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五百三十章 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第五百三十章 我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给我一个面子,我是来结束这一场战争的。”
  收回左手,香克斯将手中格里芬归鞘,眼神从斯凯勒扫向了战国,毕竟战国才是海军元帅,这一点是不容否认的。
  海军内部或许会有人不给战国面子,或者压根不拿战国这个元帅当元帅, 但是香克斯不可能因为这一点,就去和海军其他人谈判如此重要的事情。
  战国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道:“你不是在托特兰海域与大妈海贼团的成员在风味岛一起抗击百兽凯多吗?怎么会这么快跑到这里来?”
  战国的问话看似很直白很低级,但是卡塔库栗却是皱起眉头,望向了战国这一边,红发的表情也是变得微微古怪了起来。
  毕竟眼前问话的是战国, 如果是斯凯勒或者卡普的话,红发当然就可以将这问话当成普通的问话, 但是面对战国时不行。
  这句问话从战国口中问出, 就不仅仅是关于新世界皇者行踪的问题了,而是海军有能力掌握新世界皇者动向的能力。
  卡塔库栗听出来了,红发也听出来了,不会有哪一位海上皇者,可以轻易的接受自己的领地内被别人安插了眼线。
  哪怕是如今与海军正处于蜜月期的卡塔库栗也不行,但是战国此时却是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这个信号就有意思了。
  海军一直无法在新世界发展出入其他海域般的规模,也就是最近二十年,才在新世界取得了一点点小成绩与小管控范围。
  在今天之前,新世界属于海军管辖的219海里海域,依旧是不够稳固的,虽然有着斯凯勒与卡普两任海军英雄坐镇。
  但是海上皇者如果联盟反扑, 那么即便是这两人带队,也是会被迫退出新世界海域, 也就是说, 海军如今在新世界扎下的根, 根本不够稳固。
  最直接的原因, 那就是海军没有足够的管辖范围, 还无法将新世界串联起来,无法形成成体系的势力。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今天过后,新世界格局肯定会迎来一次前所未有的洗牌,凯多、香克斯、卡塔库栗有着扩大领地的机会。
  其他海贼也有着乘势崛起,成为海上新任皇者的机会,甚至剩下的三位皇者之中,有一位二次发力,压住其他两位皇者,成为第一档的王。
  但同样,这些事海军的一次机会,白胡子海域有多大?抛去“割让”的219海里海域,以及德雷斯罗萨那边的中立海域,也还剩下接近长达两千海里的海域。
  如今的新世界格局,属于皇者的领地,除了香克斯这个象征性的“占领”一块海域就了事的皇者,其余的海上皇者海贼团,都统治着超过两千海里的海域。
  伟大航道被红土大陆切割为两半,又被四段无风带限制了其宽度, 因此一般谈及新世界的海域范围,都会以无风带为界限,直接以长度计算。
  毕竟大海可没有办法划分得那么精细,因此每个皇者之间,也都会有意的留出一部分,作为缓冲地带。
  但是这些缓冲地带,对于海军而言,是没有实际存在必要的。
  今天过后,白胡子海贼团肯定无法守住自己的地盘,以斯凯勒、赤犬等将领的性格,估计哪怕战国不愿意,也会直接先斩后奏直接开始又一次的正义远征。
  而且看战国的态度,显然...他即便不是这种想法的发起人,也是支持者,否则不会说得这么赤裸裸。
  今天过后,海军一旦开始正义远征,那么海军肯定不会止步于白胡子海贼团之前实际统治的海域。
  包括与托特兰海域之间的缓冲地带,海军也会毫不迟疑的直接吞下,毕竟德雷斯罗萨王国,以及周边王国、被提名的咚塔塔一族,如今都是世界政府加盟国。
  海军直接将他们周边海域纳入管辖范围,完全可以打着保护世界政府加盟国的名头,师出有名的海军,就会直逼托特兰海域。
  而且在没有任何条约约制的情况下,海军估计会在托特兰海域边界大量布防海军,这个时候,卡塔库栗就几乎没有了选择。
  要么忍气吞声,假装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海域早已经被海军渗透,要么...就只能殊死一战,为了皇者的尊严,但是这样的话...卡塔库栗能保住几个兄弟呢?
