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INSIDE局中人 > 第十二章 很久之前的两个故事(一)

第十二章 很久之前的两个故事(一)


  
(许晖的往事)
下班之后的许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开始思考自己的生活。
他很不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
麻木,无聊,没有激情,每天只是两点一线的生活,上班,下班。存在的目的就好像只为了活而活。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人生。
小时候,他看过很多的书,很多的童话,很多的故事。
他羡慕故事中的人物,生活充满惊险刺激,或者丰富多彩,有着自己明确的目标,他们会为了这种明确的目标努力奋斗,而在追逐目标的过程之中的那种充实而充满激情的生活,正是自己最最羡慕的东西。
在成长的过程之中,他一直在憧憬着这种生活,希望自己的人生之中充满了这种不确定性的,激情的,充实的生活。他人为自己就算不会像故事中的人物那样丰富多彩,但最起码应该会每天过的舒自己的心。
看看现在,自己过得像一具行尸走肉。
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吃饭上厕所睡觉起床,在上班下班。
工厂之中按照固定运行程序运转的机器。
人们都说要干一行爱一行,这样才能在社会之中通过努力出人头地。但许晖的志向并不在此,因此在工作之中也只是安于现状,每天干完自己的工作之后就不会把自己多余的精力放在工作之中。
我并不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纯粹是为了能活下去,那就不需要将自己全身心投入工作,应该把自己多余的精力放在自己喜欢的事物当中。
他也知道这种思想并不正确,也并不是他没有上进心。他很固执,不喜欢的东西就是不值得投入过多。
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把多余的精力放在什么东西上面。
许晖很聪明,学东西很快,很有才华。
他有一段时间很喜欢音乐。他买了一个吉他,很快就学会了如何弹吉他。
吉他学会了,就开始学习其他的乐器,钢琴,电吉他,架子鼓,甚至连小提琴他都学会了。
这些东西都学会了,许晖心中的成就感可想而知。
但很快,这种热情就再次熄灭。他发现这些并不是他所真正热爱的东西。
也得亏他现在的工作的薪水能支持他的业余爱好的挑费。
在一段时间的无所事事之后,他又喜欢上了写作,于是便开始了大量阅读。这也是他小时候便有的爱好。自己曾经在初中的时候,写过一部中篇小说,15万字,一个少年在幻想世界中四处冒险的青年读物。在父亲的帮助下,小说出版了,销量也还算是比较乐观,但许晖很快就在自己的小说中发现很多的不足,在自己看来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因此,一个本应少年成名的作家就此销声匿迹了。
这次他又重拾起少年时期的梦想,开始希望通过大量的阅读来增长自己的见识,文笔,知识,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风格。
他的中篇小说在某论坛上连载,不出自己所料,自己的小说受到了好评,也有出版社希望洽谈小说的出版事宜。
许晖少年时代的思想再次涌现,他又开始觉得自己的小说不太尽自己之意,要是这种东西广为流传的话,那未来一个更加完美的的自己看到现在自己创造出的自己都看不下去的东西,一定会羞愧难当。他感觉文字依然无法表达自己内心之中的真正所想。
他拒绝了出版社的提议,也停止了论坛的连载。
那么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是什么呢?
既然文字无法表达自己内心所想,那么是否可以通过线条与颜色的结合来展现呢?
于是他又开始学习绘画。
他有想要成为一个漫画家,漫画应该能很完美的表达自己对心中世界的向往吧。
于是他开始在工作与业余生活之中来回切换,在生活与心中追求只来回切换。
学习的过程往往很枯燥,也会慢慢消磨最初学习的目的。
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完全掌握了绘画的技巧,然后他就慢慢讲自己心中的一些故事用绘画表现了出来。但当他真正掌握了这项技能后,突然发现,自己反而无法用绘画完美表现自己的内心世界了。
自己到底追求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完美生活呢?明明自己已经很充实了,感兴趣的东西都已经完美掌握了,却依然感觉到自己很空虚。就像是一包袋装薯片,看着里面很充实,实际打开后,却发现里面大部分都是空气。
自己到底想要追求什么呢?
