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娱乐圈《?》 > 5. 颜即正义

5. 颜即正义


摄影棚中,摄影师问小马:“今天怎么拍?有什么要求没有?”
小马:“没什么要求,拍漂亮点。”
摄影师:“行。”说完低头选相机和镜头,拿昨天拍出来的照片当参考,想今天要怎么才能拍出柳苇的无上美貌。
摄影师闲聊一般的问:“这么一天天的瞎拍,不浪费钱啊?”
小马:“你管那么多,又不少你的。”
摄影师:“我就想问问还要拍几天?是不是都是棚拍和机场了?”
小马想了想说:“在下一个工作来之前,应该就是这样了。多出点图。”她对摄影师说,“您多上点心,出点好图,思思姐的图我们大老板是都会过目的,拍得好了,大老板也会高兴,说不定就记住你了呢。以后有什么大工作,知道你拍得好,马上就会想起你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摄影师听了就点点头,说:“思思姐的图是好出的,她站在那里发呆都好看,我拍她容易出图,拍别的艺人可未必能出这么好的图。昨天的废片率不到三成,七成的片都可以留。回头你们也找个人过来选选图,都留就没必要了。”
小马说:“行,一会儿你们拍的时候我选图。”
柳苇在助理们的牵引下出来了。
摄影师看到就喊他的助理:“背景好了没?灯打上。”
他的助理喊:“几个灯?师傅。”
摄影师:“都打开。”
啪啪啪一阵响,正中央的背景顿时被照得亮如白昼,一点影子也没有。
柳苇站在小马面前,小马狂吹彩虹屁:“好看,真好看。思思姐,你一会儿就站在那里,有什么需要你喊我们,想休息也喊我们,什么时候休息都行的,这是咱们自己家的棚,今天这个棚就归你用了,别人进不来,时间很充足的,千万别累着你。”
柳苇被捧得很舒服,也觉得在“自家棚”拍果然很好。
摄影助理过来把她引到站位,大灯之下,她前方五米是一片漆黑,摄影师和小马他们全都像是在另一个世界。
柳苇还没来得及紧张,摄影师喊:“思思姐。”
她条件反射的看过去,摄影师连拍十张,直起身喊小马过来看图。
摄影师:“不错吧。”
美人抬头,一脸茫然,圆溜溜的眼睛,微微张开的嘴唇,因为多方面的强光打下来,脸上的阴影很少,显出一种二次元的不真实美感。
小马:“你说好就行。”
柳苇从小就被人说不上相。
拍证件照时摄影师一个劲的让她笑一笑,微笑一下,最后对她说:“你怎么连笑都不会?”
但现在她没有笑,像以前一样直愣愣的瞪着前方,跟着一旁的摄影助理摆姿势,拍照的摄影师从头到尾只会说“好”。
“这个表情很好!”
柳苇:哪里好?她做表情了?
“这个状态很好!”
柳苇:什么状态??
“刚才那张特别好!”
柳苇:……
原来不是她不会微笑,是人不对。
柳苇全程放空梦游,摄影师一路好好好,疯狂夸奖。后来摄影师去换相机,小马说:“思思姐累了吧?下面坐在椅子上照吧。”
摄影助理就搬过来一把椅子,她坐上去。
摄影师过来试拍一张,喊助理:“减光。换灯。”
几个大小伙子的摄影助理赶紧过来收拾电线,关灯,问摄影师:“这个行不行?”
摄影师:“再减一个,这边这个也关了。”最后,“只留一个灯,小灯。”
摄影棚瞬间一片昏黄,柳苇都怀疑这么暗能拍清吗?
摄影师又试拍一张,说:“在思思姐的左边放个灯,下面和上面都加反光板。”
两个小伙子各举一大块反光板一蹲一站,一只半人高的灯打在柳苇的左侧。
摄影师再次试拍,满意了,对柳苇说:“思思姐,你就保持这个姿势不必动。”
什么姿势?柳苇茫然的看着眼前的黑暗。
摄影师:“很好!”
最后这张出片是当天最出彩的,黑暗之中,一个少女无辜的望着前方,欲述无言。
牛兰山一直记着柳苇的事,过了几天就把高□□过来,问她:“思思最近怎么样?你给她安排了什么工作?”
