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INSIDE局中人 > 第六章 焦油

第六章 焦油


  
“那个家伙怎么还不来,咱们都等了半个小时了。”
“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在等十分钟,如果接头人还不来,咱们立马走人。”
“什么人?”
“接头人么?”
“喂,不要再往前走了,表明你的身份,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喂!说你呢,表明身份!站住,立在原地!”
“他是聋子么?怎么还在往前走?”
“把消声器装上,这个家伙可能是对手派过来的,该死,他是怎么知道我们的交易地点的?”
“开枪开枪!”
“怎么?!怎么没用啊!?他好像不怕子弹?”
“啊!”“额啊!”
“看着我的眼睛!地狱之境将降于汝,欲得救赎唯觉醒之道!”
“它的眼睛在冒火!啊,不要过来啊!”
“好可怕啊,放过我吧!”
“这是怎么回事?我又回到了那个时刻,为了筹的妹妹的治疗费用,无奈偷取行会的运营款,结果被发现了,为此我失去了自己左手的小拇指,好疼啊!好疼啊!妹妹!妹妹!求求你们,我真的很缺钱,我需要那笔钱,我需要去救我的妹妹!什么?我还需要付出代价?那我将彻底献上我马博飞的忠心!需要凭证?那,那就将我右手的小拇指也献上吧!啊!!!好疼啊!这样,这样妹妹就得救了!”
一个身材高大粗壮的年轻人抵达现场,却只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5个人,年轻人意识到危险开始玩命地狂奔逃跑。他本来是来交付购***的款项的,结果来交货的几个接头人全部都被袭击昏厥过去了。
一个接头人慢慢站了起来,按了按发涨的额头,跌跌撞撞地向远方走去,刚刚追击青年的未知存在躲在暗处悄然观察着这个接头人,目送他的身影渐渐远去,消失于夜色,未知存在也随着接头人的消失隐没身影。
“妹妹,妹妹,我要回到你的身边!”
“呃呃呃!头好疼,刚刚是怎么回事!我们被袭击了!头好昏!我的头要炸开了!”
“这是什么东西?一把锁?”
“咔!”锁打开了。
“这黑呼呼的东西是什么?好恐怖,可我为什么感觉这个东西对我没有恶意?它在向我寻求一个称谓?黑乎乎的,像石油一样,那么我就叫你‘焦油’吧!它好像很快乐,这么一看,它突然之间变得有点可爱了,可爱的小东西!”
通体黝黑如同石油一样的“焦油”瞬间覆盖了马博飞的全身,随后,马博飞的身体连同焦油一起像融化了一般瘫在地上,黑色的焦油开始在地上飞速朝市区的蠕动。
来到了妹妹的病床前,马博飞温柔的看着正在酣睡中的妹妹,轻抚妹妹静谧的脸庞,曾经凶悍的帮派分子脸上难得露出属于普通人的安宁幸福的笑容。
下定了决心,自己不能再回行会了,这事没法解释,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我们这些全副武装的帮派分子被突然出现的手无寸铁的神秘人物的全部打败,再加上我现在莫名其妙获得了这股神秘力量,只要是个正常人根本就不会相信,他们只会认为是我背叛了行会,交易款和货物现如今只怕是也落到了警察的手中,如今钱货都消失了,恐怕他们认为是我黑吃黑把这两样东西都私吞了吧。马博飞心想。
事情刚刚发生不到三个小时的事件,我还可以先做一些部署,现将妹妹转移到别的地方,以免行会的人找不到我对妹妹下手。
他们迟早会找到我的,但我有信心,以为现在拥有的力量他们还拿我没有办法,但是妹妹迟早有一天会被他们找到。为了妹妹以后能够安稳生活,我必须先下手为强。
怎么办呢?以我拥有的这种能力,我相信我一定能做一番大事,就这样遍躲便想办法。先给自己一个规划吧,先将行会击溃,然后将其纳入掌中,为了以后能有更加优越的生活,为了妹妹以后能过上更好的日子,我决定以行会为基础建立一个更加庞大的地下世界,而我自己将成为这个地下世界的皇帝!啊!这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想象一下,一整个庞大的地下世界都对自己俯首称臣,这该是多么让人心旷神怡的画面啊!