空有一身的才华,却不知道到底要用这些东西做些什么。
于是许晖就又陷入了毫无生机的枯燥生活之中的死循环了。
生活再次失去了目标。
方小明,孙现,杨阳和许晖是很好的朋友,许晖也经常和别人聊天的时候提起“我的几个好兄弟”,几个人的关系也真的就和兄弟一般。
许晖平常不太喜欢与别人交流,这三个人就是许晖唯一几个肯展露一部分内心的人。他经常会和这三个人吐露心中的酸楚,困惑。
方小明比较憨厚,虽然经常会口无遮拦的指出许晖思想中的某些错误,但许晖知道,这都是为了他好。生活方面也比较有规划,目前是几个兄弟中唯一一个有自己的房子和车子的人。
杨阳这个人比较就是闷葫芦一个,平常也不太喜欢说话,但是有一个优点,就是比较善于倾听,周围的朋友非常喜欢找他说话,大家都非常喜欢这个耐心的倾听者。但是这个家伙就是喜欢买各种名牌,模型,手办,是个十足的消费主义者,月光族。现在他的公寓里摆满了各种玩具,文玩,没什么用的装饰品。
孙现为人比较活泼,毒舌,热爱吐槽,调侃他人,富有幽默感,善于交际,同时,也是一个十分值得信赖的人,仗义,有什么事情拜托他保准会办的妥妥帖帖。不过这个人有一个缺点,就是比较好色,一年之内换了5个女朋友。一个十分有女人缘的人,好像他的身边从来都不会缺女人。这遭到几个人之间的嫉妒和仇视。
深夜,北京,音乐串吧,吧台上,一个驻台男歌手在吧台上,弹着吉他深情地唱着最近突然爆火的“成都”,忘乎所以。不过,好像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陶醉于音乐的歌手,都在专注于自己餐桌前成山的肉串,下酒菜和或满或空的啤酒瓶。
许晖在旁边用钢琴给驻唱歌手单调的吉他伴奏着,曲毕,驻唱歌手礼貌地向许晖表示感谢,许晖也礼貌的回敬了对方的感谢,走下吧台,回到自己的桌位。
“嘿,还别说,你还真有才,练钢琴都会弹,啥时候练的?”孙现大大咧咧的对许晖进行了评价。
“谁像你们几个似的,成天闲着没事要不是泡妞,逛早市,要不就是待在家里昏天黑地的打游戏,我用你们浪费的这点时间都能学不少东西。”许晖咕嘟一声灌下一大杯啤酒。
“是是是,就你有才,有内涵,你接下来要学啥?外语?雕刻?还是什么高端的东西?”孙现抓起一根肉串囫囵吞下,又猛灌了一口啤酒,打了一个响亮的嗝。
“哎,现在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都会了,反而觉得更加空虚了。”
方小明这时候搭话了:“你学这么多东西有啥用,你也不用这些学的东西去做些啥,那这不白学了么?”方小明一下就点到了正题。
“我也不知道我学这些东西干什么,我只知道我这脑子里必须要有点什么,想点什么,就是不能闲下来。于是就是一直学一直学,我想着我学会这些东西之后应该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吧,结果还是一无所获,现在这些东西就好像是把我原本像空壳一样的思想外面的那一层空壳变得更大了,反而更空虚了。”
“你这就是闲的,对,你本来就是闲的,不然也不会去学这些有的没的。”方小明说道。
“对,就是闲的,你脑子里成天都是那些有的没的,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只怕你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看你还是给你的脑子放松一段时间吧,好好享受现在的生活,享受当下,没事找个妹子调调情,拉拉手,然后在那什么什么,对吧,保准你一下子就找到人生的乐趣了,哈哈。”孙现又开始开黄腔了。
许晖拿一个煮花生可扔向孙现:“你以为谁都跟你这个脑子长到下面,大脑被精虫取代的家伙似的,你活着就是为了播种的是么?”
“那还能是为了啥,人活着不就是为了繁衍的么?”
“那怎么不见你子孙满堂啊?”
