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最绚烂的剑【6k】

第五百二十六章 最绚烂的剑【6k】


  众所周知,金狮子已经斯凯勒砍成脑死亡了,这是经过了马林梵多、推进城的医生,以及罗这个手术果实能力者鉴定过的。
  “这个消息却是令人震惊,不过...失去了佩刀,又经历了那般惨烈失败的金狮子,已经不足为虑了, 不如想想红伯爵莱德菲尔德、道格拉斯·巴雷特,以及...黑胡子一伙。”
  虽然惊讶,但是战国表示这算不上什么大事,毕竟金狮子自从艾德沃特海战之后,就再也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浪了。
  不管是二十二年前硬闯推进城,还是二十年前成为推进城第一位逃犯,这些看起来轰轰烈烈,但是金狮子最终都是以失败者的身份结束的事件。
  战国表示金狮子而已, 自己打过,卡普也打过,斯凯勒也打过,有什么好担心的?
  其实红伯爵战国也不是很担心,最令他担心的,还是黑胡子一伙,以及...麦哲伦在每一年的工作报告之中,都会提及的那个道格拉斯·巴雷特。
  那是一个在推进城level.6无尽地狱之中,都能不断成长的怪物,具体他有多强?推进城牢笼那一点点地方可不够他折腾的,因此具体实力并不清楚。
  但总之就是很强,从无尽地狱之中,其他囚犯对于巴雷特不断改变的态度就能够看出来, 他的实力,绝对已经超过了level.6绝大多数的囚犯。
  成为了那种“我之所以被关在第六层,是因为推进城只有第六层”的那种超级罪犯, 而且巴雷特本身的天赋就强大到可怕, 这些年下来, 恐怕已经能够真正站上大海顶端了。
  黑胡子一伙就不用说了,按照刚刚的报告,希留也加入了黑胡子海贼团,那可是曾经组成推进城铁壁的两人之一。
  当年抓捕希留的行动,也没有那么的顺利,按照麦哲伦的报告,他与希留战斗了许久,波及了好几层的监狱,甚至让希留逃到了地上一层。
  如果不是斩夜支队里那个蹭吃蹭喝的一生出手,恐怕还会更加的麻烦,毕竟离开了推进城之后,麦哲伦对战希留,也没有了太多优势。
  尤其当时希留是在推进城被抓捕,因此他的佩刀也是留在了推进城,如果是被存放到了其他地方,希留的威胁或许还不会那么大。
  但是...一位大剑豪拿到了自己的刀,能够带来的威胁,那就不轻了。
  卡普此时则是对通讯兵问道:“别说这些没用的, 就说他们什么时候到!”
  通讯兵在听到卡普的话之后,有些懵了,这些是没用的信息?难道知道敌人的信息,不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情吗?
  而且,那群人加在一起,应该是很恐怖的吧?为什么这几位上司都这么轻松?
  虽然疑惑,但是通讯兵还是说道:“九十分钟前,黑胡子一伙已经驾驶军舰离开,如果他们选择走正义之门的三角海流,应该还有半小时就能够抵达了。”
  “还有半小时吗?可恶,好想直接调一艘军舰去会会他们啊。”
  摩拳擦掌的卡普,有些不耐烦的说着,通讯兵低着头,不敢言语。
  泽法此时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副斯凯勒送他的墨镜,说道:“还有半个小时啊,差不多该让状态回暖一下了。”
  正在换眼镜的泽法没有注意到,卡普有些羡慕的看了他一眼,毕竟他女儿看似大方,花钱大手大脚,但是实际上,抠门得要死。
  泽法算是唯一一位不止一次得到过斯凯勒礼物的人,从那根服役了二十年的教鞭,再到这副墨镜,以及泽法之前用的一些吸入剂的外壳,都是斯凯勒送的。
  斯凯勒是一个几乎与“生活”脱离的海军,但是当她“生活”的时候,比如逛街、购物,看到有趣的东西,首先想的一定是泽法。
  而其他人,不管是鹤,还是卡普,都只是受到过斯凯勒一次真心的礼物,鹤偶尔还能在斯凯勒犯错的时候,收到一些礼物。
  但是卡普...
