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INSIDE局中人 > 第十三章 约会

第十三章 约会


  
“快点快点,搞起来!”
“搞起来搞起来!”
“杨阳呢?他不来的么?”
“他忙着呢,大忙人一个,又去逛潘家园了。”
“靠,这么有钱的么?隔三差五的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没钱也得去干过过眼瘾,前两天他说那边有一个摊卖的蜜蜡不错,就去开开眼界去了。”
“不管他了,咱们先开。”
习飞和几个朋友一起开始打手机游戏。
这个手机游戏是一款FPS类型的游戏,最多四个人一起组队,因为他们已经三个人了,还差一个,于是就只能再加一个路人一起玩了。
然后,就是这一天,他永远记得这一天。这一天一个女孩甜美的声音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让他的生活再次燃起了希望与激情。这一天是2018年7月10日。
“都把麦打开,都把麦打开。一会被人摸屁股了都不知道,快点,老方,麦打开。”习飞催促道。
“打开了打开了。能听到我声音么?”
“嘿,依然和以前一样猥琐。”习飞干笑道。
孙现说:“别废话了,快准备。”
习飞操纵这自己的人物在准备页面反复的做着一个动作,右手指天,左脚抬起,一个非常滑稽的动作,再因为习飞疯狂点击这个动作,随后人物也反复做着这个动作,游戏中的人物就跟癫痫了一样疯狂抽搐,十分鬼畜。
“哈哈哈哈哈,你有病吧,这动作真魔性。”方小明也不自觉的开始学习飞。两个人开始疯狂抽搐。
孙现看两人犯着二,开始催促:“别玩了,赶紧准备,真墨迹。”说是这么说,自己手下也开始学二人疯狂点击。
三个人开始一起抽搐。
“哈哈哈哈哈哈,真二逼。”
“5、4、2、1、0.游戏开始!”
进入游戏后,习飞突然发现野排的那个人名字前面的图标,尽然是一个女性。
一看有女性在场,孙现顿时肾上腺素狂飙。
“小姐姐小姐姐,能听到我说话么?把麦打开吧,一会方便交流。”
“......”
“小姐姐?”
“......”
对方并无任何应答。
“你可得了吧,人家不愿意说话就别硬逼人家了。”习飞训斥道。孙现平常玩游戏一看到有女性在场都是这幅德行。
随后游戏开始了。
游戏过程紧张刺激,好几次都差点团灭,不过最终还是有惊无险的渡过了一次又一次难关。
再一次与敌对势力交锋的过程之中,小队的四个人一起乘坐着一辆车。另外两对正在交火,习飞在驾驶汽车,绕开了交火的位置。
“哎哎哎,怎么还跑了你,过去打呀!”孙现是个好战的人,不管什么游戏都喜欢硬碰硬。
习飞调笑道:“我是一个热爱和平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世界能永远没有战争,没有硝烟,没有分歧,LOVE&PEACE————!”
这时,习飞突然听到自己的耳机里面传出一个声音,一个女性甜美如春风一般的笑声。习飞自诩听过很多优美的歌曲,不论是流行乐,民谣还是古典乐曲,他总是十分欣赏那些演唱者,特别是女性的美妙嗓音,但他现在所听到的这一声短促的笑声,他自认为,绝对比那些有各种美妙乐器演奏出来的伴奏衬托下的女歌手的嗓音绝对要动听一万倍!就像是春风夹带着春雨,拂过干旱的沙漠,将干枯的沙子浇灌成泥土,最后长出带着水珠的青草。这声短促的笑声给习飞心中的荒漠带去了充满希望的生机。
“额,你好。”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习飞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只能尴尬的搭一句腔。
“嗯,你好呀。”不是错觉,的确是一个美妙的女性的声音,而且她还回答了习飞的问候。
“你是我们队里野排的那个小姐姐么?”习飞心里有点激动了。
“嗯哼,是呀。”太动听了,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听过的觉美妙的声音了。
“啊哈,你总算是说话了,刚才你咋不说话呢。”
“刚才我觉得没必要说话呀。”
“那为什么现在说话了呢?”
