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娱乐圈《?》 > 7. 跟我走吧1

7. 跟我走吧1


早上六点的飞机,四点,天还黑洞洞的,柳苇就被J从床上拔起来。
J:“姐,我们该走了,上车再睡。”
司机已经到了,跟J两个人把行李运上车。柳苇坐上车,J给她戴上眼罩:“姐,你再睡一会儿。”
然后J也戴上眼罩,定好手机时间,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倒是柳苇刚醒过来特别精神,一路都在看外面的街景。
虽然天还黑着,但高速路上的汽车已经很多了。大家都是踩着夜色出门,踏着夜色回家。
小马和化妆师小苏都在机场等着。柳苇和J到了以后,领了机票,已经五点半了。小马说:“思思姐,先进去吧,里面也有咖啡馆,可以吃早饭。”
四个人都没吃早饭,小马开放**吃喝权限,托运了行李后大家一起坐在星巴克吃饭,一人一个三明治一杯咖啡。
柳苇以为终于可以摆脱健身餐了,兴奋的说:“我要培根加蛋!”小马看J,J连忙打开背包说:“思思姐,我给你带饭了。”
柳苇:“……”
一盒熟悉健身餐放在她的面前。
J敏感的发现柳苇身上的气压开始下降。她跟柳苇一起住了半个月,很快就发现柳苇对健身餐深恶痛绝,不然也不会吃了她的零食就想跟她拜把子。
她赶紧推一推柳苇的手,小声说:“姐,姐,你先吃这个,先吃这个。我给你点一杯咖啡好吧。”
J去点了一杯黑咖放在柳苇手边,桌上其余的人就沐浴在柳苇渴望的目光中安静的吃完了早饭。
柳苇用视奸三明治的方式吃完了健身餐。
大家上了飞机,J给她敷上面膜,小声哄她:“姐,到了那边说不定有机会可以吃点别的,你先忍忍。”
柳苇敷着面膜睡着了,梦里全是煎培根煎鸡蛋香甜的沙拉酱松软的面包。
小马把J叫过来,小声说:“思思姐看样子还听你的劝。你平时多劝着她点,要管着她,健身餐还是要吃的,不然她要是身材走型,高姐和牛总都会不高兴的。”
已经投喂柳苇长达半个月的J背上全是冷汗,连忙说:“好的好的,我一定管住思思姐,一定好好劝她。”
到了上海,小马让小苏和J去酒店放行李,她带着柳苇直奔节目组去见导演。
路上小马再三叮嘱柳苇要对导演组客客气气的,加倍礼貌。她说:“思思姐,本来导演组都想退了你了,是牛总亲自来上海谈的,才把这个项目保住了。思思姐,你要明白,你现在其实很危险,这个综艺成功录好了,你接下来才有工作,不然可能后面的就都打水漂了。”
柳苇也不知道怎么客气才对得起牛总,难道见到导演先给导演磕一个?
比起柳思思年纪小小就尝尽世间艰苦,她虽然家庭有些失败,学业有些失败,但毕竟刚刚毕业,还没来得及进入社会接受毒打,除了求老师放她一马给个及格之外,还真没求过人。现在听小马的意思就有些不知所措。
虽然她讨厌公司讨厌合同,还有点讨厌高浪,但她不讨厌小马她们,这些女孩子一直很照顾她,她也很喜欢她们。不过两边的立场有点对立,这也不是她们的错。
当然也不是她的错。
都是资本的错!
柳苇做了一路的心理建设,但见到导演后发现导演并不恐怖。
导演很年轻,九五后,年纪不大,想法也很跳脱。他带着一个助理见她们。
“你好你好,真抱歉没去机场接你们。我们这边人手不足,只好请你们自己过来了。”导演说。
小马:“没事没事。我们思思姐是个新人,什么都不懂,还要请刘导多多关照。”
导演:“没事没事。新人才好啊,新人新面孔,容易出彩,大家都想看新面孔。现在屏幕上都是老面孔,观众其实早就看烦了,现在看电视的人都少了。”
导演进入正题很快,看了看柳苇,问:“思思姐坐飞机来的?要不要先休息休息?”