“靠,现在就子孙满堂我还怎么耕其他的田啊,你别看我现在好像过的很潇洒似的,其实啊,我内心也再向往一个美满的爱情,一个像春天一样甜蜜美好的爱情。”
“哼,那你可天天都是春天,就没有冬天的时候。”许晖打趣道。
“那你要不要挑战一下同时谈几个女朋友呀。”方小明怂恿孙现。
“得了吧,一次一个就好了,你是不知道女人的可怕,温顺的时候就像猫咪,一旦触碰底线就变成了母狮子,可怕得很。”
“照你这么说你还是干过这种事情。”一直没说话的杨阳这时候说话了,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期待,就像是一个在听老奶奶讲故事的小孩一样。
“哎,这就说来话长了,想当初...”孙现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自己当年的感情史,脸上的表情带满了夸耀时的的骄傲。
“行了行了可以了,我们都知道你是情场老手了,不要再讲了,也请你考虑一下我们这群单身汉,你这样是会没朋友的。”方小明及时打住了孙现连珠炮似的话。
“我这不是有你们这几个朋友么。”
“哈哈哈哈......”几个好朋友没心没肺的同时放声大笑。
许晖也开始考虑起来孙现的话。
的确,自己到现在还没有谈过恋爱,也完全不知道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每次看着孙现带着不同的女朋友出现在他们面前时,总是从他们身上感觉到一种很特别的感受,总是感觉他们好像每一种特别的甜蜜的幸福所笼罩。只是,他很鄙夷孙现这种隔三差五就换一个的行为。他认为,感情就应该是长久并且专一的,像他这种只是为了满足生理需求谈的恋爱完全不牢靠,并且他谈恋爱就好像是只是为了满足**,感情建立在这种基础之上,完全就是玷污了爱情这两个字。如果他要是谈恋爱的话,希望是那种真正心与心之间的零距离的感情,那种纯洁的没有掺杂那种污秽思想的爱情,那种追求心灵沟通和理性的精神上的纯洁的完美的爱情,而不是孙现的这种只是实现了躯体之上的按照孙现所说的-18厘米距离的爱情。他希望自己的她是一个能真正理解连许晖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到底追求什么的一个灵魂上的伴侣。这也就是许晖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轻易踏出这一步原因。他还没有找到这个人。
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呢?
(陈天路的故事)
他是皇帝,虽然他自己不这么认为,但是他的部下却早已将早已私下用这个称呼来形容他了,并将这个称呼传递给了整个新州市的地下世界,甚至连机关人员都知道了这个称呼。
地下世界的皇帝。他本人并不喜欢这个称呼,感觉自己就像是个霸道的独裁者。不过,只要这个称呼能够有效的帮助他压制一切威胁到他统御的力量。
没错,就是统御,他统御着整个新州市的地下势力。
阳光下,他是一个光鲜的地产大亨;阴影下,他掌管着城市的黑暗面。
城市之中不光要有机关的管理,毕竟阳光并不能总是照到每一个黑暗的角落,因此,也必须存在着另一种掌控势力,确保这座城市在暗影之下的其它黑暗玷污、侵蚀。
他就是掌管这个阴暗角落的人。
他热爱这座城市。
陈天路是土生土长的新州人,从小就在这座城市上学,生活,成长,从他5岁能记事开始,30多年来,他见证了这座城市的成长,迈入繁华的过程,成为国内主要的经济中心的每一步。
身为新州人,他倍感骄傲。因此他更爱这座城市了,如果可能,他甚至愿意为这座城市付出自己的一切,哪怕最后身处城市的阴影也在所不惜。
他看见的也并不全是城市的光鲜的一面,在自己还是个小人物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识到了城市黑暗的角落。这也是只用他这种小人物才能见到的黑暗。
