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多拉格:求求你别cue了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多拉格:求求你别cue了


  “可恶,你难道就不需要喘口气的吗?”
  月牙港湾,气喘吁吁的钻石乔兹,看着身前的莱昂喊道,莱昂下意识的伸手抓了一下露在裤兜外的抹布,就像是厨师做完一个动作擦手一般。
  擦完手,莱昂说道:“怎么, 你开始累了吗?你这样的体质,可连进入我厨房的资格都没有啊。”
  听到莱昂轻描淡写的话语,乔兹都快抑郁了,他可是白胡子海贼团的番队长啊!而眼前这个...只是海军的厨师而已!
  可是为什么这個厨师的力量、霸气、速度、耐力都这般的强大?双手抡起来全力爆发,整整十分钟都不带停歇调整。
  要知道,莱昂这个家伙, 每一拳可都是砸在钻石上面啊, 哪怕是一杆铁棍, 此时也应该早已经应力碎裂了吧?
  乔兹看了一眼周围,发现不仅仅是自己遇到了这个问题,所有与斩夜支队炊事小队作战的船员,此时都是被压着打。
  这些炊事兵,根本就不是很精通体术战斗,但是那恐怖的力量与耐力,愣是让他们压住了人数超过他们三倍的海贼。
  那谬尔那边也不太妙,他的身上已经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的伤痕,而那谬尔对面的那个医疗兵,除了正义披风的衣角有点滴血迹,也是十分轻松。
  你管这叫医疗兵和炊事兵?!为什么感觉战力和后面那些战斗员根本差不了多少啊?这还是在甚平与布鲁克两人没有动手的情况。
  现在他们这一支突击队就已经被压着打,高墙之上的那些海军,偶尔还会凸施冷枪,带走一个个海贼性命, 或者至少帮助他们的同僚解围。
  乔兹有种感觉, 再拖一会儿, 恐怕他们这些突击的人, 会被斩夜支队炊事与医疗两支后勤小队给围死。
  明明斯凯勒也只是海军中将啊, 为什么带出来的这群小队队长, 一个个都比中将都还要强了,他们就不考虑跑出去带队的吗?!
  此时已经不剩多少面积的冰面之上,白胡子与斯凯勒各站在一块坚冰之上,白胡子身上多了好几道伤痕,喘气的频率也是极高。
  “决心的力量...哈~”
  白胡子也注意到了小奥兹身上的战斗,语气复杂的说道,当年留下的那些人,经过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也都全部成了了不得的人物了。
  当年斯凯勒新兵期间就极为受重视,因此最初配备的支队,空也授意让鹤为斯凯勒配备一支年轻、有潜力的支队。
  这群最初加入斩夜支队的海军,虽说已经不剩多少了,但是他们经历的风雨,几乎与斯凯勒个人无异,因此他们强迫着自己强大起来。
  近二十年时间过去,他们也终于将天赋全部变现,甚至已经远远超越了自己的天赋上限,他们不断进步的动力, 就是...
  白胡子想到,这群人之所以能如此疯狂的进步,或许就是为了自己项上人头吧?
  整整十八年,这一支支队,终于把这般决心,化为了真正的力量,成长为一支能够与四皇海贼团抗衡,乃至能够击败四皇海贼团的海军支队了。
  这或许是海军唯一一支,能够做到这一步的支队了,而这一切,只不过他白胡子一个决定催生出来的。
  因此白胡子的心情才会如此的复杂,他算是给这一支支队立下了永不停歇的决心,而今天,他的儿子们,正因此遭受到了如潮的攻击。
  “决心的力量吗?可以这么说,今天就看看谁的决心更强。”
  斯凯勒现在的状态比起刚刚,也有一些下滑了,毕竟白胡子犹如重返年轻时那个世界最强男人的攻势,还是十分恐怖的。
  “啊!疼疼疼疼疼~”
  突然,后方一个声音响起,斯凯勒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眉头骤然紧锁,那是路飞的声音,果然,那个孩子还是不愿意一直躺着吗?
  一艘船只残骸甲板上,鼻青脸肿的路飞睁开了双眼,一瞬间,眼泪与鼻涕从他眼鼻之中涌出,泽法那一拳,可是颇为用力的。
  高台之上,泽法的嘴角也是扯了扯,抱怨道:“卡普,你说你们一家,别的不好,身体恢复力那么好干嘛?”
  卡普看着自己的孙子在硬抗了泽法一拳之后,居然还能这么快清醒过来,加上泽法的“夸奖”,卡普一时间忘记了自己分辨阴阳怪气的能力,挠着头哈哈大笑说道:
  “啊哈哈哈~不愧是老夫孙子,吃了你一拳也是平安无事!”
