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娱乐圈《?》 > 4. 三观跟着五官跑

4. 三观跟着五官跑


小马回到公司时,高浪还在办公室,看到小马就问:“今天怎么样?思思对工作有没有抵触心理?”
小马:“没有,思思姐很配合。就是……真的很生的样子。什么都不会,但只要教一教就还愿意学。”
高浪:“你们今天拍了几个小时?”
小马:“上午十一点到下午八点,九个小时。中间思思姐休息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
高浪:“她有没有抱怨?”
小马:“没有。”
高浪松了口气。果然还是以前的思思,对工作从不抱怨,很听话。
高浪:“你感觉思思现在怎么样?”
小马想了想说:“感觉好像体力不如以前了。思思姐以前练舞常常一练就是**个小时,运动强度很高的。但今天只是在机场里走一走,九个小时下来她已经很累了,后面也很容易走神。”
高浪点点头:“正常现象。她现在毕竟……是这个情况,容易疲惫和不够专注都很正常。不要骂她,要多夸她,多安慰她,一旦发现她有不高兴的苗头就立刻停止。”
小马连忙说:“好的好的。高姐,明天还要带思思姐去机场吗?我看她今天很累了,明天要不然就棚拍吧。”
高浪:“可以。多让她熟悉镜头和工作人员。小马,最近要辛苦你了,别人我也不放心。你手上的工作你看要先交给谁,最近你就跟着思思。”
小马:“好的,高姐。”
柳苇回到别墅,J还陪着她,但今天实在太累了,柳苇没心情玩游戏,泡了个澡,吃了个健身餐就回去睡觉了,一觉到天亮。
早上躺在床上想到起床后只有健身餐吃就一点也没有起床的欲-望了。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
她现在可以理解为什么娱乐圈的男男女女们容易乱搞了。都已经失去吃喝这一人生至乐了,还不让搞搞黄色吗?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现在、立刻马上给她快递过来一个极品美男,让她好好享受享受,不然她就要罢工了。
柳苇躺在床上胡思乱相,直到J进来敲门。
J隔着门柔声说:“思思姐,你起来了吗?小马姐他们已经到了。”
柳苇从床上爬起来,开门,震惊脸问:“今天还要去机场?”
J连忙笑着说:“不去机场了,小马姐说今天是棚拍,我们去公司摄影棚拍,那里有空调,不冷不热还有茶水间,很舒服的。”
外面有人等,柳苇脸皮不够厚,不好让人久等,就快速洗漱换了衣服就出来了,脏衣服都扔在了洗衣篮里,等保洁来了会洗干净叠好再放进衣柜。她在这里住了三个月,已经习惯干净衣服会自动出现在衣柜,脏衣服也会自动消失。
今天来的只有小马和两个助理。
柳苇出来后先打招呼。
很好,除了小马没换,小助理又换人了。
小马还在用两个手机繁忙的工作,看到她就连忙说:“思思姐早,思思姐先吃饭吧,我们今天去公司的摄影棚拍,时间很充足的。”
她走过来看了看柳苇价值千金的脸蛋——实话,公司投了巨额险。
小马:“思思姐,你洗过脸用了什么水和乳吗?”
柳苇:“用了一个绿色瓶子里的水和乳。”
原谅她是草根,实在认不出柳思思梳妆台和洗漱台上那一堆大牌护肤品。
小马看J,J说:“是赫莲娜的水和乳。”
小马:“一会儿上车再做个面膜吧,今天还要带妆一整天,要好好保养思思姐的皮肤。”
J就赶紧去拿面膜,两个小助理过来喊了一声思思姐就去更衣室挑衣服了。小马亲手给柳苇榨了一杯橙汁,又给她热牛奶冲谷物粉,“思思姐,快吃吧,你还想吃什么?我给你现做也来得及。”
我想吃火锅炸酱面炸鸡炸排骨炸肉丸子大白饭!