他还记得,大二那年,几个朋友一起去一个不算是很大的非正规舞厅消遣,这也是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在自己消费能力之下能来的地方。这是几个朋友在周末的固定活动,约上三五好友,带上几个辣妹,在灯红酒绿的舞池之中忘我摇摆。这是他最喜欢的部分。
一曲舞毕,满身大汗的陈天路和自己现在的女朋友回到几个人包下的桌子,搂着女朋友付春雅在哪里卿卿我我。
“臭驴”叶马渡拿着一打酒走了过来。这个外号是怎么来的呢,叶马渡脾气非常的倔,又臭又倔,不光倔,还斤斤计较,几个朋友平常出去活动,只要一让他买个东西,都得实行“AA制”,绝对不能对自己造成任何的经济损失,绝对不能吃亏。“只要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接下来接二连三的肯定都会让我自己掏钱给你们买东西,我绝对不会养成你们这种臭毛病。”这是他的原话。虽说不会让自己吃亏,但也绝对不会让其他朋友吃亏,他也不会占朋友之间的便宜。
“一人三瓶,一共十八瓶。付钱吧。”
“嘿,还真会算,你这样不去做买卖真是屈才了。”说话的人叫候镇,嘴特别大,当然他也挺对的其他这张嘴,牙尖嘴利,就喜欢逞口舌之快,大家都喜欢叫他“嘴哥”。
“做不做生意的不重要,先把这次钱给付了。”叶马渡伸手要钱。
几个朋友把钱付给了他。
随后几个人开始推杯换盏,很快就喝完了自己的酒。桌子上还剩下三瓶。
“马杜这家伙干嘛去了?打一进来人就不见影了,要不他的就我们给喝了吧。”侯镇说着就把手伸向剩下的三瓶酒。
陈天路这时候出手打了一下候镇的手:“去去去,别趁人家不在就像占人家的便宜,我去找找他,小雅,你看着这家伙,别把马杜的酒给喝了,要不人家回来不得急眼。”
“嗯嗯,你去吧,我会看着这个家伙的。”
现在正是夜生活最繁华的时刻,舞厅里人头攒动,想要在这么多人里面找一个人实在是不容易。期间,好机会都认错了人,一拍对方的肩膀,人家一回头才发现只是身材着装相似的陌生人,十分尴尬,连连点头说着对不起,离开。
“这王八蛋到底跑哪去了?这半天都不见踪影,一会找到了非得让他把这次的消费给报销了。”费了半天时间都找不到人的陈天路有点恼怒了,嘴里也不停咒骂着。
刚刚喝的酒此刻也有了反应,陈天路只觉得膀胱有些肿胀痛,现在也顾不得找人了,先优先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才是要紧之事。
去厕所的途中,经过一间包房的时候,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不是马杜么?可让我一顿好找啊,原来跑着躲着来了,一会撒完尿非得给他留一杯喝。”
上完厕所的陈天路正准备进包房把马杜拉回去,刚到门口就感觉包房里面的对话有点不太对劲。
“求求你了,再给我一支吧,下个月我爸把生活费打过来的时候我会一并还你的,求你了,我快受不了了。”马杜的声音发颤,哆哆嗦嗦的,在央求着什么人。
对方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威胁的意味:“还想要,前两次的钱你还没付清,你又想要新的,还真是贪婪呢。不行,你要想要新货,得先把强两次的钱付清了,再付这一次的钱,不然,你知道什么后果。”
“求你了,我现在没有钱,但下个月生活费一定补上,我家很有钱的,我会让我爸下个月多打点钱的,你就在等上一段时间吧,先把东西给我吧,我快忍不住了,太难受了。”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别说给你货了,你这次不把前两次的钱给补上,你今天也别想走了。”
勒索!这是勒索!马杜被勒索了!
我竟然会碰上这种事情,难以置信。
马杜的父亲是一个企业家,非常有钱,每个月家里也会给他打一大堆的生活费,数目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实在是非常的大,基本上够像陈天路这样的普通家庭的学生生活一年的。这么多钱竟然都被勒索完了?对方到底是什么人?这么过分?在自己的城市竟然还会有这种事情?
