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娱乐圈《?》 > 拍戏2

拍戏2


二组终于进入了正常的拍摄中。
副导制定出了详细的拍摄计划,将工作人员各班分成四组,每两组分上下午值班,隔天轮换,保证每一天都有充足的人手。
二组目前的演员包括陆北旌(姜武)、柳苇(姜姬),以及饰演鲁王姜元、另一个义子姜奔、和其他配角等人。
陆北旌刚离开的一组拍的是武戏,租了一个大马场,租了一群马,就近在马场雇了人家的教练当群演,拍的都是姜武在战场上的戏份。
二组拍的就是文戏,拍的是鲁国的戏份。
其中戏份最多的当然是陆北旌柳苇,演鲁王姜元的和其他鲁国重臣的都是配角,戏份比重远远不如男女主。
这毕竟是一部爱情电影。梁导语。
但戏份少并不是说这一部分可以随便演演。
在这部爱情电影里,陆北旌饰演的姜武也逃脱不了为爱打天下的老套路,不是他有心要争,全都是被(配角)逼的!
柳苇饰演的姜姬是他唯一的救赎,唯一的爱情,唯一对他好的人。当这个唯一对姜武好的女人被迫嫁给痴呆皇帝时,姜武才被逼去争天下,多么可歌可泣的爱情!
鲁王等人当然全是反派,要压迫他,逼反他,要让他感受到人生是多么的冷酷无情。
所以,柳苇就看到陆影帝来的第一天在片场被罚站到夜里十一点才下戏,第二天一上戏,扮上妆就对鲁王下跪,要跪得好看,跪得悲壮,跪得让人同情。
光这个跪,陆北旌就跪了两天才拍完。
柳苇在第一天就被陆北旌的演技征服,第二天是被陆北旌的敬业折服。
演鲁王姜元和另一个义子姜奔的都是科班出身,北京话剧团找来的,在大银幕上是生面孔,但话剧演员的演技都是上上好的,而且演惯了舞台剧,他们的肢体语言和形体都特别有范,演什么像什么,站在那里不用台词就把人演活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便宜。
是真的便宜。
现在还在话剧团演戏的都是为爱发电,拿着工资饿不死而已,早几年话剧快跟京剧一样了,是一种快要死亡的表演艺术,归根到底还是话剧的受众面太窄。
另一个原因是当年,也就是八个样板戏的时代,国家主持推广话剧表演,于是各省市都有话剧团,话剧团成了国家单位,有编制,铁饭碗,但那个时代有其特殊性,老百姓家里不是家家都有电视机,电影院也不多,为了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换句话就是肚子吃不饱了精神文明要跟上,可是当经济上去之后,电视、电影等娱乐方式的增加和普及,话剧团就一下子落没了,可就算它落没了,它也是国家单位铁饭碗,就更加尾大不掉,剧团演员纷纷出走,有的就是在团里挂个名,在外面接活。
□□十年代时话剧也搞过实验话剧,就是想试试改革,结果就像莎士比亚的荒诞剧,越搞越曲高难和,赠票都没人去看,因为看不懂。
到底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
开心麻花已经证实了,不是观众不喜欢话剧,也不是话剧落伍了。
演鲁王姜元的男演员四十出头,下了戏换了衣服跟个小帅哥一样,但扮上妆上了场,站在那里就是鲁王,挺胸抬头,睥睨世界。
演义子姜奔的站在鲁王身后一侧,歪头斜眼,一脸不善的相,一看就不是好人。但人家下了戏就笑容满面,和气得不得了。
陆北旌在场上跪在这两人面前,鲁王像唐僧,姜奔就是总说猴哥坏话的猪八戒,那一字一句刁钻得很,平平常常的话姜奔说出来茶味十级。
姜奔:“大王,你就原谅阿武吧。”
鲁王摇头叹气,一脸嫌弃:“唉。”
姜奔:“大王,阿武没有不认真练武,他只是昨天晚上守夜太累了。”
鲁王:“阿武,你心里是不是不服气?”
