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特殊的唤醒方式

第一百五十五章 特殊的唤醒方式


  “医疗兵!你们在干什么?!上药啊!”

  白胡子率领番队长和大船团远远离去,战国直接通知舰队前压,但是他们并没有监督白胡子的海贼团,而是在荒岛停下。

  萨卡斯基冲上崖壁,就看到斯凯勒麾下斩夜舰队的几个医疗兵,只是或蹲或跪在斯凯勒身边不停的哭泣,气得他大喊大叫。

  “萨卡斯基中将,已经没有任何药物了。”

  弗洛伦斯还算是冷静,毕竟这十一个月以来,斯凯勒的伤势主要都是由她负责,只是...斯凯勒这一次的伤势,也让她束手无策。

  萨卡斯基原地跺了跺脚,转身看着列队准备登岛的海军,怒声吼道:“在那里等着新闻鸟拍照呢?医疗兵都给劳资过来!”

  随着萨卡斯基的怒吼,一队队的医疗兵从队伍中钻出,带着药物和其他的医疗器械,朝着斯凯勒所在的方向跑来。

  努尔基奇等人,此时见到萨卡斯基,以及包围着斯凯勒的医疗兵们,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只是有些束手无策的待在原地。

  但有一个人悄悄离开了队伍,那就是伪装成海军的雷利,无声无息的来,无声无息的走,除了带走一身海军制服之外,他什么都没有获得。

  战国此时也带领其他舰队的将领登岛,拱卫着斯凯勒,杀气腾腾之中,骄傲却是难掩。

  一瓶瓶消毒液在斯凯勒身上泼洒着,随后,在医疗队队长的要求下,人群逐渐散开,医疗兵们迅速搭建了一个还算是干净的营帐,将斯凯勒抬了进去。

  数十个医疗兵,在临时帐篷内整整忙活了一天一夜,才走了出来,他们的身上,此时也都沾满了鲜血。

  “怎么样了?”

  一天一夜的等候,也让萨卡斯基冷静了下来,医疗兵队长摘下口罩,露出了脸上深深的压痕,带着笑容说道:“活下来了!”

  “呼~”

  萨卡斯基长松了一口气,站起身,对着战国等人说道:“我去为斯凯勒巡航这二百一十九海里海域!”

  说着,他就大步流星朝着自己的军舰走去,战国也没有阻拦,毕竟白胡子承认归承认,海域该验收还是得验收。

  战国看向祗园,说道:“祗园,你在这里守着,我去跟本部联系一下。”

  祗园点了点头,看向医疗营帐的方向,心情也是久久无法平静,说实话,在看着转播画面的时候,就连她都都要了。

  如果是她面对白胡子的攻击,真的能坚持下来,甚至到最后主动出击吗?

  战国刚刚离开两步,就听到了不远处似乎有海军在下达警告的声音,他走过去,发现十来个海军举枪对着一艘小船。

  小船没有理会这些枪口,直接靠岸,背负十字大剑的米霍克站起,抬步就要下船。

  “最后一次警告你,停留在原地!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面对海军的警告,米霍克选择了迈步,就在海军正要开枪之时,战国说道:“停下。”

  海军士兵一回头,看到是战国,刚想行礼,战国摆了摆手,对米霍克说道:“斯凯勒刚刚接受完治疗,还不方便会客。”

  面对大将,米霍克还是抬头望了过去,随后点了点头,说道:“那我等她。”

  战国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拒绝,毕竟米霍克是如今大海之上,年轻一代之中,最强大的剑豪之一,最关键的是,米霍克还不是海贼。

  这就代表了海军仍然有拉拢米霍克的可能性,再加上米霍克和斯凯勒不仅有过一次交集,战国愿意卖两人面子,于是点头,说道:“不要打扰我们海军就行。”

  说完,战国便转身而去,他还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跟空他们联系。

  很快,空与鹤等人便给出了建议,那就是让斯凯勒暂时留在新世界,避免路途上发生意外,同时本部也会调遣更多的医疗和后勤部队过去。

  三天后,萨卡斯基回来了,毕竟只是看看白胡子海贼团究竟有没有退海二百一十九海里,然后顺便找几个非白胡子海贼团的倒霉蛋海贼团出口气而已。

  回到荒岛的萨卡斯基,看着搭建得有模有样的营帐,有些疑惑,穿过座座营帐,来到了最开始的那间医疗营帐。

  之间战国带着十五个将领,以及几个医疗兵队长,在旁边喝茶聊天,萨卡斯基走过去,简单的问好之后,问道:“斯凯勒还没有醒吗?”

  其中一个医疗兵队长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苏醒的征兆,不过斯凯勒上校的伤势太严重,恢复起来肯定会慢一些的。”

  萨卡斯基点头表示理解,但是战国却说道:“我记得卡普和泽法他们说过斯凯勒的恢复能力,哪怕没恢复完全,这个时候还没醒就有些奇怪了。

  把斯凯勒舰队的副官和医疗小队队长喊过来。”

  旁边有士兵闻言,立马去执行,很快,努尔基奇和弗洛伦斯便被带了过来,两人虽是斩夜舰队直属海军,但是由于权限的缘故,只知道斯凯勒还没有苏醒。

  至于具体的情况,他们也是现在听完战国和医疗队长的叙述,才得知。

  努尔基奇和弗洛伦斯对视一眼,随后弗洛伦斯看向战国,说道:“以往的时候,我们都会用烤肉和肉汤或者饮料,不管受伤多重,斯凯勒长官只要闻到,就会醒来。”

  “这也太荒诞了吧?”

  医疗队长皱着眉,不怎么相信弗洛伦斯话语之中的可靠性,但是战国却看向了祗园,发现祗园却若有所思。

  战国当即排版,说道:“安排烤肉、果汁、肉汤...反正有什么吃的喝的,都抬进去!反正就算斯凯勒没能醒来,他们也能吃。”

  一旁,士兵点点头,立马去通知战国的安排,不多时,在十多艘将领军舰所有炊事兵的齐心合作一下,一道道美味的菜肴或饮品,被端了过来,直接送入营帐。

  战国也带着祗园、萨卡斯基等几个较为核心,或是与斯凯勒关系较近的将领进入了营帐。

  营帐内只有一张病床,病床上躺着的正是斯凯勒,斯凯勒此时已经几乎看不到什么外伤,除了参差不齐的头发,还有“断”开的左眉,看起来十分的健康。

  但是双目却闭合,胸膛虽在轻轻起伏,但是却给人没什么活力的感觉。

  很快,食物的香气在营帐内弥漫,但所有人的精神都集中在斯凯勒一人身上,然后,让那个医疗队长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算上治疗的一天一夜,已经昏迷了整整四天四夜,而且没有半分苏醒征召的斯凯勒,动了动鼻翼,砸吧砸吧嘴巴,说道:

  “莱昂,你手艺下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