“你们干什么的?”愤怒的陈天路下意识的直接推门而进。包房里有两个男人,一个带着墨镜,穿着花衬衫,个头身材中等此刻正安稳地坐在正对房门的沙发上。另外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背心,留着凶悍的平头,块头还挺大的像一尊大佛一样站在沙发后面。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陈天路平常也比较热爱各种体育活动,之前还出于兴趣练过散打,自由搏击,柔道,跆拳道等各种活动,之前其他大学的不良少年来学校找茬,他一个人三下五除二的就撂翻对方20多个手上拿着各种“刀枪棍棒”的自以为是社会小混混的大学生,自己唯一的损伤还是右膝盖因为没注意地上的台阶而摔倒造成的轻度擦伤。他自信如果动起手来,这两个人完全不是对手。
对于意外闯进来的陈天路二人瞬间警觉了起来,后面那个穿黑背心的男人下意识的把手伸向自己的背后,好像是准备随时从身后掏出什么似的。
屋内的两个人也并没有回答,就这么虎视眈眈的看着陈天路。
对方的行为也让陈天路警惕了起来。他感觉到对方藏在身后的东西一定是个凶器,他们连勒索的行当都敢干,那么对方一定不是等闲之辈,恐怕他藏在身后的东西很大概率回事某种“枪械”。
麻烦了,一时冲动竟然没来得及想起判断包房内的形势,现在陷入了这种尴尬的境地。
他飞速的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情形,自己距离手中可能会持有枪械的黑衣男子不过3米的距离,二人之间是正跪在地上的马杜和墨镜男,两把旋转椅,一个石桌,桌子上几个空啤酒瓶,其中一把椅子距离自己不过半米的距离,如果对方要拔枪射击的话,当然,也得建立在对方手中之时手枪的情况之下,自己绝对能在对方开枪的一瞬间将椅子提到射击路径之上阻挡子弹以及对方的视线,再看一下墨镜男似乎很淡定,也并没有可能会持有凶器样子,在自己扑向黑衣男的途中自己能一脚让墨镜男昏厥过去,从而让他不会干扰自己应对黑衣男的行动。3米的距离以自己的速度最多不过2秒就能近了黑衣男的身,一旦近了身,那么接下来就不会再给对方第二次射击的机会了。
陈天路捏了捏拳头,脚下也正准备开始行动。
“别那么紧张嘛,我们是在谈事情。”墨镜男说话的同时,扬了扬手,示意身后的黑衣男不要轻举妄动。黑衣男将伸向背后的手缩了回来。
陈天路看了一眼正跪在地上的同学,自己的好友。跪在地上的马杜,瑟瑟发抖,时不时还伴随着一阵诡异的瞬间抽搐。脸上的汗正像融化的冰一样不断向下渗出冰冷的汗水。一切都显得那么不自然,这明显就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你觉得现在这样子像是在正常的谈事情么?”陈天路语带愠怒,看着自己曾经豪爽阳光,但就是有那么一点点招摇的好兄弟如今被对方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逼成这幅样子,陈天路一个热血的汉子能不恼怒么!
墨镜男从一个酒瓶之中倒了一杯棕色的酒液,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酒杯中的冰块触碰酒杯时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我并没有要求他这么做。相反,他可是因为亏了心才这么低三下气的求我的。”
“放屁,他怎么会跟你这种人有什么关系,你们是不是手上有他的什么把柄,在勒索他?”陈天路说话没经过大脑。他现在想起当时自己脱口而出的话都感觉到幼稚无可救药。
“嘿,小子,注意你说话的语气。”站在墨镜男身后的大块头说话了,还往前走了一步,想要越过沙发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怎么?想动手?来呀,我奉陪到底!”陈天路也不甘示弱的向前走了一步。
“大牛,你干嘛,别这么没礼貌,对年轻人就不能多一点包容么?”墨镜男及时阻止了即将动手的二人,并训斥了一下大块头。
“小伙子,天不是这么聊的,你这一下就把我们说的像是什么坏人似的,我们只是个生意人,再跟你的小朋友做一笔交易。”
你们很明显就是什么坏人。他的想法并没有说出口,他也意识到从刚刚进门开始自己就显得有点咄咄逼人了,在照自己这么聊下去只怕是场面会很难看,说不定还会再起什么冲突,自己倒是不怕什么,只是马杜在场自己有些放不开手脚,先稳住对方再说,看看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抱歉,自己刚刚确实有点冒犯了,不过,还是请你解释一下现在是怎么回事。”陈天路这会说话稍微委婉了一点。
“这就对了嘛,大家有话都好好说,这样这天才能聊下去。”墨镜男喝了一口酒。“你这个小朋友呀,欠了我一点钱,很久了,到现在都没还,本来我想的是等哪天自己有空了,在去找他的,也顺带给他宽限几天的时间。谁知道他今天竟然主动来找我,还非得在让我给他点东西。这我还怎么能忍,本来就欠我的钱,现在还主动又来找我要东西。”
“求求你了,再给我一点吧,就一支就行了,下个月我双倍奉还。真的!”马杜现在的样子像极了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嗜赌成性的赌徒一样,卑微,下作,真是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让一个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个性阳光,英俊帅气,几个可以说是一个在起跑线上就已经成为一个人生赢家的年轻人这么的卑微。
“你到底因为什么钱他们的钱,你这个混蛋竟然还会有钱人家钱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天路真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细了你别问,知道的太多不是特别好,你只要知道,他和我们做了一笔买卖,然后欠了我很多钱就行了。还有如果今天再不还的话,他可能就走不了了。如果让其他的人知道我竟然会放人别人欠我钱这么长时间,而我却毫无作为的话,我的面子也不好搁啊。如果不还钱就想走也行,我只好去通知他那个有钱的老爸来讨这笔债了。”
跪在地上的马杜一听这句话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惊恐了,连滚带爬的爬到墨镜男的脚边,抱着对方的脚,乞求着:“不要不要,求你了,这是不能让我老爸知道啊,本来就已经很丢人了,再给我一段时间,我真的能双倍奉还欠你的钱!真的!”
