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娱乐圈《?》 > 18. 剧组3

18. 剧组3


李老师以前是芭蕾舞演员,在巴黎-金-色-大-厅里跳过独舞。她是国家队成员,少年时期是国家选送到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学院进行的学习。
现在在北影带学生纯粹就是业余生活。一来是年纪到了,再跳有些伤身,也没地方要她;二来也是赚点钱,给孩子准备留学、结婚、创业。
她一见柳苇就知道她条件好,那身条一看就是练舞的。不过现在练舞的不如演戏的,有点条件的都往娱乐圈扎,在这里赚一年的钱抵在外面赚一辈子的,她年轻时要是有这个觉悟,现在也不必孩子留个学都思前想后的了。
人家一个月开五万请她,有吃有喝住别墅,还是桂林这么美的地方,李老师心里很有数,在这里不能拿出在学校的那一套,她是来服务的。所以柳苇一进来给她鞠躬喊老师好,说自己虽然以前练过舞,但都是野把式,其实根本不精通,请她不要见怪。
李老师以为人家是谦虚,笑呵呵的说:“没事没事,我来这里重点不是教你跳舞,是教你怎么在镜头前做动作才好看。一会儿咱们在这边架个摄像机拍,然后你要一边找这个镜头的位置一边做动作,要保证你的眼睛和头时刻对着镜头,动作还不能错。”
原来是这样。
柳苇松了口气。
李老师把摄像机架好,过来对柳苇说:“来,跟着我做。”
李老师做的是非常简单的芭蕾舞准备动作,就是举双臂做天鹅展翅状,上举、下滑,手滑到后面还要在背后做一个仿佛天鹅甩翅膀上的水珠的甩手,那叫一个优美。因为并没有脚的动作,脚一直是站三七步,弓着腿,也是模仿鸟的站姿,这么一套动作之后,李老师侧颈回头,亮相,虽然已经有了年纪,但双眼黑亮有神,神态生动,面带笑意,就是美的。
柳苇看过后就很震惊,现场看一个刚才还普普通通的人突然摇身一变,跳得这么优雅好看,这个震撼是挺强烈的。
李老师:“你来试试。”
柳苇只好硬着头皮上。她一站定,李老师就挑眉。
怎么说呢?太僵了。
这要是在李老师自己的班上,她肯定会批评“我叫你跳天鹅,你这跳的是鸭子”。
不只是柳苇个子高的缘故。俄罗斯的女舞者都不低,一米八以上的也有不少,但人家跳出来就是强而有力的美,反倒衬得李老师这样个头不够高的显得太弱小。
在她的班上,从来都是男生和女生一起学,学的都是女舞。芭蕾舞虽然也有男舞者,但一直都是女舞者更出彩,各种剧目也是以女舞者为主。说芭蕾就是女舞者的世界也不过分。男舞者更多时候像镶边配角,但他们要付出的努力一点也不比女舞者少。在一个女舞者大放异彩的舞台上,他们既不能抢了女舞者的风头,也不能跳的和女舞者一样柔美,他们要有自己的风格才能脱颖而出。
李老师在课上教男生跳舞时都说,要他们在这里学习优美的动作,但还要在优美中加入自己的东西,跳得太女气不行,跳得太男人味了不像芭蕾也不行,要在这之间取一个平衡。
当然,这里的学生日后并不会从事芭蕾这一行当,学生们在这里学的其实是如何在框架内表现自己的魅力,这就是表演。
外面很多乱七八糟的演艺学校教的都是让学生们放开自己,要释放自己,要大胆。
当学生们真的进了剧组就会发现,他们其实是在一个个条条框框里表演,导演、制片、编剧、同组的其他演员、片场的环境条件,等等,这些都是框子,他们必须在这些框子里头演,出了框子演得再好,也没用。
李老师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收住”。
她现在就站在柳苇面前给她扳腿扳胳膊。
“收进去一点,收收收。”李老师把这姑娘撇成鸭子步的腿给拍给去,“大腿使劲,小腿使劲,这只脚,站稳了,稳住,别动。”
柳苇发现自己从“时代在召唤”的公园雕塑姿势变成了单腿直立,另一只脚不知道在哪儿呢!
李老师:“这只脚也要使劲啊,踩地,蹬地。”
李老师踩了一下她那只脚,她才找到脚了。
站稳了,柳苇松了一口气。
李老师发现这姑娘还真不是谦虚,人家可能是真的不会。肌肉也确实有点松。
李老师拍拍巴掌:“我拍一下巴掌就是可以放松了,停下来。”
柳苇慢慢放松,这才找到两条腿。
李老师:“我们先拉拉筋,开开背吧。”
化妆师拖着两只行李箱来了,在楼下就听到楼上发出的惨叫。
田姐过来帮她搬行李箱。
化妆师:“这是练上了?”
