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INSIDE局中人 > 第十章 绝对不能逾越的鸿沟

第十章 绝对不能逾越的鸿沟


  
啊,美好的清晨。
我最喜欢这样晴朗清爽的早晨了。
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又不知道从哪搞来一支针,当他将针头扎进自己身体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能被称作为父亲了。他是个魔鬼。
这么多年每一只注射进他身体里的液体都在不断蚕食着他的肉体,他的精神,他的灵魂,曾经那个有担当的父亲,那个我们的避风港,现在却成为我们噩梦的源头。
进入身体的铁丝唤醒了沉睡中的恶魔,将人类最暴戾的一面激发出来,而我和妹妹则成了他的宣泄对象。
昨天晚上,他又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之中,对妹妹施暴。
妹妹疼的昏过去了。
我杀了他。
妈妈回家之后看到爸爸的尸体,惊慌失措,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发生,就算我不动手,她也会动手。
妈妈替我们顶了罪,并在一个月之后被执行了死刑。在执刑前一天,妈妈对我说,以后要好好照顾妹妹。
我答应了她。她爱我,她爱妹妹,我也爱她,爱妹妹。
当天我和妹妹痛哭了一天。
我会好好照顾妹妹,让她不受一天的苦,要让她过上比任何人都要幸福的生活。
我会看着她长大,嫁人,结婚,生子,直到老去,只要我活一天,就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痛苦。
人们常说,世事难料,命运无常。
的确如此。
命运总是不公,生活总是艰难。
妹妹得了严重的病,对于本来就拮据的我们来说,这场病的代价相当的大,大到我们根本无法承受。
高额的治疗费用,彻底压垮了我。
我铤而走险,只能加入行会,去做一些铤而走险却收益丰厚的法外之事,
钱还是不够,妹妹近期就要手术了。
我偷了行会的钱,被抓住了。
他们剁掉了我一只手的小指,我恳求他们给我钱,救我的妹妹,他们要求我献上忠心。我又剁掉了我另一只手的小指。
我得到了钱,妹妹的手术如期进行了。
从此我只能更加为行会卖命了。
那天晚上,一场变故,又再次改变了我的命运。
世事难料,命运无常。
我获得了力量,而行会却认为我是叛徒,欲除我而后快。
我反抗,我躲藏。
他们找到了我,我打败了他们。
还有一个和我相同力量的人,为了我未来的生活没有忧虑,我只能打败并消灭他。
为了妹妹,为了对妈妈的承诺,为了未来美好而幸福的生活。
环绕在马博飞身上的火焰熊熊燃烧,他放开了习飞,自己在没有任何灰尘的整洁的地面上滚来滚去,意图扑灭身上的大火。
而这火焰犹如跗骨之蛆,丝毫没有任何减弱的趋势,反而是越烧越旺。
他挣扎着,翻滚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饶是习飞已经决定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个杀人凶手在他面前活活烧死,却依然是有些于心不忍,咬了咬牙,将头别了过去。
“啊啊啊啊.....”
习飞思索了下,赶忙说道:“快把心锁召唤出来,把焦油收回去!”
对方依声照做,召唤出了心锁,覆盖在身体上的燃烧着的焦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燃烧着的火焰也随着焦油的消失而熄灭。
这时候巨像突然跑到马博飞的身旁,一手抓住了马博飞的心锁。
“不要轻举妄动,你的心锁现在在我的手上,只要我一用力,捏碎心锁,我可不知道会在你身上发生什么,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千万不要在想着反抗了,你就算现在召唤出焦油也肯定没有我的巨像动作快!”巨像手上捏着对方的心锁,习飞威胁者对方说道。
“呵,原来这个能力是叫做心锁呀,你应该对这个东西很了解吧。”对方现在已经完全听天由命了。
“并不是特别了解,但比你知道的要多一些,就这些足以致你于死地了!”习飞对眼前这个已经完全没与任何反抗能力的对手咬牙切齿。他现在是真的很想弄死这个自大自负的杀人凶手。
“如果你把它捏碎,我会怎么样?”