“因为你说话太幽默了,特别是那句‘LOVE&PEACE’,太骚了。”
习飞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在跟谁说话?”老方说话了。
“小姐姐呀,咱们队里那个小姐姐说话了。”什么在跟谁说话,队里就这么几个人还能是跟谁说话。
“她说话了么?”
“说了呀。”
“我怎么没听到?”
“你是不是把她屏蔽了?”
“没有啊,我没屏蔽任何人呀?”
“小心,对面过来了,三个人!”孙现这时候警告众人敌人来了,于是这个话题就这样被中止了,大家继续投入到紧张的对决之中。
解决掉几个敌人之后,习飞在刺向小姐姐搭话,可奇怪的是,孙现和老方却依然表示听不到小姐姐的声音。习飞只能将这归咎于俩人的麦可能是有问题。
游戏结束之后,习飞当然理所应当的家了对方的好友了,本来一开始他还担心对方不会同意,不过这个担心是多余的了,对方同意了他的好友申请。
这一局结束之后,孙现和老方都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他和这名叫做“桔子小姐”的女性继续游戏。
从这之后,他就经常会和桔子小姐一起游戏,他给对方讲了自己很多以前的趣事,他的朋友,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
很奇怪,对方对自己的生活却很少提起,就似乎是对自己的生活,并不了解。
这很奇怪,就散对方真的不愿提起自己的生活,在二人日常游戏当中或多或少会不经意间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之下透漏一二。除非对方真的是刻意不愿提起或者是对方的生活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向别人分享的地方。极大有可能是前者,应为如果是后面的情况,那这个人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趣了,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生活。但如果是前者的话,也有点矛盾了,因为他能感觉得到,在这将近4个月的相处之下,对方对自己还是有好感的,信任的,但是就只有对自己的生活的方面是从来没有透露过。一次都没有。
如果桔子小姐的生活真的是没有什么亮点的话,那么我为什么不去成为她生活中的亮点呢。
在自己的几次死皮赖脸的尝试下,他终于要到了桔子小姐的社交账号。很奇怪,她的社交账号没有自己的所在地,没有任何资料,就好像是一个空壳一样。
这很像是一个骗子用来钓鱼的账号。不过,他相信桔子小姐绝对不是骗子,可能只是不太喜欢将自己的资料让太多人知道罢了。万一,万一是的话,那自己也甘愿被骗这一次,仅仅就这一次,早一点吃亏,以后就会多一份心眼。他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再一次聊天过程之中,他有意无意的想对方询问了所在地,但是桔子小姐支支吾吾的好像在思考什么是的,在短暂的等待之后,对方说出了自己所居住的城市,新州市。
怎么连自己的所在地都要思考这么半天?
新州市?听说最近新州市不是很太平啊,总是出现莫名其妙的袭击事件,受害者都神志不清的胡言乱语,就像疯了一样,都给送到精神病院了,都连续好几起了。很难想象,像新州市那样繁华的国际化都市会发生这样的连续暴力事件。
习飞曾经和桔子小姐聊过他们城市发生的事情。
“你们那最近一个多月不是很太平啊。”
“是啊,总是有人被莫名其妙的攻击,真是太可怕了。”
“要不要我去你那边当你的贴身侍卫啊,保证任何要魔鬼该地痞流氓不敢近你的身。”
“嗯哼,没看出来你还是个英勇的骑士呢!”