陆北旌跪在地上,干巴巴的:“大王,阿武服气。”
鲁王:“唉,阿武,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鲁王甩袖走了,临走前留下话让陆北旌练到天黑,今晚不许吃饭。
你看,敌人对姜武的每一分折磨都是在帮他变强,这么好的反派哪里找。
其间,柳苇也没闲着,她就主要拍拍跟动物演员的戏份。
她怀疑梁导是故意不让她跟人类演员对戏,怕她被比下去。
不过历史中倒确实是有姜姬养动物的记载,在鲁国时她就养过孔雀和马。现在又多了一条狗,但梁导昨天跟她说,那狗在戏里算是陆北旌养的,因为姜姬没养狗。
梁平:“我们这毕竟是个历史电影,还是要尊重历史的。”
姜姬养孔雀时,鲁人都说她养的是神鸟,还说她就是乘着神鸟从天上飞下来的。
后世通过史书记载的信息和出土的陶器、雕塑来推断神鸟就是孔雀。
梁导觉得电影里出现孔雀也挺好看的就给搞了四只。
柳苇以为是动物园来的,结果不是,梁导是从这里当地的经济动物养殖者手里收的。
经济动物,范指可以吃、可以剥皮拔毛的一切养殖动物。比如猪,比如鸡,比如兔子。
梁导就相当于买了四只鸡。
买来的四只孔雀被圈着,大概是习惯了笼养和人类,它们见人不跑,拿饲料桶敲还会跑过来,真的很像鸡。
就是叫得不太好听,声音又大又响亮。
柳苇为了拍好戏,特意每天拿着饲料桶去喂它们,跟它们培养感情,到了开拍的时候,她拿起饲料桶放在地上磕一磕,孔雀们蜂涌而来,她把桶放到一边藏起来,跟孔雀们演戏——就是跑给它们追。
为了追得好看,她拍这一段时至少绕着场子跑了一百多圈。
跑的时候孔雀叫,工作人员围观。
她怀疑他们都在笑!
应该真的很可笑。
她要不是被追的那个,她也会笑。
在她被孔雀追的时候,梁导还站在监视器前拿大喇叭朝她喊:“笑容!笑容!思思,别忘了笑!”
被四只祈食的孔雀追怎么可以惊慌失措呢?要笑,要幸福的笑。
柳苇的表情就在幸福的微笑和面目狰狞之间来回切换,最后气喘如牛。
多浪漫啊。
柳苇发誓她以后再也不相信电影里女主角一边跑一边笑是真的开心了!
幸好第二个动物演员没有这么难搞。
第二个是一匹马。
这个史书中也有记载,是桃花马。
什么是桃花马呢?
要不怎么说古人浪漫呢?古人把马身上长着斑块的马叫桃花马,形容斑块像桃花一样片片落下。
拍这个电影要用到大量的马演员,梁平就跟广西一个马场签了合同,桃花马也是他们提供的,为了保证拍摄质量,马场送来了同父同母的两匹马,身上的斑块位置都非常接近,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两匹马的租金也不便宜,草料都要从马场运过来,还自带一个马场的饲养员。
梁导很节省,到要拍的时候才让马场把马运来,就签了十天。
柳苇由饲养员带着去接近那两只马。
饲养员说这两只马都是表演马,因为长得好看,专门养来做表演的,身价很高。
柳苇以为是专供给剧组的。
饲养员说不是,是让客人骑乘的。
柳苇是个平民,以为是公园啊景点啊。
饲养员笑着说不是,是马术俱乐部这样的地方,还说他们跟北京的几个马术俱乐部都有联系,可以送给她一张VIP卡让她去体验体验。
柳苇微笑着挽拒了。
听着就很贵!
