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我的铁拳早已饥渴难耐!

第五百二十五章 我的铁拳早已饥渴难耐!


  “战争要结束了吗?”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由得闪过这个念头,包括海军,包括海贼,包括革命军,包括一切在看这一场直播的人。
  此时直播的画面, 已经不再是刚刚的那个失误镜头了,而是锁在了白胡子与斯凯勒的身上,所有人都看到,那把白色短刀完全刺入了白胡子的胸膛。
  而此时不仅仅是画面定住了,就连角力中的白胡子与斯凯勒,也似乎定住了一般。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白胡子一下子就...”
  “都怪刚刚那個大脑袋,可恶啊, 我们到底错过了什么战斗画面!”
  香波地群岛, 海贼们不满的喊着,白胡子与斯凯勒的战斗,绝对是他们见过的最为恐怖的战斗画面。
  和他们比起来,其余所有人的战斗,都可以称之为过家家,这种撼天动地的战斗,才是这片大海顶尖强者该有的风采。
  虽然刚刚草帽路飞的消息很劲爆,但是比起白胡子与斯凯勒的战斗,完全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好不好,他们居然还因为这个消息,错过了最重要的战斗画面。
  得知路飞是革命军领袖多拉格儿子这个信息又能怎么样?顶多就是以后想对路飞做什么,或者路飞做了什么,需要加一层思考罢了。
  但是刚刚白胡子与斯凯勒的这一个攻防回合,可是可能直接影响到这一次战争, 不, 是影响整个世界格局的重要时刻啊!
  刚刚镜头偏向的那十几秒, 白胡子与斯凯勒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战斗?什么斯凯勒的黑刀落在了冰面上,为什么那把白色的短刀会刺入白胡子的心脏?
  他们想看到这些啊!海贼们不满的喊着,但是不可能因为他们的喊叫,就将直播画面进行回放,当然,不是不想这么做。
  此时在世经报总部的摩根斯此时都快气疯了,他派出去专门负责直播的新闻鸟,居然把如此关键的一幕给错过了!
  而且这一次用的直播电话虫,有不少都是紧急培育,甚至是未完全培育的电话虫,刚刚直播这个画面的电话虫就是一只未完全培育的电话虫。
  可以说那只电话虫是童工上岗,这就导致那一只电话虫没有完全完备的功能,比如只能直播,不能在直播的同时进行画面的刻录。
  也就是说,白胡子与斯凯勒的那一个回合到底是怎么样的,依赖这只电话虫是不可能的了。
  只能在战争结束后,召回所有的电话虫,专门去翻看、分析那些具备画面刻录功能的电话虫,看能不能找到画面, 或者是一些蛛丝马迹了。
  这一耽误,摩根斯感觉自己至少损失了十个亿!必须找到那只将画面切换到伊万科夫那个大脑袋上的新闻鸟, 然后扣光他的工资!
  香波地群岛,夏琪看着这一幕,手中的香烟已经落地,等到她回过神来,才有些怅然的掏出烟盒,又点上了一根香烟,随后看向雷利,问道:
  “不得不说,我很意外。同时,我也很意外你居然不去参与这件事,毕竟你和白胡子认识这么多年,虽然有过敌对关系,但还是有一些交情的吧?”
  雷利扶了扶眼镜,拢了拢自己的头发,看着直播画面,说道:“船长说过,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旅程,这是白胡子自己的旅程,我不会去帮他的。
  或者说...哪怕不是白胡子,而是艾斯,或许...我也会像今天这样无动于衷吧?比如如果那样,那也是艾斯的旅程,我与艾斯也算是...毫无关系了。
  至于交情?你和白胡子的交情不是更好吗?毕竟你们都在洛克斯那里待过。”
  “洛克斯里面,哪有交情这一回事,凯多还是白胡子带到洛克斯的呢,现在不是在白胡子甚至都还没死的时候,就开始对他的地盘下手了吗?
  如果不是香克斯,还有万国的那群孩子,凯多此时估计都在白胡子的海域里畅游了,当然...他是果实能力者,所以只能在天空上畅游了。”
  夏琪的脸色带着讽刺,也不知道是在讽刺谁,同样已经收到香克斯在新世界与凯多开战情报的雷利,此时也是勾起嘴角,问道:
  “你觉得我现在还像年轻时一样遨游吗?毕竟...我也这么大年纪了。”
  “你还是等着我来说出那句话是吧?”