  不过话刚刚说完,卡普就注意到了战国与鹤两人仿佛要杀人的眼神,也是才反应过来,好家伙,路飞苏醒过来,岂不是还要继续参战?!
  而且还是继续站在海军的对立面,为了一群海贼战斗?!一瞬间,卡普的脸色也是变得严肃了起来。
  见卡普这个老家伙终于反应了过来,战国与鹤也不想再说什么了,毕竟目前局势还是十分可控的,白胡子海贼团甚至连斩夜支队的防线还没突破。
  而此时的路飞,犹如老农妇揉面一般,只是几下,面团就变得光滑而浑圆,此时他的脸也是这般,只是揉了几下,竟就恢复了大半。
  眼泪和鼻涕都不再涌出,除了肿胀还在之外,几乎已经没有其他伤势了。
  站起身,路飞看着战场,发现刚刚偌大的冰面战场,此时被割裂得十分严重,不过看到乔兹已经冲上了月牙港湾,不明情况的路飞露出了笑容,喊道:
  “闪亮亮的大叔,已经要救下比斯塔大叔跟以藏大叔了吗?看来我也不能落后啊!”
  说着,路飞就开始舒展自己的橡胶手臂,像是要赶路,嘴里也是大喊道:“橡胶橡胶!姑姑的秋千!”
  喊完路飞一甩臂膀,路飞的右臂直接伸长,朝着小奥兹的方向飞去。
  “路飞!你太胡闹了!”
  冰面上冲起一道火柱,出现在路飞橡胶手臂的前方,一拳挥出,与路飞飞来的橡胶拳头撞在了一起。
  “砰!”
  虽然没有白胡子与斯凯勒的战斗那般夺目,但是两个年轻人对拳之间爆发的力量,还是让人惊叹,毕竟就连海军将领,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般强大的力量的。
  “艾斯?!”
  路飞看向艾斯,脸上露出了一些纠结的方式,但还是咬着牙说道:“艾斯!如果你要挡在我面前的话,我就打败你!”
  看着居然站在海军一边的弟弟,艾斯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说道:“我只剩下你一个兄弟了!路飞!
  萨博死后,我以为用他的方式照顾你,会让你开心一点,但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不懂事!那么就不要怪我用自己的方式了!
  哪怕要抓捕你,我也不能让你在今天酿成大错!
  火拳!”
  艾斯说完,脚下月步踩动,快速朝着路飞而去,同时右手化成火焰巨拳,朝着路飞砸去。
  路飞此时咬住刚刚弹回来的右手拇指,大力吹气之下,右手也是化作巨人拳头一般,同时覆盖上了武装色霸气,黢黑透亮。
  “艾斯,我不会让你阻止我的!”
  说着,路飞也是一拳朝着火焰巨拳砸去,看到这能力者兄弟的对轰,都有些唏嘘,毕竟听他们的话语,他们是兄弟,如今却各自为战。
  此时的巴尔迪哥,一间大会议室内,原本讨论着这一战情况的众人,瞬间变得哑然无声,原本坐在那里,和身边女孩谈笑风生的萨博,此时愣愣的看着直播画面。
  多拉格则是站在窗边,墨绿色披风笼罩,神秘又强大,但是却没有人看见,这位革命军的领袖,此时却紧张到在咬着自己的拇指指甲。
  姿态与刚刚画面中的路飞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神韵更是几乎可以说复制粘贴。
  多拉格此时的眼神停留在画面中的两兄弟,以及萨博的身上,看到萨博的样子,他有些期待了。
  他等了整整十年,他想让萨博自己回忆起那一段往事,现在看来...有希望了。
  “他们...他们刚刚说......“萨博”了吗?克尔拉?”
  有些呆苶的萨博,转头看向了自己身边的少女,克尔拉此时也是一脸的疑惑,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他们的直播画面,是破译其他信号转播出来的,虽然有着画质降低,与有些延迟,但是收音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刚刚那个海军少将,的的确确喊出了萨博这个名字,克尔拉看着嘴唇都在快速变白的萨博,担心的说道:
  “这没什么吧?萨博,或许只是重名呢?”
  “不...不是!”
  萨博突然伸手抓住的了自己的头发,他的头很痛,但是他却丝毫不在意,或者说,他又更加在意的东西。
  那些尘封的记忆,此时正快速苏醒着,他回想起来了,自己被多拉格先生救起来之前,自己到底是谁?
