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陪葬品【12k】

第五百二十七章 陪葬品【12k】


  “跟上一次一样,还是有所保留吗?不给任何人停下脚步的机会,真是残忍啊。”
  米霍克突然开口说道,他身边,已经长大了嘴巴的卡文迪许,不敢置信的说道:“这...这叫有所保留?这可是贯穿白胡子心脏的剑招啊!”
  米霍克没有解释,而是看着斯凯勒与白胡子交战之处。
  “这把刀足够长了吧?”
  斯凯勒犹如攀登者一般, 攀在白胡子身上,双脚踩在他的腹部上,双手拿着黑曜,就犹如抓着树枝或者登山镐的人一般。
  而黑曜的刀刃,完全刺穿了白胡子的身体,甚至有一截, 从白胡子的身后露了出来,刺破了他的船长披风。
  “足够了...”
  白胡子低头,看着刺穿了自己心脏的黑刀,声音变得前所未有的虚弱,说道:“真是绚烂啊...不管是你的剑招,还是被你终结的...我的旅程。”
  “哒~”
  斯凯勒落回地面之上,高高的昂起自己的头,看着白胡子,张口想要说话,但是喉咙却是肿胀不已,完全无法发出声音。
  她合上了嘴巴,眼睛也闭了起来,两滴泪珠从眼角滑落,直到滑出墨镜遮挡的部位,才被人看见。
  “小心!”
  白胡子伸出左手的瞬间,鹤警惕的出声, 想要出手, 但是却被身边的卡普死死拽住。
  “卡普!你...”
  鹤的不解只持续了一瞬间, 白胡子伸出的左手,并没有做出任何攻击姿态,他的身体微微前倾, 好让自己的手能触碰到“矮小”的斯凯勒。
  白胡子粗壮的手指,在斯凯勒脸上拂过,轻柔的动作,就像是猫的尾巴扫过人的皮肤一般,但是也足够为斯凯勒拭去眼泪了。
  “你想说什么吗?”
  听到白胡子的问话,斯凯勒重新睁开眼睛,说道:“这场胜利,来得太晚了。你呢?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吗?”
  白胡子重新直起身子,眺望着大海,说道:“我常常在想...如果你成为了我的女儿,那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最近几年...我又在想,如果艾斯成为我儿子...又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现在...我在想,你原谅我了吗?”
  “你太老了,白胡子,老到开始遗憾自己的人生了。”
  “是啊...”
  看着说话愈发费力的白胡子,斯凯勒说道:“我不会原谅你的,你最后并没有出尽全力。”
  白胡子低头注视着斯凯勒左手手背, 那颗红色光华没有半分消减的珠子, 说道:“我用尽全力了...你反而没有...”
  斯凯勒也注视着白胡子的左手, 从来到高台之下至今,白胡子的左手从未张开过,就连刚刚帮她擦拭眼泪时,都未曾张开。
  或许是注意到了斯凯勒的眼神,白胡子左手还故意松了松,但是并没有张开的意思,同时望向战国,说道:“战国...”
  战国也看着这个老对手,没有任何言语,只是等待着白胡子的下文,战国的配合,让白胡子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
  “就犹如罗杰萌发的黄金精神一般,总会有人出现,继承这一份非血缘,也非实际存在的意志,从遥远的过去就开始了,源源不断。
  在未来的某一天...一定会出现某个能够背负着过去数百年历史,向这个世界发起挑战的人出现,战国,你所担心的、世界政府所担心的事情,一定会到来的!
  整个世界都会被卷入巨大的战争之中!”
  战国闻言,皱起眉头,白胡子在这生命的尽头,跟他说这番话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只是为了让自己回忆起在旧时代时自己等人的无力吗?
  白胡子看了没有丝毫阻止想法的斯凯勒,继续说道:“虽然我个人没有什么兴趣,但是...那个宝藏被发现的时候,就是世界颠覆之时!那一天终将会到来的!”
  说完,白胡子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战国似乎意识到了白胡子到底想做什么,他想让白胡子咽下那句话,但是...
  从某种意义上,白胡子已经是死人了,怎么阻止?!
  白胡子带着似乎在捉弄人一般的笑容,大声的喊道:“One piece!是真实存在的!!!”
  “你个混蛋!!!”
  看着白胡子那捉弄人成功的笑容,战国不禁愤怒的喊道,他之所以敢设下这么一个局,绞杀白胡子,那就是在他眼中,白胡子的危害并没有罗杰那么大。
  但是白胡子似乎知道这一点,因此...他不去捏造一个所谓的大秘宝,而是给予罗杰口中的大秘宝背书。
  “戚哈哈哈哈~真是了不起的遗言呢,老爹!”