小马敏感的说:“没事没事。不过我们思思姐平时三餐都是由营养师搭配的,这个我们牛总都要过问的,所以……”
导演摆摆手,说:“哈哈哈,不是要请思思姐吃饭,当然等拍完了我们肯定要请思思姐吃一顿的。我是想啊,思思姐没拍过综艺,不如就从今天下午开始试拍一段?合同写明要给思思姐至少五分钟的内容,今天的天气还不错,先拍点好剪的画面,万一明天拍得不顺利也有东西剪。”
小马看柳苇。
导演也对柳苇说:“就是先磨合一下。我们这个综艺说是请了好几个人,但其实大家都是分开拍自己的,毕竟大家的时间也不好凑。就是最后会剪到一起,看起来像是一天内发生的事。思思姐,合同上写着最低时限是五分钟,所以我一定会让你在节目里出现五分钟。但这是指最低限度,要是你表现好的话,给你十分钟也可以啊。我们的节目是九十分钟的,五个人分,按说一个人是可以分十五分钟以上的。你是新人,节目不敢把宝压你身上,但我是可以做主的,你表现好一点,我就给你多剪几分钟,你觉得呢?”
柳苇还能说什么?
她爽快点头:“好啊。但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导演笑着说:“思思姐客气了,来的人多了,我们的摄影是很有经验的,再不会的人都能给拍好。”
小马就打电话把小苏给喊来。马上就要拍,肯定这就要上妆换衣服了。
小苏和J刚到酒店,厕所都没来得及上就又拖着行李箱赶过来。
导演组就把这个会议室借给他们用。
小苏快手快脚的给柳苇化妆,J和小马挑衣服。
一个小时后,导演助理来敲门,说已经准备好了,可以下楼了。
小马开门问:“几辆车?够我们的人坐吗?”
导演助理:“三辆车,肯定够坐。我们这边也有一个跟妆助理,到时让她给你们打下手。”
柳苇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头发也只是简单的吹了一下,发尾卷了卷。
小苏给她拿了一双老爹鞋,这是她全身唯一一件名牌,剩下的衣服裤子全都是快销。
不是不想给柳苇穿好的,而是为了等她日后红了,好给代言留下空位,所以现在就不能表现出对品牌的倾向。
高浪倒是想一口气就给柳苇搞一个香奈儿代言,但梦还是有点遥远的。
一行人坐电梯下去,导演正在跟摄影聊。
导演:“新人,你看过照片了,长相和身材条件都不错,但估计没什么演技,你就把人拍漂亮点就行了。拍点她走路的场景,回头好剪。”
摄影:“那就去黄浦大桥上拍一拍,拍点地标建筑。”
导演:“可以,去吧。”
看到柳苇被人簇拥着来了,导演说:“来了。”
摄影看了一眼就说:“这个身高可以,好拍。”说着就扛起摄像机对着柳苇拍起来,然后就亲眼看着柳苇怔了一下,脚下开始迟疑。
摄影:“……这也太外行了吧。”
导演:“反正我交给你了,你要给我拍够五分钟的素材。这是合同里写的。”
摄影头秃。上了汽车就开始让助理查现在外滩人多不多,光线怎么样,风向如何。
助理:“去外滩吗?”
摄影:“去,今天跑得地方可少不了,有的累了。”
助理:“明天不是还有一天吗?”