“那当然,我还从来没有要做骑士保护一个人的念头呢。”
“不用了,这事已经永远不可能会发生在我身上了。”
“好吧,我不调戏你了。”
“哼,谁调戏谁还不一定呢。”他就喜欢她这种调皮的可爱语调。
“我一直都很喜欢看每个人为生活努力的样子,就像是一个个的故事一样。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是一部精彩的故事,谁有没有资格私自中断故事的发展,如果,如果我有能力的话,我愿意守护写故事的笔,看着他将故事继续续写下去。”
“的确,每个人的生活的过程都像是在写一个与众不同的故事,只不过有些人的故事很枯燥,乏味。”就像我之前的生活一样,直到遇到你。后面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
“不过,我也没有资格说这句话,我自己的故事却早已经结局了。”桔子小姐的语气凄凉委婉,所然并不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不过习飞心里一阵没来由的心疼,让他忍不住想要立马冲到桔子小姐的身边,永远保护她,和她一起续写今后的故事。
之后他一直在为自己能够去到桔子小姐身边而做准备,积攒资本,调整心态。
在一次强烈的心理挣扎之后,他最终迈出了这一步,踏上了去新州市的脚步。
随后就发生了前文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
在行动城堡像咸鱼一样养伤的一个星期里,他一直都联系不到桔子小姐,就昨天晚上,很久没有回复的信息终于有了答复。
终于可以见一见这个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了。
桔子小姐发来的信息透露出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上一面的感觉,这也让习飞感到十分的幸福,兴奋,原来自己对他这么重要。
稍加打扮,习飞一瘸一拐的出了门。
嗯?这是哪?马城又把行动城堡给挪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是一个荒凉的废弃车辆处理中心,而行动城堡此刻正依附于一个公共电话亭上,一个已经报废的公共电话亭。
这能力还真好用,谁也不知道这么一个小破电话亭里竟然别有洞天。
手机定位了一下自己现在的位置,然后叫了一辆出租车,拉自己去往会面地点。
他不知道,自己在等车的时候,远处一个身影躲在一辆报废的车壳之后窥视着他。
“接到情报说他们就躲在这附近,可我翻遍了整个处理中心都没找到他们,然后这个家伙是从哪窜出来的?我竟然没注意到?”窥视者自言自语,正准备接近习飞,突然出现的一辆出租车干扰了他的这个想法。
“他这是要到哪去?我得跟上,不能再丢失目标了。”说罢,窥视者向前走了几步,在经过一堆堆成3、4米高的破车堆后面时,整个人也就此失去踪影。
约会需要些什么东西呢?鲜花?会不会太唐突了?两人还没确定关系,应该说是,还从没有见过面,第一次见面就直接送花会不会被反感?就这么两手空空的去也不太合适吧。还是拿花吧。也不一定送鲜花就是**裸的求爱呀。
对,就捧上一束鲜花。不行,还是太唐突了。
就这样吧,啥也不拿,要不然第一次准备一大堆东西,会让对方产生戒备心理,对自己以后的“求爱”大计不利。要循序渐进,以后见面的机会有的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小伙子,你这是要去约会呀?”司机师傅搭话。
“是呀,见女网友。”
“都这样还去见女网友,这个女孩一定对你很重要吧。”司机师傅看着习飞拄着拐杖,上车的时候都是自己给扶上来的。
“是呀,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嗯嗯嗯,那你可要足以别被骗了,现在网上的骗子这么多,骗人的花样也是层出不穷,你可要小心一点了。”
“谢谢您的提醒啊,我们都认识了大半年了,要说他真是骗子哪也太有耐心了。”
“哎,年轻真好啊,可以像你这样放心大胆的玩,我们这些中年人......”出则车司机都用一个通病,就是喜欢说话,平常一直待在这个跟笼子一样的铁壳子里,唯一消遣的方式就是只有说话了,因此习飞出于礼貌也不好意思打断司机的侃侃而谈。
终于到地方了。这是一个地处偏僻的小西餐厅,装修的风格比较清新淡雅,很适合私密约会的一个好地方。只不过可能是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偏僻了,西餐厅门口的告示牌上都写着“此店诚意转让,联系电话140********”
习飞:我到门口了,你在里面么?【微笑】
桔子小姐:我不在餐厅,你看到餐厅左边30米左右的一条小巷了么?
习飞:看到了,你为什么不在餐厅等我呀?
