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杀人诛心

第五百三十一章 杀人诛心


  “你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什么真相?”
  香克斯一脸的疑惑,黑胡子则是狞笑出声,说道:“真的是好狠毒的计谋啊!海军、海贼、革命军,居然为我制定了这样的一个计谋,戚哈哈哈哈~
  你和那个巴基,应该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吧?关于我的野心?虽然不知道你们从哪里得知我需要暗暗果实,但是不得不承认, 你们的计谋成功了,我中计了。
  你们害死了萨奇!你们害死了老爹!害死了这么多人,为的就是让世界政府势力朝着新世界推进,香克斯!你这个大海的叛徒!!!”
  被怼脸一通骂的香克斯,此时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他完全不知道黑胡子在说什么,什么叫做计谋?什么叫做他们害死了萨奇、白胡子跟这么多人?
  暗暗果实不是你黑胡子发现并抢夺的吗?萨奇不是你亲手杀的吗?白胡子不是因为你蒂奇将比斯塔跟以藏送给海军才发生的吗?
  为了这个世界, 香克斯不介意被误会, 但是黑胡子这种赤裸裸泼脏水的行为,就太过分了吧?香克斯不悦的开口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吞服那颗果实是你自己的选择,杀害同伴也是你的选择,背叛白胡子海贼团也是你的选择,这一切都和我无关!
  我今天来,也不是为你而来,而是为了这个世界,为了停止这场战争。如果你想要继续胡闹下去,那么我不介意当你的对手!”
  黑胡子听到红发把锅给甩的干干净净,气得都快跳起来骂街了,而雷德·佛斯号上, 人老成精的雷利摸着下巴,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红发一路从新世界赶过来,压根没有空看什么直播, 雷利也是中途离开了,也同样没有看到黑胡子展现自己的能力。
  因此两人在船上对接各自情报的时候,也没有提及这一点,毕竟不知道的事情,该怎么推?
  但是现在黑胡子的态度显然很有问题,他这种迁怒于红发的状态,根本不正常,毕竟红发的到来,可是让他有了活命机会的。
  黑胡子现在的状态...难道说黑胡子失去了什么比性命更加重要的事情,想到这里,雷利看向巴基,说道:“过来。”
  “是!副...雷...雷利副船长!”
  巴基有些紧张,但还是连跑带飞的来到了雷德·佛斯号旁,上半身浮空,来到了雷利身前。
  雷利让巴基过来,主要是有两点原因,巴基到来之后的那段时间,正好是雷利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时间,同时,雷利相信巴基不敢隐瞒他什么。
  看着突然变得有些口吃的巴基,雷利问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蒂奇提到果实会这么生气?”
  见雷利提起这个话题,巴基脸上出现出现了一丝委屈,告状一般说道:“那个黑胡子不知道怎么回事, 说我、香克斯,还有那个斯凯勒中将骗他吃了牙牙果实。
  不对...是黑胡子说我、香克斯骗他吃了牙牙果实...也不对!是那个,我想想...
  斯凯勒把牙牙果实伪装成了暗暗果实,黑胡子吃了这颗果实,以为是我和香克斯整他,那个斯凯勒也没有否认这一点。
  香克斯那个混蛋做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绝对是被冤枉的啊雷利副船长!你可要为我出头啊!”
  听到巴基有些混乱的讲述,雷利终于将这条线稍微理清楚了,脸色变颜变色,好家伙,他一路上跟香克斯聊了那么多暗暗果实的危险,以及...寓意。
  本以为算是掌握了黑胡子的想法、野心,并预测了他接下来的一系列可能做的事情,以及造成的危害。
  结果现在雷利才突然得知,黑胡子蒂奇,吃的压根不是什么暗暗果实,而是被斯凯勒伪装成了暗暗果实的牙牙果实?
  牙牙果实?听起来感觉就很恶心。
  “你去跟香克斯解释一下,要不然这件事就收不住了。”
  雷利推了推眼镜,对巴基说道,巴基刚刚点头,但是又疯狂摇头,看着红发身前的那个将领,那可是刚刚才砍死了白胡子的人啊!
  “放心,她不会动手的,你也不用解释太多,就跟香克斯说...“蒂奇吃的不是暗暗果实,你被斯凯勒坑了”就可以了,其他的他会想明白的。”
  雷利拍了拍巴基的肩膀,示意让他放心,巴基还是摇头,雷利看着这位不成器的船员,想了想,利诱道:“我这些年打听到了不少藏宝地,你明白我意思吧?”
  “我现在马上就去!雷利副船长,你可要说话算话啊!”