“你可能会死,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只是一种可能,但最起码,你会永远失去这份能力。”
马博飞沉默了。
习飞坐在地上,吃力的将手枪别在自己的腰带里,从上衣内兜掏出手机,再确认手机没有因为刚刚的打斗而损坏之后,松了一口气,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张队么?”
“是我,什么事。”
“我被攻击了。”
“什么?在哪,现在情况怎么样?”
“已经解决了,详细的情况说来话长,等你们到了之后我再详细说明吧。”
“好,我们10分钟之内到!”
挂掉电话,习飞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彻底被自己打败的敌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先前因为对方没熊熊烈火包围时的同情现在已经被深深的仇恨所取代。
“现在,在他们到来之前,我该怎么处置你呢?现在的我对你不会产生丝毫的怜悯,因为你的手上站着一个无辜生命的鲜血!而你到现在却都没有丝毫的愧疚。”
“当你处在我的立场的时候,你也会做同样的事。我现在的确对我所做的事情没有感到后悔,就算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做同样的事。因为我有自己的打算,一个必须需要你们的死才能让我自己毫无阻碍才能做到的事。”
“你想做什么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关心,我现在只想一拳打烂你那颗装满邪恶肮脏想法的脑袋!”
“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呢?你现在想做到这一点简直轻而易举,而且现在也没有人阻碍你,你可以杀掉我之后就说是我做困兽之斗而反扑,你出于自卫而失手将我杀掉,现在没有旁观者,你完全可以这么做。”马博飞顺着习飞的话说了下去,就好像挺期盼习飞廖杰自己的生命一样。
“你以为我不敢么?我只要一下令,巨像随时就可以了结你!”习飞一听更来劲了,情绪轻而易举的就被马博飞给带动了,一点就照,巨像也一拳朝着马博飞的头砸了下去。
马博飞闭上了眼睛。
预想中的自己**迸裂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他睁开了眼睛,只看见一只灰色的如同巨石一般的拳头停在自己的面前,亮红色的丝线在拳头上若隐若现。
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还不动手,但是如果就让他余生拖着这副残躯,他的尊严不允许自己就这样屈辱的活下去。他又想起那个人生之中最屈辱的一天,他本以为自己最后的尊严已经随着自己双手小指被夺走的那一天消失殆尽,自己将带着这份屈辱永远活下去,但自己莫名其妙获得这份力量的那一天,他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又回到了身体里,本打算凭借着这份力量,闯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打造出属于自己的帝国,向曾经践踏自己尊严的行会复仇,为了自己未来的生活,为了自己和妹妹美好的未来,为了大家都能在自己美好的世界中生活。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用这份力量踏出第一步,一夜之间就从巅峰跌落谷底,这种迅速并强烈的反差已经完全让他丧失了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如果自己今后就只能带着这个残躯,继续屈辱的活下去,那么行会迟早有一天会再次找到自己,继续折磨自己,践踏自己的自尊,并且在从自己身上得不到想要的东西,而将愤怒连带到妹妹的身上,还不如就此死去,说不定,所有的麻烦也会就此跟着自己被带到黄泉,就此终结,妹妹也能就此多过一段平静的生活。自己给妹妹留下的财产应该能支持她康复,今后的日子,就只能靠她自己了。
“怎么,不敢动手了么,你就这点胆量?别忘了,我可是在你面前亲手杀死了一个警察,一个帮助你扭转局势的好人啊!你就连为他报仇的胆量都没有么?”马博飞继续激怒习飞。
“找死!!”习飞的声音有点歇斯底里了,巨像的拳头也就此落下。
“嘭!”