柳苇从没见过真的马,这是第一回。
这两匹马都很高大,身材健美,眼睛乌溜溜的,特别有神,而且它们都会跟饲养员撒娇。
饲养员说马是非常胆小的动物。
饲养员:“别看个头长得大,吃草的,又被人驯化了几千年,早养熟了,特别胆小,还会害羞,声音大一点都会吓着它们,而且特别会看人脸色,比狗还通人性。”
饲养员还说:“马是群居动物,跟人在一块生活久了的马就会把饲养员也当成同群的伙伴,一只马在野外是很难生存下去的。别看电影里瞎拍,拍一只野马也能活得下去,这就太扯了,它一只马在野外怎么休息?在族群里有其他马警戒它可以睡觉,只剩它一个就算找得到水源,有草吃,遇上天敌时一群狼追它一个,它怎么可能逃得掉?”
正在瞎拍电影的柳苇哈哈笑。拍过电视剧也拍过电影的她也发现了,以后她再也不会信电视剧和电影里的东西了。
她跟饲养员学了很多跟马有关的趣事后,跟两匹马也熟悉起来了,梁导开始安排她跟马演员出镜。
拍得相当顺利。
她跟马演员们在一些景色优美的地方站一站,让梁导拍一些美丽的画面,再拍几段她换了不同衣服骑上马的画面,拍摄就结束了。
在陆北旌那里就是受虐受虐再受虐;到她这里就是美丽美丽更美丽。
当然,镜头拍不到的地方其实也不是那么美丽。比如她就在跟马演员拍戏时才知道什么叫马蝇,什么叫一群马蝇,当一大群马蝇趴在马演员的屁股上,而她还骑在马上,要表演出幸福又天真的笑容时,要小心不要被马蝇飞到嘴里。
拍完后,她白着脸问梁导有没有拍到马蝇,镜头那么高清,拍出来会不会吓到观众。
梁导笑着安慰她:“别担心,到时画面都会做处理,保准又朦胧又美丽,什么马蝇都看不出来。”
当她跟动物演员拍完了之后,终于,该跟人类演员拍了。
梁平也实在拖不下去了,找上陆北旌。
梁平:“该让男女主角一起演了。”
陆北旌:“她可以了吗?”
梁平:“不知道啊,试试吧。”
梁平和陆北旌都做好了要磨的准备,但好在到目前为止都挺顺利的,他们现在有充足的时间来磨。
第二天,柳苇到现场才知道她今天要跟陆北旌一起演。
瞬间紧张起来。
梁平就盯着她呢,安慰她:“没事,你已经看他演了这么久了,应该已经习惯了吧?我们先试试。”
试试就试试。
柳苇满脑子都是失败的画面。
梁平见状,就找副导让他分开拍。
他还是不想打击柳苇的自信心,她目前的进度都很好,他担心一打击就完了,就破坏她现在的状态了,那后面的戏怎么办?
副导就重新安排了一下,柳苇发现明明是拍两人的互动镜头,却总是先拍她,再拍陆北旌,分成两组镜头来拍,一个场的戏,她先上,拍完下来,陆北旌再上去演。
最辛苦的是道具师傅们,每人一个手机,全用来拍道具布置,她上场是拍一遍,等陆北旌上场时要一比一复制,一丝都不能错,道具师傅们分成了四个组,每两组管一天,隔天轮换,还时常换手机对比对方手机里的照片,看道具位置有没有出错,有一次一个粗陶花瓶的位置有偏差,对查出来后当班的道具小哥吓得眼睛都红了,拼命道歉。因为道具出错就可能拍的镜头也出错,严重的就必须重拍,对拍摄计划有严重的影响。
结果第二天真的重拍了那一镜。
所有能拆分的镜头全拆开了,但也不能一直不让男女主演同框啊。
事到如今,田姐给梁平和陆北旌出了个主意。
田姐:“可以吃饭的时候拍。思思吃饭的时候不会注意到陆哥。”
梁平看了一眼陆北旌,问田姐:“真不会受陆哥影响?”
田姐:“你放个美国总统在对面,思思也不会看他一眼。”
梁平一锤定音:“那行,试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