  夏琪侧头看向雷利,她已经顺着雷利的话语暗示了,但是雷利还是缺乏一点点动力,而此时雷利更是厚颜无耻的点了点头,说道:
  “男人做事情,总需要一个理由,哪怕只是一个滑稽的理由呢?如果这个理由能出自你的口,那就更美妙了。”
  闻言,夏琪白了雷利一眼,随后欺身,几乎是贴着雷利的耳朵说道:“雷利先生,你也不希望小路飞在马林梵多受到欺压吧?”
  “哈哈~”
  此时巴尔迪哥,看到这一幕的众人,也忘记了“鄙夷”自己的领袖,一些高度认同萨博先前计划的人,此时都紧紧握住了拳头。
  但是提出在白胡子落败后,快速进入新世界,分割白胡子的海域,在新世界也播撒革命军种子的萨博,此时却是紧紧皱眉。
  因为白胡子一旦落败甚至死亡,那么就意味着,这一次战争的终结,因为白胡子一死,海军就要开始清扫战场,等待下一波敌人了。
  而到时候,按照自己刚刚从画面中高台那几人表情的分析,或许三大将,甚至是战国、卡普、泽法、鹤都会出手。
  加上此时已经参战的那些战力,白胡子的残党,甚至包括路飞带来的那些人,包括他们革命军的伊万科夫,会败得很快很快。
  也就是说,他连跑到马林梵多,调解艾斯与路飞这两兄弟局面的时间都没有了。
  一时间,萨博有些慌乱,而他一如既往,在慌乱的时分,将眼神投向多拉格先生,多拉格此时注意到了萨博的眼神。
  将自己的目光从直播画面上挪开,落在了萨博的身上,说道:“快去,抓紧。”
  “是!多拉格先生!”
  多拉格的话语一出,萨博不再考虑其他事情,不考虑他现在赶过去还来不来得及,不考虑他过去后会不会有危险,或者给在马林梵多的革命军同志带来更多的危险。
  他就像是刚刚进入革命军的几年后,刚刚加入战场的那个少年一般,听着多拉格的吩咐,他几乎是刹那之间就从会议室消失不见。
  多拉格抬了抬眼皮,看向还没反应过来的克尔拉,说道:“他不希望你也涉身险地,这一次,听萨博的。”
  “...好的,多拉格先生。”
  斯凯勒与白胡子对战的这一幕,受到最直接影响的,是此时正在马林梵多参战的人们,此时甚至包括艾斯与路飞,此时都不再战斗,而是看向那边。
  高台之上,鹤说道:“斯凯勒是蒙奇家最靠谱的人,战国,你不会再否认这一点了吧?”
  “嗯,老夫现在甚至觉得,她挑衅推进城罪犯,都是一件值得称赞的事情了。”
  战国点了点头,他需要让所有人将目光和注意力从路飞身上挪开,斯凯勒就直接捅了白胡子一刀,甚至后续也似乎不用担心了。
  海军会战胜白胡子海贼团,然后结合他们这些老家伙,还有三大将的力量,一起将推进城来犯的逃犯一网打尽。
  如此震撼战绩砸下去,恐怕世界政府在开口指责之前,也要先考虑考虑,海军的心情,指责他战国可以,但是意图扩大到整个海军...
  那么就连世界政府,就连五老星,也得考虑清楚,而一旦他们考虑清楚,势必不会对海军怎么样,斯凯勒...真是海军意外性第一但是利于海军的好将领啊!
  “老爹!!”
  但是和战国的好心情格格不入的,是白胡子海贼团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嘶吼,此时所有的白胡子海贼团海贼,全都焦急的望向白胡子与斯凯勒的方向。
  战国他们现在可以谈笑风生,那是因为白胡子一旦死亡,对于海军而言是大胜,他们有什么原因不高兴呢?
  但是对于白胡子海贼团而言,白胡子一旦死亡,那可不意味着战争的失利,还代表着他们将失去他们的老爹,失去父亲。
  有许多白胡子海贼团的海贼,在早年的时候,就已经经历过一次丧父之痛了,也正是因为年少就没了父亲,因此有不少人才会出海闯荡。
  毕竟...对于有些海贼而言,不出海可能意味着死亡,出海虽然也极有可能遇到死亡,但那是挣扎求生的最后一条稻草了。
  和大多数海贼不同,他们是幸运的,虽然远远称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幸运”,但是遇上白胡子这位老爹,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白胡子当他们老爹,陪伴他们、庇护他们的时间,甚至比他们的生身父亲还要长,他们已经完全将白胡子当成了父亲,也完全将白胡子海贼团当成了家。
  而白胡子海贼团这个家...是由白胡子这位父亲撑起来的,白胡子一旦死亡,他们就没有了老爹,甚至...就连家也没有了。
  因此在这一刻,几乎所有的白胡子海贼团海贼,全都舍弃了自己的对手,奔向了白胡子的方向。
  马尔科此时也是甘愿被努尔基奇连续的追击,也要朝着白胡子的方向飞来。
  小奥兹的尸身之上,眼含热泪的乔兹看着白胡子,甚平也是微微抬手,示意其他人停止作战,等着乔兹最后的决定。
  乔兹深深望了白胡子一眼,随后毅然决然的转头,看向高台之上,已经哭泣到失声的比斯塔跟以藏,大声吼道:
  “所有人!继续作战!救出比斯塔跟以藏!不要辜负老爹,还有小奥兹,以及其他兄弟为我们创造的机会!”