3月30日,新州市中心上河区天隆国际度假酒店,3楼308号。
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敲响了房门。
“您好,前台服务,给您送的餐到了,请您开一下门。”
谁?我并没有叫前台服务啊?“我没有叫餐服务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马博飞警觉了起来。
“嗯,我看一下。的确是您点的餐啊。要不您还是自己确认一下吧,我们不可能会出错的。”
看来他们是已经发现我了,这次来一定是要对我下手了。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呀,那我也就不必在讲什么曾经的情面了!
打开了门,几个人鱼贯而入。
“想不到吧,你藏了这么久,我们还是发现你了。”其中的一个人掏出装了消声器的手枪对着马博飞。
“我先说一遍,我并没有背叛行会。”
“那这是怎么回事?跟你一起去接头的几个人都被攻击了,怎么就你没事?”
“这件事我也很疑惑,不过解释起来你们可能不会相信,所以我也并不打算再辩解了。”
“看来你已经做好了觉悟了,嗯嗯,看在曾经同事异常的份上,只要你交出钱和货,我们就给你个痛快的。”
“这些东西都不在我手上。”
“死鸭子嘴硬,你是还想再经受一次那种折磨了是么?”
马博飞突然想起曾经的断指之痛,这带给他的不光有恐惧,痛苦,还有深深的屈辱。咬了咬牙,说道:“你们还以为我是曾经那个任你们宰割的兔子么?如今我已经拥有了远超你们理解的力量。”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们听到了么?这家伙疯了,还什么远超我们理解的力量,再强你现在不还是手无寸铁的肉身一具,面对我们这五把手枪,你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啊哈哈哈哈...”在场的几个人发出了似嘲讽,似同情的大笑声。
“开锁!”“咔!”一把外围轮廓被暗紫色光芒包裹住的锁出现在马博飞的额头上,但在场的其他几个人却好像并没有看到,锁身通体黝黑如同橡胶一般,上面模糊的雕刻着一个无法分辨形状的浮雕。随着马博飞的开锁指令,锁被打开了,紧接着从马博飞的身体里涌出一大滩黑色的浓稠的散发着强烈刺激性气味的液体‘焦油’。
现场情况突变,几个人先是一愣,紧接着毫不犹豫的拿起手枪点射,飞快的打完了一只**,弹壳落地的声音清脆悦耳,如同风铃一般。
子弹全部倾泻到了被焦油包裹住的马博飞的身体上,但是子弹就像是被外面这层黑色的油质物体吞没了一般,没入焦油之中,随后,刚刚被淹没的子弹又从马博飞的脚边被排出。
“这!这个家伙怎么子弹打不死啊?”刚刚还居高临下站有着绝对优势的几个人脸色大变,眼前这个曾经一起共事的,唯唯诺诺的小人物,此刻就像怪物一般,竟然完全不惧怕他们射过来的子弹!
“果然,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力量不一般,竟然连子弹都能挡的住,这下我还怕谁!嗯?哈哈哈...”马博飞放肆的大笑起来,然后随手挥出一拳,包裹在手臂上的黑色的焦油将拳头迅速延长击出,打在面前一个距离自己大概3米的人的肚子上,这个人瞬间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墙面上清晰地凹映出这个人的身形。
另外一个人见状慌忙的抽出一只**装上,正欲开枪,之前一只黑色的手臂瞬间出现在身前,一拳集中自己的腹部,身体应声向后飞了出去。
“嘭!”强劲的力道竟然让这个人的身体贯穿了墙壁,将自己的屁股卡在被贯穿的墙壁的破洞上。击出的拳头随手向旁边一扫,将站在旁边的另一个人击倒在地。其他的两个人在屋中胡乱的躲避着像章鱼一样胡乱挥舞的手臂。
马博飞又伸出一个拳头将卡在墙壁上的人抓了出来,狠狠地摔在地上。此刻,墙上的破洞之外,一双眼睛在向屋内窥视着背对着墙壁的马博飞。
收拾掉了站在床上的家伙和靠在阳台上的开枪的家伙之后,马博飞沉浸在自己获得的力量的喜悦之中。他意识到,自己获得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嗯?”马博飞一回头,才发现有个人在看着他,糟糕!一得意忘了让焦油遮蔽自己的面貌,他在这里多久了?全让他看到了,不能让他暴露自己的行踪,也不能让我的这种能力被别人知道!