  突然,在大家还没回过神来时,一个噪音般的声音传来,斯凯勒寻声望去,高台废墟之中,此时站着一行人,鹤皱起眉头,说道:“黑胡子?来得这么快?”
  “蒂奇!!!”
  白胡子此时也是愤怒出声,但是他的身体却没有动弹,因为...已经做不到了。
  海面之上,以及一些坚冰残块之上,白胡子海贼团的海贼,此时也是死死的瞪着突然出现的黑胡子,包括正在被队员们想方设法解锁的比斯塔跟以藏。
  斯凯勒看着黑胡子,突然问道:“嘿!黑胡子,喜欢牙牙果实这个礼物吗?”
  正在张狂大笑的黑胡子笑容突然顿住,看着下方的斯凯勒,战国等人此时也是有些疑惑,牙牙果实?那不是斯凯勒从本部调走的那颗果实吗?
  关黑胡子什么事?情报之中,不是说黑胡子是暗暗果实能力者吗?
  黑胡子一行人行事极为凶残,因此与他们对战过,还知道黑胡子果实的,只有比斯塔跟以藏,而这两人,在接受海军拷问的时候,任何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当然,咒骂黑胡子的话语还是不少的。
  也就是说,就连海军高层,都不知道黑胡子吃的并不是情报中的暗暗果实,而是从他们本部调走的牙牙果实。
  黑胡子看着满脸嘲讽的斯凯勒,凝固的面容逐渐扭曲,愤怒的喊道:“是你?!我还以为是香克斯和巴基那两个混蛋呢!”
  “是我,但我没有说不是他们啊。”
  斯凯勒耸了耸肩,此时,冰面之上,骑在一个逃犯身上的巴基一脸的懵逼,他们在说什么?为什么他一句话也听不懂?
  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关他的事,不过...如果不关他的事,黑胡子和斯凯勒为什么要提他的名字啊?他今天可才第一次亲眼见到斯凯勒啊!
  而且,斯凯勒甚至都没拿正眼瞧过他!怎么会跟自己扯上关系啊?!!
  白胡子此时也是低头看着斯凯勒,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是你一手打造了这场战争吗?斯凯勒?”
  战国此时也是不可思议的看向斯凯勒,因为战国能策划这一次的战争,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最必不可少的一点,那就是黑胡子因为果实谋害四番队队长萨奇。
  如果没有这颗果实,黑胡子就不会谋害萨奇,也就不会叛逃白胡子海贼团,自然也就不会有比斯塔与以藏千里追凶。
  没有这两人的行动,海军就找不到把柄,逼迫白胡子离开白胡子海贼团海域,来到海军的大本营应战。
  这一切的起源,都源于那颗会让黑胡子觊觎,甚至不惜杀死相处几十年同伴也要夺走的果实!
  也就是说,他战国自认为的抓住了时代中最好的机会,发动的这一场战争,其实起源就在斯凯勒不知道做了些什么的一件事上?
  虽然不知道斯凯勒做了什么,但是根据情报,白胡子海贼团确定了黑胡子抢夺的那颗恶魔果实,是暗暗果实才对啊!
  “这很有趣,不是吗?”
  斯凯勒的回答,让所有人都沉默了,虽然除了斩夜支队少数的几个人,没有任何人知道斯凯勒到底做了什么。
  但是...从现在来看,斯凯勒的确是亲手打造了这一场战争,而斯凯勒对此的回答是...“有趣”?
  “啊哈哈哈~不愧是我女儿!”
  卡普叉着腰大笑起来,随后看着面目狰狞的黑胡子,以及他身边各色各样的人,挑挑拣拣,脸上出现了嫌弃的神色。
  “后面那个大家伙!出来!”
  卡普突然看向躲在马林梵多本部大楼后的一道身影,下一瞬,一道比小奥兹还要庞大得多的人出现,有些呆苶的看着卡普。
  “巨大战舰,圣胡安·饿狼?好,就那你热热身!”
  卡普的话语一出,黑胡子的脸色更黑的,差一点就能和他的胡子混为一色了。
  斯凯勒也看着黑胡子身旁的众人,说道:“这就是你找到的同伴吗?一群失败者?”
  黑胡子的脸色已经和胡子混为一色了,他身旁几人脸色也是十分难看,尤其是刚刚加入黑胡子海贼团的那几人。
  卡特琳·蝶美对斯凯勒还是有阴影的,不怎么敢说话,巴斯克·乔特...之前庞岛事件,被卡普当出气筒给刷了一顿。
  希留此时也是加快了抽雪茄的速度,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斯凯勒的这句话。
  其实斯凯勒的话语没有什么毛病,会被关进推进城的,可不就是失败者吗?成功了谁还进推进城啊?是玛丽乔亚住着不舒服?还是推进城有家的感觉?