马博飞依然活着。
拳头砸在了他脑袋旁边的地面上,崩裂的碎石擦过脸颊,划破脸上的肌肤,鲜血如涓流般流到地面。
“我知道你为什么一心寻死,我也不会让你如愿以偿,你现在已经残废了,下身瘫痪,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站起来了,现在也只有一只手能活动,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做其他的任何事情了,你肯定是想,凭着这副躯体,以后什么都做不了,法律也不会对你这种已经完全残废的废人宣判死刑,如果今后一辈子就只能待在监狱里,靠着接济活下去,还算幸运的,如果最后出去了,反而是对你最大的惩罚,就凭你这杀人犯的身份,还有这个躯体,在社会上只怕是只能变成连乞丐都不如的渣滓。这才是对你最大的惩罚。你想借我之手彻底终结这种残酷的可能性。但我告诉你,我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我不会想你这种人渣一样毫无人性可言最起码,杀人这种事情我是永远都不会做的!这是我永远不会逾越的鸿沟!”习飞一下就点破了马博飞的打算,发生铿锵有力,一字一句都在将马博飞最后的希望一点一点击碎。
马博飞面如死灰。
二人就这样默不作声的躺在地上,时不时地发出一声痛苦的哼声。
“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么?”马博飞带着乞求的语气央求道。
“如果是在劝我干掉你,你还是继续沉默吧。”
“我有一个妹妹,今年才16岁。”马博飞的声音有些发颤,但语气很严肃。
“然后呢?你不会是想把你妹妹介绍给我当女朋友祈求我放你一马吧?那你的如意算盘就要落空了,我心里已经有人了,而且你妹妹还未成年耶!”习飞听出一丝异样,对方现在就像是一个将死之人交代遗言一般严肃,为了缓和一下这严肃压抑的气氛,他甚至不在乎对方杀人犯的身份,半开玩笑的提出一个对方可能会说出的假设。
“你在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让你这个随时会发飙的家伙当我妹妹的男朋友!永远都不可能!”对方反应很激烈。这家伙不会是个妹控吧?
“那就好。”
“我是想,这次我肯定是以后都不太可能在以后的日子里见到她了,也不可能在照顾她了。她正在生一场大病,虽然刚刚做了手术,但身体还是比较虚弱的。她这个时候是最需要别人照顾的。我自己是不可能了,我知道你这个家伙心善,如果以后有可能,我希望你能替我去看看她,帮我照顾照顾她。”马博飞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个十足的烂好人了,就算自己刚刚做出那种让他深恶痛绝的事情,自己的这种要求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同意的。
习飞咬了咬牙,恶狠狠地说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你可是刚刚在我面前杀害了一个无辜的年轻生命,你是个杀千刀的杀人犯!”
这个刚刚还凶很强悍的凶手,此刻如同一个快要在沙漠中渴死的旅者在渴求一杯水一般的低三下气,丝毫没有了任何尊严的央求习飞:“她跟我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我是杀人犯,是凶手,她可是一个人畜无害,完全无辜的普通人!她今年才16岁!还是个孩子,你就忍心看着这么一个没有任何过错的小女孩从此无依无靠么?如果你在听到我这种要求还袖手旁观的话,就相当于变相的亲手杀掉一个无辜之人!你这种行为和我这个万恶的杀人犯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我真后悔刚刚没有阻止你说出这个请求。”话虽如此,但是自己已经听到这个请求了,那就不用能在无动于衷了。他说的的确没有错,他犯的错误不能有自己那个没有任何过错的无辜的妹妹来承担,如果自己没有听到还好说,自己已经听到了那就没办法了,一个16岁的没有任何过错的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从此在世上无依无靠,想要活下去是很困难的事情,大不了今后自己稍微辛苦一点,多费点心,这样就能拯救一个花季少女的人生,也不算是件坏事,16岁,离她能自力更生也用不了几年的时间。
“好吧,我答应你。”习飞叹了口气,无奈的应下这个有些辛苦的请求。
“谢谢。”马博飞简短的答谢了一句。
“还有,你不许打我妹妹的注意!你要是敢碰她一下,就算我现在只剩下一只手能动,我也要把你大卸八块!”对方突然大叫一声,恐吓习飞,把习飞吓得一个激灵,受伤的腿也不小心甩动一下,碰到旁边巨像如磐石一般坚硬的小腿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你神经病啊!一惊一乍的,我又不是畜生,怎么可能对这么小的小姑娘下手!再说我,我早就说过我心里已经有人了!”剧烈的疼痛让习飞冷汗直冒,很深止不住的微微颤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