  一旦这样的局势出现,恐怕香克斯与凯多,都不会希望托特兰海域爆发战争,毕竟在今天之前,白胡子海贼团海域是其他皇者的前置防线。
  而今天过后,托特兰就是他们的前置防线,如果托特兰也崩塌,那么...压力就直接来到了香克斯与凯多身上。
  战国这一番话,那里是一不小心泄露了机密,完全是对在场两位皇者的警告,毕竟现在海军保有的战力,可不会畏惧在现在继续开战。
  只不过,香克斯也从战国的话语之中听出来了一些转圜余地,毕竟战国并没有拒绝,而是想要展开话题好好聊一聊。
  香克斯看着战国,脸上隐隐的古怪与不满的神色化开,露出了一个笑容,战国在警告他,但是...他是个能容得下警告的人,于是红发后退一步,指向雷德·佛斯号,说道:
  “快吗?我倒是不觉得,毕竟路上还接了两个人,耽误了一些时间。”
  此时,雷德·佛斯号上,红发海贼团的干部与成员,全都亮相,战国微微皱起眉头,不明白香克斯说的接的两个人到底是谁。
  而且,能够让香克斯“接”,而且“接”完之后,能够在这一次谈话之中起到作用的人,这片大海上,有谁有这么重的分量?!
  “吱~”
  雷德·佛斯号船舱的门突然被推开,两道人影缓缓从船舱里面走了出来,看清这两人,战国也不禁皱起眉头。
  一老一少,老的头发花白,戴着圆框眼镜,留着造型独特的胡子,手里还拿着一个酒瓶,看起来就像是街边的老醉汉一样。
  而年轻的那个,一头金发,戴着高筒礼帽,礼帽上还挂着一副防风镜,穿着倒是颇为考究,不名贵,但是却个人的感觉十分得体。
  当然,与这一份优雅不太符合的,就是他左眼周围烧伤的疤痕,以及手里拎着的那根水管跟袖子上有着革命军标志的袖箍了,这让他整个人的气质十分不统一,让人十分别扭。
  战国看着两人,脸色变得十分阴沉,开口说道:“罗杰海贼团残部,与革命军,确定是要插手这一次战争吗?!”
  “罗杰海贼团残部???那是...那是冥王雷利!!!”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那个老醉汉是谁了,不可思议的看向雷利,看向这位在旧时代将无数人送入冥府,被称之为冥王的男人。
  “一直有传闻本部高层暂停了对罗杰海贼团残部的通缉,罗杰海贼团残部这二十多年来也不招惹是非,可偏偏为何是在这时候?
  他们不怕被重启通缉吗?明明再过八年,他们就能够成为无罪之人了。”
  另一名海军也是不解的说着,他身边的另一个海军,则是看向雷利身旁的那个年轻人,有些疑惑的说道:“那雷利身边那个年轻人是谁?”
  “不清楚,不过金色头发...雷利当年也是金色头发,会不会是他的儿子?”
  “儿子?不会吧?雷利看起来都那么老了,儿子怎么可能这么年轻?”
  “你忘记艾斯少将了?他也很年轻啊,而且男人一生都可以...”
  两个有些八卦的海军,还没聊完,突然发现自己被一扇阴影笼罩,微微转过头,脸色瞬间变得惊骇万分。
  “卡...卡普中将?!”
  卡普此时脸色阴沉,伸出双手,摁住了两个海军的脑袋,不过只是一下子就放开了,像是在警告两人别说话,而他不美丽的心情,也不是由这两个海军造成的。
  卡普此时双眼盯着那个金发年轻人,不仅仅是卡普,扭打在一起,各自的拳头停在对方脸上,导致对方面容扭曲的艾斯、路飞兄弟,也是僵持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年轻人。
  在冰面上负责灵活协助的鹤,此时看着艾斯、路飞两兄弟,又看着卡普的模样,她有些疑惑,也看向了那个金发的年轻人。
  鹤感觉那个年轻人有些熟悉,从年轻人左手手臂上的袖箍可以推测是革命军,但是革命军内人员复杂,而且行踪隐蔽,她也不太确定这个年轻人在革命军担任什么角色。
  而且,鹤心中的那种熟悉感,似乎来自更早以前,她努力的回忆着,卡普、艾斯、路飞等人给了她方向,终于,一段来自东海的记忆浮现在鹤的脑海之中。
  一瞬间,鹤的脸色也变得十分精彩,目光在艾斯、路飞,以及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不断徘徊着。
  泽法与战国也同样注意到了,泽法也是很快猜到了金发年轻人的身份,不过没有说什么,战国的脸色却是黑如锅底。
  瞪着斯凯勒与卡普两个人的后脑勺,又是这一家出来的混蛋!!!