  “拉菲特!动手!”
  面容扭曲的黑胡子大声喊着,天空之上,失去了双腿,只能靠双翼扇动,悬停在空中的拉菲特,瞬间空中翻转。
  一张巨大的黑色幕布,从他的包中掉落,朝着白胡子滑落下来,战国等人都皱起眉头,不知道黑胡子这是想做什么。
  但是也没有阻止,毕竟一张黑色的布匹...
  “筝~”
  战国还没想完,一道粉色斩击冲天而起,直接将黑色幕布撕碎,斯凯勒将古御作归鞘,说道:“你想做什么?经过我同意了吗?”
  黑胡子见斯凯勒连一张人畜无害的黑色幕布都不放过,脸色更加的狰狞,而他的身边,希留已经远离了他一步,看向正义之门的方向。
  那里...来客了。
  好几艘军舰驶过了正义之门,朝着月牙港湾而来,军舰上的逃犯大喊大叫着,看着残破不堪的马林梵多,以及减员眼中的白胡子海贼团,十分的兴奋。
  一艘军舰船头,穿着不合身,十分紧绷衣服的巴雷特看向月牙港湾,战意澎湃,一股强横的霸王色霸气也是扫荡全场。
  “这个你们两个都打过了吧?那就由老夫来吧!”
  泽法挽起了衬衣袖子,看着张扬的道格拉斯巴雷特,脸上也露出了同样...不,是更加张扬的笑容。
  跃跃欲试的赤犬,听到泽法老师的话语,硬生生将话语咽了回去。
  “白胡子,你也难挡岁月的老去吗?”
  高墙之上,也不知道何时站立着一道红色人影,白胡子看去,纵使已经虚弱到连移动都做不到了,仍旧是骄傲的站着。
  红伯爵莱德菲尔德,在白胡子看来,只是一个不懂爱、不懂家人,什么都不懂,同时也不配爱的可怜人而已。
  而此时,赤犬的脸上再度出现跃跃欲试的表情,但是却有一道身影,比他更加迅速,来到了另一面高强之上。
  “鹰眼米霍克?!”
  赤犬顿时皱起眉头,十分不满的看着出现在高墙之上的米霍克,泽法老师想抢他的目标,作为学生,他也就让了。
  你米霍克和我什么关系?也想抢目标?!简直岂有此理?!
  黄猿却用手背蹭了蹭赤犬的手肘,随后指着海面行驶而来的那些军舰,说道:“那里不是有着更多敌人吗~”
  赤犬暂时被黄猿说服了,看着那些猖狂的海贼,已经开始酝酿攻击了。
  “马林梵多似乎站不下这么多敌人啊?斯凯勒中将,在下斗胆僭越,为你们除去一些蝇虫吧?”
  待在一旁,从开战“观”战到现在的一生,突然拔剑二尺,赤犬的双眼都瞪出火来了,怒视一点也不懂事的一生。
  “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
  一生突然说道,随后抬头,面向天空,赤犬也看去,之间此时的天空,有着十数颗巨大陨石落下,陨石上方,还有一座被引力牵动的...岛屿?!
  能做到的人,这片大海上,除了一生,那么就是...金狮子!
  赤犬眼中的战意已经快急不可待了,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天空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无匹的巨手,朝着岛屿轰去。
  “卡塔库栗!!!这群任性肆意的海贼!!!”
  这一次,赤犬的双眼,是真的冒火了,他一脸愤怒的看向卡塔库栗,卡塔库栗却没有看他,而是看着自己的年糕巨拳。
  “轰~隆隆隆~”
  “砰砰砰~”
  下一秒,巨大的响声炸起,陨石命中了军舰,年糕巨拳,也轰在了下坠的岛屿之上。
  这一声巨响,仿佛是重新开战的信号,米霍克瞬间对着红伯爵莱德菲尔德挥斩,卡普也犹如一枚炮弹一般,冲向身高接近两百米的圣胡安·饿狼。
  泽法也是迈步朝着海面冲去,同时说道:“库赞!给老夫一片战场!”
  “啊啦啦~全都这么任性吗?”
  青雉一脸无奈的说道,但是还是跟随着泽法的步伐,来到了月牙港湾的边缘,双手聚集渗人寒气,随后注入海面之中。
  “冰河时代!”
  “咔咔咔~”
  一瞬间,历经了大战,终于崩碎的海面再度结起坚冰,跃向海面的泽法,在落脚瞬间,海面化作坚冰,让他可以全力踩踏冲刺。
  浓烟之中,一道壮硕的身影,也是默契的冲了出来。
  正是被誉为魔鬼后裔的道格拉斯·巴雷特,他来这里,就是为了验证自己这些年进步的,虽说他的理想对手是卡普、战国或者斯凯勒,但是泽法...也不错!