“哦哦哦,这当然不行了,既然我已经说了几天还钱就今天还钱,我说到做到,你也应该早就意识到后果的,这也算是对你不考虑后果的一种惩罚吧,让你长长记性。吃一堑长一智,吃亏还是趁早好,省得以后你在遇到更大的麻烦的时候不知所措,这算是先帮你预习一下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吧。哈哈”
马杜还在苦苦请求者墨镜男,陈天路看不下去了:“他欠你多少,我来还!”没想到我还有帮这个富家子弟还钱的时候。
“哦,你帮他还?看来你俩的关系不错呀。”
“好了,这位大哥,我不管你们两个之间到底有什么交易,也不想知道,你现在就告诉我他欠你多少,我替他还。”
对方说了一个数字,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会欠这么多钱?
也辛亏是他一直在空闲时间就去打工,本来是打算买一个他一直想要的摩托车的,眼看钱就要攒够了,现在只能先帮马杜填上这个窟窿了,还好还能剩下一些钱,让他这个月剩下的时间能活下去,直到家里打生活费。他差小雅去宿舍拿钱回来。
“没看出来,你也这么有钱。难道说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有钱的么?那咱们的生意可就好做了,哈哈哈哈。”墨镜男拿上那一摞红紫相间的百元钞票,咧着大嘴,得意的往外走去。在经过陈天路身边事,刻意停下脚步,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今天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还有,最好不要再往细了打听,就算知道了,也别再让地其他人知道了,之间事情你最好是自己烂在肚子里,知道的人越多,对你我就越不好。这不是威胁,而是一句忠告,我看你这个人还挺不错的,所以才特意提醒你一声。如果之后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说完,二人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学校的路上,他一直搀扶着惊魂未定的马杜。
马杜家里很有钱,他平常虽然说有些招摇吧,但也不至于会和这些社会上的不三不四的人有什么联系,他也不屑于和这些人有什么联系。
就因为她的招摇,之前的20多个其他大学的人来学校找茬,就是因为他。而陈天路就是这个时候和他认识的。陈天路很不喜欢这些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是什么混社会一样的小青年耀武扬威的在自己的学校门口逞威风,特别是他们这么对人围着一个校友的情况下。于是他就出手稍微教训了一下这些小青年。
结果这使他一战成名,仅凭一人之力轻易制服了20多个手上“刀枪棍棒”全副武装的青年,他的这个事迹瞬间传遍了整个新州市所有的大学,也使得本来成天晃悠在学校附近的别校的不良学生和社会闲散青年在那之后在学校附近销声匿迹,使得他们学校成为了整个新州市校外环境最干净的学校,他也被誉为了学校的“保护神”。而当时被他解围的马杜也在那一天决定要和陈天路成为兄弟。
马杜平时花钱大手大脚,对周围的朋友也是毫不吝啬,为人也比较阳光,幽默,身边总是缺不了漂亮的女生。
但看看现在被他搀扶的瑟瑟发抖的可怜虫,简直和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富家公子判若两人。
他是从一个月前就发现了马杜不对劲的地方。以前他是很热衷于参加各种社交活动的,而且每次几个朋友出去玩,总是少不了他的身影。应该说,只要有陈天路的地方,就肯定会有马杜。可最近一个月,他们总是很少看见马杜露面,就连和他关系最好的陈天路都很少能看见他。
偶能看见它的几面,他都是一脸憔悴的样子,面色如蜡,头发,衣服乱糟糟的,自己总是念念有词的,含含糊糊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因为自己身边总是会围绕着众多的女孩,因此他可是很注重自己的形象的。
从安之后,他就发现,自己每次看见马杜,他都比上次见到时的形象各家邋遢,不修边幅,也越来越消瘦了,脸色越来越差了。
他以为他病了,于是便去到马度自己在外面租的豪华公寓,想带马杜去看病,结果马杜连门都没开,只是说自己没有事情,不用管他。
也的确是这样,如果他真的病的不像样的话,他从马杜同班的同学那里得知,马杜还是像从前一样,很少会旷课,之时,他们和陈天路看到的一样,马杜的脸色每次只会比上一次见面时更差了。当时只以为他只是心里不舒服,身体并无大恙而已,于是就想去找马杜谈谈心,结果马杜并不想和任何人,包括陈天路单独相处,只是想自己一个人待着。
