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娱乐圈《?》 > 17. 剧组2

17. 剧组2


化妆师没有在柳苇脸上使劲糊粉底,眼影都不用。
柳苇:“不是说镜头吃妆吗?这样行吗?”
化妆师:“银幕尺寸那么大,我给你糊一脸粉底,看着跟没长毛孔似的,一张塑料脸,那导演会打死我的。”
少女妆时,化妆师给她用的粉底极白,腮红从眼睛打到下巴,脑门上都有。
化妆师:“小孩子的脸亮,皮肤好,水分足,看起来就比大人的脸白一点。成人的皮肤水分会流失,颜色就显暗了。”
换成人妆了,化妆师用的粉底颜色就深了,明显发黄,涂上甚至比柳苇原本的肤色还要深一点。
化妆师:“到时会打光,一打光,颜色就会变浅,我要是给你涂白了,到时光一打跟死人似的。你本来的皮肤就很白,到了这时就只能给你加深一点。”
妆试好了,柳苇的头也染好了,去把头洗了后,化妆师开始给她搞头发。
化妆师:“你的照片和资料我一收到就开始做头套了。”
柳苇:“我要用头套吗?”
化妆师:“用不用要听导演的。不过我觉得最好别用,头套真的假,虽然说现在的假发技术很好了,电影CG技术也不错了,一帧帧的修做个软件就行了,但真发和假发的感觉在大银幕上还是很明显的,就算是一点不懂的观众十有**也都能看出来。你平时看电影,应该也能看出谁用了假发吧?”
这还真的能。
柳苇和唐希都承认这个。
化妆师:“不过今天是试妆,我已经做好型了,戴上试一试,看看效果。”
她先给柳苇戴上一个紧巴巴的发网,然后戴上假发套,再用阴影粉把发角、鬓角都修一修,接着就开始盘发,半个小时后,化妆师拿镜子给她:“看看,喜欢吗?”
其实从唐希的表情中,柳苇就知道估计不太好看,举起镜子一照一看,果然不好看。
柳苇是个美人不假,但美人脑袋上顶上油条,这就很难好看了。
化妆师刚才就是用假发给她脑门顶上盘上一个横长的、油条状的长发髻。
柳苇:“……不太好看的样子。”
化妆师拍一张照片给导演发过去,一边等消息一边说:“这是从商朝出土的陶偶上复刻下来的发型,算是当时贵族女性的专用发型了。对美的审美是有时代局限的,像我们现在女孩子染发、烫发、披着头发、剪成短的、剃个秃的,让一个古代人来看肯定也不喜欢,说不定还还骂我们都大逆不道呢。”
梁导很快发来消息,他不喜欢!换发型。
化妆师就过来拆发髻,再盘一回。
这回是个馒头。
柳苇:“像道姑。”
化妆师再拍一张发过去,“我怀疑这个还是别想通过。”
柳苇:“那为什么还要试?”
都知道梁导肯定不喜欢,为什么还要梳出来呢?
化妆师说的很有意思:“我要先把正确答案排除才能继续答题啊。”
排除正确答案?
梁导马上又回过来消息了,化妆师一边跟导演玩微信版宫斗计,一边给柳苇解释。
化妆师:“古代妆最麻烦了,特别是有真实朝代的古代妆。资料详细,有据可查。但古代和现代的审美是完全不同的,化妆的时候就有一个问题:要不要按复原的古代妆来做造型呢?”
柳苇:“问导演嘛。”
化妆师笑得意味深长:“导演才不管这个呢。导演只管拍出来好不好看,画面好不好看,人物好不好看。他才不管造型有没有复原,是不是真实。这都是由专业人士负责的。”她指着自己,“就是区区不才,在下,我。”
柳苇这下懂了。
按复原的造型做,但画面不好看,导演不同意;不按复原的造型做,观众不满意,会骂剧组,也就是化妆师背锅。
化妆师现在就是在推锅,她排除正确答案,就是让导演来“决定”。
化妆师收起手机:“导演一会儿过来。”
柳苇:“他还要过来?”