桔子小姐:因为我有点个人原因,不太方便在有其他人的地方与你见面。
习飞:选这么偏僻的地方见面,你这是要对我欲行不轨么?【斜眼笑】
桔子小姐:别耍贫嘴了,快来吧,我有些事情要请你帮忙。【咒骂】
习飞:来了来了。
收好手机,习飞根据指示走向小西餐厅左边的那条小巷。
西餐厅门口的这条马路两边两边有很多的杨树,因为这里并不是什么主要的交通道路,因此车辆很少,附近也就西餐厅附近有这么几片建筑群,西餐厅的对面是一片施工地,看样子应该是正在盖新的社区,现在正值正午,建筑工人大部分都去吃饭了,留下来的不是在看守建筑材料的就是正准备去吃饭的工人。习飞刚踏进小巷,立马就想到自己碰到“梦魇”时的情景,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再碰到什么事情吧,就凭现在自己这副模样,就算碰到什么危险估计也跑不快。哪有这么倒霉,更别说现在是大白天,大白天还能碰到鬼不成?再说了,我是和人约好了在这里碰面的,这件事就连小组里的几个人都不知道,更别说别人了。而且这座城市里唯一和自己有过节的人1个星期之前自己亲眼看到已经死在自己的面前了,怎么还会有其他人对自己不利呢?
随后习飞就开始一瘸一拐的开始往小巷深处走去。
一个建筑工人站在正对着小巷的一栋正在搭建的楼房上冷眼看着正在深入小巷的习飞,嘴角扯出一丝冷酷的微笑。
“习飞呢?习飞在什么地方?你们谁看见他了?”刚从吉普车下修完车底拿着扳手的张万钧扯着嗓子喊道。
“应该在城堡里面吧,我已经两天没回城堡了。”说话的人是小组的另一位成员,叫王牧野,1.76米的个头,匀称的身材,修的刚好的长发就像是流星花园里面的言承旭一样的发型,再搭配着他的脸型,竟然意外的飘逸英俊。再加上他一身修身的运动装,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阵不停地飘逸的风一般的男子。不用说,小组里除了张万钧和陈睿这两个警察不是钥匙之外,其他的几个成员都是钥匙。
习飞在第一次见到王牧野的时候,就开始嫉妒这个英俊帅气的男人。他看了看镜子里自己那张大众脸,再看一看王牧野那张帅脸,就是一阵感叹世界的不公。
不过,据张万钧所说,这个人是他从号子里给保出来的,一想到这里,习飞心里平衡多了。如果这么完美的一个人要是没有什么污点的话,那还真是老天也偏心了。习飞尝试性的问了一下张万钧王牧野是因为什么进去的。
“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不该打听的别瞎打听。”这是张万钧的原话。
习飞只好悻悻拄着拐杖会自己的房间自我猜测去了。
“你干什么去了?不是告诉你你现在只是保释阶段,还不是自由之身,别乱跑的么。”张万钧说着威胁的话,但语气却就像是正常朋友之间互相调侃的语调,边说边把沾满油污的手套和扳手放到一边。
“嗨,要让我象这样一天天无所事事的闲着,我还不如死了好呢。按理说也该让我干点什么了吧,你把我保释出来不就是让我来帮你们做事的么。”王牧野捡起地上的一小块玻璃碎片,对准10米外的地面上的一个还没又被风刮走的薯片包装袋,嘴里念念有词:“42%、48%、61%!能行!”
张万钧看着王牧野的动作,安抚道:“快了快了。马城呢?车修好了,让他赶紧进车,估计习飞在城堡里面待得都快长毛了,也该放他出来透透气了,那个电话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人拉走报废,要是正在处理的时候习飞跑出来了那可就麻烦了。”
“马城陪丽妃去逛街了,大飞喝酒去了。张睿嘛,你懂得,他打游戏的时候就算自己亲爹死了他都不在乎。现在就剩下我了。”
“那我给马城打电话吧叫他回来吧。嗯?怎么回事?”张万钧看了一眼手机,手机画面上有一个像地图一样的画面,画面上一个红点正在不停移动。
“习飞什么时候跑出来了?他现在这样子竟然还有精力到处乱跑?”这是张睿为了方便了解小组内每个成员的动向特意在每个人的手机里安装的追踪器。此刻习飞正在出租车内忍受着出租车司机的唠叨。
“他来新州市不就是为了什么找人的么,他这说不定就是见这个人去了。”王牧野手指一弹,玻璃碎片精准无误射进包装袋敞开的大口里面。
“对方是个女孩,她这是去约会去了。你去把他找回来,晚上要开个会议。”
“这不好吧,人家约会呢,说不定晚上就不回来了呢,”说着,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我要是这时候去把他拽回来,估计以后会恨我一辈子。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还是你自己来吧。”
“不行,我还得准备晚上会议要用的材料。”张万钧言辞凿凿的拒绝道。
“好吧好吧,谁让你是老大呢。车费你报销。”
习飞一步一步的王小巷深处挪去。
现在他感觉自己手心里都是汗,整个人都紧张得不得了。
桔子小姐会是什么模样呢?可爱型的?御姐型的?还是像丽妃姐那样大姐姐型的呢?希望不会长得太丑,不对,绝对长得特别漂亮,这么沁人心脾的美妙嗓音,老天爷怎么可能会暴殄天物的给一张平庸的脸的嘴里呢?