  最令卡普羡慕的,是泽法的教鞭与墨镜,都是斯凯勒专门定制给泽法的,要不然泽法这个老花眼,肯定不会戴墨镜。
  而对此并不自知的泽法,只是将那副平时戴的眼镜,揣回自己的兜里,随后原地缓缓舒展身子。
  毕竟接下来他要参与战斗了,他都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战前不热身,还真不行。
  至于为什么打路飞的时候不用热身?打个路飞还要热身?!
  “那谬尔,你还撑得住吗?”
  此时,小奥兹的身体之上,乔兹看着身上大量出血的那谬尔问道,那谬尔的脸色有些为难,他有些撑不住了。
  但是此时敌人就在面前,就这么说出来,未免有些长他人志气的意味,不过几十年的相处,乔兹也是秒懂那谬尔的境况。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就要改换战斗目标,其实一开始他们的战斗目标就选错了。
  虽说莱昂无法击溃钻石,但是他的力量、霸气、耐力却是死死压制着乔兹,而那谬尔就更加不用说了,遇上迅捷,下刀精准的弗洛伦斯,实在有些吃力。
  这种不利的对局,起因就是他们太轻视莱昂与弗洛伦斯了,认为这两位后勤不可能这么强,他们原本是想击败两人,随后去应战甚平与布鲁克的。
  但是他们没想到,莱昂与弗洛伦斯的实力,居然和他们处于同一阶层,虽然这两人从未参与战斗,但是修行却是一天都没落下。
  因此,在吃了自负的亏之后,两人才想到该更换各自的敌人了。
  如果是那谬尔遇上莱昂,那谬尔身为鱼人,种族带来的身体优势,或许能让他与莱昂硬碰硬,甚至能占据上风。
  乔兹也是如此,虽然他刚刚在专心与莱昂对战,但是弗洛伦斯与那谬尔的战斗,他还是捕捉到了不少。
  弗洛伦斯的见闻色霸气极强,而且用刀技艺精湛,那谬尔哪怕只有一个弱点,或者只是一瞬间的迟疑,都会被弗洛伦斯开上一道口子。
  但是如果是他与弗洛伦斯对战,就没有这个顾虑了,毕竟弗洛伦斯不可能拿着一把手术刀破他的钻石皮肤。
  至于弗洛伦斯的速度与见闻色的问题...硬抗呗,只要不被伤害,那么就能持续推进,而且弗洛伦斯的体力可没有莱昂这么变态。
  下一瞬间,乔兹与那谬尔突然来了一招移形换位,想要换个对手,可是当他们位置转变之时,却发现,自己眼前的敌人并没有变化。
  “怎么回事?!”
  乔兹吃了一惊,虽说两人有过预兆,但是他们之间的配合可是极为默契的,莱昂跟弗洛伦斯即便是能反应过来,也至少得慢一拍吧?
  毕竟他们才是主动方,而莱昂与弗洛伦斯是被动方,但是为什么莱昂与弗洛伦斯非但没有掉拍,甚至比他们更快?!
  不远处,一个肩扛野太刀的年轻将领,缓缓放下了手,这可是他的导师十几年来第一次参战啊,怎么可以出现什么意外呢?
  “专业、精确、及时、有效,不容失误!”
