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九十一章 克洛克达尔?不熟,一个玩沙的海贼而已

第九十一章 克洛克达尔?不熟,一个玩沙的海贼而已


  “这种感觉真不是人能够扛得住的,斯托洛贝里准将,看来我是没有办法陪部队一起去视巡海上列车的进展了。”

  回到军舰,斯凯勒就收起那串在身上的鬼缚丝,靠在了离港口远边的围栏上,斯托洛贝里点了点头,说道:“我会让人帮你买来食物和药,你好好休息。”

  斯托洛贝里可不敢强行苛求斯凯勒做什么,虽然出发之前,自己的上司暗示过自己可以刁难斯凯勒,但是斯凯勒的表现...让他都有些敬佩,实在是不好使绊子。

  斯凯勒很少吃药用药,尤其是她的恢复力随着受伤次数增多而愈发强盛之后,但是她也没有拒绝斯托洛贝里,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斯托洛贝里离开。

  斯托洛贝里在甲板上吩咐了一些事情之后,便率领着大部队离开了军舰,斯凯勒则是一直站在码头之上,直到海军们买来了足以十几人饱餐一顿的食物,她才有了动作。

  快速补充着养分,海军们也就守卫在甲板上,避免有不开眼的海贼突然搞偷袭。

  吃饱喝足,斯凯勒跟留在军舰上的海军致谢道别,朝着船舱走去,短暂的休息,虽然没能让她的伤势愈合,但是只是走路的话,已经没有问题了。

  “咔~吱~~~”

  斯凯勒推开了自己船舱那扇年久失修的舱门,走了进去,船舱的密闭性很好,说直白点,就是连窗都没有设计,这在这几年的军舰中是不该存在的现象。

  毕竟海军本部这边也越来越重视海军的人性化,舒适性也是被不断强调,因此新一点儿的军舰,里面配套都是很不错的,但是波鲁萨利诺的军舰不在其中。

  斯凯勒走进去,坐在那只有九十公分宽的床上,旁边的灯也没有打开,斯凯勒就直接躺了下去,她急需一场好梦,来缓解自己的伤势。

  但是在闭眼睡觉前,她看向了另一边,说道:“我想,作为绅士,不应该偷偷摸摸的跑进别人的卧室。”

  “嚓~”

  火柴摩擦磷皮的声音响起,那盏小小的油灯被点亮,两个高大的男人,坐姿颇为憋屈的坐在房间之中。

  一个头发紫黑,梳着大背头,左手套着金钩,脸上一条长长伤疤的男人摇了摇头,说道:“别看我,我是被绑过来的。”

  斯凯勒就将眼神看向了另一个人,没有眉毛的多拉格,多拉格此时浑身笼罩在兜帽披风之下,只有右半张脸,暴露在油灯微弱的灯光之中。

  看到斯凯勒看向自己,多拉格用手指将还在微微燃烧的火柴捻灭,说道:“我没有绑他,只是好奇我妹妹的过往,想找个知情人问问而已。”

  “没有人会用武装色霸气打听情报。”

  “克洛克达尔,你的话太多了。”

  多拉格不满的说道,随后,他抬手揉了揉脸,说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差点把他打死了,他还是不肯说。”

  斯凯勒还没反应,倒是多拉格身旁的克洛克达尔,用微微颤抖的手,拿出了一根折弯的雪茄,叼在嘴上,说道:“你还知道你差点把我打死了?”

  “嚓~”

  “呼~”

  克洛克达尔拿起桌上的火柴刚刚点燃,就被一股风吹熄,多拉格轻轻哼了一声,说道:“别再这里抽烟。”

  克洛克达尔脸上出现怒容,但是也只出现了一秒钟,随后便将熄灭火柴一扔,扭过头去一句话不说。

  “呵?生气了?娘儿们们的,我妹妹都比你爷们!”

  “混蛋!”

  本来想息事宁人的克洛克达尔,听到多拉格的话语,不知道是被触动到了哪根神经,臂膀一较劲,金钩就朝着多拉格甩去。

  多拉格直接伸手接住,看向了侧躺着,一脸饶有兴致看着这边的斯凯勒,不知道为何,多拉格想到了自己小时候,侧着身躺着看连环画的场景。

  斯凯勒也意识到自己好像看戏看得太投入了,她打了个哈欠,摘下墨镜,露出了一脸疲倦,说道:

  “多拉格大哥,放他走吧,我遇到过他,但那时候的他,看起来比现在顺眼多了,现在这个克洛克达尔...就当做是陌生人吧。

  我要休息了,离开的时候记得把门关上。”

  听到斯凯勒的话语,原本因为金钩被多拉格抓着,而不断挣扎的克洛克达尔,突然停止了发力,安安静静坐着。

  多拉格见状,也松开了金钩,说道:“也是,我也已经不是海军了...走吧,克洛克达尔,回到了大海,别再那么猖狂,能治你的人很多。”

  克洛克达尔平稳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但很快,他就深呼吸,看着头顶的木板,咬着牙,双眼不断用力眨动,随后右手一探,直接将房门打开。

  站起来,走到门边,克洛克达尔回头说道:“脸上、头发、衣领全是血,也不知道洗洗再睡。”

  “娘儿们们的!”

  斯凯勒不满的说了一声,但这一次克洛克达尔并没有反驳,身体化作流沙逐渐消失,多拉格想了想,最终还是走出了房门,并将那扇僵涩的门关上。

  躺在床上的斯凯勒,闭上眼睛,想要早些入睡,早些恢复身体,至于身上带血...又不是第一次。

  可这一次,斯凯勒却觉得哪里都不舒服,黏糊糊,原本逐渐变得平缓的呼吸,也是在一次次的翻身之中变得越来越急躁。

  最后,她干脆坐了起来,嘴上嘟嘟囔囔骂骂咧咧不知道具体在说着什么,身体却是起身去拿新的换洗衣物。

  “吱~砰!”

  斯凯勒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随后重重将门摔上,随后抱着衣服,去自己“专属”的浴室简单洗了个澡。

  因为在大海上航行,淡水是一种重要的资源,因此所有人都会有意识的节水,斯凯勒也不例外,确保头发、脸颊和脖子,以及身上那写因鬼缚丝穿刺过的地方没有血迹之后,便换上干净的衣服。

  回到房中,将已经沾上血的被单一扯,然后在木板上拖动了好几下,确保木板没有明显的灰尘,将被单一甩,直接躺到木板上,这一次,斯凯勒才缓缓的睡去。

  而另一处码头,重新抽上雪茄的克洛克达尔,脸上恢复的蛮横,对着多拉格说道:“最好不要给我找到机会,否则我一定会报复你,还有你的家人!”

  “去吧,我父亲卡普中将,我妹妹斯凯勒上尉,我也没有其他亲人。”

  多拉格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克洛克达尔原地挥舞着金钩,像是在无能狂怒,最后站立原地不断喘息的克洛克达尔,恶狠狠的说道:“你最好不要有老婆孩子!”

  “哈哈~如果以后我会有孩子的话,那你肯定会败在ta手上,毕竟我们蒙奇·D一家,天生就是罪恶的克星!”

  “混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