高浪连忙说:“我怕思思再闲在家里会继续胡思乱想就让人带她出去拍照,前天在拍机场,昨天是在咱们三号摄影棚拍的。”
牛兰山:“有照片吗?”
高浪:“有的。小马去选片了,我让她把选好的先送来看一看。”
十分钟后,小马气喘吁吁的跑会议室送U盘。她把U盘插到电脑上,投到大屏上。
她解释说:“牛总,高姐,这都是原始片,还没有修。”
牛兰山:“可以,放出来看一看。”
小马直接选择幻灯片模式,照片就在屏幕上一张张动起来。
牛兰山静静的看,五百多张片很快就看完了。
高浪说:“小马,摄影那边对思思有没有什么意见?”
牛兰山看小马,小马连忙说:“没有意见。摄影师说思思姐条件特别好,头形好看,头肩比完美,而且思思姐练舞,整个人不管坐还是站都是一直溜,线条特别好,都不用摆姿势。摄影师说思思姐不用找角度,怎么拍都出图。”
牛兰山点点头,等小马出去后才说:“看来舞也不算白练。”
毕竟是韩国训练的一千多万都打了水漂,牛兰山心里多多少少不太舒服。当然,这其中有三分的气是对柳苇,剩下七分就是对高浪。他要不是信任高浪怎么会把艺人培训交给她一个人管?结果高浪把公司最看好的一个艺人管成了心理疾病,他没开掉高浪已经是他心胸宽大了。
高浪赶紧说:“不会白练的。日后说不定思思还会想起来……”
牛兰山摆摆手:“算了吧,别再逼她了,再逼出更大问题怎么办?”
高浪马上改口:“是,您说的对,我也很心疼思思,现在每天都让小马注意她的情况,不敢让她太累。”
牛兰山看着她,说:“那她以后去外面拍戏拍综艺,不在自家地盘,也能这样想休息就休息?到那时她要是再累出问题来怎么办?”
高浪觉得牛总在难为她,她说什么都不对。但她又不敢反驳牛总,绞尽脑汁去想,说:“我现在让人带着她玩游戏,让她在游戏里放松。还有,我跟网上的心理医生聊过,医生建议可以让思思养一只动物……”她觉得医生这是在开玩笑,柳苇自己都要全靠公司养,还养宠物?
牛兰山也听过给有心理疾病的小孩子养狗的事,点点头说:“这个可以。狗啊猫的,现在很流行艺人养宠物,也比较吸粉。你问问思思想养什么,给她养一只,记得挑品种的,长得好看的,让助理去照顾。”
高浪立刻答应下来:“好的,牛总,我这就去安排。”
晚上,柳苇在家奉命玩游戏。她玩的游戏是最简单的抽卡游戏,氪就变强。她问过玩游戏的钱是不是要从她的工资里扣……J去问过高浪,回来就说游戏费用公司给她出了,算在通讯费里。J说:“思思姐你不要有负担,高姐让你玩游戏是为了放松,花多少钱都没关系的。”
高浪的原话是柳思思生性节省,花不了多少钱。每月游戏费暂定为一万块,上限是五万,但玩什么游戏要J控制,费用要是花超了,不骂柳苇,先骂J。所以J总是陪柳苇一起玩,玩的都是J玩过的,知道氪金池上限,不会让柳苇氪超。
J觉得自己无疼当妈,上网发帖可以讲一讲陪上司玩游戏是个什么体验。
不过J发现高姐真是了解柳苇,就算明知有氪金补助,柳苇每回氪也只是按最低限来氪,而且很会控制自己,比如每天只氪一次,平时就抽免费的,这样下去别说一个月花五万,一万都花不了。
J又开始羡慕了,啊,这就是美女的人生吗?玩游戏都有公司出钱,她也好想变美哦。
J接了个电话,柳苇一听就是高浪打来的,就放下手机等J讲完,再问:“高姐说什么?”
J兴奋的说:“高姐问你想不想养宠物?思思姐,你喜欢猫还是狗啊?公司出钱!”她陪柳苇不到一星期已经知道必须要把“公司出钱”给说出来。
柳苇当然想养啊!要知道她以前就很想养宠物了,天天在微博、B站看萌宠,隔空撸猫,云养狗。
柳苇:“高姐有没有说是为什么?”