  想到弗洛伦斯在外科课程时不断强调的这句话,罗露出了笑容,随后才从原地离开,再次加入战斗之中。
  “呼~呼~呼~”
  而战场中央,形势更加紧急,白胡子左手捂住右肩上的又一道伤口,看着正义披风少了一边袖子的斯凯勒,急促的呼吸着,脸上痛苦难掩。
  不仅仅是手上,或者其他新伤口带来的疼痛,还有旧伤复发那跗骨般的痛楚,以及此时犹如要爆炸的肺部,不断传来的刺痛与钝器击打挫伤的疼痛。
  当人们注意力再次移开时,刚刚几个回合的交锋,可比之前那差点穿心的战斗要激烈太多了。
  斯凯勒此时握住古御作的右手正在轻轻舒展着,指根与掌心的胀痛,让她怀疑自己在这样的对攻之中,究竟还能不能握紧自己的刀。
  这在如今的斯凯勒身上,已经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了,毕竟之前的古御作掉落,也是她自己为自己创造的机会,而不是像年轻时一般真的被击飞佩刀。
  但是现在不一样,她的双手,被白胡子的震荡之力不断的攻击,不断遭受震荡的肌肉、韧带、肌腱都疼得要命。
  忍耐疼痛可一向是斯凯勒的拿手好戏,这要是换一个人,估计都开始考虑换一种方式进行战斗了。
  毕竟飞翔斩击也是很好用的,但是不知道是什么让斯凯勒还是保持着自己的固执。
  不过,固执也有固执的好处,此时的白胡子,在每一个攻防回合之中的破绽与弱点越来越多了。
  斯凯勒一直在等,等一个真正足够好的机会。
  耕四郎的万物呼吸与波鲁萨利诺的建速须佐之男,都是对见闻色霸气的极高水平应用,斯凯勒也算是这片大海上唯一一个同时掌握这两个技巧的人。
  但是她已经过了需要“滥用”这些技巧的时间了,或者说,在面对白胡子这样经验老到的强者时,滥用这些技巧,只能让这些技巧的作用不断的降低。
  斯凯勒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能将这两个技巧应用到完美的机会,那个时机,斯凯勒会将黑刀送入白胡子的心脏。
  白胡子此时也是十分警惕的看着斯凯勒,他对于斯凯勒的了解,海军这边不说,海贼这一边,他白胡子绝对是最了解斯凯勒的人。
  斯凯勒到现在都没有全力发挥,或者说,并不是没有全力发挥,而是...少了以往那种拼命的感觉。
  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斯凯勒不再需要时时刻刻拼命了,这一点白胡子知道,因为斯凯勒的每一步成长,他都看在眼中。
  但是另外一个原因,白胡子知道...斯凯勒力图终结他的性命,而不是简单的击败。
  这也是白胡子警惕到了极点的缘故,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些垮了,动作开始走形,霸气也不再顺畅,就连果实能力,都有一些无力了。
  他在对战之中,会露出越来越多的破绽,而这些破绽,斯凯勒是有能力找到的,但是斯凯勒一直没有针对他的破绽发动攻击。
  或许...斯凯勒对他破绽发动攻击的时候,那个破绽,是一个足以致命,甚至必定致命的破绽。
  这让白胡子的精神高度紧张,因为他还没救出自己的儿子,在那之前,他不能失败。
  坚持,又或者...放手一搏!
  “你似乎并不高兴啊?击伤我...”
  白胡子见斯凯勒已经调整完毕,第一次为了拖延时间而开口,斯凯勒在听到白胡子的话语之后,也明白了白胡子的意思,没有追击,而是说道:
  “是啊,击败现在的你,并没有太多价值,起码在我心中,没有那么多价值了。”
  “库拉拉拉拉~那你想击败什么时候的我?”
  白胡子强忍疼痛,脸上露出了一丝豪气笑容,他知道斯凯勒口中的答案,那就是...
  “二十二年前,莫比迪克号上的你。”
  见斯凯勒果然说出了自己猜测的答案,白胡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是啊,二十二年前...已经这么久了啊。”
  “久,非常的久,久到时代都更迭,久到我不仅仅是想击败你,而是将送你彻底离开这个舞台、离开这个时代了。”
  斯凯勒见白胡子状态也调整过来了,便开口示意,白胡子闻言,却是直起身子,露出了大笑,说道:“时代更迭吗?是啊...我也成了旧时代仅剩的孤灯了。
  只不过,和二十二年前一样,你想击败我,可还差得远呢!”