  “废话!”
  突然,一个浑厚,但是显得有些乏力的声音响起,一瞬间,白胡子海贼团的众人,全都看向了缓缓抬头的白胡子,白胡子看着这些笨蛋儿子,喊道:
  “老爹我...可还没死啊!”
  随着他的怒吼,身上力量再度爆发,与斯凯勒手中黑耀角力的丛云切,也是猛地向前挥舞,斯凯勒不得不后退。
  “老爹!!!”
  “老爹!你没事吧?!”
  在一群笨蛋儿子的问候声中,白胡子低头看着自己胸膛上的那个剑柄,随后点了点头,说道:“继续作战!不要担心我,我可是白胡子!”
  “是!老爹!”
  只是短短两句话,原本有些疲态的白胡子海贼团众人,再度亢奋了起来,再度转身,与海军战斗到了一起。
  而不少海军则是看怪物一般的看着白胡子,难道白胡子真的连刺穿心脏都不会死的吗?这也太夸张了吧?
  马尔科此时还继续朝着白胡子飞来,无视了白胡子的怒视,坚持落在了白胡子身边,看向了他胸前没柄而入的那把白牙短刀。
  斯凯勒刺得极深,完全没有留情,但是...
  斯凯勒此时捡起刚刚掉落在冰面上的古御作,看向白胡子,说道:“可以还给我了吗?那把刀?”
  白胡子捏住马尔科的后衣领,直接将他扔了出去,随后点了点头,说道:“你需要一把更长的刀。”
  斯凯勒扬了扬断眉,也稍微抬了抬此时手中的两把黑刀,说道:“这个长度应该够了吧?”
  “库拉拉拉拉~”
  白胡子大笑着,拔出了胸前的短刀白牙,扔回给斯凯勒,不过动作又迅又疾,短刀白牙也是在天空划过一道白色的光,朝着斯凯勒刺来。
  但是面对白胡子的“飞刀”攻击,斯凯勒浑不在意,左手轻巧转动黑耀,换成反手握刀,随后抬手。
  白牙此时已经来到了斯凯勒身前,速度不减,但是斯凯勒抬手的瞬间,黑耀的刀头刚好撞击到了白牙。
  受到这一份额外的力的影响,白牙瞬间旋转起来,朝着上空飞去,直达百米之高,随后才重新下落。
  斯凯勒微微侧身,随后一拂正义披风。
  “咔~”
  白牙准确无误的回到刃匣金刚之中,白胡子也没想过能靠这种甚至连偷袭都算不上的手段算计到斯凯勒,此时也丝毫不在意。
  他摸了摸胸前的伤口,此时的伤口还在流血,不过出血的速度,正在快速减缓,只差一寸,只差一寸斯凯勒的刀锋就能刺入他的心脏。
  如果斯凯勒刚刚拿的不是短刀白牙,而是任意一把黑刀,或者是任意一把常规尺寸的打刀甚至是胁差,都能直接刺入心脏。
  当然,如果斯凯勒手中不是短刀白牙,白胡子也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而是会更加的提防。
  这一处险些直达心脏的伤口,白胡子并不在意,甚至受到的影响也不大,否则他刚刚也就无法与斯凯勒保持角力之势了。
  也幸好是这把短刀白牙,斯凯勒虽说早年间常常自称三刀流剑士,这些年人们也都认同了她三刀流剑士的身份,但是对于白牙,斯凯勒似乎并无法很顺心的使用。
  起码,在用两把黑刀的时候,那两把黑刀几乎是配合着斯凯勒的意愿,能够瞬间凝成斩击或者吞吐凌厉剑势的。
  但是在使用白牙的时候,斯凯勒就没有那么得心应手了,否则...要是斯凯勒那凌厉的剑势在白胡子体内爆发,白胡子的心脏估计也会被剑势刺穿。
  不过,不得不承认,斯凯勒在剑术方面,对于白牙的应用,丝毫没有滞涩,否则也不可能刺入他白胡子的身体。
  白胡子此时的伤口,已经不再出血,他伸手一抹,露出了一个新添的伤口,脸色虽然比刚刚要苍白一些,但是...影响没有看起来那么大。
  高台之上的几人倒是没有其他人那么惊讶,毕竟他们的眼光可高出其他人太多太多了,虽然隔着很远,但是白胡子的状态他们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白胡子根本不像是心脏被刺穿的模样,而看斯凯勒那柄短刀白牙的长度,再看看白胡子的身体厚度,他们大概也就猜到了。
  不过见白胡子居然还能在几乎不经任何休息的情况下,继续与斯凯勒战斗,他们还是很惊讶的。