J说:“高姐说养养猫狗……可以吸粉啊。”
其实高浪说的是养猫狗治心理疾病,也可以吸粉。
柳苇:“那有没有什么要求?比如上限?”
J:“高姐要求是品种猫狗,长得好看。”
柳苇跟J翻了一晚上的微博和B站挑猫狗,第二天去拍照时心情肉眼可见的变好了。
高浪刚好来探班,问小马和J这两天怎么样?
小马:“很顺利。思思姐今天的状态更好,心情好像比之前都更好一点。”
摄影师也说今天特别好拍,出片率一定比昨天高,从刚才到现在已经换了两套衣服了。
J点头:“思思姐今天心情确实很好。”
高浪问她:“你天天跟着她,知不知道为什么?”
J:“可能是昨天高姐说可以养宠物吧。思思姐挑了一晚上想养的猫狗,虽然还没决定要养什么,心情已经很好了。”
高浪:“那要养了就是你们照顾。”
J没养过猫狗,但也很快的回答:“好的好的。高姐,我一会儿就上网查一查怎么养。”
高浪叹了口气。看来还非养不可了。她看着背景前的柳苇,说:“拍完这一组就休息,我在休息室等她。”
拍完这一组,小马去找摄影师,摄影师就喊:“休息半小时。”
小马过来扶着柳苇出去,说:“思思姐小心脚下的电线。高姐来看你了,就在休息室。”
高浪等在休息室,看到柳苇进来就喊她坐下,说:“拍累了吧?渴不渴?让人给你拿水喝。以后你出去工作也要记得只喝自己人递上来的水,不要找外人给你倒水拿吃的。她们以后跟着你,你有什么需要都喊她们。”她指着小马和J说。
两个化妆助理过来把柳苇头上的夹子和假发片去了,再观察了一下她的妆,说:“思思姐,妆面还很完整,一会儿不用补了,就换个口红颜色。”然后拿卸妆棉给她把口红擦了。
柳苇就觉得脑皮一轻,J就把矿泉水递给她了,还送了一杯蔬果汁给她,里面加了脱脂奶。
J:“思思姐,补补体力吧。”
高浪:“你喝吧,边喝边听我讲。”
柳苇吸着果汁点头。
休息室关上了门,只有小马和J留了下来。
高浪打开手机,让她看视频网站的综艺首页,指着上面的《跟我走吧》,说:“这个综艺就是公司给你安排的综艺。你看过这个综艺吗?”
柳苇点头。
看过。不太好看。
柳苇做为观众时是很挑嘴的。综艺只看最好看的那个,每年出那么多综艺,对她来说都约等于不存在。
《跟我走吧》这个综艺是一个主打真实生活的综艺,出品方是一贯财大气粗的蕃茄台。
柳苇觉得蕃茄台像是有钱没处花,综艺办得多,全是大手笔,请的全是腕,但综艺内容就很曲高和寡。
《跟我走吧》这个综艺每期会请五个明星,跟拍这五个明星在一天内做的事,然后剪辑穿插组成一季节目,放在视频网站上让网友们大骂特骂。
柳苇虽然认为这个综艺不好看,但也不认为她能上。
她问:“这个综艺不是只请腕吗?”
高浪就笑,说:“他们很省钱的,请的都是糊咖,一个正红的流量都没有。你又不要钱,长得又这么好看,他们需要流量和话题,已经答应让你上了。”
公司去谈,送上柳苇的照片,那边就有意向了。不过当初谈的是柳苇先参加选秀,冠军肯定是她的,公司会买水军把柳苇抬上去,直接插到当红小花的队伍中去撕,撕着撕着她就红了,到时再上综艺就顺理成章了。
但现在选秀不参加了,不可能凭空发个冠军给她做。综艺那边就有点不太想收她,牛兰山亲自出马再谈了一遍,放弃出场费,全程陪跑,而且讲明可以先做一期,反正一期过后会先把柳苇塞进剧组去拍戏,到时看看网上的风声,要是反响可以就让柳苇继续上综艺,做满一年,要是不行就是一期游。这才把综艺给谈下来了。
另一个让综艺导演组答应的原因还是柳思思的颜值。每一期都要选一两个女明星撑场面,柳苇要进的这一期,备选女星都比她有名,都没她好看。导演组说男明星就够有名了,女星就挑个最漂亮的才容易有话题性,新人就新人,说不定新人更炸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