对方在发现他发现自己,竟然也在额头上出现了一把和他相似的锁,只不过,对方的锁被一种红色的光芒包围着,紧接着出现了一个长着翅膀面目狰狞的怪物。
这个人有着和自己类似的力量?马博飞很是震惊,难道不只自己一个人拥有这种能力?这下想很容易的解决这个人看来是不可能了。不过,正好,在面对普通人的时候自己只是单方面的压制,根本无法正确判断自己拥有的力量的极限,而眼前正好就有一个和自己相同力量的人,现在正好可以试验一下我获得的这股力量在面对相同力量的敌人时到底会有怎么样的结果,也好方便以后再面对其他敌人时做一个参考。
“原来你也有这种锁啊,一直没机会试验一下我的‘焦油’的力量,正好拿你先做我的第一个对手吧!”
该死,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第二次来自钥匙的袭击,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难道真如马城所说,钥匙一旦获得了力量,就很难再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了么?
“你是什么人?”
“你是什么人?”
双方异口同声。
“我没有必要告诉一个即将完蛋的人吧。”马博飞的语气狂妄,已经完全将自己标榜为了这场战斗的胜利者。
“这也正是我想对你说的话。”习飞对这个家伙的口出狂言十分不爽,用同样的语气回敬道。
冷静,要先判断对方的心锁有什么能力,不能轻举妄动。习飞一直在不断的提醒自己。
“很好,听到你这句话,我感觉充满了斗志,希望你不要这么快就倒下,也不要隐藏自己的实力,不然我根本无法判断自己的极限是什么。”马博飞更加的放肆了。
这个家伙难道也是最近才觉醒的么?听到对方的回答,习飞准确的判断出这个人也是刚刚觉醒没多久的钥匙。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是站在同一起跑线的了,对方现在还对自己的战斗能力没有完全掌握,那么我未必会处于劣势。
习飞很幸运,自己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的战斗对象,竟然也是个觉醒没多久的“菜鸟”。
马博飞行动了,他一拳直接将二人之间的墙壁击碎,这下,有两个房间之间联通的战斗场地更加宽阔了。
“等等!”习飞阻止了正准备进攻的马博飞。
“干什么?”
“现在现场还有几个伤员,是不是应该先把他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不然这样我根本无法放开手脚,你自己也说了吧,想试验一下自己的极限,如果我因为这几个伤员而畏手畏脚的,那你根本就无法知道自己的极限了。”
“嗯...好吧,反正这几个人现在也失去反抗能力了,对我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习飞和巨像将昏迷中的4人转移到了同楼层的公共卫生间里,将他们一人放在一个卫生间隔间之中,然后让巨像用尾巴从隔间下面的缝隙将隔间从里面反锁,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昏迷的4个人了。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刚刚房间中的动静这么大,我们之间的战斗迟早会被发现,而如果让大众知道我们之间还有这样的力量,恐怕会造成恐慌,这该怎么办呢?
对了,可以依靠局中人的力量呀!他这时才发现张万钧交给自己的的皮夹的用处。
先报警!报警之后在依靠这个皮夹,让警方封锁现场,然后自己再慢慢解决这件事情。
“好了没有啊!”马博飞有些不耐烦了。
“我还有个提议。”
“说。”
“我想清场,将整个酒店作为我们的战斗场所,这样我们就可以真正无所顾忌的完全释放我们的能力了。你也不想我们打到一半就被其他不相关的人干扰吧。”
“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你怎么做?”
“我刚刚报警了,警察来了之后,我用办法让他们清空这座酒店,然后还不干扰我们的战斗。就是怕你不方便。”
“我无所谓,我只要想走随时都能走。”
“那就好。”这个家伙脑筋不大好使啊,也不怕自己耍诈。
10分钟后。警察接到报案,说这座酒店藏着**,于是警方倾巢出动包围了这座酒店,并要求酒店方清空大楼。
随着旅客们和酒店方的抱怨,酒店被清空了。
“报案人呢?”