  金发年轻人此时露出了笑容,那种天生的优雅,他拿捏得很好,不会让任何人反感,他看向月牙港湾方向,开口说道:“好久不见了,姑姑。”
  “斯凯勒中将怎么还有一个侄子?!”
  不少海军心中跳出来了这个想法,但是看到年轻人左手手臂上的袖箍,脸色也是逐渐精彩了起来。
  大侄子艾斯,海贼王之子,如今成为了海军新生代将领,小侄子路飞,在海军训练,现在和海贼混在了一起。
  现在又跑出来一个?是个革命军?!好家伙,斯凯勒中将是不是在CP里也还有个侄子?
  “嗯?咳咳咳~”
  不仅仅是海军面色精彩,昂头喝酒的雷利直接被呛到了,香克斯也是展示了一波自己的颜艺,这...没听说过啊?!
  但是香克斯的脸色很快恢复,他想到了他在风车村的那一年时间,路飞经常提到艾斯,对于这个名字与自己船长的佩刀一样的男孩,香克斯也是很感兴趣的。
  便不止一次的询问过路飞关于艾斯的消息,以及艾斯为什么不来酒馆,路飞当时说...他们还有一个兄弟,但是死了,艾斯因为这件事,伤心得不和任何人说话。
  现在想来,小路飞当时应该就是三兄弟,这个年轻人,可能就是当年小路飞说的“死去”的那个兄弟。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会死而复活的,但是...一个东海风车村的孩子,加入了革命军,成为了“参谋总长”,似乎丝毫没有违和感。
  “看来你在多拉格那里过得很不错啊,萨博,现在什么职位了?”
  斯凯勒也是毫无障碍的聊了起来,萨博看着平静得不行的斯凯勒,稍微有些小失望,他还以为斯凯勒看到他会惊喜。
  比如现在开始揉眼睛的艾斯、路飞那样,但是斯凯勒太平静,就好像她早...
  不对!
  萨博突然回忆起来了,多拉格有许多次指挥的行动,明明看起来十分的危险,随时有可能遇上斯凯勒这位打击革命军十分积极的中将。
  但是每一次都会阴差阳错的成功,之前看来,那些似乎是多拉格先生的果断与超然的目光,但是现在回想,有些巧合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结合斯凯勒此时的平静来看,或许斯凯勒早就知道他在革命军这件事了,也就是说,斯凯勒可能与多拉格先生一直保持着联系。
  再结合先前在会议室听到的路飞是多拉格儿子的消息,也就是说...斯凯勒与多拉格先生,就是兄妹!
  还有一点...多拉格先生从不和别人说他的姓,在萨博的观察中,革命军明显有几个元老级的革命军战士知道多拉格的姓氏与身份。
  但是这些人一直对这个话题保持缄默,哪怕萨博现在已经算是革命军的二把手,除去多拉格之外,最重要的成员了,但是这些人还是不愿意跟他说。
  不管是萨博问,还是各种引诱暗示,这些人对于这些信息的保密工作,比其他一切机密情报都保管得更好。
  现在看来,一切似乎都说得通了,多拉格先生是斯凯勒的兄长,也就是卡普中将的儿子,海军英雄的儿子成立了革命军,这的确是不能宣传的事情。
  不管是世界政府,还是革命军,都不会希望这样的真相闹得人人都知道,尤其是在以前,革命军的火候尚小,多拉格还需要神秘来作为标签的时候。
  想通这一点之后,不管是斯凯勒此时的平静,还是革命军之前一些看起来奇怪的事情,一下子似乎都完全解释通了。
  “萨博?你真的是萨博?!”