  只是,相较起来,和泽法战斗,没有那种羞辱感激发的热血,有些枯燥。
  “轰!”
  两道雄壮身影,瞬间汇聚,出拳,拳头与拳头相撞,巨大的力量震荡,两人周围才刚刚凝结的冰面瞬间崩碎。
  青雉苦恼的挠了挠头,对着冰面开始修修补补,好在他跟得上两人破坏冰面的速度。
  “你是玲玲的儿子?!听说你也成为了所谓的四皇了?”
  天空,被轰碎的岛屿之中,一道声音传出,那些正在朝着下方掉落的岛屿残骸,似乎受到了操纵,浮空汇集,随后化作一头狮子,朝着卡塔库栗撕咬而去。
  “拍手年糕。”
  看着朝着自己咬来的狮子头,卡塔库栗脸色没有丝毫变化,抬起双手,瞬间半空之中再度出现一只巨大的手臂。
  随着卡塔库栗的合掌,两只巨大手臂瞬间做了一个拍手动作,一瞬间,外形狰狞的狮子瞬间被拍碎。
  “你居然能够与妈妈,还有其他人齐名?正是弱小的令人失望啊。”
  卡塔库栗看着天空之中,那仅剩刚刚三分之一的岛屿,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对金狮子进行着嘲讽。
  金狮子则是看向本部大楼的方向,眉头紧紧皱起,呢喃道:“也不在这里吗?那些混蛋,到底把我的剑藏在哪里了?!”
  东海,霜月村,一心道场之中。
  看着眼前这些思绪飘飞的学生,耕四郎有些不满意,但是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今天...可是那场战争进行的日子啊。
  不过他突然皱起眉头,看向身后那犹如装饰一般的两柄剑,捡起地上那把不知道哪个刀匠学徒造的刀,随后朝着两把剑敲了敲,这才松开了眉头。
  马林梵多,鹤此时也不在战国身边了,也是来到了冰面之上,与海贼们作战着。
  毕竟他们坐镇高台,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看住要被行刑的人,此时被行刑人都离开高台了,他们也就没有坐镇高台的必要性了。
  而且现在海军刚刚与白胡子海贼团爆发了一场大战,也是时候让他们稍微休息一下了。
  随后将几名海贼拍飞的鹤,已经来到了在冰面重新凝结之后,再度战斗起来的艾斯、路飞两兄弟,问道:“你们两个小家伙,还要继续打吗?”
  “打!当然打!路飞这个家伙,不打不成器!”
  艾斯斩钉截铁的说着,路飞也是梗着脖子,毫不示弱的说道:“艾斯!你也被我打中过了!”
  因为比斯塔与以藏的暂时得救,路飞已经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了,更加专注与与艾斯的战斗,毕竟艾斯的拳头,也变得超痛了。
  鹤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开了,年轻人的事情,由年轻人自己去解决算了。
  “战国元帅!正义之门外,出现了一艘比巨人中将的军舰还要大的军舰!”
  此时,一名通讯兵跑到战国面前,快速汇报着,战国闻言,皱起眉头,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很麻烦的人。
  “呼~呼~”
  赤犬的呼吸声很大,影响到了战国的思考,战国望向赤犬,发现赤犬此时眼睛都快红了,尤其是青雉能出手,他却无法出手之后。
  看着赤犬,战国无奈的说道:“赤犬大将。”
  “战国元帅!”
  赤犬瞬间立正,战国点了点头,说道:“刚刚你也听到了,我怀疑来的人是邦迪·瓦尔德,倍增果实能力者,请你去清除他们吧。”
  “是!战国元帅!”
  战国话落的瞬间,赤犬直接化身岩浆,冲天而去,朝着正义之门的方向而去,战国无奈的叹了口气。
  随后看向了一直无动于衷的黄猿,黄猿此时双手插兜,没有丝毫出手的意思,但是茶色遮阳镜后的双眼,却是放在了希留身上。
  希留也是注意到了黄猿正注视着他,不过...希留现在没有出手的意思,也没有出手的理由。
  毕竟现在看来,黑胡子给出的条件,似乎实现不了了,他不确定是不是还要继续留在这里。
  战国注意到了黄猿在“百忙之中”,还特意盯防了一个敌人,虽说这个敌人看起来毫无战意,但是...有进步了。
  斯凯勒则是看着呼吸越来越浅的白胡子,说道:“喜欢吗?这些陪葬品?”
  白胡子看了一圈周围,最后还是将视线落在了黑胡子身上,左手攥紧了松开,松开之后又攥紧,许久之后,他才说道:
  “陪葬品吗?那就这么说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