  虽然没有一些人以为的白胡子被刺穿了心脏还能继续作战那么惊讶,但是毕竟...白胡子可是被捅了一刀啊。
  常人就算是被钉子,甚至是缝衣针扎一下,都会疼痛不已,躺在病床上都会各种不得劲。
  而经受训练过的,或许能在轻伤的情况下,继续战斗下去,但是白胡子可是直接被捅了一刀,这身体实在是太强大了。
  尤其是他们已经能够看出白胡子已经是老态尽显了,在身体大幅退化的情况下,依然能做到这般,要是鼎盛时期,估计真的心脏被捅一刀都死不了。
  说不定找个好一点的医生料理料理,就能够复原。
  “铛~”
  就在战国等人还在感慨之时,斯凯勒与白胡子的又一轮对攻开始了,白胡子的生命力实在是太旺盛了,只能一点点将其消磨。
  尤其是在被捅了一刀之后,白胡子对于防护做得十分的到位,即便是斯凯勒,也很难找到机会。
  只能依靠自己更旺盛的生命力,以及年轻的优势,无节制的爆发着自己的力量,逼迫白胡子与她强攻。
  斯凯勒的战斗方式其实可以说是十分老派的,因为她成长的道路上,指导她的人,或者是她的敌人,都是旧时代的强者。
  因此她现在也是适应了强攻的方式,说白了就是硬耗,谁能继续站着,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这种老派的战斗方式,在如今新生代,乃至是斯凯勒同辈的中生代之中,也已经很少见了。
  少有的几个新生代,比如艾斯、波尼、大和,以及如今站在对面的路飞,这些人都是斯凯勒带出来的,并且都接受过卡普、泽法等人的指导。
  而除了这几人之外,年轻一辈之中,很少有这种风格的人了,甚至是罗,他都不是这种老派的风格,而是更倾向于创造机会、抓住机会,争取高效率高转化率的风格。
  这或许与他跟随罗西南迪有关,毕竟罗西南迪是一名情报人员,同时也是夜皇支队的副官,也是负责甚至参与暗杀的。
  他的风格,很好的在罗身上继承了下来。
  这两种乃至其他的风格,都没有高下之分,罗的战斗录像,如果拿来重放观摩,那么所有人都会惊讶于他在瞬间的各种思考,每一次观看都有着惊喜。
  斯凯勒这种老派的风格,现场的观赏性很强,没有试探、没有佯攻,每一次的对轰都是撼天动地,震荡人心的。
  而且,这种风格,这种流传更久的老派风格,其实并不适合围观者学习,毕竟这种风格的强者,当你看到一个的时候,可能有千个万个同样风格的人倒在了路上。
  “推进城难道还没有人过来吗?老夫的铁拳已经饥渴难耐了!”
  作为观摩者的卡普,此时已经是热血上涌了,虽然到了他这个年纪,任何情绪的剧烈波动,都是不应该的,但是卡普就是快忍不住了。
  不仅仅是卡普,泽法此时双手也是有些无处安放,就像找一些海贼狠狠砸一砸,战国见到两个老战友模样,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后搓了搓手,朝着身旁通讯兵问道:
  “推进城那边有消息了吗?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通讯兵闻言,敬礼,随后问道:“我去询问一下。”
  “嗯,快去快回。”
  战国点了点头说道,通讯兵闻言快步离开,没有多久,他便返回了高台,对战国说道:“报告元帅,推进城那边已经重新掌控了广播讯号。
  大部分level.6与level.5的囚犯,都离开了推进城,还带走了大量其他层的囚犯,一部分人抢夺军舰驶入了三角海流,一部分则是逃离了。
  根据统计,逃离的罪犯之中,最有可能对马林梵多发动攻击的,有入侵推进城的黑胡子海贼团,以及他们从推进城带走的希留、卡特琳、圣胡安·饿狼等。
  除此之外,还有红伯爵莱德菲尔德、魔鬼后裔道格拉斯·巴雷特...金...金狮子史基。”
  “金狮子史基?!他怎么跑出来的?不是已经脑死亡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