  突然冒出来的回忆之中,艾斯是恶霸,路飞是恶霸的帮凶,将自己捆起来到处游街炫耀,说着抓到了“海贼”之类的话语。
  那是他们曾经玩的游戏,海军抓海贼,他总是当那个海贼,不是因为艾斯想当海军,而是他总是主动说要当海贼,说要离开自己的家去寻找自由。
  记忆不止这一段,还有关于那个强大得可怕,而且出手间毫无慈悲心的剑士中将。
  那也是一个“恶霸”,每一次见面,斯凯勒总是会给他额头来上一拳,然后给他一万贝利,让他与和他一样挨打同时获得贝利的艾斯、路飞一边玩去。
  “萨博!萨博!”
  克尔拉看着萨博,看着他双眼之中不断冒出来的泪水,担心的问道:“萨博!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不...我有事!”
  萨博擦掉自己的眼泪,看向窗边的多拉格,问道:“多拉格先生,这就是您一直不肯告诉我的关于我的过往吗?”
  多拉格此时已经将手放下了,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怎么样,自己回忆起来,是不是比从别人那里得知消息,要更加的好?”
  “嗯...谢谢你,多拉格先生。”
  萨博对着多拉格鞠躬,但看向正在战斗中的两兄弟,突然说道:“多拉格先生,我想过去!去马林梵多!”
  “你不是说我们革命军应该坐视战争的发生,然后着手于新世界吗?”
  多拉格笑着问道,萨博脸上露出了一丝挣扎,但是看着反目各自为战的艾斯和路飞,他咬咬牙,说道:
  “多拉格先生,这无关革命军,是我个人的请求,我希望能够前往马林梵多,希望您能够批准!”
  不知道为什么,多拉格的笑容更加灿烂,说道:“你的申请可真是令人苦恼呢,毕竟我们革命军与这...”
  “多拉格先生,伊万科夫他们不是也在马林梵多吗?就当做...萨博和我去支援伊万科夫先生,可以吗?”
  萨博身边的克尔拉此时也站起来说道,萨博闻言,急忙说道:“克尔拉,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不用...”
  “那可是你的兄弟啊,不就是...”
  克尔拉看着萨博,露出了一个笑容,萨博看着克尔拉,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看向了多拉格。
  多拉格此时露出了一脸的苦恼,说道:“虽然伊万科夫在,但是以他的实力,想要从马林梵多逃走,如果斯凯勒·格蕾跟三大将他们不针对,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你们去了,反倒会让海军将矛头对准我们革命军,这件事...莪们革命军还是不要过多干涉,毕竟艾斯与路飞,那是他们两兄弟的事情!”
  听到多拉格有些无情的话语,萨博有些着急,但是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服多拉格,明明往日里,他的想法总是能够与多拉格不谋而合的。
  但是事关艾斯跟路飞,萨博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就在他不断想着理由的时候,直播的画面突然转动,一个大脑袋的后脑勺出现在画面中。
  这道人影,他们很熟悉,正是革命军伟大航道的军长伊万科夫,不过伊万科夫此时似乎不知道自己进入了转播画面。
  一计死亡媚眼击飞一群海军,他看着正在战斗中的两兄弟,感慨的说道:“不愧是海贼王哥尔·D·罗杰的boy,跟多拉格先生的boy,天赋真是强大啊!”
