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娱乐圈《?》 > 开拍1

开拍1


梁平看一看陆北旌的样子,小声说:“你去扮上,我们试拍个片段吧。看看效果。”
陆北旌一想就明白梁平想拍哪一段了。
姜武刚被鲁王捡回去时。
也就是他第一次见到姜姬时,四舍五入算两人的初见。因为是姜武第一视角,那就是他见到女神本尊的那一刻。
姜武当时是野人,肯定是很不像样的。刚好陆北旌刚从另一个组赶过来,胡子没刮头发没洗,妆都省了一半。
这当然是笑话。
陆北旌还是去房车里洗了个澡才让化妆师给上了妆。他的头发养了半年,半长不长,及肩左右。
古人都是长发,但姜武是野人,野人是不会留太长的头发的,打猎时容易勾到树枝,打架时也会吃亏。百姓会梳发髻,野人就只会用石刀把头发割掉。
化妆师把陆北旌的头发染了发尾,搞成乱发的样子。
陆北旌去换了服装。
没袖子的土布背心,还有长度到小腿的土布裤子,没有鞋。
为了拍这个电影,陆北旌特意去美容院做了全身美黑,晒成了小麦色,换好衣服就很像一个每天在野外的男人了。
化妆师给陆北旌修了修眉毛,重点是粘上几根假毛,做出眉毛蓬乱的样子,野人嘛,陆影帝长得太好,只能在小细节上突出他是个野人了。
接下来就是贴假胡子。
陆北旌的真胡子被修剪了一部分,然后仰着脖子让化妆师和助理把假胡子从脖子上贴到耳朵根,贴好修好一照镜子,纯种野人,拿根石矛就可以拍纪录片了。
化妆师还很幽默的问旁边看戏的梁平:“身上要不要贴汗毛?我都准备了。”
梁平:“我这是一个爱情电影,不是人猿泰山啊。他就是陆北旌,沾一身毛也帅不起来了啊。”
说着他推陆北旌起来,“快走,一会儿太阳下山了。”
柳苇在玩游戏,梁导给她的小霸王点读机里自带的游戏。
她怀疑梁导有一个上小学的孩子,这游戏机全是他孩子淘汰下来的,被他拿到剧组给她玩了。
她现在每天的任务就是待在这个布景里。
据说这是鲁国王宫金潞宫的复刻版。但只复刻了大殿的一角。这个长廊的位置,在她没来的时候是由扮演鲁国公卿的人在这里演,她来了以后,这里就成了她演戏的地方了,据说不止是金潞宫的戏在这里拍,还有鲁王姜元在野外的离宫的戏也在这里拍。
离宫就是姜元还没有回国时居住的地方。
当然,出镜的只有这一条长廊。从东边拍是金潞宫,从西边拍是离宫。
柳苇在这两个宫都有戏份,这条长廊就是她接下来两个月待的地方了。为了给她让地方,其他演员都提前去下一个组了,等她拍完了他们再回来补拍。
知道这件事后,柳苇就有点不好意思。
梁平说这很正常,他只关心她的状态好不好,别的不关心。
她到现在还没有正式开拍。
虽然摄像机整天对着她,但梁导说就是让她找感觉的,什么时候她的感觉对了,他们再开始拍。
梁导:“你的戏份少,但很要紧,我宁可慢一点等你慢慢找感觉,也不想匆匆拍完再返工。那更浪费钱。我都有跟你磨九个月的准备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签了三年,但真正的拍摄时间是九个月,九个月后不管拍没拍完,剧组都会解散。剧组租地、租器材、雇工作人员和临时演员,雇了动物演员,每一分钟都在花钱,所以拍摄时间很紧张。
合同签的宽松是为了不让她在电影上映前过度曝光,避免她和经纪公司泄密。
梁导:“我们拍九个月,后期制作要一年,然后还要排期、宣传,要看那一年都上映什么电影,三年是最理想的时间,要是不顺利的拖上几年也很可能。我们当然希望一切顺利。”
不顺利有不顺利的办法。顺利的时候当然要确保一切都没有问题。签三年是因为她的公司大概也只有三年的耐心,更长也不合适了。
梁导找到机会就要说嘉世的坏话:“因为你是秀星,你的公司对你的安排有点争功近利了。不然按行业惯例,我们常常都是上映前是不许泄密的,所有的演员都知道这个,不必约定他们也不会说。因为按时上映的话,你好我好大家好;不能按时上映的话,对演员的曝光也没有好处,所以也没必要说。但对你来讲,你的公司为了人气估计是不会有什么顾忌的,上映是好事,不上映是坏事,他们要是缺新闻缺话题了就一定会曝光此事。为了安全,我们才签了个三年,就是想将这个曝光时间尽量保证在三年后。”
柳苇仔细想了想,没有替公司说话。因为按她对公司的了解,梁导并没有冤枉公司,所以她也没办法说公司是个讲人情的公司,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柳苇喜欢这个剧组。
不止是梁导让她正常吃饭。
她在公司的时候,虽然住着别墅,家里有保洁有保姆,唐希、马芬等人对她都是捧着供着的样子,来来去去人都喊她“思思姐”,很尊敬她的样子。
可她还是底气很虚。
她不知道公司要拿她做什么,怎么做,每一天都觉得前方是黑洞洞的探不着底。
公司是要用她来赚钱的,可她能赚到那么多钱吗?
