅!”

  所有人都敬礼应答,哪怕已经很难站直的鬼蜘蛛和道伯曼,也是咬着牙忍痛敬礼。

  斯凯勒将手放下,还沉浸在开心之中,下一瞬,她的耳边传来一个温柔、优雅,但是却深含无比危险的声音:“你很开心吗?”

  “额...”

  斯凯勒转过后,看着一脸微笑的鹤,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鹤中将,那个...我...”

  鹤右手缓缓抬起,就在斯凯勒以为自己又要变成一块布的时候,空说道:“好了,鹤,胜利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既然元帅你都这么说了...”

  鹤放下了手,看着斯凯勒,说道:“反正过了明天,你也就该毕业了,毕业后离分配军职,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就随我好好学习吧。”

  “是!鹤中将!”

  斯凯勒立马敬礼,表示自己一切配合,但是一直淡定,顶多为斯凯勒的胜利而露出笑容的泽法,此时却是急了眼,他指着鹤说道:

  “鹤!可没有你这样的!斯凯勒可是我的学生!”

  鹤优雅转身,看着泽法,说道:“是吗?我怎么记得...斯凯勒在海军学院时,分明是波鲁萨利诺的兵呢?毕业之后,斯凯勒可暂时没有什么长官!”

  鹤显然是在偷换概念,将学生、老师、长官、士兵搅和在一起,让泽法一时间,想不到如何反驳鹤,他紧握双拳,努力在想着。

  但是这几年来,他远离政治斗争,对于这种原本就不擅长的诡辩,更是直接忘得一干二净,着急的胸膛鼓荡,生着自己的闷气。

  卡普见到老战友这个样子,也是出声说道:“鹤,那老夫呢?老夫带自己女儿出去,不过分吧?!”

  鹤皱起眉头,卡普的回答直接切中了要点,既然你鹤如今否定了斯凯勒在海军中的关系,那么...作为父女的亲情,是否就更优先了?

  鹤沉默了一会儿,无奈的说道:“话是这么说,你要是有要事找斯凯勒,我自然也不会拦着,也没有资格拦着。”

  诡辩是一回事,蛮不讲理又是一回事,鹤可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因此也认同了卡普的说法,虽然都知道事实真相,但是...卡普毕竟有登记在册的“证据”。

  闻言,卡普露出笑容,泽法也开心着拍着卡普的后背,说道:“不愧是你!以后上午你教导,下午我来教导,怎么样?”

  听到泽法的话,刚刚还和泽法站在同一阵营的卡普瞬间变脸,义正言辞的说道:“老夫和斯凯勒的父女相处,你一个外人掺和什么?”

  “???!!!”

  泽法一脸的懵逼,随后,泽法直接暴起,揪住卡普的衣领,虽然还是想不出反驳的话,但是...跟鹤讲道理,跟你卡普用得着讲道理吗?

  “啊喂?!你想打架吗?”

  被举在空中的卡普,没有慌乱,甚至有些兴奋的开始撸胳膊挽袖子,他可还记着上一次,空、战国、泽法三人联手打他的那件事。

  他没有同时与三人一战的实力,但是面对你一个泽法,大不了以伤换伤,谁怕谁?!

  “胡闹!你们还有海军将领的模样吗?”

  空怒喝一声,指着两人,说道:“今天,你们刚当着这么多同僚的面,与同僚斗殴,是不是明天,你们就敢来打老夫了?!”

  闻言,空身后的那些将领,纷纷转过了头,避开了泽法和卡普扫视过来的眼神,他们可没有看见,可没有当着他们的面,你们打你们的。

  虽然兴致盎然,但是泽法和卡普,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扭过身不再看对方。

  好戏看完了,该安排的也都安排完了,随后不管是将领还是考生还是工作的海军,都各回各家,不过斯凯勒独战萨卡斯基方阵两员精英的事迹,还是开始在海军中发酵。

  第二天,就是团队协作的模拟军舰战和其他集体项目,波鲁萨利诺方阵毫不意外的输掉了,就连斯凯勒,也成为了拖后腿的那个...

  她连军舰操作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的按钮和摇杆都没有认清,拿什么去帮方阵挽回败势?不过,哪怕今天赢了,也只是追回一点分,对结果毫无影响。

  在黄昏时分,考核终于结束,由于算是“期中”的考试,因此并没有出海剿匪的实战考核,当然,萨卡斯基方阵明年还是需要进行剿匪的考核的,但是今年不用。

  考核结束,波鲁萨利诺站在方阵面前,说道:“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共同度过,我们有着共同的记忆,那些美好的、痛苦的、难忘的....稍等一下哟~”

  就在斯凯勒都有些惊诧波鲁萨利诺居然会这么正经的说话,虽然说的都是些狗屁时,波鲁萨利诺卡顿了下来,随后伸手在自己身上不断摸索着。

  终于,一张纸被他翻了出来,一年的锻炼,让斯凯勒的五感也变好了许多,在波鲁萨利诺翻动纸张的时候,斯凯勒看到了一些关键词。

  “《历届海军学院毕业典礼...》”

  后面的因为视角的缘故,没看清,但是斯凯勒也已经明白过来,波鲁萨利诺这是直接用以前的将领说过的台词...

  “额...那个...总之,我们共同度过,过了今天,我们将奔向大海的各个角落,我希望,你...你们不管是留在本部....还是回到支部...都要...都要心怀正义!”

  波鲁萨利诺语气突然高亢起来,显然是找到了选段,照着稿子念了好一会儿,连抬头和新兵们对视一下表达情绪的动作都没有,直到最后一段,他终于露出了笑容,说道:

  “下一次见面,就是在大海上了,到时候,我们皆是同一个身份!那就是正义之师!最后,愿诸君一帆风顺,或乘风破浪!再见了哟~诸君~”

  “波鲁萨利诺中将!”斯凯勒还是开口了,看着波鲁萨利诺投来的疑惑的目光,斯凯勒说道:“下周毕业典礼我们还见面呢。”

  “额...只要我不去,就没有说错哟~斯凯勒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