  利诱见效,巴基再一次连跑带飞的朝着月牙港湾而去,海军并没有阻止他,毕竟巴基一看就是一个传声筒。
  他们也知道雷利有一定要告知香克斯的消息,巴基传声,好过雷利出动,要是让雷利登上了月牙港湾,那么海军的压力就会大大增加。
  雷利也是明白这一点,这才让巴基去的,并不是单纯的想坑自己的船员。
  至于藏宝地...雷利穷起来,可是一个连自己都卖的人,他所有能卖钱的东西,全都卖了,哪还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藏宝地信息。
  就连经验这种别人完全卖不了的东西,雷利都能将其卖出去,而且是个不错的价钱。
  想到这里,雷利转头看向了路飞,笑着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这大半年没见,这个学生又给自己准备了多少学费。
  巴基很快就来到了月牙港湾,越靠近月牙港湾,巴基的心越虚,不断观察着斯凯勒,想着要是一有不对劲的事情,自己就马上跑路。
  毕竟他是四分五裂果实能力者,面对斯凯勒这个剑士,短暂的保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也要小心,谨慎永不落伍!
  香克斯看着来到自己身边的巴基,也是有些疑惑,刚刚雷利和巴基的对话,他没听到,但是能让副船长传递的信息,应该是很重要的。
  因此,香克斯也是微微后仰身子,等着巴基说话,巴基见香克斯如此的配合,心中的忧虑少了一些,快速说道:“蒂奇吃的不是暗暗果实,你被斯凯勒坑了。”
  说完,巴基直接四分五裂,朝着冰面逃去,毕竟他刚刚说这句话的时候,离斯凯勒很近,他甚至感觉斯凯勒挥手,黑刀就会砍到他。
  因此在说完之后,巴基是一秒钟也不愿意待下去,逃之夭夭。
  香克斯在消化完巴基传递过来的信息之后,也是看向了斯凯勒,不过此时斯凯勒异常的平静,完全看不出什么端倪。
  但是香克斯自认勉强还算了解斯凯勒,或者说,蒙奇家的人,了解一个,其他人就了解得差不多了。
  蒙奇家的人,是不可能平静的,他们的平静,恰好说明了事情的不简单,就好像鹤认为蒙奇家不搞事情,就证明他们在背地里搞大事情一样,香克斯也有类似的判断。
  香克斯的眼皮颤了颤,感觉自己接下来会有很多很多的麻烦,不过现在...还是得处理眼前的这件事。
  因此他回避了黑胡子那抓狂的眼神,也越过了表面平静,但是背地里肯定没少搞事情,也没少动歪心思的斯凯勒,而是看向战国,说道:
  “战争至此结束,由我来操持白胡子的葬礼,如何?”
  “不如何,要么你识趣离去,要么你也成为葬礼的一部分。”
  战国还在沉思,斯凯勒就直接否决,战国脸上出现了一如既往的无奈,香克斯也出现了早有所料的表情,说道:
  “我也不可能空手而归,不如这样吧,给我一个面子...”
  香克斯说着,看向了黑胡子一伙人,黑胡子此时虽然还是愤怒不已,但是白胡子死亡后,因为得不到震震果实导致的绝望,衍生出来的暴躁此时已经收敛了不少。
  他知道香克斯是来“救”自己的,如果没有香克斯调停,那么他再想离开,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此时也是看着香克斯,脸上狰狞的笑容,有着一丝洋洋得意,香克斯的性子他看透了,跟他曾经那个愚蠢的船长一样。
  话说得好听,甚至自己也信了自己说过的那些鬼话,罗杰相信了自己的鬼话,去寻找大秘宝,甚至将希望寄托给了下一代。
  红发也相信了自己的鬼话,一个海贼,居然以大海安定为己任,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啊?!
  海贼就应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如果当了海贼,还要恪守各种规矩,担心各种事情,那干嘛还要出海当海贼?!
  虽然看不上香克斯的想法,但是黑胡子此时却需要借助他的这种想法,脸上的得意,是他自认为香克斯必定要救他的骄傲感。
  香克斯看着黑胡子,想了想,说道:“我带走白胡子的尸体,以及死伤无数的白胡子海贼团,毕竟一位父亲的葬礼,儿子们无法到场,那就太可悲了。怎么样?”
  “???!!!”
  黑胡子傻了,这香克斯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少说了点什么?自己也是白胡子的儿子啊,但是...他现在可不是白胡子海贼团的船员。
  香克斯是不是下意识以为他黑胡子蒂奇还是白胡子海贼团一员了?肯定是要把自己带走的吧,一定是这样的吧?!