田姐:“李老师刚进去。刚还出来说,今天做点增肌的。这姑娘以前只吃草,现在,力量不足。”
化妆师:“经纪公司都这么造孽,我看她挺喜欢你。”
田姐:“她更喜欢厨房,最喜欢冰箱,看到鸡腿、牛肉就两眼冒光。”
化妆师哈哈哈笑。
化妆师的到来解救了柳苇。
柳苇来了以后已经将近半年没有跳过舞了,当然以前的一些训练也都扔下了。唐希来了以后,她才开始上跑步机跑跑步,去健身车上骑一骑。
她都吃草了,为什么还要运动呢。
事实证明,她不运动只吃草确实体重没有上升,还略有下降呢,这说明只靠饿是可以让体重下降的。
李老师:“你这样不健康啊,身上就剩一层皮了,肌肉都快缩没了。这样下去你活不过三十岁。”
柳苇哆嗦了一下。
李老师:“你的经纪公司这么虐待你,你要抗争啊。”
唐希站在一旁不敢说话,她其实也很震惊,因为她没想到柳苇的身体这么差。但现在她再次看向柳苇,发现她确实太瘦了,是那种不健康的瘦,任何人见到她都会让她赶紧上医院。
她再回忆一下柳苇吃的东西,一天三顿都是健身餐,其中九成都是沙拉菜,南瓜、芋头等用来代替主食,蛋白质的摄取就是靠一天两个蛋白,或是半块鸡胸肉。另外还有五谷粉,以及一把药片,都是综合维生素之类的保健药品。
这真的能够维持一个正常人一天的消耗吗?
一个减肥的人或许可以这样吃,但一个BMI已经达到15的人也可以吗?
她以前觉得她给柳苇吃点零食还对公司有罪恶感,她觉得柳苇是吃腻了健身餐在嘴馋,因为她也吃过柳苇的健身餐,感觉那个量并不少,完全可以吃饱。
但是沙拉菜能提供的热量很低,能量也很少,她只吃一次觉得会吃撑,那是因为她没有像柳苇一样吃了几年,她的身体健康还略胖,她还吃了另外两顿正常的饭,所以她不会饿。
柳苇可能一直都处在饥饿中。
而她可能在帮助公司虐待一个人,在她的“帮助”下,这个人可能会死。
假如她跟柳苇足够久,假如她一直跟着柳苇,等再过几年,柳苇身体出问题,她会是什么心情?
柳苇跟公司签了二十年。
唐希以前还觉得就算签了二十年,公司为了培训柳苇花了大钱,到现在都在努力的捧她,她住公司的别墅,公司给她请保姆,衣食住行都有公司付钱,像她这样的助理,小苏那样的化妆师,还有马芬、高浪,她们都围着柳苇转。
所以,柳苇其实不应该有那么多的抱怨和不平啊,她都不对公司感恩吗?
多多少少的,唐希曾经觉得柳苇有点白眼狼。
但人无完人,她也不需要柳苇是道德模范,所以她从来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在心底有那么一点点的想法而已。
但今天她不这么想了。
合同是二十年,当公司跟柳苇的合同完成之后,柳苇能带着许多钱和一个健康的身体离开的吗?
她可能会有许多钱,但她会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吗?
她或许不会像李老师说的那样活不到三十岁,她可能可以活到六七十,但她的身体会是什么样的呢?
唐希第一次这么想,这让她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都没有说话。
柳苇被李老师拉了筋,开了背,坐起来喝了几口水,休息休息。正好化妆师到了。
化妆师说:“正好,我给你扮上,你接着练形体,这样更有用。”
化妆师动作很快,不化妆,但把她的头发挽起来,然后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三套衣服让柳苇套上。
一套里衣加裤子,开裆裤,七分的。
柳苇去里面换上出来,一脸茫然:“这是什么裤子?”
化妆师还问她:“胸-罩脱了吗?”
柳苇:“要脱吗?”
化妆师:“最好脱了,不然最后会勒着你。”
柳苇再去脱了胸-罩再出来。
第二套是一件粉色的长衫,从头裹到脚,有一点点厚。
第三套是一件黑色的长衫,从头裹到脚,有一点点拖地。
化妆师给她一层层套上,再缠上宽宽的腰带,再在腰带上给她又挂上了一条像是玉石的腰带,一条像是珍珠和黄金串成的镶嵌起来的腰带,然后还要往腰带上挂巴掌那么大的玉佩。
柳苇就觉得自己腰上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柳苇:“我演的时候也要穿这么多东西吗?”