  此时艾斯也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萨博带着笑容望过去,这兄弟俩的状态,才是他所期待的,久别重逢的惊喜,总是那么吸引人。
  萨博冲兄弟俩点了点头,不过很快转头看向斯凯勒的方向,毕竟斯凯勒先问话了,他理所当然得先回答斯凯勒的问题,也是...给所有人解答。
  “我是革命军参谋总长萨博!这一次到这里来,也是不希望战争的继续。”
  刚刚在雷德·佛斯号上的时候,他跟多拉格通过电话,询问是否可以与红发海贼团同行,多拉格同意了。
  也可能是多拉格意识到了什么,提醒萨博,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用革命军的身份,来调停战争。
  一个香克斯或许不足以调停战争,一群老去的旧时代残党,也未必能够调停战争,但是革命军开口,就不一样了。
  哪怕没有香克斯与雷利等人在,革命军也有着足够让海军重新考虑的影响力,但是多拉格不希望革命军成为这个出头鸟。
  毕竟革命军是世界政府的头号敌人,世界政府已经下属的所有机构,恐怕都不会想如革命军所愿,因此革命军当出头鸟,只会起到反效果。
  但是如果只是增强其他人的说服力,比如支持红发香克斯的决定,就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了。
  关于这一点,多拉格能想到,萨博能看明白,香克斯又怎么可能不懂呢,但是他愿意成为这个“出头鸟”。
  毕竟不管有没有革命军的助力,他的想法还是会说出来的,有革命军在,反而能让他的筹码更多,让海军更有可能接受他的建议。
  当然,香克斯并不打算在这一次之后,继续和革命军合作,毕竟他虽然很少接触多拉格,但是也看出来了,多拉格是不介意牺牲任何人,包括他自己的。
  也就是说,如果为了更大的利益,多拉格可以让革命军战士、盟友,乃至自己都牺牲,这和香克斯的理念不同,而且两者利益也并不一致。
  这一次能碰到一起,香克斯自己其实是有些意外的,毕竟顶上战争之后,可见的混乱对于革命军而言是好事,是一个大机会。
  革命军居然会选择放弃这样的一个机会,选择来调停战争,这也是出乎香克斯预料的,因此在遇到萨博时,他甚至有些不敢置信。
  不过现在看来,原来那位革命家多拉格先生,也是有私心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置身险地,也是暂时忘掉“伟大的利益”,愿意出手的。
  当然,香克斯不知道的是,多拉格本来并不打算掺和进来,为了更大的利益,同时也是对海军内一部分人的放心,让他可以不去在意自己的儿子。
  革命军之所以会出面,很简单,只是为了萨博,毕竟萨博是革命军下一任首领最好的接班人,多拉格不可能让他对革命军失望。
  战国并没有纠结于旁枝末节,在听到萨博的回答之后,他看向雷利,说道:“雷利,你们也是要插手这一次战争吗?”
  雷利此时真正擦着身上的酒渍,闻言抬起头,说道:“老夫只是想来带走老夫的学生罢了,当然,你要是非要说老夫插手也行。”
  说着,雷利指了指路飞,闻言,战国还没发话,泽法突然不满的说道:“什么叫你的学生?!路飞可是老夫的学生!”
  “行了...”
  雷利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你教过的学生加起来,能围绕伟大航道一圈了,现在肯喊老夫一声老师的,也就路飞一个人了。”
  说着,雷利还看了月牙港湾上的香克斯,以及在冰面上有些激动的巴基一眼,不过这两人并没有在意雷利的阴阳怪气。
  对于香克斯而言,现在有着更重要的事情,对于巴基而言...他似乎没听出来。
  此时高台废墟之上,黑胡子瞪着香克斯,香克斯一到,害他变成这幅鬼样子的人就到齐了,斯凯勒、香克斯、巴基...
  黑胡子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三个人给杀了,如果不是这三人,他就不会吃下那颗可笑的牙牙果实,后续也不会闹出这么多的事情。
  要知道...这三人...害死了他黑胡子的老爹,结果,巴基假装过来支援,实则满场滑稽般的乱飞,斯凯勒刚刚又正准备追杀他。
  还有这个...惺惺作态、令人恶心,打着停止战争的名号而来的香克斯,明明战争就是你们三个人策划的!!!
  我可怜的白胡子好爹啊!我可怜的好哥哥萨奇啊!!!还有船上无数可怜的兄弟啊!!!都是因为这三个人,才会死得这么惨!
  这三人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香克斯察觉到了黑胡子无尽仇恨的眼神,他不理解,抬头看着黑胡子,他到这里来,或多或少,也帮黑胡子缓解了一波危机。
  虽然谈判才刚刚开始,但是如果刚刚不是他赶到的话,恐怕斯凯勒很快就要对他下手了,香克斯的到来,至少也是延迟了他的死亡时间啊。
  为什么他会如此的愤怒,而且...用如此饱含杀气的眼神看着自己?
  香克斯并不知道,刚刚斯凯勒稍微拉了拉仇恨,将牙牙果实的事情,也拉到了香克斯和巴基身上。
  香克斯看着黑胡子,虽然疑惑,但还是说道:“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啊,蒂奇。”
  “哼!我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