  可是,为什么香克斯要那么刻意的强调“白胡子海贼团”,而不是白胡子的儿子们,或者参战的人?
  黑胡子有些惊慌失措,他担心香克斯真的将他抛下,抛在这马林梵多,在这里他可怎么活啊?!
  但是香克斯并没有改口,而是看着斯凯勒,斯凯勒面对香克斯的让步,还是选择了摇头,说道:“不怎么样。”
  “你...”
  香克斯嘬了嘬牙花子,非要赶尽杀绝吗?!斯凯勒此时看向冰面,也给出了一个合理合法的理由。
  “今日应当行刑之人,一个没死,一群冲劫刑场的恶徒,也还未全员伏诛,我凭什么要放走他们?就为了给你这个面子?”
  “说得好!”
  冰面的最远端,手里握着一束绿胡子,拖着一个巨大身形走来的赤犬,看向了月牙港湾方向,说道:“今天所有海贼,都得死!”
  “那是...世界破坏者?!邦迪·瓦尔德?!”
  不少人看清了被赤犬拖行的那个人,正是推进城level.6的逃犯,而且是相当特殊的一名逃犯,莫莫果实能力者,被称为世界破坏者的邦迪·瓦尔德。
  不过这样一位强者,最终也是落败与海军大将之手,而且此时伤痕累累的瓦尔德,更是让赤犬的声音,多了几分杀气。
  如果赤犬只是揣着手声援斯凯勒,那么效果不会太好,但是此时,他却用行动证明,他会让妄图攻击马林梵多的海贼伏诛。
  一瞬间,此时身处马林梵多的海贼,除了雷德·佛斯号上的那些人,以及路飞带来的如阿贝尔、克洛克达尔、伊万科夫等少数人之外,其余人都开始惊慌了起来。
  他们的惊慌彼此交织,这种氛围不断蔓延,一瞬间,冰面又回到了白胡子死亡那个瞬间的氛围,压抑、悲愤,却也有无能为力的自怨自艾。
  红发感受着周围这种统合起来,可以称之为“绝望”的氛围,也是有些急躁了起来,他看向斯凯勒,说道:
  “斯凯勒,你们海军已经获得了绝对的胜利,这些人的离开不会影响到这场战争的结果,也不会影响人对这场战争的看法,没必要赶尽杀绝。”
  战国此时有些尴尬,明明他才是元帅啊?为什么香克斯直接跟斯凯勒谈条件了?
  虽说要是斯凯勒不同意,他战国做的决定也只能不算数,但是...给个面子啊!不对,自己怎么被红发香克斯影响了?
  斯凯勒此时看向自发的聚拢在一起,保护着比斯塔跟以藏的白胡子海贼团成员,突然露出了笑容,对香克斯说道:
  “可以,我当然可以让他们走...”
  一瞬间,整个月牙港湾的气氛有开始起伏不定起来,走在冰面上的赤犬则是皱起了眉头,不过也仅是一瞬间就松开了。
  他相信斯凯勒的正义,斯凯勒绝对不可能是这种软弱之人!
  香克斯此时也看着斯凯勒,斯凯勒的话语显然未尽,但是香克斯却也松了一口气,起码斯凯勒愿意谈,这就是一件好事。
  斯凯勒看着被围护起来的比斯塔跟以藏,至于miss·巴金跟爱德华·威布尔,他们在推进城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搞疯了,而且她本来也不在意。
  看着那个方向,斯凯勒开口说道:“交出今日应当被行刑之人,等到行刑完毕,我可以放他们走,甚至我可以给足够的时间,让他们收走遗体。”
  话落,赤犬露出了笑容,斯凯勒·格蕾果然是一位从未令人失望的海军将领。
  杀人诛心!杀人,还要诛心!
  白胡子海贼团付出了这么多性命,甚至包括了小奥兹这种大船团船长、佛萨这样的番队长,乃至白胡子本人,都死在了马林梵多。
  就是为了救出比斯塔跟以藏,而付出了这么多性命,他们终于短暂的做到了,比斯塔跟以藏,终于是回到了白胡子海贼团之中。
  但是现在,斯凯勒却轻飘飘的宣布,他们短暂的胜利是虚假的,他们失去了兄弟、失去了老爹才是严酷的现实。
  而且,他们还必须再一次失去自己的兄弟。
  斯凯勒看似给了机会与选择,但是实际上,她什么都没有给。
  如果白胡子海贼团可以接受这两人被行刑,那么他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为什么要搭出去那么多兄弟,乃至他们老爹的性命?