柳苇对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凉的健身餐,生无可恋的往嘴里塞,“不用了,谢谢。”
小马坐下来,亲热的说:“思思姐,我跟高姐很久了,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高姐说让我最近跟着你,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的。”
柳苇嚼着芹菜杆子,干巴巴的说:“谢谢。”
吃多了健身餐,她才发现原来蔬菜也有各种各样的味道。比如球生菜,它真的是甜的;还有芹菜是咸的;菠菜也带一点咸味,还有点碱味。
还有,谷物真的都有甜味,细细的嚼,后味是甜的。不过燕麦是咸口的。
最后,鸡蛋最好吃的就是蛋黄,蛋白只是口感脆,但真的没味道,还有一点腥味。
听说吃鸡蛋多了能吃出鸡屎味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达到这个境界,那一天一定不远了。
柳苇吃完后又拿了一个苹果啃。
水果也有不同的香气,其中苹果是最香的,口感酸甜,吃起来会有饱腹感。橙子是剥了皮以后香气好味,快困的时候吃一颗会振奋精神。草莓、车厘子都是吃个快乐。蓝莓只有打汁后她才喜欢。
J拿了面膜回来后就给她敷上。
柳苇举着半颗苹果一脸死气:“我还没吃完。”
J马上说:“没关系的思思姐,我把它切成块。”然后火速拿进厨房切成块,再出来用小叉子喂柳苇吃,搞得很像剥削阶级的柳苇都不好意思摆脸色了,她顶着面膜木然的嚼着嘴里的苹果块,都切的大小合适,完全不费劲,吃了几口苹果块后突然吃到了草莓块就是一个惊喜了。
柳苇很快被投喂的很开心,从早上起来后的低气压渐渐消散。
J和旁边的小马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松了一口气。
小马说:“多带点水果,到了公司再切。”
J:“好的好的。思思姐,公司里还有哈蜜瓜和菠萝蜜呢。”
看来公司福利不错。
柳苇开始羡慕公司的普通员工了,普通员工不用签卖身契,日常福利还很好,工资说不定也很高。
一小时后,柳苇坐上车,第五次去公司。
公司其实不小,在六环有一幢六十层的高楼,据说在三环还有一幢,那边是搞影视的,这边的是艺人培训。因为这里地便宜,老总就直接大手笔的买了一幢楼,其中的摄影棚很不错,里面分了好几个棚,有些可以直接当影视棚用,当然,都是室内戏。
柳苇从地下停车场的电梯直接到摄影棚,中间一个闲人都没遇上,出电梯就是棚。
一开电梯门,黑洞洞一片。头顶没有天花板,全是水泥横梁,墙上也没贴砖,钢铁水泥风。
毛胚大厅。
里面人来人往,全都在忙。中心地区有好几个大灯环绕的背景区,另一边是一排桌子,上面一排电脑,电脑前坐着几个人正在商量议论。
昨天见过的摄影师面前的桌上全是相机和镜头,他正在挑。
柳苇出场,身前身后一堆大小助理,声势惊人。
但显然认识她的只有昨天见过的摄影师,他过来喊了一声“思思姐”,还转头喊:“思思姐到了!”
其他工作人员都是避开路,不挡在她行进路线的正前方,想像中一进门一群人一起鞠躬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她想太多了。
小马说:“思思姐,我去跟摄影师商量咱们今天怎么拍,你跟小苏她们去化妆换衣服。”
小马带来的那两个助理中之一应该就是“小苏”,柳苇也分不清哪一个是小苏,幸好她们认识她。
“思思姐,我们这边来。”两个化妆助理一人拖着两个行李箱在前面引路,J背着大背包跟在后面,里面全是柳苇的水果沙拉和矿泉水和遮阳帽面膜等随身物品,三人呈犄角势将柳苇带到了毛胚大厅旁边的化妆室。
穿过毛胚大厅就发现这边还是装修过的,走廊里灯光柔和明亮,地板铺着瓷砖,走廊岔口另一条走廊标示着洗手间,这边就是化妆室、茶水间和办公室了。
进了化妆室,两个化妆助理一刻也没有耽误,这个让柳苇坐下就拿化妆棉沾着化妆水给她做清洁,另一个在桌上把化妆品铺开,刷子、眼影、口红、粉底液、调色板等等,放置化妆品她又去挂衣服,最后拿着一只夹板过来问:“是卷是夹直?”
柳苇心想原来两个化妆助理还有一个是大的一个是小的,一个是正品化妆师,另一个可能是徒弟?
弯腰给柳苇擦化妆水的那个已经开始给她涂油了,手指十分的轻柔,不像化妆倒像是什么高级保养。
柳苇被撸得很放松,全身瘫平。
她说:“去问一下外面的摄影师,主题是什么?风格要什么样的?”
小小助理就跑出去了,很快就回来,说:“说要拍点日常风的。”
化妆师说:“日常风吗?换那个38的卷子,日系卷。”
小小助理答应一声,很快就换了新卷发棒来了。
柳苇就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人动了——她现在一直是闭着眼睛的。
化妆师大概在她脸上涂了三四种东西才真正开始化妆。比起昨天在汽车里就完成的快速妆容,今天的化妆整个步调都放慢了,搞得柳苇也放松了,开始相信他们说的“今天很轻松”。
妆化得很快,相比起来打底的时间更长。
柳思思的头发很长,到胸部以下了。染过,柳苇看不出染的是什么颜色,大概是粟色的。没有烫卷,但有点半直不直的意思。
现在她的头发从头顶开始是散乱的大微卷,一直到发尾,简直是漫画里才有的那种卷发,被这样的卷发簇拥着,柳苇看着镜中的柳思思已经被迷的七荤八素。
要是柳思思还在,要是她出道了,柳苇相信自己一定会成为她的颜粉。
漂亮的女孩子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