  刹那间,革命军会议室内的气氛,变得十分的诡异,多拉格刚刚苦恼的表情,此时变得跟便秘时的表情一般。
  一些革命军成员,看向多拉格的眼神,更是诡异得不行。
  怪不得拒绝萨博这个兄弟过去参战或者调节,原来多拉格是一个如此无情的人,就连亲儿子身陷马林梵多,都可以为了革命军事业而不顾。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多拉格总觉得自己的这些革命军成员,似乎用一种在看一个人渣父亲的目光,在看着他。
  多拉格想说些什么,挽回自己的形象,但是嘴巴张开又闭合,他实在是想不出能说什么缓解现在的气氛。
  而不仅仅是巴尔迪哥,此时全世界在观看这一次直播的人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尤其是那些加盟国的民众,在世界政府和他们王国王室刻意的宣传之下,多拉格与革命军,简直就是You know who与食死徒。
  或许一些正在受压迫,或者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不会轻信王室的宣传,但是仍旧有不少民众是相信了世界政府的那一套说辞的。
  甚至近几年,由于革命军威胁的加大,世界政府甚至有意将多拉格描绘成一个比曾经的哥尔多·罗杰更凶恶的魔鬼。
  而且不得不说,他们的宣传,还是挺成功的,不少人听到多拉格与革命军,首先想到的是畏惧,而不是他们的身份,与他们做过的事情。
  当然,革命军做过的事情,也被曲解了,在任何一个加盟国王国内,包括那些被“收复”的加盟国,他们都已经达成了舆论上的共识。
  那就是革命军所行之事,并不是真正的“革命”,更不是什么“解放”,他们只是为了推翻王室,掀起王国动荡,随后甩手而去,留下一地狼藉。
  当然了,相信世界政府这一套说辞的民众,主要集中在两个地方。
  一个地方是那些被“收复”的加盟国,因为民众要是敢反对这一套言论,当晚就会有白西装的死神上门,给你讲课,因此他们不得不信。
  另一个地方,就是那些富庶的,没有受过天上金压迫的王国,他们生产,他们纳税,又刚好遇到一个不那么残暴的国王。
  他们正常劳作,就能让整个王国凑齐天上金,而缴纳这一笔税款,也成为了他们心中理所当然的事情,自然不会觉得税额过于严苛。
  这样的人,也是占据相当一部分的,但是,也有大量的,不少于这个群体的,支持革命军事业的民众。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如果路飞遇上的不是海军,不是这些年不断改进的海军,或许他们还可以欢呼,但是此时,他们能给到路飞的最大支持就是沉默了。
  起码现在的海军不差,虽然平日里他们总是说海军的开销来源于世界政府征收的天上金,理应保护他们这些加盟国的民众。
  遇上不顺心的时候,他们也会骂上一两句海军,但是今天不行。
  因为海军今天的敌人是海贼,是海贼四皇白胡子,以及他的海贼团。
  海军剿灭海贼,为的是他们这些加盟国、加盟国平民的安全与利益,而路飞、革命军不过只是中途插足进来的人。
  更何况路飞还是选择站在了海贼的那一方,大多数人都不认识白胡子,哪怕是具备自我思考能力的人,信息茧房让他们对白胡子的印象太根深蒂固了。
  四皇就是海贼里最为罪恶的那些人,他们都是踏过无数人,无数无辜之人的尸身,才登临绝顶的,这算是共识了。
  而当保护他们的海军,与白胡子这样的海贼作战时,哪怕他们也自愿拥护革命军,但是现在...不行。
  马林梵多,战斗正酣的兄弟俩,并不知道这件事的,暗示高台上那几个收到了转播信息的人,此时脸色都十分难看。
  当年,为了让多拉格、革命军不和海军、不和斯凯勒、卡普牵扯上,卡普与斯凯勒实在付出了太多,而世界政府也算是信守承诺。
  二十年来,世界政府从未主动宣扬过这个消息,但是今天...这个消息还是走漏了,不过...是从一位革命军军长的口中传出。
  愤怒的同时,战国感到了一丝丝的庆幸,他回想起了六年前,那条赦免法案,那就是关于海贼、罪犯后代的赦免法案。
  只要海贼、罪犯的后代,没有违法犯罪,那么他们就还是无罪的个体,甚至可以加入海军或者世界政府其他组织。
  也就是说,起码海军招收路飞成为海军新兵,进入新兵训练营训练,也是附和条件的,世界政府或者其他人,很难用这件事攻击海军。
  但是...事后的为难和善后工作肯定是少不了了,首先世界政府会质问战国,关于这一条赦免法案的可行性。
  毕竟路飞最终还是选择了成为一名罪犯,而且犯下了摧毁推进城、私闯海底大监狱、攻击海军马林梵多的事情。
  世界政府三大机构,路飞算是得罪了一个遍,就算搬出路飞的“卧底”身份,估计收效也是微不足道。
  麦哲伦或许会同意海军的这个说法,但是CP那边肯定不会同意,而且肯定会借此发难。
  战国此时脸色不善的看向还没反应过来的伊万科夫,他现在好想回到一分钟之前,亲自出手,给这该死的革命军一计佛光冲击波。
  “必须要赢一场足够漂亮的战争了。”
  虽然一次胜利不能解决什么,但是起码能让大家转移注意力,同时在世界政府那边争得更多的话语优势。
  “快看!白胡子!”
  就在各方都处于极度“安静”的时候,不用参战的斩夜支队军需官汉密尔顿,突然指向白胡子方向大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此时的斯凯勒的黑刀古御作掉落在地,左手黑曜与白胡子的薙刀丛云切角力着,但是她的右手却没有因为失去古御作而闲着。
  此时斯凯勒的右手拿着那把白色的短刀,而短刀刺入了白胡子的身体,短刀白牙没柄而入,正中心脏的位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