  如果他们可以接受比斯塔与以藏的死,那他们完全可以不出动,就一直待在白胡子海贼团之内,这样他们还不会像今天一样失去这么多。
  可是他们已经失去了这么多了,再让他们接受他们什么都没“成功”,谁能够接受?
  香克斯原本眼中的期待,此时也尽数散去,斯凯勒从未想过放走这些人,他实在是低估了斯凯勒的无情...不,低估了斯凯勒对于感情的看重。
  “斯凯勒...”
  香克斯看着斯凯勒,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斯凯勒却是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黑胡子、莱德菲尔德、巴雷特等人,环顾一周之后,她说道:
  “当然,你们这些人,可没有这种待遇,毕竟你们是来“自首”、“认罪”、“伏诛”的!”
  莱德菲尔德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斯凯勒,隔着这么远,他都能用见闻色霸气感知到斯凯勒此时心中的情绪,那是...很有意思的情绪。
  那不是正义海军在执行正义时的那种理所当然,比如赤犬;也不是滥杀之人的那种恶臭,比如他见过的许多海贼,甚至没有喜悦、愤怒,而是...
  赎罪时那种独有的悲伤。
  斯凯勒并不是想要杀这些海贼,而是...为了赎罪,而选择要杀害这些海贼。
  这种情绪莱德菲尔德不能理解,因为他从未见过有哪个人是如同斯凯勒现在这般的,她到底在想什么?
  莱德菲尔德一点也没有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感知出错,这是他天生具备的天赋,也是信赖了一生的天赋,不可能出错。
  如果他的感知是对的...莱德菲尔德更加的疑惑,如果斩杀白胡子海贼团的海贼,对于斯凯勒而言是赎罪的话...
  那么她为谁赎罪?为什么赎罪?又是什么样的罪,才需要一整个皇者的海贼团才能赎清罪过?
  莱德菲尔德不理解,但和他一样有着利用见闻色霸气,感知别人情绪能力的一生,却是知道为什么。
  不仅仅是他比起在推进城待了二十年的莱德菲尔德知道更多的信息,还因为...他能够体会到斯凯勒此时的心情。
  莱德菲尔德觉得,斯凯勒要赎清的罪,需要一整个白胡子海贼团,但是一生却觉得...这只够斯凯勒赎一半罪孽。
  一生的家乡被miss·巴金与爱德华·威布尔摧毁,让一生杀掉这两人,他就能够赎清罪过吗?一生并不这么觉得。
  Miss·巴金与爱德华·威布尔只是“表”,真正想要赎清,还需要将“里”也一并解决掉。
  “力所能及的正义...力所能及便尽力而为;力所不能及,便修行己身,直到力所能及时。
  力所不能及而及,力所能及而不及,这悔恨恐怕要尽余生之力救赎,真是有意思的正义,我大概是明白一半了,可惜在下没有这般极致的心态啊。”
  一生自言自语着,脸上出现了笑容,跟随着斯凯勒,作为旅客旅行这么多年,他终于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了。
  “和海军拼了!!!”
  但是,和一生此时会心的喜悦不同,白胡子海贼团的残部,此时极为的激动,当惊惧、悲伤等负面情绪抵达极致,只会催生出极致的愤怒。
  “一定要保护好比斯塔队长跟以藏队长!!!”
  一个海贼眼含热泪,提着刀冲向了海军,有了一个带头,其余人的跟进也似乎就变得那般的理所当然了。
  “冲!冲出一条生路!”
  情绪压抑到了极点,就会爆发,白胡子海贼团就这么毫无征兆的爆发了,提刀重新了周围的海军,海军也是迅速回击。
  不断暂停,又不断重启的战争,此时再一次摁下的播放键。
  “聚集在一起?还真是愚蠢的人啊!”
  天空乌云汇聚,雷霆咆哮之间,一道道雷柱落下,砸向了白胡子海贼团众人。
  月牙港湾之上,香克斯看到这一幕,脸色也阴沉了下来,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可偏偏,还是发生了。
  此时,被围拢在中间的比斯塔跟以藏,此时身上镣铐已经被去除,但是虚弱的比斯塔此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们一个个送死。
  以藏此时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枪,他没有注视战场,在深深看了白胡子一眼之后,他回头望向了另一个方向。
  那里是他故乡的方向,阴云小雨之中,以藏举起了枪。
  “夏日河原晚风凉
  白襟衣领粉尘堆
  泪染衣袖唇红绯
  身如火燃大文字
  ......”
  “以藏!别...”
  “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