“我就是我就是。”第一次报假警的习飞显得有些紧张,他是没想到自己随口编的瞎话竟然会引起这么大的场面,什么民警刑警防暴警各种各样的警察全都来了,他可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如果张万钧给的皮夹不起作用,自己今天可就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他示意要和负责人单独谈话。
“你是如何发现**的?”现场负责人询问习飞。
“额,那个,不好意思啊,并没有什么**。”习飞窘迫的说道,脸红的跟西红柿似的。
“什么?那你这是报假警你知道么!你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知道因为你的玩笑我们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么?”负责人怒不可遏。
习飞哆哆嗦嗦的从口袋掏出张万钧给的皮夹递给负责人,负责人在看过皮夹后,愤怒的神情转为严肃,随后说道:“不好意思,INSIDE,是我不了解情况了,您可以放心去办自己的事情了,还有,有什么需要我们协助的么?”
这么好使?他什么也不问的么?
“额,咳咳,我需要你们协助的地方就是牢牢封锁现场,不要让任何人进入酒店,还有,不论里面发生什么情况,你们的人都不要进入。还有酒店后面的花园有个人坠楼了,不过楼层不高,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你们也赶紧派人过去救一下吧。”习飞这时候就理直气壮的发号施令。第一次对机关人员指手画脚,这种感觉真爽啊!
“明白了!”现场负责人敬了个礼,一个警察对着自己做了这么一个意义重大的动作,这可让习飞有点受宠若惊了,习飞笨拙的学着负责人的模样回敬了一个礼。
什么味道?这么刺鼻?习飞揉了揉鼻子。
负责人开始调度现场,十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将酒店团团包围,警戒带将外围看热闹的群众和意图闯进现场的媒体牢牢地阻挡在外。
警戒带之外人声嘈杂,各种手机,照相机的灯光忽闪忽暗。
习飞还从来没有过这种因为自己而引起的庞大阵仗,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指在机关人员的眼中,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在公众面前露面),肯定是特别紧张的,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就这样看着各种警察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忙碌的身影。
等等,我都已经出来了,为什么还非要回去面对那个什么焦油呢?我何不趁此机会逃跑算了!
习飞处在所有人以他为中心来部署的焦点,心中压力特别大,仿佛一块千斤巨石压在心头,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如果失败了,自己可能就会被焦油的钥匙杀死,就算是他不会对自己动手,自己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失败,只怕是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成为一个失败者。
就这样逃跑算了,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跑算了,就算丢掉了面子,最起码自己能活下去。这件事本来就不应该归我管,也不该是由我来管的,我已经做到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疏散了酒店的人,避免他们接下来可能会受到的来自焦油的伤害,我已经做了一个一件好事了,没必要再用自己的性命去冒险了。
等等,酒店还有四个人没有出来!之前被焦油袭击的四个人!如果我不回去,那么焦油一定会将怒火倾泻到他们头上!唉?我为什么要去管他们呢?他们本来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还拿着枪跑到酒店,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要做什么,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什么便衣警察。对,没错,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
“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是一部精彩的故事,谁有没有资格私自中断故事的发展,如果,如果我有能力的话,我愿意守护写故事的笔,看着他将故事继续续写下去。”
突然闪现在习飞脑海中的一句话点醒了他,这句话实习飞心中所爱,桔子小姐曾经在一次谈心中幽幽的说出的,他理解前面这句话的意思,人的生命就是笔,而生活就是纸张,生命与生活结合在一起,就像是笔与纸触碰在一起,书写出丰富多彩而只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故事。故事可以允许别人闯进故事,丰富故事的内容,但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擅自去中断这个故事。不过桔子小姐后面那句话自己却怎么都理解不了。
“不过,我也没有资格说这句话,我自己的故事却早已经结局了。”桔子小姐的是声音听来凄凄切切,让习飞忍不住的一阵心疼。
自己没碰到就算了,既然已经碰到了,那就不能装作视而不见了,自己既然有能力去做这件事情,而且也已经应承下这件事,那就必须去做。
下定了决心的习飞,转身走回酒店,在他将右脚迈进酒店大门的这一刻起,他所期望的正常生活,从此将不复存在。
“嘿,没想到你本事挺大呀,竟然能让警察为你马首是瞻。那个什么INSIDE是什么玩意?”刚踏进酒店没几步,也不知道马博飞从哪冒了出来,对着习飞打趣道。
“你怎么知道我和警察的对话的?”当时应该只有自己和负责人在场的,自己很确定没有第三个人在场,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没必要告诉你,告诉你对我也没什么好处。”
难道这也是他的能力么?除了那个能将自己的攻击延长的能力之外,他还有其他的能力么?
“那么,咱们开始吧!”说罢,马博飞扑了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