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八十四章 勇敢牛牛

第八十四章 勇敢牛牛


  这名中校抱着斯凯勒的大宫盛景,四处张望,想要找人来救救场,但是几乎他的目光所及之处,那些“生死与共”的同僚都扭过脸去。

  这艘军舰上的船员,哪怕是刚刚加入队列的少数几个新兵,都知道斯凯勒的可怕,不是实力多可怕,而是对练起来的那股子认真和疯狂。

  毕竟斯凯勒从来不害怕以伤换伤,甚至可以说,她已经习惯了作战、对练过程之中的伤痛,因为她总是能恢复过来,所以不在乎。

  但是别人不能不在乎啊,以斯凯勒以伤换伤的打法,如果是波鲁萨利诺等人还好,完全可以“调和”着和斯凯勒对练,但是其他人可没有那么强的掌控力。

  “砰~嗷呜~~”

  就在中校一筹莫展,以为只能勉强一战的时候,海面突然被自下而上破开,一头体长足有五十米的怪物出现。

  怪物长得很像是陆地上的奶牛,又像是斯凯勒印象中的鲸鱼,就在斯凯勒疑惑怎么突然会有怪物的时候,她瞥见了怪物左眼上,怼着一把...带鞘的长剑。

  “这海王类把你的长刀带回来了。”

  听到斯凯勒的话语,中校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海王类,这只是一只普通的海兽而已,马林梵多每天都要吃掉差不多三十头这种海牛。”

  此时,军舰上的海军们也都进入了备战状态,有几门火炮,也是扭转了方向,对准了这只海牛,斯托洛贝里也从船舱之中走了出来。

  看着斯托洛贝里准备下达指令,斯凯勒对身前的中校说道:“这海兽...你觉得我打得过吗?”

  中校点了点头,说道:“就体型大一点而已,速度很慢,任何斩击都能破防。”

  作为前辈,给晚辈答疑解难是应该的,因此这名中校也很乐意,关键是,这只海兽的出现,打乱了斯凯勒原先的计划,让他颇为的高兴。

  斯凯勒上前一步,从中校手中拿回了自己的大宫盛景,继续朝着海兽方向走去,对着不远处的斯托洛贝里喊道:

  “斯托洛贝里准将!让我试试怎么样?”

  斯托洛贝里也没有任何慌张的模样,闻言甚至还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快速评估了一番,认为视力明显受损的海兽,并不是斯凯勒的对手。

  于是他抬手制止了准备执行他指令的海军,说道:“斯凯勒上尉,作为战斗番队的队长之一,你有足够的自主权决定如何进攻,请。”

  斯凯勒露出笑容,扶了扶墨镜,一边朝着海兽走去,一边回头对中校说道:“我帮你把长剑拿回来,等下记得跟我对练。”

  “额...好吧...”

  中校瞬间不想要那把长剑了,也就四五万贝利,要是和斯凯勒打一番,说不定医药费都不止四五万。

  毕竟他和斯凯勒的对练,属于私人的活动,海军的医疗部门可不会报销,该收钱的,一分钱都不会少,毕竟这可是波鲁萨利诺的支队啊!

  斯凯勒走到军舰旁,轻巧的站在了护栏之上,海兽似乎也注意到了斯凯勒,那又似蹄又似鳍的腹鳍朝着斯凯勒横扫而来。

  斯凯勒不紧不慢的将大宫盛景装回刃匣,等到那腹鳍距离她只剩下不到五米之时,斯凯勒才做出了蓄势拔刀的动作。

  “砰~”

  粉色斩击出现,巨大的牛蹄筋直接拍打在甲板之上,发出了剧烈震荡,泼洒的鲜血更是让不少海军的制服染成了红色。

  斯托洛贝里见状,说道:“斯凯勒,去海上打,军舰的载重已经快超标了。”

  斯凯勒也明显感觉到了军舰明显下沉了一些,她点点头,脚下连点,一瞬间之后她身形不见,只留斯托洛贝里心疼的看着被斯凯勒踩踏垮塌的护栏。

  失去了目标的海牛也有些懵逼,视力受损的它本就难以捕捉视线内的事物,更别说斯凯勒这种一瞬间消失在它视线之中的敌人了。

  但是军舰上的人倒是看到了,消失的斯凯勒,出现在了海牛的正上空,整个人倒悬,朝下坠去,同时手中也做出了拔剑的动作。

  “疾刃之影!”

  大宫盛景出鞘,一片圆形的粉色斩击出现,嚎叫之中的海牛叫声戛然而止。

  斯凯勒空中纳刀,在即将与海牛相撞之时,腰腹用力,整个人调转方向,稳稳落在了海牛的头顶之上,随后,轻巧的跃回甲板上一块没有被鲜血溅撒的地方。

  所有人,甚至包括斯托洛贝里,都有些震惊的看着一手拿着那个中校的长刀,另一只手拢着长发的斯凯勒,此时海面之上,那道斩击,还停滞在空中,未曾消散。

  斯凯勒再一次托扶墨镜,转身看向海面之时,斩击溃散,那头海牛,也直接分成两半,倒在海面之上,鲜血在海面上蔓延着,身子却是已经逐渐沉下。

  “三个月前,最后的那一道斩击,都没这么强大吧?”

  斯托洛贝里感慨了一声,三个月前,考核时,斯凯勒面对鬼蜘蛛和道伯曼两人,斩出的斩击,都没有今天这么锐利和华美。

  那一次斩击,斯凯勒也是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但是今天却是如此的轻巧,甚至有几分鹤中将的优雅...

  斯凯勒谦虚的笑了笑,但是对自己刚刚的那一道斩击,还是很满意的,她将手中的长刀,朝着那个中校的方向抛去。

  中校接住自己刚刚丢弃的佩刀,有些懵逼,随后看向了斯托洛贝里,说道:“斯托洛贝里准将,我们一起作战也好多年了,救我一命怎么样?”

  斯托洛贝里看着面无表情,但是双眼之中尽是失落的中校,说道:“莱德尔中校,男人要对自己做出的承诺负责。”

  斯托洛贝里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是刚刚只言片语,他也分析了个大概,但是莱德尔中校毕竟是老战友了,他转头看向斯凯勒,说道:

  “斯凯勒上尉,这军舰是波鲁萨利诺中将的,我想你也不希望把整年工资赔进去,要不这样....不要用霸气,不要用斩击,如何?”

  “那就算了吧...和剑客作战,不能用斩击,那还有什么意思。”

  斯凯勒失望的叹了口气,莱德尔倒是松了一口气,但是斯凯勒却是说道:“那就等回了马林梵多再进行吧!没问题吧?莱德尔中校?”

  莱德尔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容,说道:“当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