这一次大家一起出门还是陈天路软磨硬泡才出来的,结果就一晃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随后再见面,就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这一次,陈天路知道了,马杜的变化并不是因为什么心理问题,而是因为其他更严重的问题。
他搀扶着马杜的身体,能感觉到马杜因为惊吓还在不住的颤抖,呼呼的喘着粗气,身体时不时地还抽搐一下。
他还真是吓坏了。陈天路心里想。不管发生了什么,还是等他情绪稳定下来了再问吧。
过了一会,陈天路就感觉不太对劲了,马杜突然抽搐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了,浑身上下都在不住的以非常大频率抖动的,口中呼出的气息恶臭难闻,但频率也越来越快,而他的嘴似乎时不时地想说什么但却欲言又止。他整个人似乎都在极力压制着什么,忍耐着什么。
陈天路突然想到了什么,孟德站住脚步。其他几个一块往马杜公寓走的朋友疑惑的看着陈天路,只见陈天路的表情异常严肃,甚至,都能察觉到这种严肃之中,蕴藏着难以抑制的怒火。
陈天路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已经面无人色的好友的脸,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憋了半天,最后用一种压制的极低的声音,问问颤抖的问道:“多久了?”
“什、什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听不懂呢?”马杜哆哆嗦嗦的拼凑出一句答复。
“我问你多久了!”陈天路再也压制不住怒火,愤怒的吼出声,声音之中夹杂着不甘,后悔,无奈,失望,以及,绝望。
“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呢天路?小杜怎么了你要这么吼他,他现在还正惊魂未定呢,你就别再落井下石了!”其他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开始责怪陈天路。
只见陈天路的粗暴的撸起马杜左手的袖子,而马杜却在微弱的反抗起来,意图掩饰什么,结果因为过于虚弱,还是拗不过陈天路,被陈天路撸起了袖子,扭过手臂。
众人看到,马杜左手手臂肘窝的地方,某个血管上,有几颗明显的刺伤,就像是,被针尖,或者说是,注射器扎过一样!
(正文)
第二次袭击,一个星期之后。
习飞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忘记自己来新州市的目的。
我是来追求自己心中的爱的,为什么会落的这种下场?
女神没见到,反而还瘸了一条腿。
马城说,这段时间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行动城堡比较好,在城堡里,只要是没死,受在重的伤,只要身体部件没缺失,都能恢复,而且比在外面恢复得快。
自己这条腿医生说是最少要躺上三个月才行,马城说在行动城堡待上两个星期就能恢复如初了。
他的确感觉到自己的腿恢复的很快,具体体现在患处经常能感觉到闷痛和还能勉强忍耐的瘙痒。据说这些都是身体正在恢复的表现。
可要让他在这里再待上一个星期他可有点受不了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桔子小姐甜美的声音了。
他打算今天趁其他人都出去处理事件的功夫,偷偷溜出去。
原因吗,自然是他今天突然又联系上了桔子小姐,并且约好了今天不管说什么都要见上一面。他自己感觉到,就连桔子小姐,都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他一面。
虽然说,让桔子小姐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拄着拐的滑稽的模样确实不妥,但相思之情大过天,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他吃力的换上自己认为最帅气的一身衣服,稍是打扮了一番。
随后,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前往约见地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