化妆师:“比这多的多,你是公主嘛,要穿得隆重点。”
李老师站在旁边喝水,说:“一会儿呢,你先走走看,感受感受。”
化妆师给她穿好就让开了,拍了张照片发给导演,然后就看戏。
柳苇直觉戏是自己。
她想了想,迈步走——会踩到衣服下摆的边,于是她伸手要把这衣服给拉起来。
化妆师就笑。
李老师说:“不行,不能拉起来,你要就这么走,还要走得优雅。脚在地板上滑着走。”
柳苇就滑着走。
大概绕了这个屋子两圈吧,导演的消息来了。
化妆师说:“这一套过了,我们换第二套。”
一上午换了四套衣服,李老师只让她在屋里走了走。
中午,柳苇的午饭变了,一碗米饭,一块去骨鸡腿肉,还有,桌上的菜她都可以吃,还有碗专给她做的竹荪汤。
柳苇捧着碗,不敢相信幸福来得这么突然,问田姐:“米饭可以添吗?”
田姐笑着点头:“可以,但只能再添半碗。”
唐希在桌上一句话都没说,也没说不让柳苇吃,或是不让她多吃什么的。
李老师把餐厅的电视打开了,她把摄像机拿来跟电视接上线。
李老师:“来,用这个下饭。”
90寸的电视上是柳苇上午在练习室穿着戏服走路的录相。
一桌的人都笑了。
柳苇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她确实是做得不好,这个她有心理准备的。
但没想到这么不好。
李老师看她盯着电视看,说:“别觉得我欺负你,我们学校的餐厅食堂电视里常常就放这些内容,都是上课时的精选,就是让学生看一看他们的学习情况。”
情况真的很糟。
当时戏服很长,柳苇怕踩着,就一直伸头看,在屏幕上就是一走一伸头,一直看地板,后来走习惯了,仍是低着头弯着腰,整个人像个虾子一样弓着,走路也别说优雅了,一步大一步小,走还走得不直。
不用李老师说,她都知道这样绝对演不了公主。
李老师说,她需要在一个框子里去演,演的时候不管是走路、说话、举手投足的每一步,都要在这个框子里,一点都不能出这个框子。
化妆只能让她扮得像,但演得像,就需要她自己的努力了。如果连走路都不像公主,那她是无法在银幕上演出一个公主的。
下午的课是台词课,但李老师也在,化妆师也在。
柳苇又扮上了。
李老师来给她纠正动作,一寸寸的扳,把她摆成一个好看的样子。
台词老师的声音又温柔又甜美,而且在这个房间里竟然能有隐隐的回音,一屋子的人,她的声音一下子就被人听到了。
台词老师笑着说:“我听老李说你是个好苗子,那我就好好教了。其实说台词很简单,首先,你的声音要好听。声音好听你就赢了一半了。其次,你的声音要大,但不能喊啊,要用中气发声,不费力。最后,才是在声音好听,声音大的前提下说台词,台词要说得有感情,让人一听就知道你想表达什么意思。语调是有温度的,也是有感情的。我们今天先练声,我先听听你的声音,咱们先把底子打好,最后一个月再练台词,前两个月咱们都不练。你就用这个动作,站着别动,跟着我念——”
当晚,柳苇含着清咽片,来回的看她的练习视频。台词课不比形体课好到哪里去,她第一次发现她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好,跟前面台词老师的相比,她说话可以用四个字形容,就是“荒腔走板”。
台词老师说的就感情充沛,声音动听,她跟着学都学的不像,听着就假,装都装不像,台词老师的声音假如是西施,她就是东施。
从没这么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差距,这就是专业啊,果然哪一行都不简单。
这时,唐希敲敲门溜进来。
柳苇把电视先暂停,在床上坐直,问她:“有事?”
唐希坐到床上,等了好一会儿才说:“没事,我就来看看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接着上课呢。”
柳苇一看十一点半了,说:“行。”就把电视关了,起身去刷牙洗漱。
唐希帮她收拾收拾屋子,好像没事干又想留下来。
柳苇刷完牙出来:“有事你就说啊。是不是担心我从这里回去再吃胖了?你放心,到时就说是我要吃的,反正回公司以后肯定还减的。这边也不会无限制的让我吃下去,他们肯定也不想我发胖,胖了还怎么拍电影,对吧。”
唐希点点头:“对。你睡吧,没事,我们要在这里待三年呢,公司管不到我们。你放心,我不会跟公司说你在这里的事的,这都是要保密的。”
等唐希走了,柳苇躺在床上时想,她吃什么不在合同的保密范围内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