  白胡子也是再次转动手中的丛云切,刹那之间爆发的气势,让所有人都关注到了这边,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到,这个时候的白胡子,居然还有将战斗升级的能力。
  黑红闪电闪烁,随后一层朦朦胧胧的白光,最下层是黑如浓墨的武装色霸气,白胡子挥动手中薙刀,朝着斯凯勒砍来,大喊道:
  “我是旧时代的残党!新时代没有能承载我的船!”
  “咔咔~轰~”
  刀锋划破空气,空气瞬间裂痕遍布,从刀锋的轨迹,开始朝外扩散,直到大半个月牙港湾,都被震裂开来,甚至有的更是直接剥落。
  斯凯勒看着瞬间爆发的白胡子,看着他重新恢复血色的面庞,脸上也是出现了笑容,这个白胡子,才是她初见时想打败的那个白胡子啊!
  下一瞬间,夺目的红光亮起,那犹如鲜血一般的色泽,令人惊惧,但是又不由得转目注视而去。
  斯凯勒左手手背之上的鬼缚珠,此时绽放着前所未有的光芒,她等了太久了,实在是太久了。
  两把黑刀也在此时归鞘,所有了解斯凯勒的人,此时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因为这是斯凯勒最为令人称道的收刀术。
  每一次的收刀,都是为了下一次更加璀璨绚烂的拔刀挥斩,细数斯凯勒那些需要收刀的剑招,都是那么的美妙又极致。
  而且这一次...这是他们从未了解过的剑招,不管是此时斯凯勒的姿势,还是那连同黑刀一同归鞘的剑势,还是散发的那夺目红光,都是他们未曾见到过的。
  一直俯瞰全场的米霍克,此时也是将自己的视线击中在了这一点之上,他的眼角在轻微抽搐着,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微妙。
  白胡子注意到了这一点,有一瞬间,他不知道为何,心中升起了一股自豪,那是一种连他自己都无法解读的情绪。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一触即发的对攻,或许这一次攻击,将要超越先前一切,达到前人所未达到的境地!
  “可惜...在救出他们之前,我不能失败。”
  突然,白胡子一踏地面,一整块坚冰瞬间被震碎成为齑粉,斯凯勒的身体也是短暂失衡,但是只是一瞬间,斯凯勒便踩动月步,准备拔刀。
  但是白胡子并不是为了影响斯凯勒才发动的能力,他的一切都是佯攻,他从斯凯勒的上方掠过,目标是...月牙港湾!
  斯凯勒也是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月步与剃几乎同时发动,朝着白胡子追去,但是白胡子似乎丝毫不在意将整个后背暴露给斯凯勒。
  只是直愣愣的朝着月牙港湾奔去。
  “砰~”
  无数阻拦的海军、残骸甚至是自家的海贼,都被白胡子震开,只是眨眼之间,他便已经从月牙港湾中央部位,来到了小奥兹所在。
  一步踏上小奥兹的身体,白胡子高高跃起,手中的薙刀也是终于落下,一道被白胡子寄予了所有力量与希望的斩击,飞过了乔兹等人的头顶,朝着高台而去。
  “白胡子!你个老混蛋!”
  看到白胡子居然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偷家”,战国的心情十分的复杂,有愤怒,也有看到老对手穷途末路时的感慨。
  几个小时的战斗,让他们忘记了,白胡子并不是为了战争而来,他是来应战的,同时...也是来救自己儿子的。
  “轰~隆隆隆~”
  高台瞬间坍塌,白胡子在这一瞬间爆发的速度,即便是战国与三大将等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毕竟...