化妆师往上一指:“很近。他们就在上面那个别墅里。陆哥为了拍这个电影,四年前就在这里买了两幢别墅了。”
柳苇技术后仰:“什么叫壕无人性啊!”
化妆师哈哈哈哈。
大概真的很近,梁平十分钟后就到了。桂林天气挺热的,梁平穿着一件像是菜市场批发来的衬衣,骑一辆小电驴,非常接地气的从另一幢别墅飙过来。
化妆师:“导演,你说发型要怎么搞?”
梁平:“我就要好看的,你给我弄好看点就行了。”
化妆师:“弄漂亮点很容易,但我们也要考虑历史上商朝的发型是什么样,不然电影拍出来又要挨骂了。”
梁平:“我们这是一部爱情剧,浪漫的爱情剧,不是历史教科书。我只要求男的帅,女的美,拍出来画面好看,这就行了。”
不过梁导前脚说完这等豪言壮语,后脚就说:“可以分成日常和正式两种发型吗?”
看,还是害怕观众骂嘛。
日常要漂亮,正式的大日子里用正确的发型,两全齐美。
化妆师:“可以,我试试。”
化妆师再次把柳苇头上的假发都盘起来,在头顶盘了个馒头。
不是说柳苇这样不好看,但她是个成年人,还是拥有健身习惯的、极瘦的成年人,柳思思还有近五年的舞蹈经验。
当头发放下来的时候盖住了她的脖子与肩,盘起来后,她的脖子与肩全露出来了。
她的脖子长,是天鹅颈,这个有天生的条件好,但更多的其实是后天的舞蹈训练,造成了她的肩会后仰,肩背保持习惯的一直绷着劲,脖子与脊梁保持着直线,下颌收紧,这才有了这样优美的体态。又因为她极瘦,看起来非常像超模那种骨头架子。
好看吗?好看的。
但梁平立刻发现问题了,成年的姜姬可以用这个造型,但少女时期的姜姬不行。
柳苇身高一米七五,瘦归瘦,骨头架子可一点也不小,她的脖子和肩一看就是大人的体态。
在剧本里,柳苇扮演的姜姬有三次必须出席的大场合。
第一幕就是姜元带姜姬和姜武回鲁国,姜姬受封公主;
第二幕是姜元自尽,姜姬送弟弟登上王位。
第三幕就是姜武送姜姬登基。
除了第三幕,梁平是打算直到第二幕时,姜姬都是少女形态。这就意味着柳苇有两场的妆要化少女妆,盘发却会暴露缺点。
梁平马上出主意:“衣服领子加高点行吗?”
化妆师:“可以,我本来就打算给她垫肩,还要做个假锁骨,但那样镜头就不能拍胳膊,会露馅,只能拍到这里。”她拿尺子在柳苇胸口比了一下,胸上是最安全的。
同样还是少女的问题。未发育的女孩子肩是窄的,跟成人相比脖子会有一点点短。
化妆师要给柳苇化成少女,不止是画脸,还打算给她做假体垫肩,拍的时候像穿衣服一样穿进去一件硅胶假体,像假领子一样卡在脖子上,再套上戏服,这样从胸上拍,就是一个完美的小少女了。假如脸上的妆可以让柳苇变成十四五,那再加上假体造的假脖子和假肩,她可以真的接近十二三这个年纪。
当然,如果把上半身全拍进去就会被发现这姑娘的肩膀长得有点错位,胳膊怎么这么长。
梁平是打算拍全身的,每回拍柳苇的姜姬,他都打算从各种角度推近镜头,一定要把柳苇的美貌完整的露出来。
化妆师的提议可以在拍其中一两幕时这么做,比如怼大脸的近景,但到了大场面时估计是不行。
梁平开始为难。
化妆师就等他做决定,一边给柳苇的发髻拆了,把长发披在她的肩上遮住肩。
梁平:“平时就披发吧。”
化妆师:“好。”
梁平:“首饰呢?”