不过,就算是真的长得不好看我也认了,毕竟我喜欢的是她的性格,我不是一共只注重皮囊的人,我喜欢的是与她心灵相通的这种感觉。
已经到达了小巷的深处。巷子的深处是一个比较开阔的空间,除了自己来的这一条走道之外,还有另外两条过道。
习飞看了看手机。
桔子小姐:现在往右手边的小巷一直走。
习飞照做了。
不过,在他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的时候,他总感觉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一回头,却什么也看不见。
错觉么?
被梦魇袭击的那个夜晚的记忆再次浮现,催促着习飞加快脚步。
第二条小巷的尽头应该就可以走到另外一个宽阔的地段,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的样子,同一个方向向上看去,是一个还未修建完毕的大楼。
此刻正值正午,太阳高高地挂在头顶,阳光照在习飞乌黑头发上,还没有进入夏季,甚至说里夏天还甚远,他竟然感觉到了丝丝的炎热由头顶传递下来。狭窄的小巷两边的建筑物之上,被人零零散散的堆放着一些杂物,使得头顶的阳光无法撒遍小巷的每一处,在习飞从小巷缓缓迈步的这一段时间里,视线忽明忽暗。
尽管这是在大白天,在狭窄小巷踱步的习飞还是有一种在深夜时分在昏暗地段漫步的感觉,而且他总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这种感觉让他毛骨悚然。因此他拖着那条不太方便的腿开始快速向前行进。马上就要走出巷子习飞刚刚心里那种被什么东西跟踪的感觉愈发强烈,他甚至感觉到那个东西已经完全靠近了自己,在快要离开巷子的瞬间他猛地向前飞扑了出去,离开了小巷。
“开锁!”心锁打开,巨像现行,心锁消失。巨像出现的一瞬间被习飞指示扑向自己的身后,一拳击出,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半径20cm深40cm的坑洞。
通过巨像的眼睛观察到,自己的身后什么都没有。
自己神经过敏了么?是自己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待在城堡里面把脑子憋坏了么?还是之前的两次袭击事件让自己变得神经兮兮的?或者说是自己马上就要见到约会对象而激动的手足无措了?
真没出息,幸亏桔子小姐没看到自己现在的窘态,不然只怕自己现在的形象就要...
大打折扣了?他抬起头,看见面前,站着一个娇小玲珑的女性,这个女性看上去要比自己大上两三岁的样子。齐肩短发,大大的眼睛,高鼻梁,薄嘴唇,穿着白色的短袖,遮住一半大腿的黑色裙裤。好可爱啊!
在之前的与桔子小姐的谈话中,他就从声音判断出对方应该比自己大上个一两岁,该不会就是现在眼前的这个娇小玲珑的可爱姐姐吧?
“你是?你是桔子小姐?”
“你是习飞?”
“对呀,是我呀,真是闻声不如一见啊,果然比我想象中还要可爱!”习飞情不自禁的夸赞道。
“你是两个人一起来的么?”桔子小姐疑惑地向习飞询问。
“你说什么?两个人?我一个人来的呀?”我是背着小组的人偷偷跑过来的,他们暂时应该不会知道自己偷跑出来了呀?
“可是我能感觉到现在有两个人呀!”桔子小姐依然坚持自己的主见。
两个人?那么自己刚才的感觉就不会错了,而且,这个桔子小姐所谓的第二个人,绝对来者不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