  谁能想到,白胡子会在这个时候,放弃与斯凯勒的战斗,“不忘初心”的来营救自己的孩子。
  所谓公开处刑白胡子的家人,只不过是一个理由,战国自己都没当一回事,就在所有人都松懈的瞬间,白胡子却是始终扮演着为营救儿子而来的父亲角色。
  高台坍塌的瞬间,一股岩浆洪流,一道金光射线,一柄寒冰巨矛,在同时冲向了白胡子。
  “砰~轰隆隆~”
  攻击全都命中白胡子,或者说,白胡子似乎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
  高台坍塌,比斯塔、以藏,还有已经痴呆的miss·巴金、爱德华纽盖特,都从废墟坍塌的烟雾之中飞出。
  几人砸到了正在对战中的乔兹与那谬尔,将他们两个也击飞,落到冰面之上。
  废墟烟雾之后,一个声音响起。
  “白胡子海贼团!给我听好了!现在下达最后的船长命令!你们和我在此分别!带着你们的兄弟,带着草帽路飞与他的盟友,离开马林梵多!平安返回新世界!”
  所有人都听出来了,那是白胡子的声音,所有的白胡子海贼团成员,包括刚刚被扔下来的比斯塔跟以藏,此时全都不可思议的看向白胡子。
  “老爹!”
  他们失声哭喊着,全都听出来了白胡子的意思,此时烟雾散去,身上有烧焦、洞穿、冰霜覆盖的白胡子出现在他们所有人眼前。
  白胡子看着脸上不满的三大将,与愤怒得身上开始绽放金光的战国等人,以及最后...一脸失望的斯凯勒,说道:
  “做个了断吧!海军!”
  说着,白胡子又是一拳砸出,但是带动的震荡之力,却是...那么无力。
  震荡之力从几人身边掠过,没有给几人带来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轰~”
  但是冰面却是被击碎,原本就已经分崩离析的冰面,此时被彻底解放。
  白胡子看着虽然悲痛,但仍旧十分听话,朝着仅剩的那两艘海贼船游去或者跃去的笨蛋儿子们,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
  斯凯勒却是缓缓转过身,看向海面上踩着焰云飞来的努尔基奇,说道:“米格已经待命足够久了吧?行动吧。”
  “是!长官!”
  努尔基奇脸上并没有失落或者懊悔,而是拿起了电话虫,一瞬间,白胡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他这才想起来,斩夜支队,还有一支小队至今还没有行动,而没有任何的踪迹。
  那就是常年潜伏与新世界海底,建立了海军在新世界的海底防卫网络,从未放走一条漏网之鱼的潜艇小队。
  斯凯勒再度转身,对三大将、战国等人说道:“我的战斗还没有结束,请不要插手。”
  说完,她看向白胡子,说道:“白胡子,你是以为我只会与你直面战斗不会提防这些,还是说...你也就仅此而已了?”
  “咚咚咚~”
  海底突然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气泡与水柱,下一瞬间,一道道金色光柱冲起,直接将白胡子海贼团仅剩的海贼船击毁。
  白胡子看着成片成片死去的白胡子海贼团成员,身体不断颤动着,脸上的情绪一点点低沉,就连悲伤与愤怒,都完全收敛。
  他抬头望向天空,随后望向大海,随后视线重新落回斯凯勒身上,战国等人见斯凯勒已经做好了周全的准备,加上他的坚持,也便让开了足够的空间给两人。
  “你最好还能给我用尽全力!白胡子!”
  斯凯勒手背上鬼缚珠红光完全没有消失痕迹,她的手轻轻搭在了刃匣之上,说道:“要不然,我可不会原谅你!”
  “那就让我看看,杀死我的,到底是何等绚烂的剑招吧!”
  白胡子狠狠一踩地面,全身的气血奔腾,力量重新汇聚,但是同时,他身上那些伤口,再也无法止住血液,一道道血箭从他身上飚射而出。
  斯凯勒抬头看着白胡子,点了点头,随后...挥动刃匣。
  “绚烂之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