摄影:“明天有明天的活。”心里说明天我肯定不来,谁倒霉谁来。
另一辆汽车上,小马也在安抚柳苇。
“思思姐,你别紧张,就当摄影不存在就行了。”
J:“对,你越自然越好拍。”
小马:“对了,把耳机拿出来,让思思姐听歌。”
柳苇一点也不想拖别人的后腿。毕竟这不止是她的工作,也是别人的工作。她只能努力克服本能,尽量忘掉摄影机。
到了外滩,幸好今天人真的不多,天气也很给面子,除了风大没有别的问题。
上海人民也是见多识广,就算看到柳苇和摄影机也没有围观拍照,也可能是柳苇还没有名气。
柳苇下了车,戴上耳机,以为会像上回拍机场一样简单,但却根本不是这样。
照片和摄像的区别就是一个是静止的画面,一个是动态的画面。在静止的画面上看不到的问题,在动态的画面上会暴露无疑。
柳苇在拍机场时也紧张,但照片是可以修饰的,而且明星被拍照躲躲闪闪的也很有星味,并不算是大缺点。
可假如拍一段视频,其中的人物躲躲闪闪,味道就完全不对了。
摄影拍了一段后就让助理去说:“让她跑一跑,轻轻跑起来吧。”
小马给柳苇的人设本上写着要她优雅的走路,别跑别跳,避免出丑。但刚来就不得不打破人设,因为摄影拍不到好画面。
小马也不说话了,这是没办法的事。
跑起来后,画面有了动感,人在跑动时也会更自然。
柳苇虽然来了以后荒废了三个月,但身材素质在这里放着,跑起来后马上显得很专业很有美感——就是更像运动员。
摄影师立刻跟在后面拍,一边喊:“慢一点,慢点跑。”
他是没想到这姑娘长这么漂亮,跑起来跟兔子似的,一瞬间就只能看到背影了。
不过姿势很好看!背影也好看。
摄影师终于看到完成工作的希望了。
柳苇知道这个身体的素质很不错。虽然她不跳舞,但每天都会在跑步机上跑一跑,还会骑健身自行车,常常感到还没怎么费力,两个小时就过去了,身上出了汗也不难受,反而很畅快。
这是她第一次在外面跑,周围全是人,她身轻如燕,跑起来脚下的感觉完全不同,鞋的抓地感让人着迷。
她感到快乐了,状态就好了,姿态也放松了。
摄影师发现找到了完成工作的密码,让柳苇沿着外滩来回跑了两趟。然后陆家嘴、南京路步行街,最后又回到外滩拍夜景,一直拍到晚上十一点才收工。
回到酒店,柳苇反而觉得没有上回拍机场累。可能因为一直在跑,也一直在街上,莫明有一种旅游的快乐。
就是她吃的还是健身餐。
小马回到酒店就接到了导演的电话。
导演:“我已经听摄影师说过了。唉,你们的人真是一点经验都没有啊。”
小马:“我们思思姐是个新人。”
导演:“这也太新了吧?你们公司把艺人送出道前都不培训的吗?你这样让我怎么导?合同里可是有要给你们艺人五分钟的时长的。难道你要我剪她跑了五分钟?”
小马:“只要不过分,我们思思姐都可以配合的。我们思思姐很有才华的。”
导演:“这样,我们设计一个台本吧。”
小马:“你等等,我给我们高姐打个电话。”
导演:“行。”
五分钟后,小马回电话:“高姐说可以。”
导演:“那行,那你过来吧,我们在会议室。”
一小时后,小马赶到导演组。会议室里烟雾弥漫。
小马带着小苏抱着一大堆外卖咖啡外卖三明治进来,进门就先道歉。
小马:“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
导演:“没关系,都是为了工作。大家来喝咖啡。”
小马和小苏亲手把咖啡都送到每个人的手边才坐下来。
导演:“考虑到思思姐真的是一点经验都没有,所以我们给她设计了一些小关卡,这样有助于她找到方向,也更容易拍出东西来。”
小马:“什么关卡?我要先看一下。”
导演:“可以。”
导演拿台本给小马。小马看了看,就是抽签让回答“你用什么粉底液”“你平时怎么化妆”这样的问题。
导演:“考虑到你们的艺人实在没什么内容可拍,不过她长得很漂亮,所以能不能让我们拍她早上化妆的场面?就是做个样子,回头当然还是要化妆师化。”
小马:“可以。”
后面的关卡也是抽签,比如“选择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
导演:“我们不会安排很难过的关卡,主要还是为了调动艺人的积极性。毕竟不能真的让她在屏幕上跑五分钟,长得再好看也不行。”
小马仔细检查过所有的台本内容,后面又跟公司自己的法务联系,加签了一个附加条款才算做完了前期准备工作。
传真机收到有公章的附加条款后,导演才对小马说:“那明天拍摄,你就跟我一起坐车里看。”
小马有点犹豫。
导演:“我又不会光天化日害你的艺人?你坐在监视器前看也一样。我就是想拍点真实的画面。我看你的艺人有你在不太放松的样子,平时管得严吧?”
小马:“我们对艺人很好的,我们给艺人的条件很好,思思姐是我们公司最重要的艺人。”
导演:“知道,知道。那就这么办吧?”
小马:“好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