她不知道,她觉得她赚不了,她就很害怕。
因为她不知道当公司发现她不能赚钱时会对她做什么。
但是在这个剧组里,虽然没有人人到处都喊她“思思姐”,梁导给她安排任务时也是像周扒皮一样狠,天不亮就起来去片场化妆,天黑了才能回酒店休息。
但她知道梁导要她做什么。
就是拍电影。
而且梁导一开始就知道她不会拍。
梁导说:“你拍不好是正常的,这个你放心,我选你这个新人,我自己心里有数。拍不好责任在我不在你,你就放轻松,不要有丝毫心理压力就行。”
甚至梁导都说过他早考虑过她实在没演技实在不会拍要怎么解决了。
梁导:“我也不用你说台词,我把你处理成陆北旌的回忆。从头到尾都用配音,你就出现几个镜头就行,从头到尾不用你说一句话,甚至我都不用你跟陆北旌搭戏。”但他也说,“这是最后的办法,能拍我们还是先试试,最后不行再用这一招。”
梁导什么都跟她说清楚了,她也就没什么好紧张好怕的了。
她最怕的就是让别人失望,哪怕知道是别人先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但她不会拒绝,只会害怕完成不了要怎么办。
梁导走过来,说:“思思,我们再来一段。这会儿光线不错,我让他们把机器都打开,你自在一点,就坐着不动,看那个方向。”他指着左上角。
柳苇答应一声,放下游戏机。
梁导顺手拿走,还叫来一个工作人员在周围找一找,有没有零食袋、烟头或其他会穿帮的东西,都收拾干净。
梁导说:“那边现在竖了一个旗。”
柳苇看过去,是个红色的小旗,她点点头:“我看到了。”
梁导说:“等一会儿,现在天太暗了,我让人把灯都打开。”
工作人员搬来几个巨大的灯,四面八方,一起打开,瞬间这一片亮的发白。
灯都距离她有近两三米远,倒是不晃眼睛,但也不能直视灯,不然太刺眼了。
她就一直看着旗的方向。
梁导朝副导那边一挥手,副导按着耳麦跟摄像机位沟通,对他竖起4、3、2、1的手势。
这就是都好了,都对着柳苇了。
正对着柳苇的滑轨上的摄像机和藏在草丛里的摄像机一个推近景,一个远景。
梁平:“一会儿我让人在后面喊你一声,喊你的时候,你回头看,神态放轻松,就跟有人叫你开饭了一样啊。”
柳苇点点头。
梁平就轻轻退出去了,临走前指了一个廊上的摄影。
廊上那个专怼着柳苇脸拍的摄影机也慢慢退下了。
四周一片寂静。
柳苇仍遥遥看着那边天上的旗子,小旗在风中飘扬,脚下的狗抬了头哼叽她,她顺手摸了摸小狗,动作自然放松,完全是这些天的惯性。
梁平退到副导演这里。
副导演说:“梁导,陆哥就位了。”
梁平:“有画面了吗?”
副导:“有了。”
梁平快步小跑到后面监视器那里,所有的摄像机传回来的画面都在这里了,一号机到六号机。
柳苇那里三个机位,陆北旌也是三个机位。
梁平又跑回来,对副导说:“不能等太久,等久了思思该没感觉了。让人叫她。”
副导按着耳麦下令:“叫思思吃饭。”
田姐早就在这里等着了,听指示对着柳苇喊:“思思,吃饭了!”
柳苇应声回头,听到田姐的声音不自觉的露出一个笑来。
梁平在监视器那里看传回来的画面。
副导跑过来问:“行吗?这个画面能用吗?”
梁平看着监视器中柳苇露出的笑脸,美是美,但会不会太外露了呢?
梁平说:“可以,我们保一条。”
副导松了口气,架摄像机白白拍了两三天了,全是姜姬玩狗散步的画面。现在只有柳苇还以为跟之前一样是拍着玩的,但工作人员都知道,这是正式拍摄。
一条过,吉利!
梁平想了想,说:“让陆哥站到7号位去,让他喊。”
梁平再跑去跟柳苇说,一会儿再喊一声,让她再回一次头。
梁平:“拍完我们就吃饭了。”
柳苇爽快的说:“行。”
梁平退出去,给副导下令。
副导等柳苇再次放松看旗子,数了三十秒,对陆北旌下令。
副导:“让陆哥喊人。”
陆北旌就站在柳苇一回头就能看到的侧后方,两人相隔十几米远。这是为了让屋檐上那个摄像机取景把两人一起取进去。
陆北旌得到指令,喊:“柳思思!”
他声音洪亮,中气足,这一声叫得人人都能听得见,但柳苇就是慢了半拍才回头找人。
梁平盯着监视器,机器是实时画面,没有延迟。
他看到柳苇的目光从茫然到茫然,茫然的在身后找了找才找到大变样的陆影帝,她定晴看了三五秒钟,认出了被化妆师大变活人后的陆北旌,她没有被惊艳,只是瞠大双眼,像是普通人路遇明星,需要认一认才能相信这真是大明星。
副导赶过来:“怎么样?”
他看到梁导在跳着叫:“绝了!对!这个反应才是姜姬第一次见姜武的表情!”
一个公主第一次见到野人是什么神情?她不会惊艳,她只会奇怪:这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梁平最怕的是姜姬与姜武的第一次相见,姜姬对姜武面露崇拜之情。这是最离谱的。
但怎么才能让柳苇见到大影帝不崇拜呢?
梁平只想到给陆北旌扮丑。
但柳苇的反应更好!
不管她当时的迟疑是走神了还是演技都恰到好处。
梁平振奋道:“好!今晚就开始拍!大家动起来!趁热打铁!”
副导答应一声,按着耳麦下令:“今晚拍摄,按组吃饭,现在没有话的都去吃,吃完了的都加大王火,开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