化妆师:“已经在做了。当时的人在发型、发饰上的变化还是很少的,那时应用的宝石就是玛瑙比较多,玉的话是白玉多,而且时常把大理石当白玉。”
梁平:“没有珊瑚吗?”
化妆师:“那时出海不易,鲁国也没有大船,珊瑚虽然近海也有,但用得不多。红玛瑙已经是很珍贵的宝石了。”
梁平只好把这个问题先放一边,等看一看后面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化妆师把发型拍下来后,给她解去假发,说可以先吃饭,吃完饭她叫助理来给她做接发。
化妆师:“服装明天再定。”
柳苇才发现只是画了两个妆,梳了两个头,从早上九点开始,现在已经下午一点了。
柳苇:“接发要接多久?”
化妆师:“四个小时吧,很快。”
柳苇:“……很快吗。”理发师的很快是不可以相信的。
果然如此。
嗦了个粉之后,化妆师喊来四个助理,两男两女,一起给柳苇接发,一口气接到了八点,她重新变成了齐腰长发,比以前还长。
九点钟,柳苇泡美容澡的时候,唐希进来说课程表发来了。
唐希:“明天上午是台词课,下午是形体课。”
柳苇:“她不是说明天要定服装吗?”
唐希马上说:“我问问她。”
微信问过化妆师后,唐希说:“她说不影响,可以一起进行。”
柳苇:“明天谁来定服装?”
唐希:“还是她。”
听到是熟人,柳苇放松了一点。
虽然当了明星以后,她应该习惯身边总是出现陌生人了,但能遇上一个熟人也是好的啊。
第二天八点,台词老师和形体老师准时过来了,并且以后就住在这幢别墅里。
以后这幢别墅,将由柳苇和她所有的老师分享。
柳苇悄悄问唐希:“几个老师?”
唐希:“三个。台词、形体和表演。”
两个老师明显是认识的,两人还是坐一班飞机来的。梁平没空来迎接,据说是陆北旌亲自接了送到别墅门口就走了,因为这里住着柳苇,人家避嫌,门都不进。
两个老师来了先吃早饭,田姐帮着把行李送进房间,住柳苇楼下,为了避免妨碍她休息,她住顶层,其他人都住楼下。
别墅一共五层,一楼是客厅厨房,从二楼开始住人。田姐住二楼,新来的两个老师住三楼。四楼不吉利,没人住,打算用来当柳苇的练习室和库房。
两个老师认识,很爽快的把柳苇的时间分了分。
台词老师说:“我今天刚来,坐飞机有点晕,你先上课吧要不?”
形体老师:“行啊。我姓李,在北电教形体和舞蹈,你看着像是练过的啊,那咱们的课就简单了。”她对柳苇笑一笑,柳苇就像看到教导主任一样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柳苇:“老师好。”
形体老师笑:“不客气不客气,你先过去,我换个衣服就过去。”
唐希早就收拾好了柳思思以前练舞时的衣服,宽松的紧身的都有,二十多套呢。
柳苇看着这一床的东西,又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这都是柳思思熟悉的,陌生是因为柳思思大概真的很不喜欢跳舞吧,对这些衣服一点印象都没有。
柳苇:“我穿别的吧。给我拿一套运动服就行。”
她的运动服都是公司赞助厂商送的,都是按箱算。柳苇来了以后就喜欢穿运动服,因为它们是全新的,不是柳思思的旧衣。
柳思思也喜欢穿运动服。这个姑娘空有美貌,却连一条裙子都没给自己挑过。
柳苇:“把这些衣服收起来吧,我以后不会穿了。”
唐希以为勾起她的伤心事,大概怕她心理出问题,立刻脸色大变的收起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